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无分文 黄陂农民“三套白狼”种地年赚500万

农村百事通2021-04-22 08:38:34

从身无分文、靠赊回来的农机创业,到年赚500万元的农机合作社“掌门人”,不到5年时间,黄陂农民宋金喜实现了人生大逆转。


身高只有1.64米的宋金喜是个有想法的新农人,他学过养猪,干过兽医。41岁时,他跟风养鳖,奔忙10年,不仅没赚到钱,还欠下了8万元外债。困境中,他发现了一个新商机:因当地大量劳动力外出,出现很多抛荒地。于是,2006年,51岁的他重新土里淘金,在抛荒地上耕种,用了3年时间还清了全部债务。


2009年,他参加农机培训班,61050元的农机补贴4万元,农机送至他家门口,他却身无分文。“这季收割完后,就一次性付清!”宋金喜靠这句话,成功地“赊”到了农机,他戏称这是第一只“白狼”。随后,他组建了农机合作社,18名村民抱团经营。


2011年秋,合作社流转了3000亩土地,其中一半是荒地。面对每亩400元的年租金。宋金喜再次玩起“空手套白狼”:到下一季作物收获时,再支付流转费;而“免费”化肥,成了他致富路上捕捉的第三只“白狼”。


“您在外面一心赚钱,我在家里替你种田!”这是宋金喜的口头禅。现在,合作社种植的田地已达万亩,每年仅土地租金就达400万元,合作社每年能净赚500万元的利润。


跟风养鳖


首次创业10年欠债8万元


宋金喜是黄陂人,初中毕业后回村务农。因村里地少人多,他被安排搞养殖,先后养过猪羊兔。其间,他学会了兽医。上世纪80年代初,农田承包到户后,他便干起了专职兽医。


每天走村串户,宋金喜总会得到许多新鲜的信息。1994年,他发现有不少村民养殖中华鳖赚了大钱,心动了。1996年,他不当兽医,转行养起了甲鱼。


宋金喜说服家人,将家里的4亩地向下深挖,改造成甲鱼池,这一下子就花了9万多元。这几乎是他全部的积蓄。


池子修好后,宋金喜借了8万多元,到市场买回了160斤种甲鱼。初次创业,不谙水性的宋金喜很快呛水了:他买回的甲鱼被人为注了水,三分之一未能成活。


出售甲鱼蛋,是养殖甲鱼的主要收入。1996年左右,甲鱼卖五百多元一斤时,甲鱼蛋售价为每枚25元,而且是商贩上门收购不愁销路。每只母甲鱼年产蛋四至五次,每次12至24枚,第一年,他靠卖甲鱼蛋赚了5万多元。


但好景不长,甲鱼蛋价格开始下滑,至1997年就跌至5元一枚。为增加收入,宋金喜继续增加种甲鱼投入。为此,成本也不断增加,每百斤种甲鱼,每天要投放30斤的鲜鱼食料。


宋金喜万万没想到的是,甲鱼蛋的价格跌跌不休,至2007年,甲鱼蛋跌至0.8-1.0元的“白菜价”,而且鲜有商贩问津。他尝试孵化蛋并养殖甲鱼出售,可市场上的甲鱼已跌至38元1斤,仅为10年前的十五分之一。


最终,宋金喜决定放弃。2006年,他处理掉600斤种甲鱼。辛苦养殖甲鱼10年,他添了8万多元的债务。


土里淘金


抛荒地里“逆转”人生


那是宋金喜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为了躲讨债人,那年大年三十晚上10点过后,他才敢回家。


年近半百的宋金喜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他决定再找个项目“赌”一把,尽快偿还欠乡亲们的债务。他每天在村里到处转悠,希望能找到新的商机,结果他发现,半数农田闲置抛荒。


宋金喜首先找到1985年就外出打工的村民朱胜新,朱家抛荒的地合计三亩多。他跟朱胜新商量,由他种朱家的抛荒地,承担朱家在村里应尽的义务,朱家随时可以收回抛荒地。朱胜新爽快地答应了。


