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尾的絮叨

西西弗甜2019-11-07 14:50:35


      古林公园的梅花


越来越没有年味了,有时候工作性质决定了生活方式,比如凌晨三点的街道或者深夜十二点的月光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稀奇的景象。从每一年期盼自己长一岁到现在接受自己又老一岁的过程里,很多东西也随之消失。


在古林公园爬了一些坡子,拍了几朵梅花,没有遇到有趣的场景除了一位可爱的老人,因此也感觉乏味。出来的时候已是傍晚,陌生的街道给人疏离感的同时又峰回路转一般:原来这里我曾来过。从草场门坐地铁去了鼓楼的香港仔。喜欢的茶餐厅会一直去,餐厅不如往常的熙熙攘攘,顾客稀稀拉拉就座,都在埋头一人食,这才意识到快要过年了。点了一份叉烧炒饭和咖喱鱼蛋,把饭就着咖喱吃,送的玉米排骨汤味道也不错。发现原来服务员之间会用粤语交流,我在一旁饶有兴致地听。回去的路上,和姐姐聊了几句家常。转眼间,曾陪你放过风筝和鞭炮,一起烤过红薯的哥哥姐姐都结婚生子,话题也从考试成绩变成了工资和对象。也一度恐惧自己工作以后会变得庸俗不堪,好在成长的好处也抵消了某些焦虑感。想买的东西不再是躺在购物车里杳无音信,想吃的更不消说。

大学的时候对于吃抱有很大的热情,可以为了一顿会宾楼的煮干丝和鱼汤面早起两小时,乘坐公交车吸着霾去市区,回去已是烈日当空。或者吃一顿肯德基早餐,早起半小时骑车去东方小镇,其实芝士培根汉堡和豆浆真的又比食堂的酱饼美味多少呢。后来,这样的热情式微了,早饭成了按部就班的行为。不可否认,如今生活的地方肯德基和麦当劳或者其他的特色早点不再像过去几年需要大费周章地寻找,兴味已去,留下的是经济慢慢独立后的坦然淡定。

吃什么变得不那么重要,快乐也难以捕获了。上一次回家,和朋友散步到县中对面的文具店,里面的零食勾起了很多回忆,老板娘当年还在中学校园里头开过小卖部。兴奋地拿了不少,南京板鸭,椒盐土豆......,最后付钱也不过十几块钱,一把塞进挎包里。这样的快乐可以持续一晚上甚至更久,性价比很高了。

消费获得的快乐短暂又虚幻,完成马斯洛需求的最顶层又像难产一样痛苦不堪。看了很多年的港剧,最经典的台词莫过于“做人,最紧要的就系开心。”剧里失意的男/女主人公听了之后,很受启发,停工买了机票飞往美国或欧洲度假去了。港剧里的玛丽苏的爱情故事数不胜数,却偏偏一点都不觉得矫情。想来,无论是集团总裁继承人爱上了家境毫不起眼的女警察,还是富家女和云吞面铺老板的儿子步入婚姻殿堂,世俗眼中弱势的那一方无一例外的都是独立且努力的人,加之一副好皮囊,故事便合情合理地展开了。现实里,我们既遇不到无可挑剔的人,也无法买张机票前往异国度假,甚至无法拥有一副好皮囊,但主人公身上那些难得的品质是可以学学的。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未必吧,想想除了好好工作和学习,没什么回报率特别高的事情了。


朋友昨天说她办好了港澳通行证,以后可以从深圳直接去hk了。眼下我只能在闲暇之余把大众点评定位在hk,隔着屏幕看尖沙咀的美食,南丫岛的美景,跑马地的坟场......未来的一年里,到不了太远的远方,也要有很多次的trip聊以慰藉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