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边上(22):丙中洛的那条“街上”

Hiker工作室2020-09-17 14:53:03

告别了老姆登的“达比亚客栈”,告别了亚迪和她的丈夫李翠林,继续向怒江大峡谷深处前行。目的地是贡山县独龙江、丙中洛。

行走中的背包客,每一段路程的交通工具总要自己想办法解决。早餐时分,得知同住“达比亚客栈”的昆明一家三口的旅行车要下山,我提出能否蹭个车到山下的匹河乡,人家爽快的答应了。

上车得知,他们一家是要去丙中洛。我一听,乐了。好机会,顺风车,干脆给点油钱,就蹭他们的车直接去丙中洛。刚想开口,又觉得似有不妥。换位思考,人家三口,一路其乐融融,一下子一个陌生人充斥其中,车上说个体己话都不太方便。还是不打扰别人吧。不过,蹭车可以蹭到福贡县城,多蹭个40多公里。人家再次爽快地答应了。

人在旅途,总是有这样一些小小地感动。

从福贡县城到贡山县的那辆农村小面的上连司机6人,乘客中除了我,还有两男两女。令人愉快的是,两位傈僳族姑娘是姐妹俩,都在昆明打工。姐姐在打工期间与一位汉族小伙子喜结良缘,而且新婚不久。这回是在婆家过春节后再带着新女婿回娘家呢。巧了,娘家就在丙中洛。

好哇,我不妨也直接去丙中洛,完成了在丙中洛的行程后再回贡山县,再去独龙江。一个人的旅行,行程往往就是有很大的机动性。

一路上,狭小的空间里还真不寂寞。那几个人聊的热热乎乎。只是他们聊些话题我不知来龙去脉,插不上话;大多的时间他们讲的是傈僳族语我一个字也听不懂。干脆,睡觉,头天晚上唱歌、跳舞、饮酒,玩嗨了一点,凌晨3点多才睡下,睡眠不足,正好在车上打个盹儿。

一路颠簸中,摇摇晃晃中,迷迷糊糊中,车到丙中洛已是下午5:00左右。那个满心欢喜的新媳妇带着一路上话语不多的新女婿上门去了,沿途“姐夫”“姐夫”叫个不停的小姨妹在后面紧跟慢赶。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丙中洛镇街头也多了一个风尘仆仆的背包客。

这一天是农历狗年正月初五。


丙中洛,这是一个古朴清新,让人神往的原生秘境。这里碧绿的江水,如同无暇的美玉环绕着恬静的村庄;这里巍峨的雪山,耸立在这块坝子的周边更显雄伟壮观;这里几亩农田相伴着小小的村庄,世外桃源的田园风光让人流连忘返;这里聚集着怒族、傈僳族、藏族、独龙族为主的少数民族,拥有多彩浓郁的民族文化和民族风情;这里天主教、基督教、藏传佛教和以信仰图腾为主的原始宗教以及原始宗教和藏传佛教融为一体的民间宗教共生并存,相互交融。

凡是到过丙中洛的人,都将这里称作人神共居之地,也有人称其为上帝散落在人间的桃花源,更有人说,这里才是真正的最后的香格里拉。

丙中洛镇的国土面积很大,823平方公里。但丙中洛镇却很小,只有一条不算太长的街道,当地人称这里为“街上”。人们相见,互致问候。住在哪里?街上。到哪里去?街上。这个“街上”,指的都是丙中洛镇上这条不长的街道。因为镇政府驻在这里,这个“街上”自然也就成了方圆百里的行政和商业中心了。当然,和汉族地区的乡镇政府驻地相比,这个“中心”的确是太小太小。

“街上”虽小,但服务业态门类还比较多。特别是那些为游客服务的门店如客栈、餐馆,小吃店、小百货、汽修店、服装、家具、水果蔬菜、KTV等有60多家。很值得玩味的是,这些门店中只有5家是本地人开设的,其它的经营者全是外来的汉族和白族人,他们几乎包揽了“街上”大大小小的生意。


“吉祥客栈”来自湖南娄底的美女老板胡女士说,她是2009年来丙中洛的,当时这来这里的游人很少。平日里,“街上”比较冷清,光顾这里的主要是三三两两的外地游客。只有每个星期二,当地赶集的日子,街上的人才会多一些,气氛才会热闹一些。现在不一样了,即使是平时,街上的人也比较多,基本上是外地口音。每逢节假日,街上的人气爆棚,前来旅游观光的人们蜂拥而至,光是那些挂着全国各地牌照的就把“街上”塞得满满的。车多,人多,吃饭、住宿包括上厕所都成问题,不少人只能睡在汽车里吃泡面。

在“川香园”川菜馆里,来自四川成都的美女老板王女士对我说,她来丙中洛已经15年了,基本上见证了丙中洛的发展变迁。当初来这里是收药材,主要是收川贝、天麻。那时这里还不被外界知道,来的人很少,药材都是大山里的原生态,品质很好。刚开始每年能收200多斤,年成最好的时候可以收300多斤,价格也不错。慢慢地,来收药材的人多了起来,她每年的收购量越来越少,近两个多月才收了7斤川贝,3斤天麻。由于收药材的人多了,当地群众也会讲价了,价格上的竞争直接导致价格上扬,药材的品质也有所下降。药材生意不好做了,就改开餐馆。来这里旅游的人多,总是要吃饭的。

