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年妇女的兵荒马乱

传媒之声2020-11-20 13:23:14



20:00

关上水龙头看着洗碗池里的泡沫一点点消失

她疲惫地揉了揉腰

随手拿起一边的手机点开微信

翻到女儿刚发的朋友圈 是在抱怨天气太冷

下一秒她就点开了手机里的桐乡天气

要不要给女儿买件羽绒服寄去呢

还是一会打电话问问女儿喜欢什么吧

她又犹豫了



22:00

对着手机发了半天的呆好不容易等到十点

立马给女儿拨了视频电话

屏幕上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上涂了橘色眼影和大红色的口红

谁让你化成这样的?

像刚吃了小孩的吸血鬼!

几乎是脱口而出 她这样评价女儿的妆容

你懂啥呀?这是……

女儿心不在焉的解释一通

显然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你才18岁不要化的这么成熟,清清爽爽的最好看。黑眼圈怎么这么重啊,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好?要不要妈妈给你买点口服液?记得你高三那时候老失眠,喝点这个对……

女儿像是不耐烦 视频里的她眼睛看着电脑 头也不抬地打断了妈妈的话

哎呀哎呀知道啦,你咋这么啰嗦呢,欸我还有点照片没修好,先不跟你说了哦。

你等一下!妈妈问你,你在学校里感觉怎么样啊?和同学室友关系都融洽吗?有没有特别好的朋友啊?咋不谈个恋爱呢?有啥事记得跟妈妈讲啊,不开心一定要告诉我……

她小心翼翼地询问着女儿

努力想探索出千里之外女儿的情绪

欸我知道了你别问了好不好!室友叫我了拜

嘟嘟…女儿把视频挂了

两分四十八秒

她每天大概只能见到几分钟的女儿

她没有开灯 手机屏幕灭了以后屋子里黑漆漆的

老公出差不在家 小猫跳上她的膝头

真像个留守老人

她想



次日6:00

她一大早就起了 推着车去市场上买菜

芹菜看着新鲜拿一把,家里的鸡蛋快吃完了得再去那个大姐那买点,她爸今天回来那就烧条鱼,女儿最喜欢吃这个了等寒假回来得给她做

她就这样在人潮与各种食材香气中走走停停

一瞬间有点恍惚

十九岁时候那个天不怕地不怕

敢揣着钱自己去城里批发布料的小女孩

会不会想到现在的自己

变成了这样的贤妻良母?

甚至还热衷于给猫做饭

她轻轻地嘲笑自己

然后继续推着车 提着大包小包的菜肉鱼蛋

淹没在人潮里



18:00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她疲惫地踢掉了高跟鞋 重重地倒在沙发上

白天她是雷厉风行的女经理

工人们最怕她瞪起眼睛发脾气的样子

晚上回家她抱着猫咪翻着通讯录

昔日好友的女儿下个月结婚 得准备份子钱了

到时候又要见到许多故人了

或许那个初恋也会到场吧?

想到这里她脸上洋溢着柔和的微笑

她想到了自己十几岁时候的爱情

那个男生身材高大有185,还会写诗,经常在县里的报纸上看到他的名字。套用偶像剧的说法,初恋的对象是个校草。而她在同学们中间很有威信,算是个大姐大。人人都说他俩般配,可是呀他们的缘分并不足够缠绕一辈子。

听别人说

他现在秃顶发福 在一所中学教着枯燥的几何

是与年轻时完全不同的模样

那么我呢?

她问自己

也许别人眼里的我 也大不相同了吧



19:00

哗啦啦啦 她一边坐在麻将桌前堆着长城

一边听着对家的大姐唠叨自己儿子

谈了个漂亮女朋友大三了在找实习

还是什么名牌学校的名牌专业……

旁边的大姐又开始倒苦水

自己家儿子上高中早恋逃学去网吧

怎么都管教不住……

听着听着她控制不住自己表情

不服气地弯了弯嘴角

还是我家女儿优秀呢

女人啊 不管是哪个年纪的女人

永远都有东西攀比



21:00

下了麻将桌心情愉悦 今天手气好赢了两百多

她寻思着给女儿买点好吃的寄学校去

回家路上经过广场舞大军

她摸摸自己鼓起的肚腩站在最后一排跟着跳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二二三四五六七八

听着响亮的喇叭口号声

她想到了十几岁时候做的广播体操

那时候动作轻盈却总爱省略几个跳跃运动

现在老了发胖了连从前省略的都做不起来了

没多久她就大汗淋漓

一边揉着腰一边退出了这支大军

她眼角的鱼尾纹开始绽放

连广场舞也能让我心情愉悦

看来我真的是大妈了

她暗暗的想



22:00

夜深了 郑州下雪了

一位即将变成大妈的中年妇女睡着了

旁边的微信上显示着女儿未接听的视频电话

一场兵荒马乱

结束了


荔枝FM搜索传媒之声广播电台

喜马拉雅FM搜索浙传传媒之声


媒编|赵咏琦 梁喜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