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秘密 苏千影 霍景曜 全文完结

莓莓书屋2019-02-10 13:30:40


简介:    上辈子,苏千影被自己爱的男人囚禁,割肝,烧死……

    这辈子,她刚刚醒来就发现前生今世的仇人汇聚一堂,等着将她再次推回地狱!

    苏千影发誓:欠我的都给我还回来!所有的仇恨,她都会连本带利的向他们讨回来!

    从此,遇神杀神,遇魔杀魔,一个懦弱无能的小女孩经过层层蜕变,绽放出了无人能敌的璀璨光芒!


第一章烈火重生


    冲天的火光照亮了整个病房,苏千影站在熊熊烈火之中,脸色惨白一片,她的长发凌乱的披在肩上,宛若一个幽灵。


    苏千影的身上只穿着一件手术服,胸前刻意剪开的破洞里还有鲜血汩汩的流出。此时的她手里拿着一把手术刀,锋利的刀刃直指着她身前女人的脖子。


    那女人背对着她,因为被苏千影死死的扣住腰而瑟瑟发抖。她哭着对病房外的男人嘶喊着:“仞寒救我!”


    病房外,厉仞寒的脸色阴沉,声音一如往昔的凌厉:“千影,放了曼莉,有什么事儿我们好好商量。”


    “商量?”


    苏千影冷笑出声,神情看上去更加的恐怖:


    “你将我囚禁的时候和我商量了吗?”


    “你将我麻醉,然后送到医院给柳曼莉进行肝移植的时候和我商量了吗?”


    “如果不是麻醉计量小,我提前醒来,此刻我的肝脏就已经变成这个女人的了!”


    “现在,你却又要和我商量了!”


    厉仞寒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只是切一半儿肝而已,又不会死人。曼莉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肝源,不然也不会用你的。你配合一下,事情过后我放你自由,我们也会感激你的。”


    苏千影的心猛地一痛,她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这个她爱了整整五年的男人!


    他到底有多狠心啊?


    为了救这个女人,他能够将盗取她器官的事情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她稀罕他们的感激吗?


    “凭什么给她?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给她!”


    苏千影和厉仞寒相爱五年,这五年苏千影对厉仞寒一心一意,他就是她的天。


    可是,因为她孤儿的身份,厉家坚决不同意苏千影进门,而且迅速的给厉仞寒安排了与柳家的联姻。


    苏千影气不过,面对柳曼莉刻意的挑衅没有憋住,和她大闹了一场。


    结果事后根本没等柳家出面,厉仞寒就直接将她囚禁在了山区的一个小房子里,与世隔绝,这一关就是一年!


    在苏千影彻底绝望,对这个男人完全失去信心的时候,他忽然出现。


    苏千影原本是想和他说自己放弃了,同意分手了。可是没等她开口,就被他随行的人直接打了一针。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手术台上,正准备接受肝脏切除手术。


    当那柄冰凉的手术刀划过她的皮肤的那一刻,她感受到的,除了割心剜肺的痛,还有彻骨的寒凉!


    她究竟是眼多瞎啊?才会爱上这么一个男人!


    “曼莉的身体已经坚持不到再去寻找别的肝源了。你给了她,皆大欢喜。做人不能太自私!”厉仞寒冷厉的喝道。


    苏千影望着厉仞寒,看着那双毫无半点感情的眼睛,忍不住抬头笑了起来,她越笑越大声,笑得流出了眼泪。


    自私?


    他们偷挖她的肝脏不自私,她不同意就是自私吗?


    这也太可笑了!


    怀里一空,苏千影低头,发现趁她不注意,被她抓在手里的柳曼莉已经被厉仞寒拽走,两个人一起冲出了手术室。


    门口,柳曼莉扑在厉仞寒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厉仞寒低头揉了揉她的头发,神色温柔。


    好一对金童玉女!


    厉仞寒安抚好柳曼莉,再次抬头望向病房里的苏千影:


    “你赶紧出来,别任性,里面火太大,真会死人的!”说着,他抬脚就要进来。


    “别过来!”苏千影后退几步,将自己置身于那十几桶医用酒精中间,嘴角露出了一抹冷嘲。


    “你笑什么?快出来!”


