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伟:论改土归流

北京论坛2020-10-12 16:28:11

要说改土归流,就要先说说土司和土司制度——这话可就长了。

中华民族历史如此悠长,以至于早期的夏商两朝已经显得有些虚无缥缈了、三皇五帝就更不用说了,因为文字载体无法有效、完整保留而使信息遗失,类似现在史学家纷纷怀疑希腊文明的真实性、认为那是西方的编造,因为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希腊哲学家们的很多的大部头的、完整的著作,而那时的造纸术和印刷术不足以支撑这些著作的产生、传递和存留。与之对应,夏商时期的青铜器上的铭文是有效的文明证据——看看下图:这么精美的文物当然是历史的可靠证据,而拿文艺复兴时期的石雕冒充希腊文物是十足的耍流氓!

不论中国历史细节是怎样的,有件事件我们是清楚的:中华民族从早期的山西、河南一带的黄河中下游的一小块地方变成现在疆域广大的世界大国,控制的地域是在不断地增长的,领土问题上的“自古以来”其实不是绝对的,要看以哪个“古”为基准点。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自信不仅是因为我们比别人更“古”,而且中华民族的在扩张中实施的是王道、是以先进的中原文化融合周边的落后文化、或者干脆就是向无人区拓展,直到现在还是如此:一带一路就是立足于大家共赢的共同发展,比西方的以邻为壑乃至杀人占地不知要强到哪里去了。

下图是从秦到清的中国疆域,注意每张图的右下角才是中央政府真正控制或名义上控制的部分。

扩大容易巩固难——在不断扩大的过程中,最为关键的其实是新区域真正归心于中央政府,否则遇到中央有变或势弱,新区不免生出乱子。而像西班牙人、美国人在美洲杀光原住的印第安人的事情,中国人是断然做不出的!

中国比较深刻地感受到这个问题的痛处,五胡十六国算是很典型的——之前其实也有烦恼,比如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一直是问题,好在那时人类活动能力有限,冲突不明显,匈奴捣乱算是厉害的了,但总归还是被赶走或收编了;孟获们也被轻易地打败并安抚了。所以尽管西周被西戎从镐京赶到洛阳成了东周、西晋被五胡从洛阳赶到了建康成了东晋,总体给人的刺激还不算太大。可是其后惨烈混乱的五胡十六国深深刺痛了中央政府,失去秩序导致无差别的民族仇杀演出了无数人间惨剧,民族融合成为一个突出的问题。

经过了乱哄哄的三百年,经过短暂的隋、接下来是强大的唐王朝,相对稳定以后,疆域大大扩展,开始尝试解决边疆少数民族的管理问题,具体的做法是实施了羁縻制度:就是政治上巩固其统治,经济上让原来的生产方式维持下去,中央政府满足于征收纳贡。这就是土司制度的起源——当然之前的朝代也有类似的举措、只是唐朝更加突出一些而已。

到了宋朝,疆域大大缩小,边疆少数民族管理问题几乎不存在了,所以也谈不上土司制度。元朝时疆域极大地扩展,边疆少数民族问题又出来了,所以这个时期土司制度得到了进一步的确立和发展,甚至现在的缅甸、老挝、泰国等地的统治者当时也是听命于中央政府的土司。明清两朝继承了元朝的土司制度。这一切的副产品之一是新中国需要花大量精力和邻国们研究边界。

土司制度,意思是任命当地头人为管理者(土官),负责当地行政、赋税、官司、招兵等等的责任,自治程度很高。同时听从中央政府的征调,按期缴纳一定的贡赋,承担一部分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义务(从这个角度看、现在的香港就是个现代土司城),可以将职务世袭给自己的子孙后代,中央政府只通过土司对少数民族地区进行间接的统治,对一些负面事件鞭长莫及、听之任之——土官基本世袭,往往为患边境,屡服屡叛,又恣肆虐殺百姓,“汉民被其摧残,夷人受其荼毒",而且彼此相互攻伐,流血不止。中央政府根本无法实施有效的行政管理,所谓的国家版图,仅仅是一个象征。

总体而言,土司制度刚开始是先进的,因为边疆地区的民族、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与中原地区有差异,不可能照搬移植。另外融合初期边疆地区的相对落后也不值得中央政府投入太多精力、只适合当作罪犯流放地,同时险峻遥远的道路阻隔在那时的生产力水平下成为难以逾越的困难。而当生产力水平提高或当地价值发生变化的时候,土司制度就弊大于利了,中央政府就会寻求更为得力的控制方式,改土归流就是主要的一种。

改土归流的意思就是改土司为流官。流官——顾名思义,被中央政府调任的官员,随时可以换掉(流转)。显然这样中央政府的权威和控制力度大大加强了。

改土归流开始于明朝后期,在清朝大规模实施、尤其是雍正时期收效巨大,而真正结束则是在解放后了——当然,这只是传统的土司地区,新出现的现代化的土司地区还是有这个问题的,比如香港。

土司们对改土归流是啥态度?

或者换个问法:你是土司你愿意吗?