就这样,宋金喜陆续在本村“捡”种了60多亩抛荒地,每次农作物收获后,他会主动送给对方几袋稻谷或一两壶食用油。3年后,他还清了所有债务。


无债一身轻。从农业里尝到甜头的宋金喜开始寻找更大的发展机会。


一次,他从订阅的农业杂志中了解到,国家正在大力推进农机补贴惠农政策,于是他于2009年11月,参加了在东西湖举办的免费培训。


2010年春节后,农机公司询问参加过培训的宋金喜,是否愿意购买农机,他表示想买一台插秧机,双方经电话沟通敲定。“当时刚还清债务不久,下一季作物也没有收获,我几乎身无分文!”宋金喜告诉记者,得知农机公司要将插秧机开到他家时,他心里既喜又愁。


2月下旬,插秧机开到了宋金喜家门口,许多村民围过来看热闹。“我没有钱!”宋金喜直接对销售员说,“不过我种有60亩地,小麦和油菜还有三四个月就收了,到时钱一分不少给你!”最终,农机销售员将插秧机留下了。


宋金喜也没食言,2010年6月,他一次性付清了购机款。“插秧机是我套的第一只‘白狼’!”有了插秧机,宋金喜不仅可以为农户提供服务赚取报酬,而且他筹划的农机合作社,也得到17名村民的响应。大家有钱的出钱,有机械的出机械,朱铺村农机合作社正式组建,宋金喜担任理事长。


年赚500万


未来还要开粮油加工企业


合作社有了联合收割机、旋耕机、播种机等农业机械,18名社员自种田地仅百亩,远不能满足农机的生产能力。于是,爱动脑筋的宋金喜喊出一个口号,“您在外面一心赚钱,我在家里帮你种田!”农业机械对合作社外的农户提供服务赚外快:收割80元/亩,耕地80元/亩,插秧60元/亩。


出租农机帮农户耕地收割,仍未掌握市场的主动权。


2011年秋收后,宋金喜又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流转3000亩地,并将口号改为:“您在外面一心赚钱,我在家里替你种田!”宋金喜解释说,将“帮”换成“替”字,就有了本质区别,前者还是原承包人自种,后者完全不用承包人操心。


可是,每亩田地年流转费400元,3000亩田地的年流转费高达120万元。宋金喜提出了“二套白狼”的方案:从村民手中流转土地,到年末再支付流转费。于是,合作社的18名社员齐发动,到附近各村找村民商谈流转土地事宜,顺利地租到了3000亩田地,其中大部分是抛荒地。


颗粒无收的抛荒地,流转后有了稳定的收入,许多村民得到了实惠,在乡邻中口口相传。宋金喜所在的合作社,接手的田地越来越多,至2013年突破7000亩,今年已达1万亩。


每亩田地需要使用复合肥50公斤,市场售价80元,万亩田地需要化肥80万元,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宋金喜再次和化肥供应商“谈判”,最终,他成功套到了“第三只白狼”:化肥供应商破例答应先提供复合肥,作物收获后再付费。


如今,农闲时,合作社有近20人打理农田,农忙时,用工最高达到60多人。宋金喜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除去农药、种子、肥料、水电费、机械费、土地流转费和人工费七项成本,夏收小麦,每亩可获利150至200元;秋收稻谷,利润翻倍。农机合作社每年纯获利500万元。


目前,朱铺合作社有8台联合收割机,旋耕机、运输机、翻耕机12台,另有播种机、开沟机等众多专业化机械。面对如此好的发展势头,宋金喜却异常谨慎,没有急于扩张,他表示,种植农作物还得靠天收,耕种面积暂时控制在万亩规模,下一步,考虑延伸产业链,开办粮油加工企业。


谈及创业心得,宋金喜颇有感慨,“喂甲鱼,是毁掉的10年,教训深刻;种荒地,脚踏实地耕耘,收获颇多。天上不会掉馅饼,一口也吃不了个大胖子,发家致富,还是得靠吃苦耐劳才能稳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