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玫瑰(3)

莎伦2018-08-13 11:57:28

接上期,

LILY看到了我们,停止了哭泣,对着我们挤出一个笑容:你们回来了?我和乐乐对视一眼,说:对啊对啊,你今天好早。“嗯,以后我都早点回来,我先上去了”看着她黑夜中孤独离去的背影,乐乐说,她是不是失恋了?还是被谁欺负了。我和乐乐蹑手蹑脚的上楼,收拾一些我不要的生活用品,乐乐打开我的抽屉,一个个的翻阅:“不要的东西就拿去卖掉,要不然你不用了就是浪费钱”乐乐突然停住了,“好美的唇膏,还是新的,你不要了?不会是L送的吧”我一看,就是LILY上次送给我,我随手丢进抽屉里的那只,“还是名牌呢,很贵的!肯定不是L送的,从实招来”乐乐举着唇膏跟我闹。我突如其来一阵心烦:“你拿去吧,我不要了,平时也不用,你卖也行,不卖就留着你自己用”“这么大方?前男友送的?分手了就想把定情信物丢了?”乐乐大笑着,“不行,我要汇报给L听,你这个无情的女人!”这时,我看到乐乐的身后,大开着的房门前,站着LILY,她正看着乐乐高高举在手里的唇膏,面无表情。“乐乐别闹了,快给我!”我有点窘迫。

 

LILY走了进来,轻声对我说:不喜欢就丢了吧,颜色太浓不适合你。我怕她误会,正想辩解,她又说,我来是想告诉你,你可以去再找房子了,我也许不住这里了。我愣住了。倒是乐乐又跳了起来: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要提前一个月通知的知道吗?现在不是假期,哪里这么好找?LILY倚在门边,很有气无力的样子:就是一个月的期限,我们一起找。我有点发懵,什么意思?她解释,她也不住这里了,她也要找房子搬走,乐乐问:这房子是你租的?“不是”那你房子是你的罗,你要卖掉?“也不是”“那为什么你要搬?你搬走了这房子给谁?”LILY背对着我们低垂着头,看不出她的表情,声音很坚定: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搬走。

 

这时,天天的电话来了,问我们什么时候收拾好。我怕乐乐把LILY让我搬走的事情告诉天天,然后天天和L冲回来,我紧盯着她,用唇语告诉她不要说这个事情。乐乐恨铁不成钢的瞪我一眼。出了门,乐乐说:“俗套”我说这是什么意思,乐乐一副看穿世事的样子说,肯定是小龙女,以前被包养,现在失宠了,被赶出来了不是,房子留着给新欢住了。你赶紧搬走。

 

我让她先别告诉L,最近一段时间我和L的关系比较紧张,L一向无忧无虑惯了,突然进入这种高强度的学习,整个人压力很大,我也有自己的压力,无暇开解他。他性格比较自我,与人相处情商也比较低,又是处女座那种钻牛角尖的个性,经常一个人闷闷不乐,有时候难免埋怨我几句,要不是我非要出国,他已经在家做舒服的王子。在剧组拍戏,陈静八面玲珑,混得风生水起,经常能拿到一些戏份比较吃重的小角色,也经常向导演推销我,都被L推了。有一回,导演XX亲自给我电话,让我做女二,走外埠拍戏三天,L直接抢了我电话一顿臭骂然后挂了,陈静的电话随后也来了“你家这个是不是有毛病啊,有迫害妄想症啊,看着谁都要害你要上你啊,现在导演连我的气都生了,他会不会做人啊,不看导演的面也要看看我的面子啊”那天晚上我们大吵一架,L觉得我身边的朋友把我带坏了,“你是来学习去英国的,不是去做小龙女的!”我觉得他对我毫无信任感,对人的戒心太重。那几天,我们正时不时的在冷战。我担心如果现在告诉他,我们又要开始找房子,他会崩溃。我托乐乐私下帮我打听。

 

