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女主竟是一个广州妹!因为这个她被冯小刚“相中”

广州参考2019-04-15 20:01:54


我不禁想到,一代人的芳华已逝,面目全非,虽然他们谈笑如故,可还是不难看出岁月给每个人带来的改变。倒是刘峰和小萍显得更为知足,话虽不多,却待人温和。原谅我不愿让你们看到我们老去的样子,就让荧幕,留住我们芬芳的年华吧


——《芳华》 萧穗子



          编者按         


2017年3月18日,冯小刚在梅里雪山度过了自己的60岁生日,而那里正是《芳华》的取景地之一。当时,冯小刚发了一条微博:“人到六十正芳华,活了一个甲子,平生最爱三件事:电影、女人、饺子。”


巧合的是,2017年3月18日,也是《芳华》女主之一——钟楚曦的25岁生日。那一天,钟楚曦还在梅里雪山拍戏,这个从小生活在广州的女孩,一上到高原,便被超强紫外线和暴雪天气“垂青”了,她的脸上冒出了两朵“高原红”。


钟楚曦在《芳华》中饰演萧穗子。萧穗子在严歌苓的作品中,相当于是严歌苓自己的“注脚”:在《芳华》之前,严歌苓曾写过一本书叫《穗子物语》,“萧穗子”这个名字更是一直贯穿在以严歌苓的生活经历为第一手素材的小说里,时而为主角,时而为配角。

严歌苓与钟楚曦合照

提起这个名字的由来,严歌苓曾透露过:“因为以前我在文工团时的外号是‘小米’,由此起名叫‘穗子’。我爸的笔名姓萧(注:严歌苓的父亲是作家萧马,本名严敦勋),萧和穗子放在一起就很配。


《芳华》上映。钟楚曦饰演的萧穗子,以第一人称的视角,娓娓道来那个年代里每个人的命运;一时间,这个剑眉星目,长相颇有些上个世纪女星风范的90后广州女孩,进入了大众视野。



近日,钟楚曦又凭借萧穗子一角入围台湾金马奖最佳新人奖,并囊获了塞班国际电影节最佳新人奖……钟楚曦置身在了大众、媒体等所有人的“聚焦”之下。


2018年1月1日,新年伊始。钟楚曦的微博粉丝破百万。为了履行当初对粉丝的承诺,钟楚曦在微博上拍了一条粤语视频:


在视频中,她如邻家女孩一般,用粤语聊着小时候和奶奶去白云山背山泉水;聊着走过的北京路、上下九;聊着想念许久的鱼蛋、肠粉…


《芳华》与广州的这所学校“结缘”


钟楚曦出生于1993年3月18日,她的爷爷、奶奶、父亲均为广州人,母亲为南京人。


钟楚曦的父亲毕业于中山大学计算机系,而母亲则是一名节目主持人。受到母亲的影响,钟楚曦从三岁开始学习舞蹈。


2003年,11岁的钟楚曦考入广东舞蹈学院,开始了六年的中国舞学习。因为有超强的舞感,钟楚曦被冯小刚指定为《芳华》的领舞之一。


让人吃惊的是,《芳华》的另一位主演——黄轩(饰刘峰),也毕业于广东舞蹈学院,是钟楚曦的师兄。


在《芳华》上映后,钟楚曦在天河城包下了场,请母校师生观影《芳华》;黄轩也专门录制了视频,表达对母校的祝愿和感谢。                                              



近日,广州日报记者采访到了钟楚曦,与《芳华》中那个性格看似“心思隐秘”的萧穗子不同,私下的钟楚曦喜欢素面朝天,爱吃鱼蛋、肠粉,“在工作以外,我还是一个平凡人,我也是会去超市,去买菜、逛街、跟朋友喝茶的人。”



母亲希望她走演艺这条路


钟楚曦从小父母离异,4岁之后主要和母亲、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母亲是一名节目主持人,很喜欢章子怡,母亲常对她说:


“你要走章子怡的路。”


