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香港繁华闹市下的“一楼一凤”到底是什么?

时尚旅游2020-02-13 13:04:30

文尾有一份调查问卷,花费1分钟的时间填写,让我们更好的了解彼此哦(含福袋)


大约每个去过香港的人,都会对香港留下两级分化明显的印象:充满现代感的高楼大厦 vs 残缺破旧的老楼房。快节奏的发展,让这座城市注入了很多新鲜血液,也遗留了不少旧时的习俗。



香港的唐楼和一些老旧大厦,保留了最多元最多历史的地道香港。楼下可能是商铺超市供游人购物,走上楼却是另一番景象。



香港电影《金鸡》就很好地阐述了,这一栋栋老旧楼里的其中一种的状况。


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吴君如饰演的45岁的“老鸡”阿金在银行柜员机查询账户的余额时遭到曾志伟饰演的阿邦持刀抢劫。


阿金交出银行卡,但里面只剩下可怜的98.2港元。这样一个辛酸的雨夜,同样落寞的阿金与阿邦促膝而谈,阿金向阿邦讲述了自己30年多年以来的辛酸苦辣:20世纪70年代,阿金作鱼蛋妹的月收入可达7000多港元,而银行职员月薪不过1680港元而已;20世纪80年代初,她在大富豪夜总会作小姐,却傻傻的怀了身孕;经济腾飞的时候,她的生意也非常好,如今经济滑坡了,自己的生意也一落千丈......



这部电影红极一时,堪称吴君如的代表作,同时也将香港特有的“一楼一凤”现象展现于世人面前。


一楼一凤,又称161feng或161或141,是香港性工作者的一种提供色情服务的独有方式,因一个住宅单位内只有一名女性性工作者而得名。据香港法例第200章117条;任何处所由超过二人主要用以卖淫用途即可被视为卖淫场所,任何人管理、出租、或租赁卖淫场所都可被检控。由此发展出了一楼一凤。也就是说,一间房里只有一名性工作者在从事卖淫活动属于不违法。


香港“一楼一凤”的“凤楼”,在60年代又称“绿窗妓寨”。这是因为当时用这种方式从事性工作的女性为了昭示嫖客,多将临街的窗户漆成绿色。这种凤楼当时多集中在湾仔的谢斐道一带,风月老手自然会沿径寻去。70年代末,谢斐道改建,“绿窗妓寨”被迫迁址,“凤姐”们纷纷在湾仔的洛克道、油麻地的庙街以及旺角等地筑起新巢。这些地方发展至今已成为香港性工作者最为集中的地—区。


凤姐则按照地域区分,也有各自不同的名字。香港本地的凤姐被称为陀地,内地移居过去的凤姐被称为“北姑”,还有台湾妹、马来妹、泰国妹等等。也用此区分来作为揽客的招牌,走在香港街头,稍不注意,就可以在路过的大厦楼下,发现这样的招牌。



香槟大厦


如今最有名的凤楼当属位于尖沙咀金巴利道的香槟大厦



位于尖沙咀中心的香槟大厦,旁边就是购物中心美丽华,自己楼下多以卖相机等电子产品为主。但别以为这里也就是一个100%的购物中心,其实楼上正是凤姐们的工作场所。


上至大厦的7、8层,你就会发现这两层整层都是招揽客人的凤姐,有的门口挂着像内地老发廊门口一样的五彩灯,有的是挂着宣传牌或照片,有的则直接挂着一块双面牌:一面写着欢迎光临,另一面写着请稍等。



约莫是地处闹市并且发展兴旺,香槟大厦不仅在本地知名度十分高,在海外也颇有脾气,多家日本媒体都曾专门报道介绍香槟大厦。这里以多为北姑或七日鲜,陀地相对少些。


深水埗


深水埗区域,一个tvb剧中的座上宾,每每有贫民窟、黑手党的戏份,总少不了深水埗的身影。



和香槟大厦大多凤姐在室内直接坐等客人上门不同,这里的更多的是站在街边拉客的凤姐。通常她们会站在每个楼道的入口,有时是安静地等待,有时则会主动的低身询问路过的行人。小糖曾经就见过一位男客人在街边与凤姐商量好价格以后,带着凤姐去了旁边的米线店,用餐过后两人一起上楼的情形。



这里的陀地就会多一些啦,不过也不乏东南亚裔。相信大家都见过深水埗区域满街都有的东南亚人吧,想必是地域形态的驱使。


九龙城


提到九龙城,大家第一反应都是这里泰国菜又多又好吃。但其实这里凤楼也不少呢!



大约是这里多泰国文化,这里的凤姐也多以泰国人为主。有朋友曾去体验以后发现:这里的泰国凤姐们以泰式松骨作为额外服务,并且手法十分地道。从此以后他再去这里的凤楼,竟都只是为了去享受一把泰式松骨了。



这里的价格也是三个区域里最便宜的,毕竟九龙城距离繁华商业闹市稍远,房租自然也是便宜。



虽说香港性产业发达、在一定程度下也并不违法,但凤姐们的生存状态也不十分好。经常会遇见一定程度上的风险,比如之前的“杀凤狂魔”,连续就杀了好几个凤姐,现场十分凄惨。为了保护性工作者的基本权利,香港的NGO们专门成立了相关的性工作者保护协会,旨在维护他们的基本公民权利。


由于课业的关系,小糖曾经也采访过一位香港的男性性工作者,听他说了很多这个行业中的艰辛。但他依然热爱他的工作,并且为之积极努力地健身保持身材、学不同语言以能和更多客人沟通等等,比很多人对自己工作的态度认真太多了。


也许在一些人的眼里,性工作这一工作并不光彩更不值得尊重,但任何一个公民都有其基本的权利,在不违法的情况下,每一个工作都应该受到保护。也真切地希望香港的性工作者能早日受到合法合理地保护。就像贴在NGO办公室里的标语一样:性工作也是工作。世人皆平等,谁也不比谁高出一级。




下一次,当你再走上香港街头时,除了走进名牌商店大肆购物时,不妨抬头看看街边的路牌,说不定你就能注意到,原来这里就有一个香港社会文化的缩影。旅行的目的,本来就不只是吃和买啊。


Tips:一个最简单发现这里是否有凤楼,看看这个按摩的招牌就能分辨。普通的按摩浴足招牌只会是一个小脚板,如果是这样画了一个笑脸的小脚板,就说明楼上有凤楼哦~



文中图片via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