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第一次到他家

同心圆读书会2018-11-19 10:09:55


第一次到他家



没那么糟




01

出发


过年两个月前,他跟我说今年要回家过年。我说到时候我过去接你回广州。

 

我知道当时他不太确信我会去的,可能是不太想我去,又或许知道我妈不想新车这么快就跑长途。

 

所以初四出发的时候,我妈都不知道我要去哪里,直到初六我带了一车土特产回来,她才知道。她没有生气,还骂我为啥不早点说,好给我准备多点东西送过去!。。。所以下一年我可以大张旗鼓地出发了,嘿哈!

 

他不太想我去有几个原因的:

 

最主要的是他不太喜欢那个家

 

而且他跟家里人出过柜,但没得到家里人的认可。所以我这次是以朋友的身份出现,虽然不能马上得到认可,但我并不着急,至少这次见面比我预期效果要好

 

最后就是他平常在外人面前很光鲜,其实不太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家里多穷乡僻壤,又或许怕我这个城里人去了不习惯。


提前偷偷把年货准备好,车油加满,连堵车要吃的干粮都买好了,着急着见他。即便遇到五次堵车,我还是一星司机,不过所有测速都被我避开了,但还是吃了记违章,原因是导航都不知道的特定线路只允许特定危险车辆行驶,这个也只能认命了。





02


他家在阳山旁边的小村落里,我说我能导航到他家门口,但他不信,非要出来高速口接我。下了高速他爸载着他在等我。才一周没见,空间距离远了,让人感觉分开了很久。看到我的车到了,他就下车跑到我车上。他爸看着,我们不能马上抱在一起,但能相视而见,已经让我们心情愉悦,开了五个小时车后的疲劳感,瞬间烟消云散。

 

对他家我没什么好评价的,新年几天他给我发的照片,我大致拼凑出模样。刚到他家,发现屋里坐了很多人,他当时没跟我介绍。当地方言我也听不懂,整个午饭就坐在那里赔笑,直到下午载他去县城,他才告诉我那些是他后妈的女儿女婿们,他也是第一次见,怪不得他没吃两口就不想吃了。

 

阳山县城就那么大,我七年前考车长途来过一次,看着那些记忆犹新的桥梁与建筑,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但又感觉大不一样,因为有了他。知道他没吃饱,我陪他边逛边吃。当地的牛杂确实比广州的好吃,还有他很喜欢的酸萝卜。我们去买烟花,我早就计划好了,晚上跟他在空旷的田野里玩烟花,挺浪漫,他在家闷了这么多天,给他找点乐。

 

下午回去,车缓缓行驶在乡间小路上,看着田野上一片片的油菜花,看着耕地上那些休闲的牛,感受着河边吹来的风,我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回来的早,他看我那么喜欢这里,就带我到附近的田野河边逛逛。

 

看着我们出去玩,他家里的一堆小孩子都跟了出来。他走在前面,小孩子们跟在后面,一路玩玩闹闹,小孩子们都挺喜欢他的,他果真是个孩子王。他跟我一样,很喜欢小孩子,他自己也是个小孩子,动不动就发脾气,还得哄回来。

 

玩闹的过程中有一个小插曲,我把我爸留给我的遗物--珠链,丢在油菜花田里,找了好久都没有。刚开始我挺难过的,努力找了几遍我认命了,拖着他走,说不找了,反而他很难过,我跟他说或许我爸喜欢这里,以后我们每年都来见见他。确实我爸还健在的时候常说,等退休开一个农庄种地养鱼,所以遗留在这里也未必是坏事。




晚饭时,他爸妈对我态度更好了,大概是下午他们忙完后,有空看了我送来的年货。他还很坑爹的跟他爸妈说我是土豪,虽然语言不通,但被我隐约的听明白了,我只能赔笑。

 

饭后一大堆小孩子都跑到他家门口围着,他们看到了我们下午买回来的一大堆烟花,等“孩子王”带他们去放。原本想着两个人的浪漫,看来要泡汤了。不过看他很喜欢带着小孩子们一起玩,我也就没关系了。

 

那晚,他爸的兄弟几家人全部都来到院子里,看着“孩子王”带领十几个孩子放烟花。而我没怎么玩,在旁边指导他们怎么点火,怎么做才安全。年纪较小的,我甚至帮他们点好再给他们玩,整个晚上孩子们玩得很开心,大人们看得很欢乐,让我觉得花那些钱都是值得的,也让他们几家人都对我的态度都变得非常热情。



晚上肯定在他房间一起睡的了,反正都是很正常的事,此处省略性跳过。。。



03

告别

第二天早上,我习惯性很早就起来了,知道他喜欢睡懒觉,就没去惊动他。换好衣服洗漱好,我就跟他爸妈说了自己出去走走,就一个人走到昨天丢失珠链的油菜花田里,想碰碰运气。我没找一会儿,就看到了他从远处走过了,他说知道肯定来找珠链了,要帮我继续找找,不过那菜地前一天已经被我们翻烂了,我就放弃了,不想让他内疚,推着他回去吃早餐。

 

回到院子时,他发现我的车前一侧被刮掉漆了,他瞬间很着急,因为昨天他坐我的车时都没看到,而且被刮掉是他坐的副驾驶的那一边,我开车有没有蹭刮到,他自己比我更清楚,所以这个被刮痕肯定是他们家人倒车刮到的。他还想着找别人说去,不过被我拉着让他不要去,既然刮掉不告诉我们,那就算我们找到对方,对方也未必会承认的,而且新年里,与自家的人发生争执多不好,更何况有可能是其他人路过停车刮掉的,偷偷跑掉呢,少一事好过多一事,我自认吃亏好了。

 

几家人知道我们午饭后要走了,几个长辈跑来给他发开工利是,还特意给我发一份,尤其是他爷爷对我的态度明显很好,还叮嘱我以后常来。他后妈说给我准备一些土特产,如果我说不要,感觉很不给他们面子,所以我就跟她说给我一点就好了,怎知她和跟几家的女主人去地里给我搬回来很多菜,还有他奶奶我准备了一大袋他们当地特产的紫心番薯,直接把我出车尾箱塞满了。要不是我上前止住她们,我想她们会把我车的后排都塞满,才肯罢休。


回程有他在旁,挺开心的。虽然开长途挺累,但如果他每年都肯回家,我愿意每年都去接他,不是为了让他家里人接受我们,而是想他难得一年回去一次,而且那个家并没他说的那么糟糕,回去一趟能让他的心更加踏实下来,我会一直很乐意。





 编辑排版  ▏大湖  

 授权  ▏经作者本人授权 


近期活动:

过年那些事 — 北京 同心缘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