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PG One、GAI做同学的那些日子(壹)

小强蜀熟2020-08-06 15:08:33



《中国有嘻哈》同人小说。


本文为【知乎大V来稿】,撰稿人为纽约鸡汤君

小强蜀熟:作者纽约鸡汤君为美国注册会计师,我问他为什么要写同人小说,他回答:“关于这些人的生活,基本网上一搜都是黑资料,我觉得不应该这个样子,就意淫了一把,满足自己,哈哈。”



哈尔滨的冬天,冷。粉底打得很老派,哪里都是一片煞白,白得刺眼。


坐在第二排的PG One把脖子缩在高挺的外衣领子里,帽子压得很低,双手交叉在肚子前,深埋在袖子里。身体轻微的前后摇摆,幅度只有同桌的我可以感受到。


他曾经说怕冷是因为内心似火,所以外面的世界对他来说温差太高,如果把嘴巴张开,会有火焰喷射而出,将教室里的氧气瞬间燃尽,同学们都会窒息而死。



对此我是不信的,但是阿岳老师深以为然,所以这堂公开课阿岳老师并没有安排PG One回答任何预先设定好的问题。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我小声问他真的这么冷吗的时候,他也只能摇摇头,把鼻子也埋进了衣领里,整个人只剩下眼睛暴露在教室零下十五度的空气中。


西城并不是市里有钱人聚居的区域,甚至可以说有些落魄,只有我们一家小学。教学质量马马虎虎,但是公开课进行得有条不紊。



“生活的本质是什么”,阿岳老师双手压在讲桌上抛出这个问题,身体前倾,虎目环视,像排练好的一样大家抢着把手放在空中摇摆,作抢答状,除了手怕冷的PG One。校长在最后排点了点头,这班的同学还蛮有积极性的嘛,都是可造之材。


“好,黄旭,你来答一下”,剧本早就安排好了。


“等一下!老师,明明是我先举的手,为什么要叫黄旭”。右前方坐在第一排的Bridge站起来,向阿岳老师发出了抗议。Bridge个头小,但是很有自己的想法。



“额……嗯……老师知道你们都想要回答这一题啦,非常好,但是你看黄旭举手的姿势多标准,不过没关系吼,Bridge你说看看”,阿岳老师咬着牙盯着Bridge说道,那个眼神仿佛是在警告他不要耍花样。


“生活的本质,就是做大人想要我们做的事情,然后等我们变成大人,再去告诉小孩子他们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Bridge说完笑嘻嘻的坐了下来。


“靠夭!!”阿岳老师右手举起粉笔,眼看就要砸在Bridge头上。


“阿岳,慢着”,和最后一排同学拥挤在一起的热狗校长站起身来,差点打翻艾弗吉尼的火锅,阻止了班主任的暴行。



“阿岳,我想你这样子是有失公正,Bridge说的也不完全错,你不能责怪他。如果你现在因为他没有按照你的意志去回答这个问题,去惩罚他,那不就间接证明了他是对的吗?”慢条斯理的说完热狗校长坐下身来,抓了抓后脑勺,转头面相艾弗吉尼问道:“这位同学,刚才锅子里有三颗鱼蛋,两颗飘着,一颗沉底,现在只有两颗沉在下面,你是不是有偷吃我的鱼蛋”。


艾弗吉尼呼着热气,满嘴鱼蛋咀嚼着含糊道,“里面。两颗都给你”,校长点了点头,拍了拍艾弗吉尼的肩膀。


坐在校长左边的VAVA这个时候突然举手,站起来叫到,“老师,校长摸我的腿!”



“这位女同学,请你不要污蔑我,你看我的这只手放在艾同学的肩膀上,而我的左手刚才放在自己的腿上,我想你是搞错了,可能是你左边的同学不小心触碰到了你的身体。”说着伸头看了看VAVA左边的鬼卞。鬼卞左手抓着橡皮,听到这,右手的美工刀停止了对橡皮的切割,缓缓地扭过头,红色的瞳孔给了校长一个难忘的死神之眼。


“那么我看也不会是那位同学啦,这位女同学,我想你是出现了幻觉,这堂课我们先上到这里休息一下。”


坐在VAVA前排装睡的孙八一,睡梦中漏出了诡异的微笑。



冬天同学们的头发一直结成冰坨状,到了春天教室里的空气上升逼近零度。头发不再敲得梆梆响,也不会再一个甩头发丝不小心把同桌的面庞划出一道血痕。但是这也意味着每个人都在湿漉漉的披头散发和顶着一块冰坨的两种状态中来回转换。


认真听讲的、在书桌下偷看乱七八糟的小人书的同学们因为血液冲向大脑,热力传导至发根,多半是头顶冒着热气,披头散发的。而那些出神发呆的,陷入昏睡的同学们,由于脑子陷入了空明,清凉的脑壳上是一滩一滩的冰坨。



阿岳老师很快掌握了这个神奇的自然规律。阿岳讲课时,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同学们睡觉,所以除了少数几个天赋异禀可以睁着眼睛睡觉的同学,每个人都会带一副黑黑的墨镜还有一顶帽子来睡觉,这样老师大致便不会发现。


