媲美台湾士林香港庙街!30年前,被灯光点燃的成都夜市生活

UPchengdu成都向上2021-10-11 08:00:39


▲ 台北师大夜市(来源:新浪微博@西西里玩不停)


前几日,和隔桌的老王聊天。问他为什么能在抚琴这样的老小区一住就是七八年,而且甚是迷恋。抚琴周边既无大型公园,也无较好的综合商业体,以他的条件,不住翡翠城也该是凤凰城 ……

“ 这你就不懂了,抚琴一带是老是破,但相比你们新区那些高大上的商业楼盘,这里有你们那没得的生活味道。 ” 他答。

“ 啥味道? ” 我问。

“ 举个例,天气一热,晚饭后我就可以踩上我的人字拖,牵着我女友,随便带着她那条狗,然后一家三口便开始在楼下那条由无数商贩摊位构建的夜市中进行溜达 …… 即使最后什么也买,只是走走逛逛地散步,也能和熟悉的商贩吆喝几声,在喧嚣中感受一种生活气息。 ”

“ 你说的这种夜生活我们天府新区也有,不仅种类多,而且都是逛的都是商业体,更高大上。 ” 我反驳。

最后,他一脸不屑的看着我说到: “ 那不同,我们这个可以说是夜市,是生活,有人情味;你们南门那个夜生活嘛,只能算是一种消费,是商业…… ”

仔细想来,他所说的夜间生活与夜间消费还真有所不同,早年间,夜间的抚琴也确实人味十足。




夜市,早年间曾流行于成都的一个词。而如今,当商业住宅渐渐代替老小区后,所谓的夜市被住宅周边规划得整整齐齐的店面或商场所代替,里面的“吃喝玩乐”也从一种生活味转为一种消费感,少了以往的痞气和市井,逐渐失去以往夜市的味道。


▲ 来源:新浪微博@K1ng-Fru1t


老社区的谋生味道


2000年前后,各地国企改制,产生了大量的下岗人员。彼时成都周边市县不少的下岗人员开始来蓉谋生,大量的外来闯荡者租到了类似抚琴、府南新区这一类的大型社区中。而其中个别外来者为了谋生,便趁夜间管理不严摆起了摊位,卖起了家乡小吃。

那些年敢出来卖吃的,火头功夫自然不差,再加上价位低等缘由,食客也多了起来,渐渐地摆摊与售卖食物的种类也多了起来。此后,重庆的卤肥肠、乐山的钵钵鸡、成都本土的肥肠粉,以及各类的牛杂、串串、烧烤的气味在夜色降落后便开始妖娆地流窜在抚琴社区的各小巷间。


▲ 来源:新浪微博@你说你像林青霞


由于摊位服务的对象都是下班后的人群,绝大多数摊位都是下午5点后才开始运营,一直持续到11点左右。当这种模式成为摊位与食客间无声的习惯时,属于社区本身的夜市也逐渐成型。

UP君对于抚琴夜市最深的记忆,要数2001年的7月13日,北京申奥成功的那晚。晚上11点,社区夜市中的各大排档或串串香仍坐满了人,当卖报人带来北京申奥成功的报纸后,报纸瞬间被一抢而空,而整个夜市都为之沸腾了起来:有拿着啤酒对喷的、有集体唱《红旗飘飘》的、有高呼爱国的……

当时由于up君年龄原因,一直不太理解那些人情绪高涨的原因。因为那时手机还未流行,更没上网功能,各家摊位也无电视,如果真只为申奥成功而欢呼,为什么不守在家里第一时间等待此消息,要知道,申奥成功的时间是晚上10点,而卖报人带来消息的时间却是11点后……

但如今回看,觉得会不会正是由于夜市这个环境才让人情绪高涨,就像吃的一样,拿到别的饭店里,少了那个环境,即使同桌的人相同,味道也会有所不同。

像抚琴这类社区型的夜市,早年的成都几乎每一个大型社区都有,但如今随着规划与管控,有经济能力的摊位逐渐都搬入进了居民房底楼的铺面,开始做起了生意,形成了和商场同样的模式。


▲ 摄影:poco


▲ 摄影:poco


以大学为轴心的小天地


相比于这种社区型的夜市,以大学为中心的夜市其规模和类型才叫人惊叹,而其中早年的犀浦夜市算是此类中的典型。

虽然up君在犀浦附近读了几年大学,到现在也没彻底弄清,整个犀浦夜市附近究竟有几十所大学。


▲ 来源:新浪微博@照骗贩子


2010年前,犀浦夜市还是热闹的,规模之大,光小吃和火锅都是各自独立的一条街,还不加专门销售饰品的地方。

那时,成都的地铁还未全面的铺开,犀浦片区的大学生、高新西工业园区的下班职工,夜晚的消遣地几乎都是以此为中心。一到下午四点,伴随着学生聚餐、员工下班,卖饰品的、卖衣服的以及各类小吃摊位都开始摆开阵式,严阵以待。