改土归流本质是中央加强权威、削减豪强权利的运动,不干不行、太猛烈了也不行,是个长期的慢活、只能徐徐图之,要么等到哪个土司犯法被治罪、要么借土司互相械斗时双双拿下、要么等其死亡取消世袭(绝嗣的更好操作——让你丫不生娃,该!)、要么鼓动土民请愿、要么等其摄于中央政府权威主动申请而换取补偿等等。总之有机会上、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上。斗争复杂、曲折反复,自不用说。

1956年西双版纳建立了自治州,传统的土司制才完全退出了历史舞台。

小时候看有关云南的电影,发现解放后老乡们还是很怕头人和土司们,当时不理解、现在终于明白了。

所以少数民族对毛主席的热爱绝对是发自内心的:解除了千年压迫、砸碎了当世枷锁,而且一下子进入现代社会。毛主席真是菩萨下凡!

南宁有个民族博物馆,师老师(公众号:现代质量)在参观时看到了大量的少数民族给毛主席敬献的锦旗、刺绣等礼物,感情真挚、发自内心、词句动人、感同身受。



西南地区最早开始改土归流,所以时至今日比别的少数民族地区更加稳定——西北地区的改土归流是左宗棠平叛后才开始实施的,可惜还没怎么就来到了民国的乱世。至于西藏,始终没有机会驻军和改土归流,也就无法实施有效的行政管理。

后来毛主席一建立新中国,立刻派兵进驻新疆、西藏,这才彻底实现了改土归流。


民国时代,中央政府对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管理其实在后退——蒋介石连各省军阀都解决不了,当然没能力和手段实施边疆的改土归流和有效管理,只能采用老旧的羁縻政策,勉强笼络当地首领而已。同时西方列强蠢蠢欲动(比如英国在西藏搞事、法国在西南诸省搞事、日本在蒙古各部搞事),蒋介石集团连东北华北都保不住,对此自然只能干瞪眼、装鸵鸟,放任他们建立各自的独立王国。

当时西北的马鸿宾、马鸿逵、马步芳三个马家军集团分别割据甘肃、宁夏和青海,完全就是国中之国,党、政、军、财、宗教等全部权力都由其掌握,他们对自己领土上的各族百姓不管如何蹂躏,生杀与夺,中央政府都无法过问。特别是那个马步芳,简直是杀人如麻、淫荡残暴,宛如恶魔,这样的人渣,按道理不知道要被镇压多少回,可居然是蒋介石的座上宾、客气得不得了!

由于马步芳的荒淫无耻、残害百姓、虐杀西路军将士,有资料说1949年毛主席明确指令彭德怀:对马步芳的处理措施是坚决歼灭,只接受其无条件投降,而决不容许其来什么“起义”或“改编”!这个做法在解放战争中可谓绝无仅有——关于此事我没看到更加具体的证据、而且直觉是毛主席不会这样做,但马步芳之反动透顶、之天怒人怨是毫无疑问的!

可叹如今西宁市为了几个旅游收入,居然将此人住宅整修后作为旅游景点,解说词中多溢美粉饰之词,简直是糊涂到家!

旅游开发的败笔!丢人!

好在最新消息是西宁市已经改了解说词,算是悬崖勒马。其实这个建筑刚解放时曾辟为西宁铁路医院——这个用途多好!

马步芳之流不搞分裂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搞分裂,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与中央政府分裂的,也自然是与主体民族分裂的。只要他们的权力受到一点点威胁,或国际和国内形势出现危机,他们马上就能酝酿下一场惨烈空前的动乱、甚至马上就能建立自己的国家。马家军集团没有公开独立,还有一个因素是被新疆的汉族军阀隔离,自己没有国际通道,战略上处于受包围状态,有一定顾虑。

至于西藏地区,蒋介石集团本来就没有能力插手管理,完全是松散的联盟状态,只要国际和国内形势出现危机,也是马上就能分裂出去——达赖集团解放后尚且长袖善舞、胆敢面对毛主席搞阴谋诡计,解放前如何、可想而知。

新疆地区的情况更加特殊,与内地的联系被马家军集团隔离,更被马家军虎视眈眈,马步芳曾经几次进攻新疆,妄图一举吞并,打通国际通道。但新疆因为历史原因遗留有汉官和汉军(左宗棠威武!),后来又引入大批因918而无家可归的东北军官兵,这才成功阻止了马家军的进攻。当时在一线阻击凶悍的马步芳骑兵的部队是东北军收编的一营东北悍匪,枪法奇准,马家军的骑兵再快,也快不过子弹,这才挡住了马家军。但这些中土将士长期处于被马家军隔离,处于被分割的危险状态,与北宋时受西夏隔离的敦煌飞地十分类似,即便当地原住民不反叛,外敌不入侵,也会有汉人的野心家企图分裂独立,比如新疆军阀盛世才,就是想通过投靠苏联来成为人家的加盟共和国、以此来搞独立王国。后来他看苏联快被德国打败了,就又转投蒋介石,以杀害毛泽民等人作为投名状。最后还是被蒋介石耍手段调到中央,夺了权力。而驻守新疆的依然是缃军子弟和东北子弟,师老兵疲,孤悬状态也并没有缓解。还好解放战争摧枯拉朽地到来了,师老师(公众号:现代质量)的岳父是进疆的解放军战士之一。

毛主席在解决了顽敌马家军后,立刻派兵进驻新疆,后来又派兵进驻西藏,这才彻底实现了改土归流,实现了中央政府对当地的有效管理,才使西部边陲真正纳入了中国的行政版图。没有毛主席就没有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此言不虚!