彼时的钟楚曦尚不知章子怡是谁。她经常偷用母亲的指甲油,试穿母亲的高跟鞋。一次趁着母亲不在家,她偷偷拿了牙膏挤在母亲用的梳子上,自己梳头发——4岁的钟楚曦以为那是母亲用的摩丝。


直到奶奶回家,把她揪去洗头洗出几桶的泡泡后,钟楚曦才知道那不是母亲惯用的摩丝。


2010年,钟楚曦从广东舞蹈学院毕业后,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民间舞表演系,但对于这个结果,她并不是很满意。


早在艺校学习期间,钟楚曦便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跳舞,一开始练舞蹈基本功时她便开小差,经常逃课。而她原本报考了北影、中戏的表演专业,却没有被录取。


大一期间钟楚曦过得并不开心,多年的舞蹈生涯让她有严重的腰伤,一度走路都成问题。大一下学期,机会还是来了,钟楚曦被选上去拍学校筹备的一部片子,在老师的帮助下,钟楚曦终于得以成功转到表演系。


“大学很充实,每一天都泡在排练场,别人选一个自选片段,我选两个。”钟楚曦觉得如今的成绩有一半要归功于在学校时的扎实。


《芳华》试镜后崩溃哭了两小时


2014年,钟楚曦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毕业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觉得自己都处在低谷期,她每天去各种剧组试镜,甚至去试不适合自己的角色,谋生和试镜的压力让她夜不能寐。有朋友劝她缓一缓等机会,一个好角色胜过十部烂戏。


钟楚曦却觉得不能等,她很焦虑。


“万一等不到这种机会我怎么办?”她要养活自己,也要积累经验。从2015年到2017年,两年的时间内,钟楚曦出演了八部电视剧、一部电影,大多是不太起眼的配角,或者客串角色。她流过很多次泪,有时是因自己不能出演适合的角色,有时是因被临时换角。


电影《芳华》选角色时,钟楚曦也被通知去试镜。 “穿一个特别肥的裤子,大T恤衫,一个拖鞋,一个大素颜就去了”。去了之后看到旁边有人在压腿,钟楚曦才知道要跳舞。


她懵了,她已经六年没有跳舞了,自觉“硬的跟钢筋一样”。


硬着头皮,钟楚曦了一段舞蹈《鸿雁》,之后还念了一段《日出》里陈白露的台词,紧张之下,“前两句还说对了,后面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钟楚曦觉得自己慌张的完全不像自己了。她偷瞄导演冯小刚,冯小刚并没有流露出不满意的神情,依然起劲地拿着手机在拍摄小视频。之后她和伙伴一起去吃了火锅,但一上回程的车,她就崩溃了。


“哭了俩小时,我发誓一定要把我丢了的这个人给捡回来。”


最终钟楚曦依然进了《芳华》剧组,要强的她在每次排练之前都会先把舞蹈学会,这样才慢慢地找回一些自信。然而,即使是进了剧组,电影开始拍摄,钟楚曦依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演哪个角色,“导演说你往这个(萧穗子)方向走,试试看,所以其实开机以后也会有担心,我会不会被换下来?”


钟楚曦曾觉得自己很适合演郝淑雯,尽管她自小在广州长大,但却觉得自己生就了一副北方人的性子,“因为我很man,会照顾人。”然而,在严歌苓的《芳华》原著里郝淑雯浓眉大眼、漂亮、丰满,“我觉得我小了一号,


 “我会带着角色再往下走”


电影中萧穗子收到父亲寄来的包裹那一段尤其让她印象深刻。


父母离异之后,她和父亲很少交流,“(很多话)只能藏在心里面,就没有办法去说。”在艺校读书期间,由于是本地人,她从来没有收到过家里寄来的东西,每次看到同学收到包裹,钟楚曦都会很羡慕,眼巴巴地看着同学给大家分吃的。


在剧组看到父亲寄来包裹这场戏的剧本时,钟楚曦没有忍住,泪流不止。“表面上我家(离得)近,我不需要包裹,但其实是没有人给我寄。”


她说:“我从小特别敏感,但是又要强,所以就是比较矛盾,我在家里面其实是特别强势的,在他们面前我就表现的无所谓,但会自己偷偷哭。”


《芳华》杀青之后,钟楚曦带走了剧组里自己常穿的两件衣物做纪念品,她很喜欢电影中压在萧穗子宿舍里桌子下的一张黑白照片,那照片总让她想起那个充满热血与理想的芳华年代,可惜忘了带走。“萧穗子是我(性格)的一面。我会带着这个角色再往下走。”


对话:萧穗子是个“小怪胎”女生

 


广州日报:作为90后,你是如何寻找《芳华》描写的那个年代的感觉的?


