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藏刀

Sunociocolgy2019-03-08 17:57:47

我改名字啦,不要不认得我喔。

因为拿来发日常,所以也总会觉得,公众号名字太脱俗,也不是一件好事。然后用了我的Coco,用了我喜欢和钦佩的人的姓氏,又用了我们的专业Sociology,随随便便揉在一起,就是新名字了。

“Sunociocolgy” 就是它了。


台大的summer school定下来了,明天有一个芝加哥的电话面试,不抱什么希望,cv拖了很久也基本想要放弃,但是组叔鼓励我说试试吧,就当一个免费的模拟面试锻炼了。咬牙想了想,别放弃,试试吧。我拿着组叔的cv改,删掉他一大段一大段的学习经历工作经历获奖结果,然后敲上零星几句自己的内容,还是挺难受的。


就像昨天去红酒会,全场就我们没穿正装,然后想到kenken如果在这种场合,也一定不会忘记穿正装的,于是想到自己抽屉里那套Dior,就更郁闷了。虽然自己并不是很care这些的人,但也不得不说,学商科的同学,真的和我们是两个世界。我开心喝酒吃肉,今天刷fb看他们po拿着lv手包有模有样举着酒杯的摆拍,就一脸懵逼状态。男孩子们打着一丝不苟的领带,穿着得体的正装,眼神表情也万分到位,再然后我想了一下,我那个偶尔懒得打领带、没系好扣子也没掖好衣角,甚至没打好发胶没剃干净胡子的Dr.Sun,竟然也意外地亲切起来了。


这样想想,大概还是学术化的人,更吸引我一些了。


昨天结束之后非常更加想去学蓝带的葡萄酒管理,倒不是说因为很有逼格种种,只是单纯觉得这种酒的分类和搭配方法,在自己的人生认知和规划方面会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所以果然我真的已经佛到一定程度了,明明买了不算少的某些牌子包包和衣服,但从来都懒得背懒得化妆懒得凹造型,任由他们挂在柜子上堆积如山。嗯其实当时买,也是想着,要做精致的人,要有底气和kenken站一起这样子,果然少女心永垂不朽。


昨天看《一ye台北》的介绍(不知道为啥大陆会河蟹它??),里面提到“两个人在台北街头、师大夜市、台北捷运、大安森林公园、恋人旅馆等平日习以为常的地方的奇遇、历险和奔跑引发一日浪漫”,瞬间感慨万千,因为那短短两天我见到的台北,也是个这样。阿ken没有参与我在台北的任何一分一秒,但是我在台北的任何一分一秒,都在想着他。

好肉麻,但也句句属实。


每天大概就是听李银河的访谈,听王浩威的网课,听曾奇峰和薛伟;然后看存在主义咖啡馆,看弗洛伊德和三岛由纪夫,配着八九十年代的日本歌曲。自己煮鱼蛋面,晚上九点多去河边跑两个小时步,现在想想,好像已经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最近又偶尔做做江浙菜,加上早上很早去图书馆自习。实话讲还是很喜欢自己的人生,也还是很喜欢吃草莓木瓜和蓝莓。


之前一直陷入了一个误区,觉得欣赏一个人或者喜欢一个人,就要走他走过的路,看他看过的世界,和他的生命有交集。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没有人喜欢一个人全然照着自己的人生活,比较而言更具吸引力的,是去看他没看过的世界,是他不敢做自己,但是你敢。你在你的人生里优秀,在你的人生里闪闪发光,做你自己的贵人,这些统统都不应该是以他为中心的,统统都不是的。

我依然想每天看到喜欢的人,依然因为他而有很大的动力去变优秀。但并不是他喜欢美国我就要放弃我喜欢的日本或欧洲而去美国,也不是他习惯英语生活方式,我就要抛弃我热衷的传统文化我的古文我的故宫,然后去研究美国人的日常是怎么个样子。

太可笑了。


在某些方面,迷妹是一个捷径。但对于长久的爱意而言,最重要的反而应该是自由勇敢而平等地做自己。我只要变得更优秀,但至于这种优秀和你喜欢的优秀一样不一样,It is none of my business.

在对男人的追捧里找自我,还真是我一向擅长做的事情。


以今天看到的一句话做结尾:


“有的人你在恋爱时热切地向他讲述那些清晨的露水,夏末的山涧,秋夜的明月或是昨晚的一个梦,他就会感到困惑不解。

但有的人会接下去说是啊,我昨晚也做了一个梦。

他知道你在说你爱他。”

对我个人而言,困惑不解我倒没事,但他要觉得索然无味不关紧要觉得我像个傻逼,那还是趁早拉倒好了。而上一段感情告诉我,当一个男人看上去很拙劣地懂你梦,懂你看过的书,懂你的热切和执念,一定要小心,他大概是百度去了呢。

过于强烈投其所好的、技巧性的一致感,总不过是他虚无和浮夸的遮羞布。


祝每个人都能坦诚无比地睡到自己心上人,早日同床共枕。



(p.s. 昨天的面面很好吃~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