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岁的成龙,一首歌唱尽了人生,唱哭了自己

智者文馆2021-10-11 09:01:56


“一别成久违,一步隔天涯。人生再多精彩,也只是瞬间。那些想念的、想见的、爱过的人,还陪着你。一切都足够了。”MV一开始,成龙的一段独白便道尽了他的人生感叹



当你还是陈港生的时候,拼了命地想要成为成龙;只是,今天的成龙却又发了狂地想念那个衣衫褴褛的少年。那时,他虽穷困潦倒、无人问津,但至少,父母双全、兄弟安好。
不知道作为成龙的他,在夜深人静时可会想起那个因为拿车费去买了咖喱鱼蛋而要一路跑回山顶的男孩?
可会想起那个因为护着小师弟元彪而被师兄洪金宝痛打一顿的下午?
可会想起那个扎着两条麻花辫,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陪伴你的女孩?
可会想起那些与你出生入死只为一顿饱餐、功成名就的成家班兄弟?
可会想起那个在台湾与妻子初见,你看着她,赞叹惊为天人的瞬间?
可会想起那个你曾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为他的出世而落泪的孩子?
可会想起那个每天都要把你的照片铺满床单亲吻一遍又一遍的母亲?
可会想起那个时常叼着烟斗、一口山东味、会教你唱满江红的父亲?
我想,会的。但我又怕,怕你累得连想念都来不及便已入睡。
我知道,六十四岁,这样的一个年纪对许多人来说,人生已经进入了后半程,开始养老退休,开始享受天伦。但对于你来说,等待你的是比以往更加繁重的工作。
几年前,你请客吃饭,觉得这么多人应该去吃自助,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自助餐真的很好吃却无人应声。同事笑你没见过世面,笑你是因为没机会去那么多人的地方吃自助才会觉得好吃。
永远忘不了世博会时,为了保护你和维持秩序主办方让你呆在一个小房子里整整一天,连厕所都没法去;永远忘不了十二生肖片场,你坐在房车里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人来人往无奈的一句“他妈的”。
别人羡慕你腰缠万贯、功成名就的时候,你想要的却是最简单、最平常的生活。
盛名之下,你连拉着妻子的手漫步在阳光下的机会都没有。就是自己孩子的成长也无法见证,不能听他第一次叫“爸爸”,不能看到他第一次走路…
甚至连父母的最后一程也无法陪伴他们走过,父亲去世的第二天,你投入工作,一如既往地热情敬业。拍摄间隙,突然间你瘫在了沙发上,泪光闪烁,“我的爸爸,现在正在天上看着我呢。”
很多年前,龙爸爸在家里炒菜,忽然间转身对大哥说,“我六十岁了还能炒菜,你六十岁的时候,还能继续打吗?”
一不小心,他便打到了六十岁。六十二岁那年,还作为首位获奖华人拿到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可惜,他的父亲,再也没有机会看见了。
聚散匆匆,此恨无穷。
而成龙,已不仅仅是某个人的丈夫、某个人的父亲,他是属于全世界的。这一辈子,他走南闯北、四海为家,见过很多人,也经历过太多的别离。
只是,近些年岁数大了,身边的前辈、朋友、兄弟开始一个又一个地离去。什么时候的他感觉到了物是人非的无奈?
我想,是他哽咽地说出“对我好的人一个个都走了”的时候;是他迷茫地发出“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人生,竟然到了要不断告别的阶段”的时候。
春去秋来的岁月里,什么爱恨情仇,什么亏欠纠葛,对他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恨过的,爱过的,都在他人生的留下了印记。重要的,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是有幸参与了彼此的人生。
这样的成龙,有些柔软、有些迷茫、有些无助。十六年的追随,数次的接触,一个真正善良的人,愿世人和岁月都能够温柔地对他……



物是人非 - 成龙

作词:王平久

作曲:赵佳霖

编曲:赵佳霖

制作人:赵佳霖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湿春衫袖

高楼与谁上愿醉千杯酒

往事化成愁心不丢

孤影人瘦月如钩

梦醒情乱问几度秋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又无头

喋喋不休

岁月那么久

记忆那么旧

卧窗听雨心思如残柳

不见去年人小道无人走

何时晴朗夕阳照西楼

挑灯黄昏风摇人羞

凤笙泪时吹举杯愁更愁

苦短人生竞什么风流

物非物人非人缘分百年修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湿春衫袖

高楼与谁上愿醉千杯酒

往事化成愁心不丢

孤影人瘦月如钩

梦醒情乱问几度秋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又无头

喋喋不休

岁月那么久

记忆那么旧

卧窗听雨心思如残柳

不见去年人小道无人走

何时晴朗夕阳照西楼

挑灯黄昏风摇人羞

凤笙泪时吹举杯愁更愁

苦短人生竞什么风流

物非物人非人缘分百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