现在,王女士一边经营着“川香园”,一边继续收购药材。“川香园”里还开着一个药材专柜。

那个“麻辣烫”小店的老板姓李,今年40岁,白族。18岁时就从云南大理只身一人来这里打拼。先是在贡山县的一个砖厂开货车,负责为客户送砖。后来自己买了一辆大货车跑运输,从丙中洛到六库是他常跑的路线。说起来,在整个怒江大峡谷里风里来雨里去整整10年。年龄慢慢大了,人心思定,就在丙中洛街上开了个小百货商店,主要是为游客服务。头几年生意不错,挣了一些钱,还结识了同样在丙中洛街上开店的现在的妻子,组成了家庭,在丙中洛安家落户。时间一长,街上的小商店多了起来,百货生意也难做了。于是,他的小店又增设了小吃,主要是经营米线、饵丝、大饼等等,还是为游客服务。春节前开张,生意还不错。

我吃着米线,询问小店为什么没有个店名。小李说,一下子想不出什么好名称,干脆就叫“麻辣烫”,简单明了,好记。

小李还颇有感慨地说,刚刚在这里开店的时候,当地人还不会做生意,街上开门店的很少,沿街摆摊设点的几乎没有。少数民族群众平时要卖一只鸡和几个鸡蛋,一般都是装在随身的挎包里,挨家挨户上门询问。换几个钱后,就买一些油盐酱醋、针头线脑或其它一些生活必需品。以前我的货车每次拉货回来,当地人总是主动找上门来帮助卸货,挣几个辛苦钱。现在还真不同了,就是花钱也很难找到卸货的人,每次都是自己和家人动手干。


当地的傈僳族同胞老刘今年55岁,老两口开了个“牛肉馆”,主要经营各种以牛肉、牛杂为食材的清真菜品。老刘的经营理念很独到,他说,外地游客这么多,一定有信奉伊斯兰教的。严格按伊斯兰教规开个专门的“牛肉馆”,既有当地特色,又满足了这部分游客的需求。同样,游客中喜欢吃牛肉的也不少。

老刘说的很实在,他店里的“煨牛肉”真不错,价廉物美。一碗“煨牛肉”端上桌,牛肉上面放几片薄荷叶,看着碗里,闻着香味,不由食欲大增。尽管他的店规不让饮酒,但我还是到他的店里吃了三次饭,每次的标配就是这碗“煨牛肉”,再加一碗青菜豆腐汤。

老刘很健谈,对当地的情况也很熟悉。初来乍到,和老刘聊一聊,对丙中洛几天的行程自然也清晰了许多。

老刘说,丙中洛的自然风光的确很美,看你从哪个角度去欣赏。一般要去看的地方就是桃花岛、雾里村、秋那桶,走一走茶马古道;如果再有时间,身体也还行,再爬一爬神山,俯瞰整个丙中洛风光和“怒江第一湾”。

我一边听着老刘的介绍,一边打开“百度地图”,搜索这个行程中点到点的距离,编制着行程。从丙中洛镇到雾里村9公里,沿途会经过石门关,走茶马古道;从雾里村到秋那桶再有9公里。我决定,第二天徒步去雾里村,再返回丙中洛镇。第三天再乘车去秋那桶。

老刘还特别提示,去雾里村要早起,拍摄照片的最好时间是上午10:00左右。丙中洛的大峡谷里几乎每天早上都会有雾,10:00左右这个时间段里,雾里村还在晨雾中,太阳升起时大雾慢慢退去,做早饭的炊烟又慢慢升起。景色很美。

可能是连续几天的奔波有些累了,丙中洛的第一晚睡得很香。


按照生物钟规律,早上6点就起床了。拉开窗帘一看,外面还是漆黑一片,偶尔能听见从峡谷深处传来的鸡鸣声。

继续躺了一会儿,天色慢慢亮了起来。再拉开窗帘,外面的一切都笼罩在弥漫的大雾中。心里不由得一阵兴奋,默默地感谢昨晚老刘的温馨提示。

已是8点多了,街上还是冷冷清清的,门店大多紧闭,只有两家经营早点的店面开着门。顾客清一色,全部是操着各地口音、准备与难得见到的大雾一番厮杀的发烧友们。

不料,这丙中洛的雾很特别。雾很浓,浓的百米开外什么也看不见。雾罩的时间很长,一直等到快9点,雾还是久久不愿散去,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微微露头的雪山。不能再等了,背上背包,一头钻进浓雾中……。

途中,快要走出丙中洛街口时经过一个加油站,一块白色纸牌非常醒目:内部加油站不对外。我突然想起一位自驾游客在网上的温馨提示:去丙中洛前一定要在贡山县城把油加满,因为那里唯一的加油站不对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