关于三月

简足2018-09-13 13:52:48

世界上所有之物,最长久的还是心理之战。


三月之初在广州,空气里已经是初夏的味道。门口有常年绿茵茵的苍老的大树,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没准会在街角遇到一个精致的糖水店,罗列着密密麻麻甜点的名字。偶遇周边小学生放学的时候,他们穿着蓝白相间的体恤和半段裤,男孩帅气,女孩秀丽,都是青春的味道,他们三三两两抬着牛杂、鱼蛋、奶茶,他们讲粤语的时候像极了夏日乐悠悠那种感觉,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还在三年级的时候,经常在周末坐在爸爸的自行车上,手里揣着几块钱硬币,抬着自家的小板凳去看学校在大草坪上举行的露天电影。第一次看动画版的《梁祝》,我们还不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什么是未来,却哭的稀哩哗啦,只知道手里的零食最可口,旁边坐着自己形影不离的好朋友,电影结束后爸爸会在校门口等着自己,家里妈妈已经做好了饭菜。


三月的时光过得尤为漫长。本以为结束了去年12月份的拼搏,未来便会变得可待可期,但并没有。这段时间,我又强迫性的试着恢复了强压试的学习,需要掌握更加广泛甚至书本上没有的知识使一个月内崩溃好了多次,接壤而来的挑战让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持久战,更是一个心理战。记得复试结束的当晚,基本没有睡,翻来覆去,短短二十分钟就决定了一个人一年的努力,很多人都心有不甘。


我努力控制情绪更多的冷却下来。


甜和涩交叉打拳,表面的痕迹容易消退,心里的暗涌不断。渴望和恐惧,究竟哪一种情绪更容易将人吞噬,我没有百分之百的答案。


我把三月归结为等待,大于其他所有时刻的等待


愿,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