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海航日记3】日本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 羞羞杂志!

鱼蛋的借梦空间2018-09-13 11:15:36

航海家
上海-日本

鱼蛋



清晨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灵活得转身,将头靠近落地窗旁,伸手将窗帘,一把拉开。

玻璃外头的画面让我从床上跳了起来。

啊,是岛屿。是陆地!!

海上漂泊的两天,第一次看到陆地。

不对不对,那是城市,有城市的陆地。是日本啊。


原来是你啊。我们即将停靠在你的身边啦。


我把yancy摇醒,要他和我一起冲向阳台。眼睛根本忙不过来,邮轮还在缓慢得前行,和邮轮并行的岛屿,小船的码头,矮小的房子。


突然和yancy对视,我们两都冻得发抖,蓬乱的头发,忍不住互相取笑起来,抢着谁先回到屋内,抢着用洗手间,抢着用牙膏。


新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和小伙伴们集合后,因为邮轮的陆地活动,没有正规的签证手续,必须依附于邮轮本身而在岸上活动。我们的自由受了很大的限制,但也别无选择。我们只好,发挥最大的能动性,苦中作大乐。


离开邮轮,坐上大巴车,总觉得大巴车晃得不行。靠窗坐着,大家都恨不得把脸贴到玻璃上,好好瞧瞧这个叫做“长崎”的城市长什么样。


车子停在了一个教堂前,抵达教堂,要徒步走上一个长长的斜坡,两旁是两层楼的房子,店铺装修得很吸引人,可门口挂着“人民币可用”的蹩脚中文字样,让我原先被吸引的心掉到了谷底。


一辆车上除了我们18个人,剩下的几乎都是一个个家庭,最老的连这个坡都很难走完,最小的还要用婴儿车推车。


我们18人径直穿过了人群,决定直奔最远的地方,再一路慢慢往回走。

街道干净得让人想在地上打滚。没有垃圾,没有油垢,没有烟头。


冬季的长崎,树叶大部分还是绿色的,街道以红砖矮墙为主,石色的阶梯,铁栏杆。理性琢磨起来,没有啥特别的。但还是忍不住想要拍照。


空气好得让人加快呼吸,天空也没有一丝霾,蓝得很极致。


午饭时间,大部分都去了一个中华街。我心里惊讶不已,好不容易漂移过海到了日本,去逛中华街??


我和yancy路过中华街街口,正眼都没有瞧过它。yancy满心想着吃寿司,我满心想着吃三文鱼。


一个拐角后,我们进入了巷子里。街上几乎没有人,我因此高兴的不得了,偶尔从路边走过的日本大妈,灰色系的衣着,手里提着帆布袋,不紧不慢得走过。


再遇到几个当地人,我问yancy:

“你看,日本人穿衣服都几乎没有花里胡哨啊。还是因为这里比较偏僻。一路走过来,都没有人穿大红色,大黄色,大绿色。“


”黑白灰系列“,yancy回我 “日本人讲究实务性,不追求外表的。一切都以简单实用为主。你看日本品牌的店铺就知道了。像优衣库,无印良品,基本上都是这个色系。”


“虽然讲究实务性,可他们对绿色植物的热爱却非同一般啊。你看那些房子,都带着院子,院子里都有盆栽,巨型盆栽,还都是剪的整整齐齐的。感觉家家户户都喜欢种植物啊。”


yancy环绕了四周,点了点头。


“你看,那家店是药店”,我指着紧闭着门的药铺。


“那有一家拉面店!!还有那,好像是寿司!” 我拉着yancy赶紧往吃的奔去


“来日本也没有像之前想象得那么糟糕嘛!你看,大街上还是都看得懂,每家店是干嘛的!到处都是中国的汉字。


我们钻进了一家寿司店,一进门,便撞见了老板。

老板是一个30左右的日本小叔,围着白色的围巾,头上绑着一个发带!真的是绑着发带的呢!!


“hello?”我礼貌得打招呼。

“%%……&**&” 小叔说了一句日语。见我们一脸懵逼。意识到我们是外国人,又立马用英文说了一遍。

“sully,clust no”  我用文字描述下就是“ 苏利,克鲁斯特,诺”

我也反应了好几秒,才明白他说的是:“sorry,closed now”。


我和yancy点点头,微笑着退出来,小跑几步,到远一点的街边,大笑不止。


而后发现,这街道上店铺几乎都关门了,因为新年的前几天,是日本相当重大的节日,就像我们的春节一样,所以,大家都回家团聚去了。

绕了半天,我们最终钻进了711,yancy买了个拉面,我买了盒饭。


在711门口等yancy上卫生间,观察着停在路边的小车,路对面一个老人慢悠悠得走过关门的店铺,拿起相机,记录下来,觉得那一处简单的店门,因为有一个老人路过,变得奇美。


阳光从背后照射过来,我站在路牌地下,光被它挡住了,我向左边挪了几步,幸好路牌没有跟过来,阳光就这么铺在我的脸上了。享受这样的时刻,晃过神,发现yancy已经在卫生间接近30分钟了。

我走进711,敲了敲卫生间的门。

“高?”

