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步

黄渡小工闯天涯2020-08-10 10:14:03

满满的怀旧风的文章,手边有锅巴菜、豆腐脑、煎饼果子、热干面、牛杂面,周董的哼哼哈伊,不妨整上。

之外,作者还想文明地开几句炮。(对于国籍,信仰,支持什么,喜欢什么,这一点作者认为绝对应该自由,国家国籍,爱国主义不应该是限制人生活的枷锁,人当首先追求自己价值,齐家为先。领导队伍的名字是谁,对于队员没有意义,在每个人的参与下,而走向正确的方向,每个人过得更好,队伍自然有凝聚力。同时,现在社会不再用去感慨: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但是前进的空间,依旧很大,现实并不如高中课本的美好蓝图那么清晰。这里主要想说的是,一些国家对咱们的指导意见,从根本来讲,没有好意。前苏联在进行了为西方称赞的改制后,没有稳定合理的方案,资本资源,各自心怀鬼胎的团体个人窃入囊中,充实了巨鳄们厚厚的荷包,普通个人的生活,也是对立阵营希望“帮助”那些人,生活不知变好了没?)

家中某人是位军人,在军队20多年,有点信仰的那种,也可以说有点纯粹的那种。不知道来家里做客的小伙伴看见家里显眼的炮弹壳,飞机模型是什么感觉。

在从小氛围如此的情况下,一切似乎理所应该。小时候,整个大院的小伙伴对军人的崇拜,可以说的大于宠物小精灵的绝版贴纸凤凰了。我们这些小伙伴长大了可能在别人眼里有些稀奇古怪,有时候想法角度的确不一一样。比如经常做一些淘气的事情,最后给军队造成了一个摄像头的损失,事情是这样:

开始,不少小伙伴都是直接住在军营里的,每天上下学和门口哨兵敬个礼感觉十分神气。后来,大家按要求搬到隔壁家属院,与部队隔了一堵墙,这个墙和一层楼一样高,在大人眼里就是一堵破墙,坑坑洼洼。但是在我们眼里,它是英雄试炼之地。最初的主意是偶然间把球踢过了墙进了院子,大家尝试从军队正门进入受阻(这时门必须到值班室打电话,让里面的人来接。家里的电话,经常能收到台湾同胞的友好问候,也确实吓人),然后一位勇者提出了主意,翻墙而过,大家要给捡球的人相当的地位,请他吃大虾米(一种棒冰),然后他尝试后,并不敢过去,因为发现墙的另一边没有再爬回来的可能性。最后始作俑者在大家压力下,翻了过去,最后从他自己家的窗口翻了进来。

之后我们就肆无忌惮地踢球了,踢进去后就会诞生一位勇者。然后借用那位小朋友家的窗户翻回来,直到有一次,最后一位勇者翻过去了,墙这边的大家听见训斥声音,飞也似地逃散了。从此,这里多了一个摄像头和加装的扎人设备。

其实,小打小闹,并没有什么佩服与不佩服,真讲的话最佩服的是一位烈士遗子,长大了依旧报考了军校(虽然大家开始觉得他中考、高考加分有点多,还有各种报考优惠,但是长大后,我们觉得这些是他们应当得到的!毕竟现在来讲,不逃税就是已经是莫大的牺牲了。只是他的选择感觉让我们感觉很沉重而佩服。走的顺,也许难免有异议,走的不顺,个人能力难免受到怀疑。网络疯传的活生生的先例,很暴力。他的妈妈也是军人,退役后得到了体面的安排,只是与他搬家后失去了联系,还记得玩砸卡片赢了不少,将他列入了卡片来源之一。)

