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血泪仇

双城文艺2020-05-23 11:52:27

那庸竹在东乐娇楼底下蹲守一夜,连玉媚姑娘的面都没见着,在三道桥头吃了一碗牛杂割,又探得这周玉媚早被河州城的汤彦和大人给盯上了,准备明年端午节就要纳为第九房姨太太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老畜生,五年了欠我爹的银子一分也不还,娶尕奶奶倒是阔绰,呸。

  这边大姐庸梅一个劲的怪不是,那边瘸老五一瘸一拐的拉扯,好不容易将老二王庸竹撺掇回来。但二少爷脑海里都是玉媚姑娘的影子,他们一起在凤林书院上的私塾,那时候虽说不上青梅竹马,但早已是情窦初开,芳心暗许。自从这丫头上了一年的京师学堂,整个人仿佛彻底变了。是啊,一切都会变的。二少爷心头开了个调货店,苦涩甜蜜之外还有一股贼酸。

  “二爷,你别惆怅,我老麻子给你漫个花儿。”

  “就你?”

  “不信?我老麻子年轻的时候是五荤人,老了是寺里的管宫,这二年老了,气短了,我三六十八的时候,各花儿山场上压盖盖哩,那些尕妮哈们的眼睛......”

  “行了行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整一个!”

  “哎嗨呦,兰州的黄河过来了呀,河里的鱼娃们大了,尕妹妹这两年人大了,阿哥们答不上话咯。”

  ”胡别唱,有避辈里,人家的尕妹别眼嘿,那是草肩上的露水,咱们乡下人配不上京城里的大学生,二爷,以你的身价,老鸭三关里,最俊的丫头由你挑哩。”

  几人正在说笑,王家庄的佛保,骑着骡子飞也似跑来报丧,“二爷祸事了,祸事了,昨晚上黑云寨的土匪抢了庄子,死了上百人,大太爷也无常了,玉娇被黑云寨抓走了,庄子人都躲到后山狼洞里,不敢下山。。。。。。”

  “啊呀”一声,二少爷捂住胸口,吐出一口鲜血,跌落马下。

  二少爷被道士的鼓乐吹响和诵经声惊醒时,大哥庸棠带着三弟庸菊庸梅还有姐姐和上百号胆大的庄户人出发,去黑云寨找何大拿算账去了。

  “回,回来,叫他们回来,这样去等于是白白送死,麻子,快把他们挡回,我们先安葬家人,送走先人亡魂,在多找些人手找那畜生报仇。”

  “大少爷这当口恐怕已经和土匪安上战事了。”老麻子跨上黄膘马飞也似的去了。

  再说大少爷庸棠昨日去积石山讨债,被马虎用酒灌醉,烧了欠条,八百两银子的大烟款就这样没了。回来怕父亲责怪,再讨要又无凭据,半道遇到弟弟妹妹黑娃他们接应,只得悻悻而归。回得庄上见此变故,姊妹三人抱着父母尸骨痛哭一场,提了马刀,带了几个家丁,吆喝了七八十个庄客匆匆上马,要去报这血海深仇。

  欲知报仇胜败如何,请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