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贵州人试吃瑞典鲱鱼实录(+崂山白花蛇草水试喝)

卑贱的人类2020-09-23 10:11:04

刚回老家几天,叫朋友出来吃烧烤,不知道怎么聊起各自吃过的奇怪食物。

 

寡人吃过蝎子,竹虫,蚂蚱,蜻蜓,活章鱼,蝉蛹,知了。还有一些不便透露的珍禽异兽……(天音:你去死!)

 

想当初,寡人在公司里拿毛鸡蛋当早餐的时候,把一个瑞典老大给震惊得,也因此同事给了我一个外号: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女人。

 

当时瑞典老大给我推荐了他们国家排行榜第一位的诡异食物——瑞典鲱鱼。号称是世界第一臭的食物,好奇心驱使下,我网上查了一下这货的来历和说明,大致知道了它是一种发酵食物。而网上流传着各个国家的人试吃瑞典鲱鱼的呕吐视频。简直夸张至极,日本人的尤其夸张,吐得跟喷泉似得。请自己搜索网上视频。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完了这个瑞典鲱鱼的制作过程后,以我吃货的直觉,我觉得我是可以欣赏这种食物的。

 

话说到这里,同桌吃烧烤的哥们,一拍桌子,对我大吼一声:“我现在就拍,东西到了你得给我吃完!”

 

说完,此哥们立刻就在淘宝上下了单……

老子真的是闯到个鬼哦!

 

几天后,东西到了,打开包一看,更是无语,淘宝老板贴心的还送了一罐神水。真的不知道是何居心!

 

寡人指着神水对定购鲱鱼的朋友说:“这玩意我可没说要试!你两口子负责喝完!”

吃货的直觉告诉我,这神水绝对不是我的菜。

 

定鲱鱼的朋友说:“先说好!不能在我家里做鲱鱼吃!”

寡人:“那我们去哪里吃?”

 

于是乎,我们只能约一个风和日丽的时间,准备去郊外找个有水源的地方吃鲱鱼。这个地方必须人少,而且有河流或者湖泊等水源,并且必须是步行可以回家的地方。万一身上残留的味道太刺激,被赶下车的情况下,还可以走路回家。

 

结果,2017年在新西兰混了一年的我,回国后,发现老家已经整个变样,所有的郊外几乎都变成了公园和高楼大厦,小时候经常过家家和春游的那些河滩都不见了。很困难才找到一个地方符合我们吃鲱鱼的条件。

 

不过半路走得太累,我们就先把传说中的神水拿出来喝了。


寡人只喝了两小口,就已经不行了。这个真的不是我的菜。我不想用太恶心的词语来形容这个神水的味道,它就像盐水加味精加碳酸,但是浓度很高。那个感觉就好像你含了一口味精在嘴巴里,吞不下去还犯呕的感觉。

 

我一个喝过神水的哥哥知道我试过了神水后,非要跟我交流感受,他的形容,我听完差点没吐出来。他说:“就像一个抠脚大汉夏天睡过的凉席拿来用小火慢炖,让其后冷却后,放了一颗泡腾片……的味道……”

 

不说不觉得,一说我回想起来那个味道真的好想吐。我喝完抱着井水龙头使劲喝了半天才缓过气来……


接下来就是这天真正的主题——瑞典鲱鱼了

 

这天,我们四个贵州人找到的吃鲱鱼的地方很不错,是城郊的河滩边。(终于找到了一块河滩还可以用!真不容易,祖国发展的速度真是不留一点野地给我们!)

 

事情的发展很玄妙,虽然我们被网上的视频吓得这幅鸟样,四个人跑到如此荒山野岭的地方来才敢开罐头。但这罐头最后却让我们吃得汤都不剩。我只能说,对于嗜臭的贵州人来说,瑞典鲱鱼根本属于很正常的食物范畴。贵州的臭酸,虾酸,鱼酸,氨菜,基本上都属于近似款的发酵食物,而且臭味等级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号称世界第一臭的鲱鱼和网上哪些夸张的视频让我们都以为它会夸张到不能忍受的地步。最后发现,瑞典鲱鱼对我们来说完全是可以在家里烹饪的食物。甚至由于期待太高,同行哥们一度怀疑我们是不是买到了假货。我只能说,没有亲身经历,没有对比,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大……

 

请看以下我们四个贵州人试吃鲱鱼的实录视频……



寡人仅以个人的口味建议:

此款鲱鱼适合喜欢吃臭鲑鱼,臭豆腐,虾酱等发酵类食物的吃货。但是它是生鱼腌制,而且非常的咸,需要搭配馒头米饭才行。不喜欢生食的,可以煮一下,但是煮的时候,不要把汤汁倒进去,真的太咸了。还有,它本身是很小很嫩的鱼腌制而成,导致它的肉已经非常柔嫩,基本上水一煮就化掉了,只有鱼蛋幸存。如果你不介意搅拌器不好洗,可以考虑把它直接生的搅拌了当蘸料或者拌料吃,像虾酱一样。



最后,让寡人有感而发的是:人生能有这么几个傻逼和你一起干这种众人无法理解的二逼事,是一种多么幸福的经验。


爱你们~


Mant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