“嗯?” 门后传来慌张的yancy的声音。“快了,马上出来。”

十秒后,他打开门,意犹未尽得表情,让我狐疑起眼神盯着他。

“你怎么那么久??!”

他笑了笑,还是一脸意犹未尽得回答我:“我真没想,711的马桶盖是热乎乎的。好暖和。我都舍不得起来。”

“……”


到了长崎,大概都会被带去,原子弹投放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和平广场。


广场的中心是一个巨大的人型雕像,盘坐着,左手指着天空,右手平着展开。

那左手食指指天的地方,便是第一颗原子弹投放的点。


这座广场是为了纪念二次世界大战所牺牲的人,祈念世界和平。雕像底部的左右两侧有两间石头搭建的半封闭空间,里面挂满了彩色的千纸鹤。


是那些经历了战争的后人,不间断地每年都将千纸鹤送来。

小学生也会到这个广场,去祈愿世界和平。


战争,这两个词是相当敏感的话题。 过往的无论是原谅还是依旧仇恨,还是无所谓。至少,我们都能确定,现在和未来,我们都要努力得为世界和平做出呐喊。

看到他们从孩童时代就开始做世界和平的教育。我心里很感动。


广场边上,有一个饮水区,饮水台下方是一个正方形的下水框。在日本,所有从水龙头里出来的水,都是可饮用的水。日本在环境卫生管理方面,真是做到了极致了。

不久前去台湾时,就因为沿途找不到垃圾桶,而每天要把垃圾放进口袋里,带回客栈。台湾的朋友说:

“我们从小就要学专门的垃圾分类,家里的垃圾都需要分类放,不然会被罚款的。这些都是向日本学习的。“


这回,真正到了日本,当然这个地方只有更过的。邱大哥在日本生活了十几年,他告诉我,日本人甚至会将所有的塑料瓶洗干净后,将瓶盖,瓶身,瓶外包装都分开。


回到这个饮水区,游客围着抽烟,下水框里都是烟头。来了一个白发的大爷,用日语和邱哥说了几句话,鞠了个躬,离开了。不过一会,白发大爷和一个白发大妈回到了饮水区旁,手里提着一个垃圾袋,蹲在地上,将烟头一个一个用手拣了起来。


在这一方面,日本给我带来了喜悦感和舒适感。


还有一方面,带来了劲爆的羞射感。


回到邮轮前,我和yancy在711杂志区徘徊了好久。面对着当初在屏幕里,如今在眼前的一些东西。忍不住得想要买一本杂志。

杂志有很多很多,封面比较保守,用粘质粘住,不能浏览。只有购买了之后,才能知道里面是什么。

yancy在众多杂志中挑选了一本,根据封面可以看出他的喜好。


他大摇大摆得去付了款。回到车上,忍不住打开来。

原本想过会有什么画面,但实在没有想到如此露骨。活脱脱得感觉图画上的人是立体的,跳出来的,就在你面前的。我看得面红耳赤。

后排的小伙伴吵着要传阅,我把杂志往后递,紧接着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咿啊~~~“”啧啧啧““挖槽!!”“呃~~~”

我忍不住大笑,回头看,发现男生都红着脸。更是惹得人笑不停。

几个姑娘,拿出手机开始拍照,几个少年,询问着yancy在哪里买的,也想去买几本。连99年刚成年的小姑娘,都吵着要看一眼。


手机突然收到一个微信,原来是坐在前排的小伙伴,发来的。

”回邮轮后,我去找你。”

“嗯,怎么呢?”

“杂志给我看一下”


哈哈哈哈。真是一本杂志引发的风暴啊。


傍晚,回到邮轮。也不知道怎么的,大家都一副累趴了的样子。各自回到房间。


不多久,天色就暗了。本以为阳台不再给我惊喜了。

不料,渐渐离开海岸线的邮轮,被城市的灯光护送着,这画面把我迷住了。


我拿出相机,记录着。

镜头里是跳出阳台外的yancy,面前是移动的城市灯火,和被灯光打亮的海水。我叫了一声“ 高叔“。他回头看着我。这个世界就在这一刻静止了。




鱼蛋的借梦空间

愿每一段文字都受到尊重



是有点撒狗粮了

我对不起大家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看到你们还在,我就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