纸包不住火,事情没过去几天,L还是知道了。那是一个晚餐后的傍晚,L月底测验结果不理想,吃过晚餐后要我陪着他去打电动,他说在游戏里可以暂时放松,舒缓压力。打完游戏,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我们一路无言的往家走。L刚接到爸妈电话,询问过级情况,他没敢说实话,她妈妈叮嘱他,他爸爸的工厂最近效益下滑,要他尽快把雅思考了,到英国去。在大马拖着就是花钱。当时我已经报考了雅思,而L还只是读到四级,“我一直都在追赶你,你一直都在我那么远的前面”L很闷闷不乐。说了太多安慰鼓励的话,说到自己都觉得没劲了。我于是一路沉默。又是路边小公园,这次是两个人的声音,在黑夜里,忽如其来的一个耳光的声音显得特别刺耳,紧接着就是一个男人的一阵怒骂:“别给你脸不要脸,你以为你是谁,翅膀硬了想飞,你以为我这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紧接着是女人的声音:“我欠你什么我全部给你,你放过我吧”是LILY!又是LILY!

 

又是一个耳光的声音,接着有拳头打在身上的声音和LILY的哭声。L冲上去了,一米八多的个子,体育生的体格,打架还是很有优势的。借着路边的路灯,我看到了头发披散,脸上带着泪痕,衣冠不整的LILY,还有她对面的一个中年男子,一副暴发户的模样。那男子一看有人来了,马上开溜了,我扶着LILY把她带回了家。

 

LILY坐在沙发上一直沉默不语,我默默的坐在旁边陪她,L在房间关上门了。客厅没有开灯,月光从窗户照进来,落在她清丽的侧脸上,映出点点泪痕在月光下闪着光。我不知道要问什么要说什么,只能站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再递上纸巾。她抽出几张擦了一下眼睛,把手机从包里翻出来摁了关机,然后跟我说,“这样的夜里适合喝酒”她站起来走到酒柜,拿出一瓶红酒,从橱柜里拿出两个杯子,问我:L也一起吗?我摇摇头,她笑了一下,“我应该谢谢他的,不过我这个样子估计他不敢出来了”。

 

客厅里始终关着灯,透着月色,在客厅的大落地窗前,我们席地而坐,酒和酒杯就摆在地上,LILY抱着一个大抱枕,歪着头在月色下打量着我,“你怎么都不问我?你不好奇吗”“我没有打听别人隐私的习惯,再说了,如果你想说,你自然会告诉我”其实,我的心里好奇的泡泡都冒到了喉咙好嘛。。LILY突然凑过来,很亲密的摸了摸我的头发“你是个好女孩,你应该早点离开大马,到英国去。”“你不喜欢大马吗?”在黑暗中她转过了脸,我看不见她的表情“我喜欢它,可我更恨它”我没有问为什么,只是默默的帮她把酒杯里的酒添满。“我送给你的口红是DIOR,你第一次拥有奢饰品是什么时候?什么感觉?”我很意外,从小在小城市生活,基本与奢侈品无缘,就算来到了吉隆坡,每天从双子塔前经过,我也并没有把时间花在shopping甚至是window shopping上。我很诚实的回答:“那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奢侈品。在这以前,我从来没进过DIOR专柜。”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看着我,“L是从哪里把你找到的”。我有点窘迫:“我很土对不对?”“不对,你很难得,很纯,不懂DIOR那是对的”她又过来摸了摸我的头发。然后,我们又陷入了一阵长长的沉默。然后,她开口了,“今天真的谢谢你们,你下一个房子还是别和我住在一起了,我真的很喜欢你,但是会影响你学习的,你需要一个安心学习,让你早日离开大马的房子”。她在黑夜里看着我,眼睛亮亮的:“别去拍戏了,XX导演不是好人,在大马你做不了明星,你应该去英国”

 

