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尽情 十二分跋扈 毫不保留地虚掷

一喵月亮2020-09-27 08:01:21




在人头攒动的周末,我倚在电线杆上吸着柠檬茶等人时,会看见带着苦味的酸涩的人、不够体面和好看的人、躲到某个肮脏却充满故事性的小酒馆埋头喝酒的人、躲到跨省的货车车厢里分吃一只西瓜的人、陷在沙发的棉絮里看一部昆汀、躲到城市边缘的麦当劳分享一包火候刚好的薯条的人。 但用上帝视角俯视人流量最大的十字路口,会发现这些是怎么看都好看的。


记下这些的时候,有微凉的风和飞得有点低的云,说来人这一生不过是有限的三万天,这几万天中有几个让自己真正喜欢的时刻不多,因而值得记录,2015年,到现在已是第四个年头了,现在翻看这些,都是最最珍贵的宝物呀。不知再过五年,十年,再看这些作勇存物时的心情,会是何种。


后来我发现写手账的意义比我最初的想法要复杂很多。现在翻开三四年前的日记,别有滋味,有些自己早已忘记的事情,早已忘记的想法,早已忘记的情绪感受,突然都会重新浮出来,你可以回到过去,可以重新体味当时的时光。

照片视频可以留下瞬间影像,文字可以留下情绪和感受,虽然只是抽象的喜怒哀乐,却可以帮你回到过去,这是不可替代的。

写daily routine打发时间的时候思绪常常万千,它们无意识地流转联动,这样的意识流对我来说是一件日常的趣事,像一个藏有无数隐喻的禁忌词,瞬间将我拉回到昨天,让我在明晃晃的太阳底下感受到余震。 

也会有一些碎碎念,比如给很多朋友贴上标签:如关于鸡尾酒和啤酒的认知,苦味值是35,麦芽浓度是13.2%,适合夏天起风时喝;关于摄影和黑暗料理的认知以及压马路的陪伴;电影、纪录片、70年代美国西海岸的讨论;爆炸头的想法,一条叫做小巴的巨型秋田犬。还有,关于粤菜的认知;关于香港澳门的认知;某些某些过去的倾诉,某些情绪的发泄;板烧鸡腿堡和党参鸡汤;关于荒木经惟和坂本龙一的认知;关于让保罗萨特的存在主义的认知;太宰治和三岛由纪夫的交流;《火花》和《深夜食堂》的讨论;养猫的经验;徒步和户外的经验。

或者写一写糟糕的天气,雨雪、大风、极少晴天,雾气阻断的大多愉悦的心情,阴郁的空气弥漫,积雪落在荒凉的地上,一片积水一片潮湿。


不是夏天,听的清它们滴滴答答打在窗台的声音,闻得到坠落在层层树叶里的味道。虽吵闹却欢快,是阴沉的让人无法亲近的月份,不声不响地降落在街道上 鞋子也好衣服也好都无法躲开那一点一点的冰冷,气温缘故,使得这种雪天隔离了许多温暖,变成一种人人都在躲避着的不讨喜的事物。

这本记下很多奇妙的观影感受,看《心灵捕手》想起来中学那几年在电影院大口大口吃着爆米花,不必担心不断下降的智商会再次毁灭下一次的数学考试,因为总有人给我们通关全世界的爱心小纸条。离开那几年之后,所有的话都可以在手机里讲,该是动情的话映在电子荧屏上也全部都没有了温度,要说有什么收获,比如用Google map自己找路,学会了更不露痕迹的叙事方法,在窥探与判断之前的隐藏,学会了不轻易把他人当做自己的寄托。


《生活多美好》里的乔治从小梦想到外面的天地闯荡,却因为各种变故不得不在小镇终度一生 ; 看《不一样的天空》里吉伯特被困肥胖症的妈妈, 叛逆的妹妹与已婚的老情人之间周而复始的重复着让人厌倦不堪的沮丧生活 ; 电影里是能找到一些 : 坎坷人生的真谛,繁琐生活的乐趣,义无反顾的理由和勇往直前的信心的。

或者抛弃一些糟糕,开启一些仪式感。


包括每年春天的沙尘,炎热夏季的干旱,数十年如一日的样貌,那时候向往着遥远的南方,绿草如茵绿树成荫的南方。万象城烤鱿鱼面筋的味道飘到了劳动公园,小贩的吆喝声太阳还没落山就响了起来,好多街巷边上已经摆起了水果摊烤串摊,把商场,菜市场摆到各个路边也是特色之一,这样的环境这样的街景在下午的阳光下看起来才是更迷人的人世间烟火气。


