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一中旁这碟粉,我吃了十几年.”

阳江日报2019-12-06 08:44:07


一张矮脚桌,几张塑料凳

一碟婆仔粉,一碟淋时菜

一身蓝白校服

这是关于婆仔粉最初的记忆


一碟粉,十秒钟


旧一中旁,永安路上,有这样一家店,无论几点去,客人几乎都坐得满满当当。

小编去到店里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三点多,早过了午饭时间,晚饭时间也还未到,但两个隔开的店面却坐了许多人。他们清一色埋着头吃着粉,好不享受。

此时,刘华芬正在一边淋粉一边招呼客人。只见她把几戳粉皮“扔”到开水中,滚一滚、烫一烫,捞起来放到碟子里,铺上几片大白菜,最后浇上两勺秘制酱料,一碟婆仔粉就可上桌了。整个流程下来,甚至才十秒钟

婆仔粉的摆盘一点也不讲究,粉皮和菜叶就随意躺在碟子上,一股任性的样子。然而它却受到街坊邻里的如此欢迎,其中奥秘也许在于它爽滑的口感和浓郁的酱香。


所有轻而易举,都来之不易


婆仔粉的制作工序看起来简单,实际操作却一点都不轻松。那种爽滑的口感,得益于对火候和起水时间的控制,而这些全凭经验的拿捏。如果让粉皮在水里滚太久,粉皮就会变得太烂,失去嚼劲;可滚的时间太短,粉皮又会太韧,达不到入口即化的效果。

至于酱汁,更要费一番功夫。刘华芬解释说:“当然不是市场卖的那些,我们淋的所有酱汁都是自己制的。我家婆每天早晨4点就要起床,把蚝油、酱油和水按一定比例调在一起熬出酱汁,我家公还给了很多意见。一般都是淋那种,很多人还喜欢加辣椒酱。”她一边收着钱,一边指着工作台最边角的一桶酱。

一直有个疑问,公仔粉婆仔粉真的是公仔婆仔做的吗?刘华芬告诉小编,最开始不知道是哪里的一对公仔婆仔推车出来摆摊卖粉,摆摊没有名字,大家约去吃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招呼,就随便叫公仔粉婆仔粉,后来传着传着就这样叫开了。

这家店就是以我家婆的名字来命名的。”婆仔粉,原来如此。


一家店,几口人


这是这条路上最早的三家婆仔粉档之一。早在2006年,一辆三轮车,几张小桌凳,就是一个档口。“在街上摆了两三年,后来不让摆了,就租了这里,一直做到现在。”老板娘刘华芬这样说。

跟许多老店一样,这家小店也是一家人一同操持。街边摆摊时,人力有限,只有家公、家婆、丈夫和刘华芬,共四个人。

他们分工明确,家婆负责在家熬制酱料,家公和丈夫负责采买,每天要去批发市场买最新鲜的材料,然后回家把菜和牛杂洗好、串好、煮好,刘华芬则主要负责顾店,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我儿子也帮忙,现在上了高中,没时间了。”后来招了四位员工,其中一位嫌辛苦走了。

聊起做婆仔粉生意的初衷,朴实的刘华芬笑出了声:“为了生活呗,还能为什么。”现在,少的时候一天能卖80斤粉皮,多的时候能卖110到120斤。以一斤粉皮做两到三碟粉来算,每天至少要做200碟粉。“阳江人比较喜欢吃粉皮,吃面比较少,牛杂也是主打。”刘华芬补充道。


你说的情怀,我都懂



从开始的几张桌凳,到两个小门面十几张桌凳;从开始的一家四口,到三位员工的加入,变的只是数量,不变的是味道。

回忆起当年路边摆摊的日子,刘华芬一脸怀念。“那时候,中午有很多一中学生来帮衬,现在一中搬了,来吃的学生少了。不过读了大学的旧一中学生会回来吃,有些结了婚生了孩子的也会回来吃,基本是做熟客生意。”

这时候,一位在旁边桌子吃粉的先生手指着他的左手边,插话说:“最开始在那个位置摆摊,五毛一碟。”原来,吴先生老家在重庆,来阳江许多年,家就住在附近,经常一家几口一起来吃粉。“这碟粉,我吃了十几年,怎么会不清楚?”他对这个婆仔粉档的历史了如指掌,语气中透露着一种自豪。

“高一的时候,中午不想在饭堂吃,就跟几个同学出来吃婆仔粉,算是改善生活。当年吃的是味道,现在吃的是回忆。”

——市民谢先生

“我很喜欢吃婆仔粉,现在我家搬得挺远的,但我经常回来吃。这里干净卫生,味道不错,价格也便宜。”

——市民黄女士

“我高中在两阳读的,但每次有外地朋友来,想要吃阳江美食,我除了带他去闸坡吃海鲜、去龙津路吃猪肠碌和玛仔,就是来这里吃婆仔粉。”

——市民李先生

“老实说,婆仔粉就是淋粉啊,味道都差不多吧。不过我吃的不是粉,是情怀。每次吃都想起高中时代。”

——市民陈先生

一碟婆仔粉

敬我们永不褪去的芳华


采编 | 林文贞

视频 图片 | 陈宏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