进了房间,L斜靠在床上,看着我皱了皱眉:“喝酒了?”“嗯,陪LILY喝了点红酒”我察觉出他的不悦。L有点生气的问:我刚才听到你们说了,是不是要我们搬家?“你偷听我们说话!”我也有点生气。“我也住这里,你们在客厅说话,我在这里不小心听到了什么叫偷听?!”L很郁闷的说,这下我们要搬到哪里,我赶紧安慰他乐乐答应了帮我们打听.L起身到桌子那边拿了个东西过来,在我面前把手掌摊开一看,是那个DIOR口红,“她送你的?”该死的大嘴巴乐乐!“丢掉!不准用!”L把口红奋力一扔,口红进了垃圾桶,“她的东西都不干净,我们赶紧搬走也好,你少接触她”。看着L生气的脸,我只能默默躲进被窝里装睡觉。

 

半夜里,突然醒来,不自觉的走到垃圾桶前,把那只口红捡起来,躲进卫生间开着灯欣赏,好漂亮的金色盒子,把口红旋出来,是好漂亮的大红色,我不自觉的对着卫生间的浴镜把口红涂上我的唇,原来大红色的唇这么美,在灯光下有种摄人的美艳。默默的各个角度把自己欣赏了几分钟,我狠狠的把口红擦去,把口红放进书包的内袋里。又蹑手蹑脚的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出门前我先抢着把垃圾桶倒了,看着LILY紧闭的房门,想起昨晚灯光下惊心动魄的大红唇,不由得抿了一下唇在心里默默说了声:谢谢。毕竟,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DIOR啊!

 

到了学校,陈静不在,估计又是去拍戏了,鱼蛋妹过来问我怎么没跟陈静一起去,我说不去,去了就吃不到你的鱼蛋粉了,鱼蛋妹邀请我周末和她一起去郊游,嘱咐我要带泳装,说要下水。我说不去,我要找房子搬家。鱼蛋妹一听,“搬家?住我那啊,我正好要搬走啊!”原来这小两口在外面另租了个房子甜甜蜜蜜过小日子了。“只要你不嫌弃我那里吵”我只知道原来鱼蛋妹是跟人合租,还真没去过,不过据说离学校很近,交通也方便,于是马上打电话给陈静,约好第二天我们一起去看房,我打定主意不能一开始就带L去,处女座的他总是比较挑剔,不像我总是差不多就得了, 一件事情你要等他做决定非把自己急死不可。

 

第二天,光彩满面的陈静回来了,一看到我就很了如指掌的问我:哈哈,你家那个“小龙女”出事了吧,把你赶出来了?“别闹,给我点意见”站在鱼蛋妹租的房子里,我不得不说这是个不赖的房子,崭新的,整洁,小楼有两层,地下还有一层地下室。“一楼住着几个男的合租的,每天就是打游戏,也不吵,都戴耳机的,”“二楼是一对跟你们一样的小情侣,读酒店管理的,目前是实习期,也不常在家,人不错,挺礼貌。”鱼蛋妹跟我们介绍,“那你租的是哪个房间?”“嘻嘻,要往下走,在地下”跟着鱼蛋妹往地下层走,哎呀,跟楼上简直两个世界,一进房间就要开灯,天花板开得有点低,吊扇开起来的时候我感觉我整个头发都能被风扇搅进去。。。整个地下层就是一个房间,一个卫生间,一个沐浴间,加起来估计也就20个平米。“鱼蛋妹你行不行啊,把我们大美女放这里”陈静叫起来,一边问我“你觉得怎么样”“你别急啊,第一,价格绝对便宜,第二,安静,第三,地段好,离学校特别近,第四,这有小区,安全!第五,这里绝对没有小龙女!”鱼蛋妹说完第五条就和陈静一起笑成了一团,我顺手抄个枕头追打她们,三个人嬉闹了一阵累了,倒在鱼蛋妹的床上喘着气。

 

“哎,这床,这家具,这些你看到的东西我都要搬走的啊!”鱼蛋妹拍着身下的床垫。“什么?!”我一翻身坐起来,环顾一圈,心里发慌,“那你就给我一个空房?”刚到大马的第一个礼拜又浮现在眼前,“我给你留个床垫把,我正好要换个床垫的,你带个床罩过来一铺就行,床架都不需要买。”盘算着这个房租,算算银行账户的钱,想起L妈妈的电话和他沮丧的神情,我一咬牙:好了,我租!陈静问我:决定了?我点点头,鱼蛋妹跳起来:“郊游郊游郊游!!”