城市的每个角落和清晨黄昏,海边再续一瓶的冰红茶,啤酒免费的火锅店,兴隆广场的QQ鸡架和棋牌室,市政府门前的算命先生,一下子都变得脉络清晰起来。


记一些和食物单独相处的瞬间,又偶尔想起来城市、月色、天气、心情, 我总觉得,每个此时此刻,天地人和,它便是最美味的食物,最忠实的陪伴。


早晨六点,天将大亮,找到街口排队最长的煎饼果子摊,酱料葱花果篦儿都必不可少,蛋要加俩。八月,西瓜切成两三厘米的长方体,放冰箱冰冻好拿出来化一会儿,入口的一瞬,脆生镇牙,冰凉爽口,甜而不腻 。


路边的羊杂汤馆传出叮铃咣啷的锅碗瓢盆声,还有爽快的香气,一碗羊杂汤,一块烤饼,撒一把葱花,一撮胡椒粉,烤饼掰碎了泡进去,拿小汤勺慢慢吃,一边听小店里放的晚间新闻,吃饱喝足,美滋滋儿。


点一碗鸡丝面,一份鱼蛋,鱼蛋澄黄油亮,筋道紧实,鲜香弹牙,鸡丝面汤汤水水,清淡但有味儿。


吃土豆粉和粗米线放入浓稠的高汤里,煮开后浇一勺熬了四个小时的肉末豆腐丁酱,盖上菠菜和黄豆,最后淋上辣椒,麻油、醋、再放上一颗鹌鹑蛋,香喷喷出锅,吃的暖和。


拼贴于我是最解压的方式

写这本时很迷青峰,他作品中经常会用到的意象: 蝴蝶、海洋、鱼、月亮,歌词风格和后来许多歌一样,同时拥有着,想象不到的词语组句,厌世气泡嗝出一片绿林,微微不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又或许我们两个人的蝴蝶,看着飞鸟忘情地跳芭蕾,月亮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光芒,伟人们都迷惘。


前段时间有句话特别流行,说是当你跌倒了,五月天会扶你站起来,苏打绿会问你疼不疼。我一直都认为这几句歌词很契合这句话 “找一个往蓝天的尽头,逃出了广大的深水漩涡,需要抓一些天使守护梦,不会有尽头”。


那时青峰才华初显,创作欲望旺盛的少年时代,张扬放肆的青春味道,耳目一新的夏天感觉基本弥漫除去《是我的海》这种易碎歌曲之外的每一首歌里面,当然所谓的清新:我觉得很大程度得益于青峰的嗓音。其实比起现在,那时候青峰的声音虽不像现在这么天籁,但自带一种橘子汽水的感觉,清爽,凉快极了,所以哪怕是《频率》这么清新的曲风,你去换成阿信来唱肯定就变味了。


我依然是16年夏天才开始仔细听这首歌的,夏天蝉鸣鸟叫,时常30几度的热天,感受着夏天最深的恶意和最招摇的耀眼,等到晚上,夜凉如洗,开着窗亲近少的可怜的风,带着耳机一遍一遍的循环它,这是最特别也最值得回忆的记忆。


也摘抄书中段落,有时感觉作者把众生百态拧成一张疏密有致的网,也没放过阴云密布下的每一次细微的人心涌动。有些句子真的写得好啊,有“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的妩媚;也有“山妻稚子家常饭,不害相思不损钱”的通透。有“世间几许不平事,都付时人话短长”的无奈;也有“经目之事,犹恐未真;背后之言,岂能全信”的辩证思考。有“审格局,决一世之荣枯;观气色,定行年之休咎”的察言观色;也有“痴心做处人人爱,冷眼观时个个嫌”的人情练达。


也写读一些很有意思的小书的观感,记下了几本的书序,里面这么写的 “它就是那些乡野里的士,为市井坊间写的闲读之书,读这样的书,如风之入松、鱼之进水,能让你感受到天地之间的人,感受到中国文化的精气和神韵”。

十一

还在写吗?还在写喔。


5 | 永远爱TN的月亮

文 | 月亮

图 | 月亮

Scan OR Code and Follow M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