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潮州游子的粿条情结

食小姐2018-10-04 14:04:00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面痴,但我回到潮州,爱吃的却是粿条。粿条,简单点来说是一种米制品。潮汕地区都会有,我吃过最好吃的粿条是揭阳粿条。揭阳的粿条,一般都切得很细,拿来炒或做粿条汤都是极佳的,吃起来是细腻的温柔,忍不住让人称赞。

       潮州人想吃个粿条,是件十分容易实现的事情。许多街边小店都有粿条汤卖,卖得最多的,要数牛肉和牛杂粿条。汤底是浓郁的香,加上入味的牛杂和爽脆的豆芽,再撒上点南姜末,味道实在一绝

       懒得出去的,就在家里煮。我就经常在家里吃粿条汤,倒不是我有多勤快下厨,而是我有个立志于把女儿们都养得白白胖胖的妈妈。妈妈对于做菜,有她自己坚持的习惯方法,比如没有猪骨汤的话,她是拒绝煮粿条的。她总是说:“不熬个汤来煮,只加调味料的清水怎么能喝呢!”。于是每次即兴想吃粿条的时候,还要等妈妈“慢悠悠”地熬汤,若是赶上肚子饿,这段时间真是煎熬。

       小时候我常常会自告奋勇出去帮妈妈买粿条。粿条小店就在我家附近,穿过一条小巷子就到了。粿条小店没有名字,大家都称呼“巷头那家卖粿条的”。女店主一人管理着小店的全部事宜,我每次去,她总是在忙。但她动作总是很迅速,这边刚把米浆倒入蒸格里,下一秒就又立刻抽出已蒸熟的粿皮,然后迅速倒扣,把粿皮放在竹编网上冷却,之后又再重复蒸米浆的动作,期间还要往灶里添加柴火。不一会的功夫,几条白净的粿皮就出现在眼前。所以即使买的人多,也不用等很久。本来我是挺乐于帮妈妈买粿条这件事,直到有一天我惊恐地发现女店主原来还养了一只狗,调皮的小狗时不时还会自己从后院跑到店里面来。胆小的我从此就很怕踏入粿条店了,于是我总是站在巷口喊着:“阿姨,买粿条!有狗!”女店主每次老笑着说:“没事,我看着呢,你进来!”,若是碰到小狗真的蹿出来,她就会切多一点粿条给我,我认为那是对我勇气的嘉奖。

       十几年过去,我还在吃着粿条汤,但巷头粿条店如今已经没开了。其实我已经回忆不太起女店主的具体容貌,但却记得她在蒸格前忙碌的背影。现在回家也已经很少出去买粿条,妈妈总是说难得回来潮州一两天,就好好待在家里休息,买菜这种小事交给她就行了。每次回去妈妈总会煮一大桌丰盛的菜,于是有时候回家怕妈妈准备太多太累,我就会说:“要不简单点,随便吃碗粿条汤吧~”。

       但其实吃粿条汤一点也不简单。猪肉要找菜市场刀工最好的那位,切得薄吃起来口感恰好;牛肉习惯了买“吊龙”这个部位;香菜是必不可少.....夏天的时候薄壳正当季,这个时候我就会很偏爱吃薄壳粿条汤。薄壳一定要先下锅炒,这样会香很多。吃的时候就费劲了一点,薄壳要一颗颗地吃,每次总是念叨着哎呀这样吃真的好麻烦,可下一次又忍不住脱口而出:“妈,今天市场的薄壳新鲜吗?买点来煮粿条?”

       吃完粿条汤,也许我又推着行李箱再次出发了。立志要走遍中国的面条之路,但心里却总有一个位置留给家乡的粿条汤,这是游子的美食情结。有时候太顾着诗和远方,有一碗粿条汤能把你拉回来,让你张大眼睛看看身边的人。

        我想,这就是寻常人间烟火的魅力所在。

食小姐

许我三千笔墨

绘美食你绝色倾城

会话界面底部已设置自定义菜单:
“美食目录”及“借书活动”

巴黎意大利|西班牙|新加坡|吉隆坡|槟城|越南|曼谷|清迈|台湾|香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杭州|昆明|西安|天津|厦门|南京|长沙|桂林|顺德|潮州|汕尾|合集请直接回复城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