而到五六点钟,几乎是车水马龙,尤其像火锅一条街这种聚餐地,很少有空桌。除了吸引学生与职工,当时的犀浦夜市也是当地居民喜欢闲逛的地方,大量火三轮频繁往来于夜市、大学以及工业园区,每日4点后,更有取代犀浦镇中心位置的架势。


▲ 来源:新浪微博@LLIUWENQIAN


▲ 来源:新浪微博@张-翔宇


自从地铁2号线能直接从犀浦到达春熙路,周边某些大学迁往它地后,夜市以往的光辉也暗淡了下来。

前年,up君时隔6年再次前往犀浦夜市,以往最为火爆的火锅一条街,不到9点便已经开始变得冷清了。那些以往常去的店铺,招牌还是同一块招牌,环境还是那个环境,只是以前25元的通吃,改成了35元。当up君走到尽头回看这条街时,突然有种其已渐渐被时间所遗弃之感。


▲ 来源:新浪微博@我的狗叫拉登




相比这些传统夜市,近两年来成都的商体建设可算是大步伐往前。在新区或是新盘中,商业正以专业、多元的方式取代传统夜市的位置。甚至有人会觉得,以后的夜间消费中只存在商业模式就好,至于夜市,可有可无。

从现状看,确实如此,毕竟成都目前的夜市已经风格不在:犀浦夜市与抚琴的社区夜市已无以往的辉煌,而红光夜市被取缔;或许,如今还能被拿上台面的夜市就属建设巷与玉林个别的街道……但如果从城市长远建设来看,却并非如此,因为这两者并非对立,而是应该互补。在up君看来,它们一种体现的是城市消费,一种体现的是城市生活。不信你看看香港怎么说。


▲ 图片来源:新浪博客@fish


被称为全球购物天堂的香港,无论是从商体结构的规模和质量,还是从港人对夜生活的态度来看,其都是世界最为顶尖的。但高质量的商体结构和多元的夜生活消费模式,并没有消除其夜市在夜间作用,而且为了向外地游客凸显港人的真实夜间生活,香港政府还为此在城市中心地带保留一条街道的原汁原味,让其专门作为夜市存在。

对于香港这座城市来说,如果将太平山顶视为代表着香港的高贵所,中环看成香港精英的聚集地,那庙街绝对是反映香港市井人生的最佳写照地。



庙街是个很世俗的地方,一到晚上,各种摊档全部出来,大致分为唱戏的、卖杂货的、卖小吃的。有耶稣像,就有算命的;有风尘女,就有护老社工团体;有宣传文化或慈善的,就有各类盗版av产品……这个被称为香港平民夜总会的街道,填充着港人各类生活。


▲ 图片来源:新浪博客@J调de华丽


庙街和我们的锦里、宽窄巷子一样,是由政府规划打造而成的,也是作为城市对外输出的名片。但相比于锦里与宽窄以旅游方式展现优质的城市文化不同,庙街是以夜市的模式去真实体现港人的生活,即使破烂、颓废。从下午4点开始运营后,一直到凌晨12点,这里将港人的市井生活浓缩成了一个局部,并成为外地游客最为热衷的旅游景点之一。


▲ 图片来源:新浪博客@J调de华丽


其实很难想象,在香港这样一个寸土寸金之地,政府敢在中心地带规划这样一个“灰色”地带,而且绝大数时间是闲置状态。但这正好反映出,夜市所体现出的城市文化一面,以及它与商业体的绝对差异,以及其不可取代之处:

形成缘由:夜市多是自然而成,并且需要一定长的时间;而商业体,规划即可,相对时间成本要求不高

经营缘由:在夜市摆摊的摊位多以个人呈现,为生活而进行,所以在夜市中即使同一类食物也存在不同味道;而入住商体的商家,即使是个人也多是以产品代销进行盈利,所以如果各商体入住的品牌差异不大,产品类型也几乎相同

营业时间:夜市,从下午到夜间;商体,从早到晚

商品定性:夜市,平价商品;商体,各类商品

给人感受:相比商体,露天的夜市给人带来的更为自由和随意,至少,很少有人会踩着人字拖、牵着狗去商体里瞎逛;而商体,它能以专业与服务给人舒适。

以上所说的无论是成都还是香港的夜市;其虽然有着不可取代之处,但它们的总体实力还是远不及本土的商业体系。而在这方面,台北夜市却能与商体平分秋色。在台北,有这么一个说法,游走在城市建筑中,你可以欣赏这个城市,但要读懂这里人的生活,你必须去夜市。


