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旧事

遇见有书2018-11-29 13:26:19

文 / 李由

01

这一条老街听祖上说大约民国时期就已经存在了。在岁月的长河荡涤中它至今依然保留着沧桑的锈迹。

老街中间是一条铺着清灰色地砖的曲折街道。街道两旁相隔不远栽着一棵棵老榕树。每到盛夏这条老街就被榕树的枝繁叶茂笼盖起来,走在下面像进入了一条长长的拱门。隐藏在榕树背后是透着古风韵味的卖家店铺,青砖灰瓦的外墙装扮显得古朴而又神秘。

老街是我们童年的乐园,带给我们太多太多幸福和快乐。至今回忆起来,它依然能够温暖着我们的一生。当我们还是孩提的时候,三五个小孩子整天在街上乐此不彼、不分昼夜地嬉戏着。我们就像一条条在水中游的鱼,在人群中自由自在地穿梭。

那时候家家户户大多都很贫穷,自然我们小孩子就更穷的揭不开锅了,口袋里里几乎没有零花钱。贫穷可以限制人的想象,但却更容易催生人对贪欲肆无忌惮的疯狂向往。我们沿着街边的各种熟食店,像偷嘴的狗耷拉着脑袋一路嗅到街尾。然后大家躲在榕树下咽着唾液一起分享嗅到的美味。

虚伪是不分年龄的。很小时候我们就学会了虚伪,仿佛虚伪又是天性与生俱来的。我们曾骄傲地向身边同学、朋友炫耀地说着卤肉、狗肉、牛杂......又是何等的美味,仿佛我们跟真的吃过似得。

童年的岁月中,我们大多都是拌着这些美好的味觉吃着白米饭努力地坚持长大。我们也曾在月夜的榕树下发誓长大一定要挣好多好多钱,想吃什么就买什么。例如王二家的卤肉、二嫂牛杂等等。

那时候我们的梦想很纯粹、干净无瑕,只是想吃遍老街的每一家铺子。后来证明,我们的想法是充满幼稚、单纯和错误。如今我们挣了钱,却依然为吃到一碗牛肉面勒紧裤腰带数日。 因为那一碗牛肉面承载着我们太多的爱和担当。现实的生活甩手就是一记耳光,每一碗面吃的都是眼含泪花。从未笑对岁月、人生。

走在老街上。我仿佛踩着祖辈、父辈的脚印走在他们曾经走过的这条路上。我也遥想过,可能我的父亲、爷爷他们童年的时候也曾有和我一样的理想——吃遍老街的每一家熟食铺子。然而最后也都是带着这样理想遗憾地走完一生。精彩的人生各有各的不同;平凡的人生大多千篇一律,无外乎贫穷、饥饿、苦累。

老街边,雕刻着爱情的老榕树

02

老街的四周都是住着多年的老街坊。我对老街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心情,就像我每次远离家门望着门槛上翘首送我远行的老娘,内心涌上的阵阵酸楚。我喜欢这里的每一个铺子,每一个来来去去的行人,还有这里的每一棵茁壮的老榕树。曾经雕刻在老榕树上的那些名字人儿最让我怀念。

每天清晨云雾刚刚消退,老街就开始热闹起来。十里八乡的小商贩早早赶到老街,开始扯着嗓子吆喝练起摊来。常常惹得早上撅着屁股想睡会懒觉的小媳妇一阵骂娘。这时候家家户户的老太太或老妇人都会挎着篮子,络绎不绝地走上老街采买早上的饭菜。

老街虽然不大,但生活里的各种买卖一应俱全。豆汁油条包子等早餐铺、刚刚出棚的新鲜蔬菜摊位、熟食亦或生鲜门店一家挨着一家。老街里那些摆摊的都是一些小商贩,他们的货源大多自产自销。有的是自家田地里产出的蔬菜、或是自家鱼塘里捕捞的生鲜鱼虾。他们的价格比起那些商超低下很多,也许他们并没有想到能挣到多大的利润,仅仅只是拿到街上换点零钱补贴家用。

三五毛钱的一把青菜,有时候他们也会称上半天。每次给顾客的秤杆都是高高挑起,装包的时候还不忘送你三两棵。他们总是带着憨厚的笑容说自家种的菜多,不能让顾客吃了亏。他们都是本本分分的庄稼汉子,也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在他们心中或许这就是他们所理解的诚信和实在吧。有时候和那些商超比起,他们更需要关心粮食和蔬菜,更需要燃眉之急的钱用。我们能做的就是偶尔也多照顾一下路边摊,多再一些偶尔。

这里的小商贩和每一个前来买菜的老主顾也都十分相熟。常常听到买菜的老太太嘴里念叨着某某小贩子的名字,也常看到买菜之余小商贩和前来买菜的大姐寒暄、说笑着。也有些小商贩常常和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开玩笑。街北头鱼市的杨六指常常欺负眼花耳聋的老太太。偶尔会把隔夜的死鱼当成新鲜的鱼卖给她们。

杨六指最擅长的绝技就是把死鱼放在手掌上,然后手指在下面上下挑动告诉老太太鱼是活的,你看看活蹦乱跳的都抓不住呢。老太太耳聋眼花总被他的障眼法迷惑信以为真,然而常遭到围着的大妈们一阵臭骂,他总是挨骂却偷着乐,乐此不彼。杨六指更为绝活的就是他那体育老师传授的乘法口诀,每次算账的节奏都把人哄得眼睛直溜溜的。

