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随笔)

刘文杰说2020-07-10 11:04:44

其实好久没写了,终究都有些对不起。不是因为太忙,也不是因为不忙,只是一直在生活,却不够努力。


有些事情写出来太像真的就太荒谬,有的人疯有的人笑,一点都不想落下的,就让人害怕。


毕竟时间有限,大多数人都只在一个模式下生活。


16岁的时候,在一家玩具厂上班,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朋友和我一个部门,他们工作很厉害,每天都赚的比我多。


那里大概我是最笨的了,手脚也慢,但我像牛,也就没人理会一个老实人。


记得有一次我们下班,有个人被砍了。


他和我算朋友,因为我帮他买过一部手机,赚了他一百块。


厂门口在个省道的拐角,昏暗的小巷只有些工厂里加班时散发的微光,两个人就这样拿着刀冲到厂门口,对着他乱砍了起来。


几天之后看见他,包扎着手回来了,只是没上班,结完工资就回老家了。


听说那两个人砍错了,大概是喝了酒夜色又黑就砍错了,也不知道本来砍谁。


他走了之后,厂门口有些血迹,每个上班的人都喜欢去看看,过了几天下了雨,天一晴就什么都没了,也没人再提起。


大多数事情都是下场雨就什么都没了。


有些窃喜的是,他不知道我赚了他一百块。所以一些内疚就会记住一件事,太多内疚的人就很难生活。


我不太会生活,厂子也很快倒闭了,记得最后一款产品是麦当劳的儿童套餐里的皮卡丘,会不会知道是我们做的?


那时我还没吃过汉堡,也不是因为太穷,只是太远,不在我生活的范围,就像有些人就在这个范围,走不出去只是因为生在这里。


我记性不好,记得有个作家说过,四十岁之后的人生会变的没意思,之后没多久他就死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那时他也才四十多。


四十之后的生活,谁也不知道,但生活走的太快就会忘记以前的事情,就会过的开心。


忘记自己以前和母亲走路去镇上买菜,走了一个小时才回家。


忘记自己以前和母亲去菜市场吃过牛杂。


忘记自己在哪个小学上过学。


忘记自己曾经在学校对自己说,这是最大的一朵乌云。


忘记的都会想起来,想起来的就等着忘记。


我小学的时候,下过很多次雨,只要下雨就淹水,我就会穿凉鞋在路边的沟渠上淌一下流进下水道的水。


记得傍晚下雨特别有意思,通常会乌云密布,天上一点光没有,只有轰轰的雷声。


这是最好的几分钟,让人身心愉悦。不过非常短暂,因为暴风雨要了,安宁的感觉也就要被雨水击破。


然后路人撑着伞,在红色的晚霞下回家。


喜欢看电影,但是没时间了,我长大了。


以前可以每天看一部电影,现在只能偶然看看影评。


当做压缩的爱好。


好像没有工作,就会想工作。有了工作就会想换个好工作。


生活就是这样,拼命的修行,拼命的打转,只要大多数人满意就可以糊弄过去,反正不是自己的世界,反正不是我要的世界。


我想一辈子都没什么机会出一本书,有一份喜欢的工作。不是不乐观,只是这个时期就是一个纠结又重蹈覆辙的时期,等我什么都错过的时候,遗憾时间也就成了唯一的遗憾,那时才能安心的活下去吧。


有的人希望有老婆,有的人希望有份工,有的人希望着,又希望着那,结果什么都没期望。


突然,还是想编个故事。有个人出了城,就没有回来,有一天他回来了,又发现自己不喜欢,于是他又出了城。


因为无家可归才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