要想有长期和稳定的管理,就要攻城和攻心兼备,不能仅仅是靠镇压、靠愚民。在中国的封建时代,统治阶级是利用科举制度来笼络少数民族人才,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别管你是哪族哪地的,都是国家子民,只要读圣贤书、行忠孝事,成绩优异者就可以为国家出力报效,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因此除了个别想自立为王的野心家,多数少数民族的人才精英是愿意为中央政府效力的。

在毛主席时代也是如此,而且境界更高:不管你是哪个民族,总之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只要加入革命事业,大家就都是一个锅吃饭的同志加战友,干部任用强调又红又专,不分彼此,全民淡化宗教、党员禁止信教,因为大家的信仰是共产主义,什么肉都可以吃、不会给任何民族开小灶。毛主席强调民族问题就是阶级问题,逐渐淡化什么民族之分,这其实就是一个逐步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民族共同进化过程。

以这样的进化过程,要不了几代,民族融合就完成了,改土归流就不但在外表完成、内心也完成了。同时每个民族自身的历史记忆也并没有被抹杀,而是以姓氏和家谱的方式流传下去,整体融合成了更大的,成为了更宏大的中华民族。

中华民族是伟大的、中华文明是先进的,总能找到兼顾民族融合和保留历史记忆的好办法,但前提是必须摒弃极端宗教的恶意洗脑,在这一点上,共产党的组织形式是有特殊贡献的,而放弃社会主义的共同信仰,回头搞封建迷信,搞反动会道门类似的极端宗教,特别是受国外极端教派的支配是没有出路的,更是非常危险的。强化民族身份认同和区别的两少一宽也是胡来!

当然我这样讲并非抱怨什么:中华民族的融合是需要时间的,期间有一些反弹和曲折也很正常,只是我们必须要搞清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这样才能使国家有可能稳定下去,而国家的稳定是我们老百姓的福祉的根本——以中国的生产力能力,稳定发展的结果必然是全球老大——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多,也就是哪怕我们只有美国人四分之一的能力都可以成为全球第一,而事实上我们的能力哪有这么不堪?美国暂时的领先主要是借助游戏规则搞花招而已。

所以只要我们稳定发展,将来在经济总量上一定会超过美国、长远在人均指标上也会取得第一!

在这样的背景下,敌人从外边进攻我们就是找死,它们打败我们的唯一可能是我们的内乱、分裂,所以才会有这独那独、这教那教、鱼蛋太阳花什么的。

纵观历史,中国大一统的中央集权方式,可谓管理的奇迹,因为理论上适应了中国的具体情况、实践中造就了中国的伟大历史!

改土归流只是其中的最佳案例之一。雍正和毛主席在此事上贡献极大!

电视剧《雍正王朝》选择多次扮演毛主席的唐国强来扮演雍正,还真有点历史的必然性。

而且雍正和毛主席都是身后毁谤颇多乃至甚嚣尘上,可为一叹。好在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越来越多的真实历史。公道自在人心!

旧时代的改土归流已经结束了,新时代的改土归流还在继续——香港、澳门、将来的台湾都会面临这个问题,甚至不排除历史上亲近中华民族的国家也和我们继续融合,那时我们要进行更高层次的改土归流。

最后,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是的,就看你怎么理解这话了。

嗯,要不还是让企鹅也建个国吧,南极太冷、不适合人类。再说,我们一个国家也寂寞了些……

小结:

1、介绍了改土归流的前生后世

2、改土归流对国家稳定的价值

思考题:

1、为什么说中国的改土归流比西方殖民者的拓展空间先进?

2、从周朝到清朝,中国的管理方式有哪些变化?原因何在?

3、如果你是某集团公司的老总,该如何控制被兼并的业务?

4、结合港澳台的实际、分析新形势下的改土归流如何开展?




以上文章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北京论坛

微信号:bjlt51101

文章编号:20160827

北京论坛所发作者文章,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北京论坛的意见 


北京论坛由昆仑策研究院、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复兴网、俊德堂书院、天农网、“战友”团队、弘毅生态农业研究院共同主办。


由于北京论坛文章经常被无端拦截删除,故本号建立一个新浪博客,作为文章备站,如果某一天没发文章,请去那里找。百度搜索新浪博客名为“北京论坛001”。同步地,有个新浪微博号“北京论坛001”,也欢迎关注。


北京论坛欢迎社会各界来稿!来稿较多,请恕未能一一回复,采用稿会在收到投稿邮件后一月内直接发布在北京论坛微信公众号上,敬请关注。投稿邮箱:beijingluntan@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