▲ 图片来源:携程


据UP君不完全统计,台北如今的夜市数量高达20余座,从数量来看这完全可以与台北的商业体匹敌。台北夜市中不少的摊位很多都已传承一两代,运营了数十年。因此,当你站在摊位前时,还是能感觉得到这些摊位本身所承载的文化价值。

台北夜市的种类也分得较细,针对旅客的士林与饶河夜市,摊位密密麻麻排开,主要以本土小吃为主,让游客能在短时间内吃遍台北美食。而像师大这类带有小资情调的夜市,主打对象为本土年轻人,在曲曲折折的道路上,有美食、有文艺小店,还有各类的演出活动。还有一类夜市,如同我们成都的社区夜市,服务的是周边居民。


▲ 来源:台湾岛


现在,台湾的夜市已成为台湾对外输出的一个品牌,这点从内陆的商城和街区常常举办台湾夜市小吃街的活动便不难发现。有如此影响力,除了夜市本身所具备的魅力以外,政府的扶持与推广也起了关键作用。




而回看我们成都渐渐消淡的夜市文化,回想当年春熙路夜市的火爆情景,不免让人对那些已被取缔的夜市感到惋惜。1992年9月,成都第一个夜市:春熙路夜市首次开张。据老一辈说,那几年,一个夜市摊位转手就可以卖4.5万元,春熙路夜市每米创造的利润达千元。

虽然这些数字无法与如今春熙路所带来的利润规模相比,但从城市活力来看,当时的春熙路夜市还是激活了整个城市的夜晚,展现了成都本土有别于白天的风土人情和城市风貌。


▲ 图片来源:新浪博客@老成都


成都的夜市中,常常会看到流动摊主与城管间的“猫鼠大战”,因为流动摊主都是无证经营。

这也致使,很多摊贩都是根据管制的松紧,在这个社区打一枪,那个社区打一枪,很难形成有规模有影响的夜间市场。而近日,成都出台的有关指导意见,或许能解决此问题:

《实施意见》中指出,在不影响安全、交通、市容环保、市民生活等情况下,结合当地的具体需要、条件和情况,可以根据城市发展布局和城市管理实际,采取先行试点、再复制推广的方式,设立无须办理证照即可经营销售农副产品、日常生活用品的早市、晚市、周末集市或季节性市场。

而同时,锦江区将城市发展中的问题作为主题,开展了一场监督问责直播活动,有关部门对春熙商圈的寄生夜市以及流动摊贩的管理作出了回应:



当然,上面的问题也能间接反映出流动摊位所聚集的夜市的自身缺陷,如食品安全与环境管理。成都各地夜市身影逐渐暗淡的缘由也正因如此。但这些问题,也只是反映出我们的夜市即使在最高峰时,也是不太成熟的。因为一个成熟的夜市,是能够让本地人寻找乐趣、让外地游客有归属感的地方。而一旦利用好了这些,它不仅可以发展成城市经济与独特地域性的夜市文化,同时它还可以升华一座城市的包容性,当一个城市的文化有了包容性之后,整个城市才会有生命力。


● 2018 往 期 回 顾 

成都软实力:10项国内外大奖,看懂成都文艺界2017的傲人风采

当全家满布全球,我们的红旗连锁为什么却止于川内

日本人问 “ 中国人配不配养狗? ”

当国外火车站已是城市地标,本土火车站为何还是脏乱差代名词?

成都人好辛苦!每天一个半小时花在上下班路上!

与国外的人行天桥相比,成都的“如意桥”有城乡结合部的味道?

成都文创产业撑不起春节“黄金周”?

当东京的多个区域成为旅游胜地时,成都为何只有玉林?

成都赏花经济,只是低配农家乐的伪命题?

世界城市VS成都,夜间公交PK,亏本运营的背后蕴含着什么秘密?

墓地!成都PK世界城市 这些地方已将死亡坟墓打造成城市IP

从故宫到迪士尼,成都文创与它们还有多大的差距

99%的人不相信!成都城市吉祥物居然不是它!世界城市吉祥物大PK


编辑:sonki

美编:Amy 

主编: Comet 

图文来源:成都向上 \ 网络 

商务合作:请添加个人微信账号:cdcluoyu 谢谢!

申请入向上微信群:请添加个人微信账号:Kanpta1205 谢谢!

本文章由成都向上团队原创,请勿擅自复制、转载;如需转载,可联系客服人员授权;如有抄袭,UP君将投诉到底,直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