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非花

Darliner2020-10-26 06:27:51

谁大煞风景 谁学会处爱不惊


刻意去找的东西,往往是找不到的。

天下万物的来和去,都有他的时间。

——三毛

烟花非花

听了HEBE的《爱了很久的朋友》。

 

觉得有点失望,除了故事和情怀不错之外,整体音调不太符合我心意。

 

情怀在于,后来二字。

 

后来的故事,不外乎感情越来越淡,唯有孤独感不曾失去丝毫光彩,反而愈发浓烈,愈发抽象。

 


常常有种不知道自己属于什么地方的感觉,大概异乡人都会感同身受。家究竟是一个什么具体的概念,我一直没有给自己完美的答案,在这其中也存在有成长的因素。

 

毕竟以前,我一直觉得,躺在舒服的床上,那个地方是家。

 

直到失眠感总是冲击精神和理智,家变得很抽象。

 

那天他哭着说,姐姐不在,你们又总是各自出去应酬,留我一个人在家吃饭。家里的饭很好吃,我很喜欢,可是一个人,我宁愿留宿学校不回家。

 

或许,人很重要。

 

不然,即是四海为家。

 

那天和肠在探讨,究竟人生有多绝望。

 

小的时候我们盼望着长大,觉得长大了就自由了。小学生羡慕初中生,初中生羡慕高中生,高中生羡慕大学生。

 

而大学生羡慕小学生。

 

我们的烦恼在于,在哪个阶段,都感觉自己要死了那样。然后奇迹般的熬过,进入了下一个感觉要死了的时光区间。

 

所谓的课业压力不过努力而已,至此你所处的微型社会群体里,所谓生死的压迫比学业更为致命。

 

年龄的增长,对个人能力的需求更为渴望。结局是,每天需要贴在桌子上的小黄条越来越多,必要项越堆越多,而你,几乎是除了前进,都感受不到爱了。

 

以前最懊恼的事情,老妈让我一放学就去接蔚仔一起回家。当然,在此其中,更多的是抱怨这个小家伙占用了我很多童年快乐的时间。大抵是爱意突破了自我,下课铃一打,我就会背起书包跑到他的班级里,然后我俩牵着手一起,吃碗面筋牛杂,开心的回家。

 

我们一起干过太多于未满十岁的我们看似疯狂至极的事,所谓美好,或许具体点就是,有我一份冰雹,就会有他一份;有我一个蛋挞,就会有他一个。下着暴雨背着他路过过膝的洪水街,于是看到一个小强的尸体飘过,本来场景很悲壮,但被尸体吓哭;两个人在家十二点多不睡觉,被名侦探柯南吓到炸裂;带着他去我同学开的各种par瞎搞。

 

后来开牛杂店的阿姨,已经不知道去哪了,少年也已经年长超过可以轻而易举背起的个头了,才觉得,以前也蛮幸福。那些烦恼,现在看来才转化为幸福。



包括吃饭这件事情。理论上的按时吃饭,没有了一起吃饭的人,就会变成不饿到最壮烈,不走出自我的世界。

 

肠说,那天听到一个小学生说自己超快乐,就感觉,小小年纪就有那种当下即是最快乐的想法,真是人才可造啊。

 

最偶然的意外,似乎也都是有必然性的。

 

那些爱,那些人,那些杂事,多如乱麻之际,也许是因为未堕入逢时吧。

 

所以宁愿让自己多迷失一会儿。也许累了就会想回家了,也许时间久了就会快乐了,也许充满未知地活着,比对生活有了答案有趣多了。

 

现实满足着人们的索取,也磨损着他们的梦想。

 

我们始终努力着,在长大之后仍旧在最荒芜的环境中追求创造着美好的事物。

 

趁够气要飞,才回肠荡气。

 

你说呢?

 

-END-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