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尽千帆后,归来仍少年

炜炜炜听我说2020-08-28 13:30:20

点击收听港普播报

       夏天会突如其来,如您所说,老人们在禅歌中回忆往事,年轻人们兴奋地走出家门,为昨夜的好梦去奔波一生。大海有孕,牝马轻柔,教堂门口飞散的白鸽,就像一把神明撒向天空的样子。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每逢六月,高考的痕迹总是避而不及地晃荡着。或是在烈日当空下,或是在岁月如歌里。无数人油然而生,潸然泪下。可殇情者,情必伤之。随着90后最后一场高考的结束,正式宣告着00后的崛起。今天要讲的,就是高考那些事。


       高中的老师总是喜欢用善意的谎言诱导我们学习的热情:以后等你们到大学,一切就会改变。可以不用读书,不穿校服,不分日夜地打电动,名正言顺地享受恋爱自由,以至于很多苦逼同学认为高考是寒窗十二年地结束,甚至所有的结束。殊不知高考只有人生的开始。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未来的路真的很长很长,所以高考只是一场普通的考试,没什么大不了。

       真的没什么大不了吗?那为什么每年750万考生争得头破血流。提高一分干掉千人的口号深入民心,壮志豪情的横幅随处可见。我是名文科生,坐在教室里每天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万字长文文综卷,血肉教训数学题。语数英政史地轮番轰炸,弄得选择困难者患者欲仙欲死高潮迭起。语文古人什么鬼,数学求导学不会,英文单词循环背。月考期中考期末考零模一模二模三模就像女性大姨妈来的日子,公示成绩后被班主任和家长轮番心理教育。而我疑惑不解的是,为什么经历过上述种种不堪入目的身心摧残之后,说到高中生活时还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存在着沆瀣一气的战友,我也不例外。从高二看着高三的试卷从天而降的时候,我们就埋下梦想的种子。“伟哥,数学做了吗”,“做啦诚哥,英语报纸拿来,一换一。”早读课前奋笔疾书抄作业敷衍老师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同学们,我不打扰大家的休息时间,讲完这一题就下课。”政治老师总是这样忽悠着我们。“同学们花点心思在学习上面啦,少点打电动”憨厚的语文老师总是语重心长地嘱咐我们。还有特立独行的数学老师题一课,一节课讲一道题,讲多了算我输。最难以忘怀的还是瘸腿历史的老师老唐,他经常说年轻的时候是学校最快的男人。我也以为只要我忘得够快,高考就追不上我。课后我们总会去小卖部买鱼蛋鱼腐合味道糯米鸡冰可咯,中午百吃不厌的烧鹅仔,傍晚打球直到晚修铃声响起才跑回课室。日复一日,我们苦中作乐,欢声笑语中走完了青春.....



       只是,六月午后的一道惊雷,打破了彼此美妙的仲夏夜之梦。我深深明白,在六月八号下午五点铃声响起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模样。我不祈求海枯石烂的友情不变,我只希望当你把英语试卷上交之后能轻轻松松地,走出考场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除了考上心仪的名牌大学,高考更重要为我们寒窗苦读十二年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可能会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尽善尽美,但至少它让我们有过全心全意为此奋斗的感觉,哪怕一次,也足以吹一辈子。金榜题名固然美哉,但不留遗憾,便是完美的Ending!过尽千帆后,归来仍少年。愿此去前程似锦,金榜题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