在辗转了多处看上去作战能力和艰苦作风爆表的军营之后,终于在某处有了一段稳定的回忆。

假期回国,某天与小伙伴聚会后回家,看见家长在跑步。这是多年的习惯,除了不可抗拒的大雨和雾霾(题外:上次回家,发现雾霾治理颇有成效,尤其靠近大会,建筑工地,纺织染色,印刷,养殖,不合格能停止一律整改,土地一律盖上防扬尘的网,所有烧煤取暖的家庭,一律免费发放电暖设备。空气好了,GDP跌了,但大部分人是高兴的,然而不少中小企业损失惨重。印象很深,十一前去了上海,回家的高铁上,邻座坐了一位阿姨,她家在天津做建筑外包生意,简单聊了几句,很热心,请我吃了水果。阿姨:最近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女儿刚结婚现在在上海,买了房子,但我们这生意越来越差了,过几年不干了。我:为什么,现在楼市很火啊,房价涨的望尘莫及。阿姨:不好做了,最近活越来越少了,我们这小户散活不好干了,人来也招不来了,大企业可能还好一些,我们这忙乎了这么多年,自己也没在北方置办房子。我:等将来回家,和女儿女婿住在一起有个伴多好。还是南方整体好啊,北方还是靠国企多一些,安稳追求小。不过最近控制楼市,治理空气污染,挺有成效的。突然,发现尬聊了,有共同的槽点,又在分歧中沉默。而对于整个城市复杂的共同语言和矛盾利益分歧而言,我们又是多么渺小,一碗水全部端平,这个大智慧,慢慢来品味。)

回到主线,看见家长在自己走正步,一步一步真比军训时候大学生们还强是那么一点。安微各地,湖北各地,山东各地,京津冀等等,常常是路过一个地方,家长就讲:我在这当了几年兵,接兵去过这里,你那个某某叔叔现在在这里云云。。。离开军队十来年,离开时候上交了肩章的星星和帽徽,留下了几身裤子和衬衣。家里还有和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的合照,如果不仔细看,还是挺有融入感的。

过往如烟,有的沁人心脾,有的呛人,不可磨灭的烙印外,剩下的还有未来的生活,长辈的委屈、失意、喜悦与功绩,我所见证的部分,也深深影响着我。60后的岁月,是祖国风雨飘摇后又几经波折,中外历史书看来,一路走来真的不容易。历史载体形式很多,不只看一家之言,看到的事物更立体。

坑坑洼洼如人生,不以一时一事以偏概全,离开试卷标准答案,不少事情对错难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对错的判定就好像是支持者数量用话语权加个权,胜者为王。曾经看过一句话:当你看到文章,那么你的观点就是被其作者改变了,或趋向于作者,或背离作者。(特别查看了“洗脑”的定义,不是一回事,区别很大。)

这里格外想说德国的媒体,外国人批评中国的地方,的确现象都有,但这些问题并不是中国的“专利”。这里作者只想说,大部分问题都是是他们媒体的锅,即使有不少客观的好文章,真的从共同追求更好生活尾出发点,以事实为基础,提出批判性的意见。但吸引人眼球的总是这些XX文章。想起几位在德国媒体任职中国编辑因为奥运会赞扬了中国,被迫离职,此事可以查询。而一些媒体,刊登不少“逃离者”的文章,用资金支持称其为言论自由,西班牙独立运动人被逮埔,西藏问题却有人却频频发声。土耳其总统遭难,飞往德国求助遭拒,德国不能纳粹礼,游戏中不能有纳粹标识,游客被抓捕。t恤标语侮辱中国人,态度强硬不下架。大部分德国人的环保意识,诚实的态度,还有一些细节确实让人叹服,总体的确还是优秀的。虽然大众的尾气门,租房骗局,订报纸骗局,传教骗局也是飞起,正是捧得越高,摔得越重。

这里不是想说德国人双标,是因为他们自己就是分为好多派,争执不下,有好有坏。这个感觉不能照搬到祖国,反正作者对一成不变的照搬是绝对看衰的。

不管别人信不信,作者也许已经有些主观了,但就两个看法:1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目前能合作放下争执有利益就干2德国民主之上还有一层东西压制着他们。

一直在想,一个人的行为,取决于他的经历,周围的环境,别人对待他的态度,进而形成自己的喜恶。人与人能否求同存异,但凡如有礼貌,万不可贬低攻击别人。这一点很难,中东打的飞起,证明了一些时候讲道理是没有意义的。

还记得鲁宾逊漂流记,前几节,多人劝他不去出海,毕竟棒打出头鸟。这篇文章可能没有什么意义,作者也就是在标新立异。形散,就是某个周日的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