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 湛江 延安路:悠悠岁月长

掌上湛江2019-02-10 14:40:18

2018年3月10日

<十九>


延安路

Meeting


这是最好的时代

也是最坏的时代

而属于延安路的时代还未远去

往事如昨,往事如梦


延安路曾名学堂路

是湛江法式建筑保留最完整的一条街道

和逸仙路、东堤路等组成霞山老街区

与繁华热闹的霞山步行街相对




时代更迭

儿童公园已很少踏足

背后的延安路也换了几副样貌

和煦阳光下的它带着时代的印记

一直安静沉稳



路牌旁边空着一块地

遗落着一些残垣败瓦

经历了两场大火之后

松林市场已经不复存在



若不是同伴说起

差点忘记,年少臭美时

也曾来过这个专卖服饰类的市场

倒是生长在旁的羊蹄甲树一直翠绿

多年过去还没长高



湛江的新地标越来越多

松林大厦不高不矮,像位沧桑老人家

看着年轻人迎向新事物



晨光熹微

映照着延安路光影分明

这条路上的牛杂店一直让人津津乐道

为着香遍整条街的霸气

食客似云来




将镜头伸进儿童公园的后门内

母亲轻轻推着孩子慢慢地走

不知你还能否记起童年的足迹



人逢喜事精神爽

即便褪了颜色

门店上的囍字依然讨喜



过年时收到红包总是特别高兴

如今也开始给长辈封利是

小小的红包包裹着满满的心意



今年春节,湛江街道高挂红灯笼

喜庆十足,年味浓

原本厚厚的日历一天撕一张

新的一年再添一本

日子像指尖流沙



拐角处正在修建花园小区

附近的小巷纵横交错



印象中,以前这里有很多宠物店

除了固定店铺

还有些流动的宠物小摊



猫猫狗狗都被关在笼子里

有几只老板的亲信可以在附近随意走动

柔软的小猫咪与生锈的铁笼显然不搭

不过在这小地方

总归是个家



养宠物也是一门学问

主人在和宠物摊主探讨交谈

睁着圆溜溜大眼睛的小狗就乖乖呆着

蠢萌得可爱



掐指一算,小学已经是十年前

那时还不懂听陈奕迅的《十年》

还没有现在如此发达的手机网络

周末来一趟图书馆

也是小学时丰富的课外生活



湛江市少年儿童图书馆前身是湛江市图书馆

是湛江建市以来第一家图书馆

创建于1957年



那时候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已经鲜少记起,只知道

《漫画世界》《漫友》这些漫画书总是最受欢迎

这儿还经常举办读书活动作文比赛



时间尚早

深巷中的生意有些还没开始

一瞅进去就看见两家牛杂店

而张姨牛杂更是经营了十几年之久的老牌子

这儿的牛杂还是传统的论串计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的延安路

由于主要经营音像带

被市民称为“音像街”

图书馆旁接连开着几家音响电器店

但却没听到喇叭里喧哗吵闹的声音



倒是先闻戴着雷锋帽的老爷爷

三轮车上响亮的抗战爱国曲铿锵坚定



车子走得快,急忙用镜头捕捉

放大图片才看到车身后的文字

“参战抗美致残 响应政府号召机动车”




延安路文化气息浓厚

书法、国画等制品与街坊生活相融

成为家中寓意美好的小点缀



老旧巷道可能只有住在这儿的街坊来往

头上的电线杂乱无章

各家各户门前却清理得很是整洁



童年爱在小巷中穿梭

仿佛前方总有自己未曾见的新奇



有些早餐店和喜庆用品店开在巷子里

倒显得非常贴近人们生活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这一路许多的喜庆文印制品店

听闻以前曾聚集在铁门后的这些档铺中



福音堂位于延安路14号

在延安路与逸仙路的交叉路口处

这座带有越南建筑风格的基督教圣地

已在这存在了八十多年

如今还在使用



若能遇到经历了殖民期的老人

听他们回忆旧时代年轻时的许多故事

也是感慨无限

西营这个带着殖民地烙印的名字

终随着这个时代结束而隐匿



信仰总像夜空明月,照亮人心

内心有了信仰似乎人就有了依归和力量

多样的宗教文化交相辉映

总不会让人太过空洞




每年复活节和圣诞节时

福音堂是最热闹的

年轻人虽如往年涌向各大卖场

但也会在这时想起维多尔教堂和福音堂



专卖理发用具的店很少

延安路上就有一家

看店面陈列简单

像是从一开始存在便是如此



由街头至街尾短短几百米路

刻章店的数量用两只手可数不过来

让人怀疑是不是所有刻章店都聚集在此了



除了正儿八经的电脑刻章

还有充满文墨气息的书法印章

高中美术课上也学过这样一门手艺

看见这些石头倍感亲切



新华书店位于民治路和延安路的交叉路口

当图书馆不能满足你的求知欲的时候

这儿就是徜徉书海的第二选择

往往端着一本书席地而坐

一看就是一天



从前新华书店门前的电器店里

步步高文曲星各自盘踞一方天地

地位不可小觑

从前听歌还只是用录音机和磁带

那些小巧精致的mp3

就是梦寐以求的播放器



如今的科技和网络发展得太快

在电脑手机上似乎什么都有

而电子产品的发展

再不是一个小小复读机可以跟上的了



1917年建成的东方汇理银行广州湾分行

是湛江最早出现的银行

在当年是规模最大的建筑

而后在1984年由中国工商银行使用至今

依然恢弘气派




1949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攻陷国民党军

最后退守的“东方汇理银行广州湾分行”的阵地

时日,湛江宣告解放

该旧址不仅是见证广州湾历史的活教材

更是湛江获得新生的直接见证物



 维多尔天主教堂位于延安路和绿荫路交汇处

每次来总不见开门

新挂上的“圣诞快乐”才让人相信它还在使用

看来是没遇上教会活动时间



1903年建成的教堂是走过一个世纪的老人

其附属的“育婴堂”曾养育了许多弃儿

当年的孩子现已是年过半百的老人

还念着幼时悉心顾照的“姑娘”(对修女的称呼)



平整宽阔的马路边停着一排公交

这儿的霞山分站是公交上落点 

旁边设有公交IC卡服务点



街坊们的老伙计健之佳药店

看起来亦饱经沧桑



再回到这里

斑驳痕迹的矮房中间已竖起高楼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

时代往事,存留甚少

惟愿别来无恙



路上食肆的招牌一家比一家亮眼

做的多是湛江本地经典美食



背井离乡的游子常说

多想回来吃故乡的一碗牛腩粉

想念这一份熟悉的味道



也有许多人选择留在此地

平平淡淡地生活

知足常乐



阅报栏的玻璃被擦得光洁锃亮

印象中长辈戴着老花镜阅读时

专注的模样也十分可爱



延安路的尽头是两幢法式建筑

分别是“广州湾法国公使署”旧址和

“广州湾法国警察署”旧址


图片/骆德津

“广州湾法国警察署”旧址建于1900年

解放后,此处一直是公安局办公楼

2013年6月,因为建设“法式风情街”的需要

霞山公安分局迁移到新址

此处将纳入“法式风情街”的旅游文化创意区范围



“广州湾法国公使署”旧址建于1903年

是殖民期法国殖民者发号施令的大本营

2002年底移交湛江市博物馆管理使用



湛江的孩子

可能只有在学校组织时

才终于认识并了解这些历史文化建筑

只当是湛江印象的一部分



而这些历史

印刻着老湛江的悠悠岁月

从不曾遗忘

也不能够遗忘


- END -

留言说出你与延安路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