杨六指在摊位前皮笑肉不笑地吆喝着:“大姐你看7毛钱的小虾多新鲜,来四斤吧”。

“7毛钱一斤,四斤四七三块二,都是熟人大姐你就给三块钱好啦,让你两毛。“

更年期的大妈脑袋瞬间短路转不过来就上了他的当。杨六指是一个狡黠的人,他的内心不坏。熟悉的老太太都说他坏还未烂到心里。经常也会看到,他为了能让那些上了年纪路远的小商贩早点收摊,却把他们还未卖完的剩菜全部买过来。

杨六指在老街里是出了名的过街老鼠,但是和街里的邻里街坊相处的相安无事。他的鱼市生意一直都门庭若市,好的出奇。老太太和大妈们都被杨六指坑骗怕了,每次买他鱼虾称重后都耍赖地多拿点。他总是笑笑说这样下去几亩池塘早晚都要赔进去,权当做慈善造福百姓了。

03

有一天老街发生一件爆炸性的新闻,这冲击力可把买菜的老太太和大妈炸的云里雾里。老街的中心地段开了一家菜篮子网上买菜的店铺。门店开业那天摆了很多花篮子,老太太和大妈拼了命往里挤生怕错过了半价的优惠。门店里面却没有一个展货柜,也没有一丁点的蔬菜之类的食材,只是摆放着几台电脑。门店小青年老板说现在电脑上就能买菜了,以后奶奶阿姨们都不用早起了。老太太和大妈这下傻眼了,没听说电脑上能种出菜来。不知哪个老太太插了一句,就那玩意巴掌大地方连个大头菜都种不下,骗子。

门店小青年老板语重心长说,今天在电脑上买菜一律半价。围观的人依然没有动容,大眼瞪小眼地看着眼前这个小骗子。小青年没办法只得找了一个老大妈让她先体验。告诉大妈下单完就可以回家了,只管坐在家里等着收菜。大妈被吓得惊慌失措连连摆手不愿做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小青年老板最后苦口婆心劝说收到菜再付钱,大妈才勉强接受。

后来那晚,大妈真的收到了菜。逢人就说真的很神奇,很多老太太都问她收到的菜和老街买的菜是不是一样的,也是绿色的。菜篮子网上买菜的生意瞬时间好了起来,老街的其他小商贩生意一时间回到低潮期。平日里老街的吆喝声也显得有气无力,有一搭没一搭的。

眼看着新鲜的鱼虾卖不出去,杨六指的歪心思又萌发出来了。他联合老街的几个小商贩决定亏本冲量做活动。话题刚提出就被几个小商贩联合否决了,这么干咱们都得倾家荡产,老婆孩子都得赔进去。没办法又苦苦地继续死撑着。

菜篮子的生意火了一段日子,就被一群老太太和大妈找上门投诉。据说都惊动了老街的消费者协会了。她们投诉菜篮子卖假菜,送来的鱼比杨六指的死鱼都臭。还有大妈说上次明明买的是猪蹄收到变成鸡爪,明显欺骗我们大妈智商。一群人七嘴八舌说菜假了也罢,更气人的是说好晚上就送到的,一等三天后才给送过来,饭没做成儿子的女朋友都吹了。

大妈要是撒泼起来,世界都要疯狂。有的要陪钱,有的要赔儿媳妇。菜篮子老板眼看招架不了,便关门大吉了。轰轰烈烈的网上买菜就这样被一群大妈搅黄了,老街的小商贩生意接着又好了起来。

老街人都在议论着,还是在老街买菜实在。方便、随便挑拣。电脑上买的东西看不到摸不到心里总觉得不放心。老太太和大妈愤愤不平说,菜篮子就是骗子。一个大妈走过来神秘地说,听城里回来 的儿媳妇说现在买菜、吃饭都不用花钱了,用手机扫扫就能买菜吃饭....外面大城市都不用钱了,一群大妈半信半疑,又陷入沉思......

老街,一个回不去的梦中故乡

04

杨六指经过网上买菜这一折腾,又听大妈说买菜不用花钱,便开始每天都在惶恐中感叹着生意越来越难做了。但在他内心始终坚信只要把好东西卖给客户、讲诚信就一定能把鱼虾卖下去。做人和卖菜没啥区别,讲究实实在在一样能受到客户的青睐。

老街所在的小城越来越繁华,老街也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热爱。走在老街里到处洋溢着着青春的气息。下班之余。两个人挽着手一起走在老街上买买菜,简单的小日子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家的味道。夕阳的余晖洒满整个老街,每个人的脸上都被照耀的红彤彤的。夜幕下的老街又开始热闹起来。愿他们岁月静好,不被打扰。祝福他们都有一个不错的将来。

我已经离开老街十多年了,老母亲一直念叨着要回到老街去。人老了总爱念旧。她一直还说想念老街的街坊,还有那些小商贩们。蓦然回首,却发现老街也渐渐地离我们远去了。

老街,也许是老母亲一个回不去的故乡吧。

注:后面会有爱情故事,敬请期待哟......

有您温暖

作者:李由

一个看似做销售,又假装会写书,极端不务正业的80后程序猿一枚。坚持讲故事,坚持长得好看。遇见有书,给你有营养的阅读。

遇见有书 有营养阅读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