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远离赌场的小巷(下)

上流社会吃喝指南2018-11-07 14:27:25

祥记面家


地址:新马路福隆新街68号地铺




这家不起眼的面点已经有超过四十年的历史,至今仍然坚持做竹升面。所谓竹升面,是指十斤面粉用六十枚鸭蛋和了,案板一侧固定竹竿的一头(因“竿”字粤语发音不吉利而改“升”),另一头由师傅压于胯下,依靠自身体重和竹竿弹力上下蹦跳以将面团反复按压出筋。据蔡澜先生自述,他每次来澳门,其他美食均能割爱,唯独祥记面家不忍错过。相比别处的竹升面,祥记落碱的分量控制得尤其出色,面条保持弹牙的同时,几乎尝不出碱味。贼兄喜欢他家的另一个重要理由想必各位也猜到了,虾子捞面上桌前,会淋一勺猪油。

安德鲁花园咖啡


地址:路环市区打缆街105号地下


1989年,一位叫做Andrew Stow的英国人将葡式蛋挞带入澳门。从此,蛋挞便成为了澳门甜点界的两颗明珠之一,继而在香港和内地开枝散叶。内地蛋挞,以莉莲为首的一众,皆贪图夸张的起酥效果,用植物黄油开酥。它们的蛋挞经不起手执,一碰便像用了劣质化妆品的女人脸上掉粉一般地落酥。相比之下,安德鲁的蛋挞用更为坚挺的酥皮宣誓自己自然天成的正宗地位。

恒友牛杂


地址:大堂巷12号C铺


老外对于杂碎的态度比较暧昧,他们既一本正经地吃鹅肝和小牛胰腺,又对中国人的猪血、黄喉、凤爪嗤之以鼻。这就是外国社会经济发展和意识形态的矛盾,不限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其实,南粤一带的牛杂吃法,应该是从重庆火锅演变而来的。一锅从不更换的老汤,里头一天到晚煮着七八样杂碎,顾客前来下单,店家便随意剪下牛肺、牛肝、牛筋、牛肚……再淋一勺浓郁的咖喱。和吃重庆火锅一样,对于杂碎,你要带上一个不饱不饿的肚皮,保持一种不急不躁的心情,一面嚼着柔中带刚的牛杂,一面看着大三巴的断壁残垣,回想当年仍是血汗码头的澳门,船工们也吃着同样的食物,和一千公里外重庆的长江之畔遥相呼应。


佛笑楼


地址:新马路福隆新街64号


“佛笑楼”看似是一个本土到让人怀疑他有黑社会背景的餐饮招牌,做的却是葡国菜。百年前,葡萄牙人通过海上殖民来澳门传教,说了几个世纪耶稣的好话,最后落到饮食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终究还是选择“佛笑”,可见耶稣受难的根源很可能在于没吃好。


贼兄对葡萄牙菜无甚好感,它们大多以茄汁和海鲜入馔,在粤菜面前,只算小巫。如果你有兴趣一窥葡国菜的门径,佛笑楼已经足够。另外,我们在这里尝到了澳门甜点的另一颗明珠,木糠布丁。


最香饼家


地址:夜呣街12号B地下A座


澳门可谓百步之内必有“钜记饼家”。根据贼兄的经验,某家店一旦做成中央厨房加连锁经营的模式,它就从手艺变成了生意,味道再不能指望了。看着往来游客个个都提着“钜记”的袋子,我们有些失望。


终于,穿过阡陌交错,我们在一个极易让人忽略的下坡拐角找到了这家手信店。放眼望去,被升腾热气扭曲的景象里,人们正大排长龙。天姐尾随几个已然得手的澳门阿姨走到对街,才敢跟地下党接头似的向她们请教,阿姨压低声音道“这家新鲜啦,钜记做牌子的嘛,每天摆在盒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做的啦。”


我们在超过四十度的店铺里排了约莫半个小时的队,师傅已经往保温杯里续了两趟水,旁边的几只炭炉自顾自地燃烧着。我们问老板能不能帮我们快递到上海,他拒绝了,因为会碎。


营地街市


地址:营地街市综合大楼


澳门哪里都贵,但这里不贵,这就是贼兄的澳门。


街市是一种相对于国外超级市场的内地传统市场,通常坐落在社区中心,用以满足居民的日常生活所需。营地街市一楼是鱼档,二楼是肉铺,三楼是菜栏,四楼是一个回字形排挡,店家聚在中心,顾客团团围坐。排挡的原材料就直接取自楼下,新鲜至极。


营地街市里找不到游客的踪迹,都是附近叔叔阿姨辈的熟客,他们一早来这里买小菜,买完就上来四楼,吃吃喝喝,顺便聊聊最近的轶事。档主们绝不会表现出大酒楼里服务生的热情,那种上来就问你喝什么茶,动不动就推荐鲍参翅肚的热情。你点干炒牛河,平姑沉着地应声“好”,一会儿便端出一盘来,任它摆在出菜口,兀自散发镬气。你逛完一圈,点了三四样吃食,想起来了便去取,一探盘底,一星半点油花都见不到。帮手的阿姨直夸贼兄“好靓仔”,还建议天姐不要结婚,拿来做男朋友最好。强叔冲奶茶的比例全靠经验,好像出手必是绝味的样子,砂糖放着任君添加。他的猪扒包比市面上的红牌都更加小巧,咬开一看,用的是带肥边的大排。我们取餐时忘了给钱,强叔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冇俾钱啊。”我们很羞愧,赶紧付账,他笑笑“冇事,冇事。”梓姨的牛杂铺上,贴满了与明星的合照,但她似乎不以为意,眼睛并不怎么离开那锅杂。梓姨国语一般,我们只了解她的年龄,以及牛杂确是来自楼下的牛佬,其他对话进行得不太顺利,只是在我们吃完一份又去打包一份时,她不住地笑,并提醒我们,这个辣油很辣,要少用一点。


蔡澜先生曾说,最好吃的东西一定是妈妈的味道。这里的老板都像你家里精于厨艺的长辈,从不跟你假客套,但在满足口腹之欲的关键时刻,永远会对你露出饲养员般的笑容。


澳门半岛的路都很窄,地图上看着是一条大道,拐进去可能就是别人的后巷;澳门有很多的电动车,司机总是规规矩矩地带着头盔,看到行人会让行;澳门人好像有点 贪睡,许多店铺到了早上十点还落着锁……我们用了三天的时间,一步一步丈量出我们心中的澳门,把它送给你。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道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