钟楚曦:导演给我们的帮助非常大,他创造了一个文工团,然后带我们走进去。我们需要找的只是一些感觉,我们就去看了一些资料、当年的电影,比如《英雄儿女》。学习唱红歌、军训,然后看了很多严歌苓老师的书,慢慢的自己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就变成了萧穗子。


广州日报:导演冯小刚拍摄时工作风格是怎么样的?


钟楚曦:导演比较极端,他有很严格、特别吓人的时候,也有特别好玩、孩子气、幽默的时候。他是性情中人。

广州日报:你怎么理解萧穗子这个人物?


钟楚曦:其实萧穗子是一个特别敏感、想象力特别丰富的人。她其实是严歌苓老师的代言人,用歌苓老师的话说,她其实是个有点像小怪胎的女生,心思很多。剧本里的穗子,是人物性格最平的一个角色,她不像郝淑雯那么咋呼、丁丁那么娇柔、小萍那么隐忍,她就是很淡。


但看严歌苓老师的一些书之后,我发现其实萧穗子真的是一个挺野的丫头,小时候就挺疯的,十几岁的时候就情窦初开,心思特别多。她遇到什么事情,都会打问号,不满足于她所看到的表面。比如说她看到刘峰这么好的人,别人都会觉得他是活雷锋,但是穗子她会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所以最终当她知道刘峰抱了丁丁的时候,她其实心里也小小地庆幸了一下,你看吧,他也是个正常人。


在原著里,穗子也是有受到排挤的。她是文娱委员,文字能力强,在班上其实也是一个人物。在何小萍来之前她其实是被人看不起的,因为她爸爸在劳改,就这一点就让她抬不起头。她也没有(收到过)包裹,所以更要夹着尾巴做人。


对话:“电影里每个人都更美好”

 


广州日报:你怎么看待原著小说和电影的差别?


钟楚曦:其实我当时看剧本的时候,觉得歌苓老师写的是一个时代的变迁、人性的变化,青春只是里面的一个元素。比如用穗子的眼睛看刘峰,时代变了,我们已经开始听邓丽君的歌了,穿喇叭裤了,但刘峰对变化的时代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英雄没有得到好的下场会让人觉得很惨,但为什么他们会变成这样子?我觉得这是歌苓老师想表达的东西,是不是他们的一些想法跟别人不太一样?在原著里面有这些描写,刘峰太一根筋了、太规矩。规规矩矩地做事、好好做人,反而会受伤害,这其实也是一种讽刺。

而冯小刚导演也在文工团待过,我们听他说特别想拍一部跟部队有关的电影,正好歌苓老师这个本子特别地打动他。导演自己更想放大的是美好的青春。


何小萍在原著小说里面长得五大三粗,黑黑的,头发特别特别多,很臭,大家很孤立她,看不起她,但她永远就是笑笑。比如说原著里穗子和陈灿是有通情书的,但最后被郝淑雯揭发,陈灿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穗子。而电影里每个人都更美好。


原著小说里有一篇文章叫《耗子》,耗子是何小萍的原型,她是一个半夜会去炊事班去偷油、偷饺子皮吃的这么一个人。穗子被揭发以后,她的处境很不好,文工团没有人理她,她写检讨的时候好几天没吃饭,这时何小萍给了她一碗面。这时我觉得为什么严歌苓老师在电影《芳华》剧本里将萧穗子和何小萍的关系稍微写的近了一点,因为小萍唯一有交集的就是穗子。


文: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陈诗蓝、程依伦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编辑 程依伦、方金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