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情的射手座(一)

众观树洞2020-08-30 07:25:25

  3月的广州是青涩的,像跟恋人闹别扭的小姑娘。时常晴空万里,偶尔涕泪交加。可能是爱人温柔的安慰抚平了姑娘内心的波澜,于是今天的温度格外舒适,阵阵春风令人舒爽极了,姑娘又温柔可爱了起来。



记忆里の阿树

  阿树来到广州已经大半年,刚来的时候是夏季。正是学生们放暑假的好时节,他们当中可能有想着与好朋友、好哥们去哪里避暑度假的,也可能有大部分的大孩子想着打一份暑期工充实手头贫瘠的经济实力。

  在2017年7月武昌拥挤的火车上,阿树终于决定踏上去广州的路程。阿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广州,阿树当时只想着自己要离开,离开让她当时再也乐不起来的武汉。尽管那里有她爱吃的川妹牛杂、泡椒凤爪、周黑鸭、热干面好多好多她喜欢的美食,还有那个她得不到却渴望再遇见的男神。

  但是,阿树当时什么都不想要了,阿树像被人抽了筋,剃了骨,她好像站不起来了。阿树想做为滥情出名的射手座,自己一点也不专心。

  真的好气哦!

  阿树来广州的第一个月,路线区域分布不熟悉。拿着手机开导航逮着机会就去面试,阿树在陌生的地铁、公交上感觉轻松。当然,随心所欲的射手座不可能一直向上,所以,阿树在拉上窗帘就会漆黑潮热的出租房里偶尔感到失落,阿树想跟她信赖的老朋友说说她近期的生活,让她头疼的小麻烦,这种时候,阿树会忍住。

  阿树理智的明白,这次跟上次、上上次,跟以前的每一次都不一样!

  那段时间,阿树很喜欢走路。于是,阿树发现广州的天空好漂亮,有大朵的云,蓝蓝的天,跟那个让自己不开心的地方确实不一样。唯一的不满就是温度的火热和姑娘时不时哭一场的湿雨伞。
  7月底,阿树在老同学的帮助下终于确定了工作。

  阿树很开心,阿树想将自己的喜悦告诉自己的老朋友,阿树想分享新工作碰到的奇葩事件。阿树沉默,阿树忍住了,可能是有点失落。

  阿树想,自己做为射手座,真是一点也不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