可是到了春天,自然规律是站在阿岳老师这头的,如果班级四十几个同学头顶白烟,披头散发的不足半数,阿岳老师就会一掌拍在桌案上,造成巨响,这一击多半会把全班同学吓醒,还会有女生被吓哭。随后四十几颗蒸汽机开始运转,头上袅袅白烟,阿岳老师便会满意的点点头。


就这样忽冷忽热的,同学们的头发开始蜷缩,自然而然的拧成了辫子,风把跳蚤和外面世界的尘土吹埋在同学们的辫子里。


那天早上班级里少了两台蒸汽机,阿岳老师很生气。课间操之后小青龙和辉子迟迟赶来,两顶渔夫帽下压着头,走进门,阿岳刚要开始飙脏话,才发现两个人已经鼻青脸肿。留下了我们上自习,带着两个人去了医务室。




西城小学的孩子们都不是富家子弟,小青龙和辉子家境更是颇为窘迫,两人经常一起做些小生意贴补家用。后来知道那天一大早,他们两个人在街上卖复读机,有个隔壁的初中生来找茬,问他们这个好不好用,还叫他们试播一下。放的是一首普通流行歌曲,那个大孩子说什么也听不到,多放了几张不同的卡带,那个大孩子也充耳不闻,说他们卖的复读机是假的。小青龙犹豫了一阵子,从那个破破烂烂的书包里面拿出了一张褪了色的卡带,上面写着《JAY》,是他已经转校的同桌留给他的。


小青龙的这张卡带大有来头,听说如果播到最后一首《反方向的钟》,时间就会倒流,而小青龙和辉子一次又一次的靠这首歌从残酷的未来回到现在。



按下播放键,好死不死,就是这一首《反方向的钟》。当旋律响起,初中生的瞳孔便散了焦,虽然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但是他欣喜的漏出了童真的笑容,随后泪如雨下,整个人一直在发抖,辉子按下了暂停。并问他这次是否听见了歌声。那个初中生一时没有缓过劲来,呆呆的看着他们两个,然后迅速擦干了眼泪,拿起复读机,啪的砸在了地上,小青龙马上俯下身去打开烂掉的复读机,还好卡带没有摔坏。



旁边辉子已经一拳砸在了大孩子的脸上,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小青龙加入战斗。两个人还没揍他几拳,不远处早就埋伏好的几个大孩子走上前来把他们两个人打了个鼻青脸肿,还把他们书包里的午饭盒和小吃拿出来摔在了地上。


中午每个人把带来的吃的分了点给小青龙和辉子。


六年级的大狗是西城小学的老大哥,下午带着几个人单独和小青龙还有辉子谈了谈,也没跟我们说什么,就告诉我们班同学说这件事情不要管,他来解决。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人生漫长~师兄些好生走路。”


苦涩的一干嗓,从山上传来,随后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卷起漫天的尘土。


“糟糕,是胡子!”阿岳老师马上把班级的窗户关了起来。胡子也就是马匪,是一批有组织的亡命徒,打家劫舍,无恶不作。说着二十几匹快马载着强人冲进了西城小学的操场。


为首的竟然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马还没停,一垫脚,飞下马来,跟班的骑坐接过了马绳。


少年带着墨镜,头上绑着汗巾,作揖道,“各位叔叔伯伯,晚生这厢有礼,世道不济,hater横行,山上日子清苦,小生来讨口饭吃,不知道这里哪位说话。”



这个少年就是武渡山的少当家,道号摸着天的山王GAI,听说他一抬手就摸得到天。


同学们都扒着窗户小心的偷看,只有艾弗吉尼在角落吃着火锅。热狗校长一边穿鞋一边小跑进了操场。


“这位少侠,我敬你是一条汉子,但这里是厚德载物的学堂,我们拒绝一切形式的校园暴力。”


“那你划下道来吧,要是你们输了,你用粮食把我带来的四匹马拉的马车装满,我和手下人立刻打道回府。如果我输了,随便你们处置。”


“好!痛快!这位小英雄,你有freestyle吗。”



“瓜娃子才没有,腊一锅出来较量。”学校广播喇叭突然发出了一声噪音,“广播通知,广播通知,请PG One同学,马上到操场报道,请PG One同学马上到操场报道。”PG One应声从二楼窗户飞身轻落在操场。


两个人的Battle持续了一个多月,马匪驻扎在了操场,同学们很开心,因为课间操不用上了。


最后请了道上的长者,判了个平局收场。

“此间学堂是诸位的地界,我率人前来,不赢便算是输了,愿听校长处置。”


热狗校长摆了摆手,捏了捏下巴,命人用粮食把山王GAI的马车装了个半满。


“平局,粮食我给你,但是你,要留下来,接受九年义务教育。”


GAI点了点头,看着手下人离去的背影,还有那四匹马拉的车子,“粮食好像你们给少了。”


“差不多,四匹,你的车,马力太低,给太多怕你们带不回去。”


小强蜀熟:纽约鸡汤君说如果看的人多,就尽快更新,如果你想早点看到下文,就转发本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