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吉骑行】:广州到博罗(20180310)

吉吉的房子2019-03-25 21:05:22

【编者按】:

我的左眼有些不适。回到家,我照镜子看见眼睛的四周红得要命,几乎要出血了。这是不是所谓的沙眼?右脚膝盖处,没有明显疼痛,但坐下来,再伸展脚部时,也有些不适感。老哥打来电话,问老爸明天过广州复查的事宜。我告诉他,我从广州骑单车回家。他为我感到十分担心。“你不是职业的,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他说,“超高强度的骑行,很容易磨损半叶瓣……”晚上睡觉时,我感觉如同怀抱火山。

从东莞庄路出发,7:36经过竹丝岗。

8:11,两位在火炉山门前牌照的老人。敢问一句,这两块大石,是火炉山上的大石吗?

前面有水,有光,有空阔处,交映相辉,甚是意境。但拍出来的效果明显不好,在路中心拍的效果要比在路边拍的好些。

逐渐骑离城市。

9:20,骑到G324,957公里处。

落叶诗

20180310


我捡到

很多漂亮的叶子

如果我没诗题

很快

它们就变成了

干叶子。

10:02,在荣记酒楼吃早餐。

抓拍。《三个聊天的男人》。三位村民,在金坑村委会对面,荣记酒楼里,吃完早餐后在聊天。

在镇龙大道,很多民宅,被盖上红色的印章:拆。有的已拆了,有的搬走了,有的还在经营生意。随着经济的发展,拆迁是如何避免不了的社会问题?房子是私人,私人财产不容侵犯(这是首要条件)。为了发展,土地征收,又势在必行(为了集团利益)。政府如何解决拆迁问题,恰恰是检验政府执政是否人性化的一块试金石。没有标语,没有游行,没有暴动,并不说明就没有拆迁问题了。这拆字的背后有多少故事,有多少甜酸苦辣,也只有当事者心里最清楚。

我始终认为,拆迁不是件好事情,至少对于被拆迁者来说。

拥挤的镇龙。道路设施落后,加之要修建地铁,一个小小的交通事故,便可造成路段拥堵异常。不幸的是,每次骑行经过此路,都会见到撞车的。

记一则广告

20180310


牛皮厂家倒闭了

比牛皮还牛的皮带

5块钱一条

5块钱一条

不讲价了

不讲价了

11:28,中新。天下第一锅,比牛还要牛的牛杂。在这个国家,有时候发觉,敢叫敢喊敢吹水,不妨是一种行为艺术。自上而下。

朱村,12:05。


橘子

20180310


未骑出朱村大道

我的右手麻木得

不能抓车把

在一桥墩处

停下来

吃这么小个的橘子

解渴充饥

这是我在镇龙

跟一个江西仔买的

那时我和他

聊了会儿天

我没有听清

抑或是忘记了

这橘子为什么

这么小个抑或

它是叫什么名字

但听清了

一年到头

他开着他的车

到各地

卖水果为生

918

20180310


我再强调一次

这跟“九一八”

没有任何关系

我只是从广州

骑行回博罗

经过这

路碑处

13:37,荔城。

(注:网图1)

(注:网图2)

(注:网图3)

在增江路边休憩。

增江的流浪酒鬼。考布斯基也是酒鬼,但他有独立思想,有女人。

14:41,大埔围。

大埔围。

大埔围的灯笼

20180310


过年了

政府给

家家户户

送灯笼

好民生

灯笼上面

都写着:

中国梦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15:43,福田。

16:27,长宁。

16:58,龙华。

17:41,龙溪。


18:21,义和(团)

18:43,博罗

无题

20180310


7:36

我从东莞庄路出发

18:43

骑到博罗

我把单车

停在路边

在建业大道的

护栏边

我坐了很久

有两位

中年男子

一胖一廋

向我走来

胖子拉大嗓门

问我去不去

他那里

(对面工地)

干活

我笑了笑

拒绝了

他又问多一声

“去不去?!”

我笑了笑

又拒绝了

天黑了

(路灯是

天黑前亮的

还是刚亮的)

一位女子

模样的人

捧着手机

朝我走来

差不多

到的时候

她便扭头

返回



东莞庄路到博罗县城相距116公里,骑行10个小时53分(含路上休息时间),平均每小时骑行10.66公里。这是我第二次,从广州骑车回博罗。出于对身体的考虑,今天不把车骑回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