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不再,红波消逝,纪念2001太空漫游50周年

酱考蓝莓鱼蛋2020-11-20 14:57:06

尽量坚持每周一更



谢谢大家继续关注鱼蛋,


上周一直在整搬家的事情,好不容易终于能坐下来,把说好的周更做完。法兰克福边上的奥芬巴赫就是目前鱼蛋所在的地方,未来的文章都将会围绕法兰克福这座神奇的城市及周边展开(如果还能有下一篇的话)。


初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偶然看到关于电影大师库布里克的展览,瞬间有种见到老朋友的亲切感。翻看材料才知道,今年是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奥德赛》上映50周年之际。电影的价值和重要意义鱼蛋才疏学浅,就不在这班门弄斧,此文仅借展览内容,做抛砖引玉之用。








2001



   文字内容来自展览现场文字解说


Stanley Kubrick 的《2001太空奥德赛》绝对是电影史上的里程碑。它真正改变了科幻电影的基因,影响了一代电影导演,也激励了成千上百的电影观众。值大师之作50年之际,在法兰克福的Filmmuseum为大家带来了关于该电影的展览。。三月21号开始的展览,给我们展示了电影镜头之后的方方面面,包括设计原稿,模型,服装,剧本,和记录文件等等的内容。同时也呈现了在电影与其上映的时代的联系以及其对大量的其他电影,广告,设计,建筑的影响。

 



1964年制片厂Hawk Films的副总Roger A· Caras 为计划中的新电影推荐了阿瑟克拉克作为新剧本的创作者,阿瑟克拉克本人除了是伟大的科幻文学作家(黄金时代三巨头之一)还是一名资深的未来主义学者。


Stanley Kubrick 库布里克


Arthur C. Clarke 阿瑟克拉克


关于阿瑟克拉克以及伟大的科幻文学黄金时代,鱼蛋仅略知一二,不敢妄自菲薄,在这里推荐有想了解的朋友可以听“机核网”关于科幻文学和科幻设定的广播节目。


链接:

https://www.g-cores.com/volumes/96714

https://www.g-cores.com/volumes/97139


阿瑟克拉克的2001太空漫游


阿瑟克拉克的作品《与拉玛相会》

图片来源: google.de



导演本人和作家一见面就很好的互相理解对方的想法,他们其实一开始的想法是想将克拉克的作品《前哨》(the sentinel)作为剧本创作的基础,然而后来库布里克建议,不如采用克拉克其他短篇小说的内容而创作出一部新的小说。10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他们创作出来了一篇名为《超越群星的旅程》(journey beyond the stars)的原稿。在库布里克将这个原稿创作成为《太空漫游2001》的同时,克拉克也将这个稿子拓展成为一篇完整的小说。这本小说在电影于1968年首映之后被推到市场。所以克拉克和库布里克于1969年一同被提名奥斯卡最佳剧本。

 


Peter Elson 为2001太空漫游绘制的作品

图片来源: google.de


库布里克相信那些来自科学杂志和书籍中的太空旅行的描述,而且克拉克还给他介绍了以前NASA的员工Frederick I. Ordway III 和Harry Lange。这两人此后在特殊技术的层面给电影提出了很多的建议。而在视觉设计方面库布里克自己就是专家。在94,95年的纽约国际展览上导演看到了To The Moon And Beyond这部由Lester Novros 拍的片子,以及给宇航局和美国空军做特效产品的公司Graphic Films。库布里克对于影片中展示的宇宙特效和宇宙的清晰感印象深刻,所以后来他就委托Graphic Films来为《太空漫游2001》制作月球的场景。Lester Novros, Con Peterson 和Douglas Trumbull 绘制了月球基地的场景以及各式各样的太空飞船。


电影截图,月球基地



场景设计草图






当然少不了模型



1965年末Pederson 和 Trumbull 转入到2001的剧组,在这里他们承接了更多的特效任务,最后还成为了总体特效的监制。

 

库布里克和Roger A. Caras在电影制作期间和大概40个商业出版商交流,确定了以“2001“”来作为产品和品牌的名称。而这个品牌策略在这部电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公司给库布里克提供了他们的研究部门,与此同时提供了包括制作原型,趋势研究和预测等的服务。那些互相包含的符号和产品使得这个科幻的世界不像遥远的乌托邦,而是像一个可见的近未来发展的延续。




电影截图




Djinn椅子,设计师Olivier Mourgue 1965



当然与之相对的,发行公司也需要取得一些电影之外的合作。比如说宇航员用的餐具就是丹麦设计师Arne Jacobsen 的产品。而他们读的是电子版的纽约时报,手上戴的是Hamilton的手表,IBM和Honeywell分别为电影设计了计算机和屏幕。派克笔的提供了特别的产品——Atomic Pen 系列。而在空间站里我们还能看见一个希尔顿酒店。视屏电话方案则是来自贝尔。在月球基地的摄影师用的是尼康的相机。电影中出现的设备和60年代的设计概念,现代性和功能性互相交织在一起。

 


Hamilton的手表


Honeywell的设计的显示器


Hal9000也是一个尼康的鱼眼镜头



库布里克的《太空漫游2001》故事主要发生在遥远的太空中,然而它的开场却将我们带回到了几百万年之前。它的第一章《人类的黎明》发生在远古的非洲沙漠中。主角是一群大猩猩。那么这个场景是如何拍摄的这么真实的呢?

