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香港

自由煮艺2018-12-06 08:35:03


 初到香港在一家货运公司上班,公司地点在货柜码头里(香港人称集装箱为货柜)。每日午餐基本都是在码头楼顶的美心快餐店吃饭,排队点餐时周围大多是穿牛仔裤背心,很多肌肉虬结肤色黝黑,膀子上刺着盘龙猛虎的码头作业的苦力们,看得我这个在国内自命啥啥的小白领颇惊诧。再加上言语不通人地生疏,每天和同事上司鸡同鸭讲比手画脚,虽然算不上有多艰难,有时也会颇感无助。
      那时候初入公司,从最低阶层的会计小文员做起,每天要用电脑输入很多会计凭证,香港采用英文记账,这让在国内少用电脑又没学过英文打字的我很是困扰了一段日子。每天就用两根手指头笨拙地杵着键盘,靠手脚不停,少喝水少去卫生间,别人聊天我干活,来弥补自己的手慢,但就算如此也是常常需要加班加点不能按时放工回家。
      都说香港天气炎热,其实我到觉得天热时比较容易度过,反倒是香港的冬天,总有那么几天是阴冷潮湿的,那种伴随着湿汽的冷是真的难受,仿如有一把冰冷的刀子插入骨头缝里的感觉,要是赶上在那种日子加班可真有点儿惨。
      九十年代的香港,街边还能见到小贩叫卖,寒冷的夜晚加完班坐地铁回家,一出地铁站,最想见到的就是那些贴着街边支起的大锅,热气晕染中,各种浓烈香味猛地扑进鼻腔,会霎时觉得没那么疲累没那么孤单了,一串牛杂或者一碗糯米饭下肚,立刻满血复活! 

说到这,就必须给大家介绍一下那些特别接地气儿的香港街边小吃!那些大锅里煮着的,有咖喱猪皮鱼蛋、芋头蒸鹅、煎酿三宝、油炸臭豆腐、还有生炒糯米饭……最有意思的是卖牛杂的,小贩揸一把大铁剪,按客人的要求剪五块钱十块钱的牛肠牛肚或者牛肺啥的,用竹签串成一串,蘸上自家的酱料递给客人。没客人帮衬时就把大铁剪开开合合整出嚯嚯的响声,权当是招徕了。那时饥肠辘辘,又累又乏的我超级爱吃那炖的软烂又不失咬劲儿的牛肠牛肚!这么多年想起来,都好想再买一付牛杂煮,吃个痛快! 可是现在就算能买来一付牛杂煮上一大锅,又哪里有几人能吃得下去呢。反倒是那碗生炒糯米饭,多少年都静静地躲在记忆深处,想不出有多么多么美好,可只要有了它就觉得生活幸福平顺。 就像今天,当我看到躺在冰箱里的几条腊肠,仿若再次闻到那冷冷冬夜里,糯米的清香伴着腊味的甘香,再混上海米的咸香,初到香港的点滴记忆就这么涌了上来,心底某处被抽了一下似的酸了酸,跟着便是笑了,莫不是要学人感怀悲秋吧?有那功夫,还不如就去炒一碗生炒糯米饭。

材料:糯米一小碗,腊肠一根,润肠一根,广东腊肉一小块;熙悦山熙皇蛋一枚,干瑶柱几粒,干海米一撮;香葱几条,香菜两棵,花生油、盐适量。




步骤:
1、糯米、干瑶柱、干海米分别洗净,浸泡三小时;



2、准备蒸锅,水烧开将浸泡好的糯米放进铺好屉布的蒸笼,糯米上放腊肠、润肠*、广式腊肉,蒸十分钟熄火;




3、海米泡发后切粗粒(或者直接选用小海米,价钱还便宜但是香气会稍逊);
4、干瑶柱泡发后撕成丝;



5、蒸好的腊肠润肠广式腊肉切成粗丁;
6、炒锅下花生油加热,炒鸡蛋,打碎出锅;




7、将材料1至6都扔锅里翻炒,糯米饭全熟时加盐调味,撒入葱花香菜末,兜匀熄火。




注意事项:

  1. 润肠是用鸭肝或者猪肝加肥瘦猪肉灌制的腊肠,比普通猪肉腊肠更多了一重膏腴丰富的脂香和松化的口感。至于说为什么叫“润”肠而不叫“肝”肠呢?因为这是香港人口语忌讳的一种表现,因为肝与“干”谐音,这干巴巴的意思在香港人看来老不吉利了,那用个反义词“润”来代替,家肥屋润可太好了。

  2. 生炒糯米饭为啥要上笼屉蒸呢?大厨问问各位吃过西班牙海鲜炒饭么?鬼佬的炒饭是不是经常是米粒里面有白芯的夹生饭呢?因为他们就真的是生米下锅炒的。估计中国人的胃口没几个受得了夹生饭,蒸十分钟就可以有效的避免这个问题啦。况且蒸十分钟糯米饭并不会全熟,再拿去炒依然是名副其实的生炒糯米饭。



       P.S. 记得浸泡干瑶柱和海米的水别浪费了,切一片冬瓜或者黄瓜滚一碗清汤吧,粘糯油香的糯米饭,立刻有了清新的伴侣。 






时值盛夏,这一碗饭炒得热火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