 

带L过来看了房子,他很沉默的全程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你觉得你喜欢就好,我都可以。他陪我回去搬东西,我提前给LILY打了电话,她说她会在家等我,我要把钥匙留给她。到家了,LILY果然在,简单打了个招呼我们就进去收拾东西。家具都是房子本来的,我们也就收拾些衣物很快就出来了,LILY迎出来,看着我眼睛有点泛红,紧紧的抱住我,对着我耳语:对不起,我们会见面的。我也有点眼睛泛红了,对她说:谢谢。我不敢提那只被L丢掉的口红,我想她会明白我的感谢。我问她,你找到新的房子了吗。这次她笑了,显得表情很轻松,“我男朋友要来看我了,我租了一个新的公寓”“那恭喜你啊”。我注意到门前有一个大皮箱,她笑着说“这是我的,我今天也搬,我这几天慢慢搬,我发地址给你,你有时间过来玩”她对L伸出手,两个人握了握,我注意到她不但素颜,手指甲都卸干净了,整个人显得无比清爽干净。她看着我,有点羞涩:“这样像乖学生吗?我想变成你这样的,然后有一个L这么爱着我”。L紧紧的拥着我:“挺好的,你男朋友会喜欢的,再见”。

 

在路上,我问L,男孩子真的喜欢素颜的不喜欢大红唇吗,L看着我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恩,回答满分,但是我还是真的脑海里不断跳出那晚那魅惑的红色的唇,我说,那如果我涂了大红唇,就像LILY那样,你还喜欢我吗。L停下来了,看我的眼神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一字一句的说:我喜欢你,无论你是大红唇还是素颜,但是,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样,我不喜欢LILY那样的,我不希望你变成LILY!阳光下我有点眩晕,他紧紧的抱住我,好几分钟,然后松开了:好了,我们回去学习吧。

 

周末来了,我们如约组织了一场郊游,我,L,鱼蛋妹,鱼蛋老板,陈静,还有陈静的几个姐们,地点是郊区的一处安静有水流的小树林,潺潺的溪水里有小鱼儿在游动,鱼蛋老板还准备了几个轮胎,说要来漂流,还备了烧烤架和肉,说要来烤肉,当然,还煮了一锅的鱼蛋,鱼蛋妹很贤惠的做着助手,在小溪边用棍子把鱼蛋串好一串一串的,分给我们。陈静和她的姐们画着大浓妆,穿着大花裙,摆出各种姿势疯狂在拍照,笑声响彻小树林了。我和L泡在水里,享受着这难得的假期,难得的山清水秀,L今天也特别放松,游了好几个来回,脸上我一直挂着笑容。我们好久没有这样轻松的恋爱的心态了,在陈静和鱼蛋妹的鼓动下,L背着我游了几个来回,直到鱼蛋老板招呼我们上岸吃烧烤。

 

陈静的姐们很成熟很老道的招呼着我们吃烤肉,一边在谈论她们“娱乐圈”的八卦,时不时的用眼角过来瞄我,瞄了几次后我心里也发毛了,直接问陈静“你姐们怎么了,不是LES吧,老看我!”她狂笑了一分钟后跟我说,“我们在说你们以前房子里那个小龙女呢,怕被你听到告诉她,知道你们关系好”“她们认识她?”“吉隆坡能有多大?圈里就这么点人,还能不知道?再说了,坏事传千里!”陈静坏笑着“你不是不八卦的吗,你想知道我都告诉你,反正你搬出来了”“我不想知道,我就想吃肉””不行,我非要告诉你!有秘密烂肚子里难受!

 

于是,那天下午,在那个安静的小树林里,伴着水流声,和烧烤鱼蛋的香味,在陈静和她姐们的你一言我一语下,一个我所不知道的LILY的大马生活基本就被拼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