 


Stuart Freeborn 设计了猩猩的戏服和面具。细节层次和自然感无与伦比,甚至超过了电影本身的需求。而猩猩本身则是由演员Dan Richter饰演的。Richter家里养了一只猴子作为宠物,而他也接受了猩猩这个角色,在电影里他在和黑石板接触之后学习到了如何使用骨头来作为工具和武器。




Richter还组建了一个表演团队,他们一块练习和生活了一整个月。为了寻找灵感,他们跑到伦敦动物园里观察猩猩,并模仿他们的行为。除了演员之外,动物园还借给库布里克两只真的小黑猩猩,以及猎豹以及一只斑马还有好几头野猪。

 

为了不跑到真的非洲去拍摄这个段落,库布里克在伦敦的工作室里搭建了这个猩猩据点。因为一个是去非洲走一趟很费钱,另一方面由于沙漠的高温和阳光,带着面具和戏服很难把戏演好。所以真实的拍摄是借助了投影技术。它们把纳米比亚的风景通过投影机打出来,并通过一个半透明镜子打到一面高反光度的帆布上,而演员们就在之前的场景上开始表演。这使得摄像机在同一条光轴上将布景,演员和远景的画面拍摄到一起。

 


 

“发现号”无声的滑行在没有重力的宇宙中。所有事情都按计划进行着。机组乘员在飞往木星的漫长旅途中并没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超级计算机Hal9000监视着飞船上的一切运转,而宇航员David Bowman和Frank Poole将他们的时间消耗在每天的跑步,吃饭,看电视或者下象棋上。在中央的居住仓中,宇航员们可以自由的运动,因为通过缓慢运作的离心机,产生一定的离心力代替了重力,这样宇航员就可以像在地面上一样活动了。

 

电影截图,宇航员借助离心力在舱内慢跑



超过30吨的重量,12米的高度,还得让他一直在旋转,这个就是所有电影道具中最让人震撼的,也是在《太空漫游2001》中使用的大离心机。英国飞机制造商VickersArmstrong根据艺术总监Tony Master的意见制造了这个巨大的滚筒。总共花了75万美金。当演员Gary Lockwood在片中作为宇航员Poole在生活舱里慢跑的时候,他真的是在那个位置奔跑,而整个结构就围着他在旋转,像一个巨大的仓鼠笼。由于设备都在转动,所以离心机里除了放摄影师基本就没有空间给导演了,所以库布里克用了一套电子摄像系统,这样他就可以坐在控制室里指挥拍摄了。摄影师则坐在一个挂起来的带转轴的位子上拍摄,像一个巨大的婴儿床,然后他带着相机保持一个笔直的姿势。可移动的地面使得摄像机可以架设到各种不同的位置。

 

巨大离心机的模型和平面图




电影截图,旋转的滚筒



像鱼蛋这样从小在充满鹦鹉螺号和金银岛的海洋中长大的孩子,对黄金时代的科幻无不报着美好的幻想。阿瑟克拉克,海因莱因,阿西莫夫的世界,无不影响着少年世界观的形成。不得不说,这种脱胎于边缘文学的题材,尽管不如“科技”和“科普”般的直接,但是上接“科技”下承“人文”的这样一种特殊属性,让科幻(影视和文学)成为理想的哲学载体。厚实坚定而又昂扬向上的黄金时代科幻,曾经带给鱼蛋无尽的幻想空间和来自时代深处的自信,正如宏大的太空地理大发现展现出来的一样,害怕困难,但是依然深信,困难可以被解决。





可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上一辈的老人们对科幻文学的认识依然停留在边缘文学和厕所文学的态度上,实属可惜。年轻一代终有机会接触到属于我们自己的黄金时代科幻,这时可以回过头看看别人50年前走过的路,前车之辙,终有可鉴。


三巨头降临于战后腾飞的西方世界,正如今天的《三体》成书于高歌猛进的当代中国,所谓“盛世出科幻”。盛世之中,也希望我们能少点急躁,多点自信,燕雀终成鸿鹄。



 

电影博物馆

位于法兰克福的Museumsufer

 



本人无为设计小青年一枚,

乘着还能吃喝睡觉无所事事的年纪

混到德国,

打着学习的幌子

消耗碌碌无为的青春。

学(xian)习(de)之(dan)余(teng)

想着和朋友一块搞了这个没什么用的公众号,

发表一些并不专业,

偶尔瞎逼

胡说八道

没有创意的

设计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