    厉仞寒见不得苏千影这样的笑,那笑容充满了嘲讽和不屑,看得他心里烦躁不安。


    “赶紧出来,这不是闹着玩儿的!”


    是啊,这不是闹着玩儿的。十几桶医药酒精经不起这样的高温,很快就要爆炸。可是,此时他关心的究竟是她,还是她的肝脏?


    苏千影知道自己身单力薄,一旦走出这个病房,就会立刻落入这两个人的手里,再也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命运。


    既然这样,那就干脆这么结束吧。至少她的命运还是掌控在自己的手里的,所以她放了这把火。


    火焰舔舐着苏千影的皮肤,她笑得肆意而洒脱。


    “苏千影,你给我滚出来!”厉仞寒怒吼着就要往里冲,可是却被柳曼莉死死的拽住了胳膊。


    “仞寒,我不要了,我不要她的肝了,让她去死!你不能进去,太危险……”


    轰——


    一声巨响,一切回归了黑暗。


    苏千影最后的目光定格在厉仞寒和柳曼莉相偎相拥的画面上。


    她觉得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腐蚀着她的心灵,撕裂一般。


    望着那样的一对璧人,苏千影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疯狂掉落:


    “厉仞寒,柳曼莉,很好,你们很好!今日你们待我种种,我会永记不忘,即使到了地狱,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


    烈焰,燃烧,鲜血……


    头疼欲裂,睁不开眼……


    苏千影拼命的挣扎,努力的摇晃着脑袋,手指紧紧的握成拳头,指尖用力的掐着手心……


    “嘶——”


    她终于摆脱了那份梦魇,醒了过来。


    睁开酸涩的眼,苏千影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暴打了一顿,浑身上下,连骨头缝里都是疼的。她想翻身,却动不了,身体好像被什么给禁锢住了一般。


    她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忽然一个男人的胳膊从她的背后毫不客气的伸过来搭在她的腰上,大手自然的朝她的胸前摸去。


    苏千影瞪大了眼睛,惊呆了。



第二章陪我陪得很舒服


    此时,苏千影的惊讶并不仅仅是源自她身后伸过来的这只手,还有她胸前白皙细腻的皮肤上面,为什么完全没有一点手术的疤痕。


    这怎么可能?!


    难道之前所谓的给柳曼莉肝脏的事儿都是一场梦?但,完全没有道理!


    上下打量一番,苏千影立刻发现自己的猜测错得离谱。


    她现在的身体不仅没有了疤痕,而且凹凸有致,肤白胜雪。别说她被厉仞寒整整关了一年,精神几近崩溃,身体残败迅速。即使她最美的时候,也绝对没有过如此完美的身材。


    这,是做梦吗?这绝对不是她的身体!


    就在苏千影浑浑噩噩,内心一片惊惶的时候,身后的人似乎要替她确认一般,大手忽然用力,滚烫的身体更紧的贴了过来。


    他滚烫的呼吸贴在她的耳根处,声音低沉而充满了磁性:“醒了,我们继续?”


    刚刚醒来的男人声音里还带着鼻音,和平时的差距很大。可是苏千影还是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扭过身去。


    看到苏千影扭过来,像见了鬼一样的看着他,霍景曜勾起了唇角:“怎么,想起来了?”


    苏千影的脑子里轰鸣一片,陆陆续续的闪现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她所在这个身体的主人名字叫做蒋晓蝶,昨天晚上是她的继姐蒋天娜以介绍设计大赛的评委给她认识为名,将她骗到的这个酒店。


    评委没见到,她却被蒋天娜骗着喝下了春,药,送上了一个老男人的床。幸好她还算惊醒,在最后一刻从房间里跑出来,死死的霸住了从旁边经过的霍景曜……


    所以,是霍景曜救的她吗?这个霍氏集团的总裁,厉家的死对头,她曾经最讨厌的人?!


    “怎么哭了?不舒服吗?”


    霍景曜状似关切的将唇贴在苏千影的耳边轻声的问道。他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脸上,可是他的动作却越来越放肆,一个贯穿,直接进入苏千影稚嫩的身体内,根本并不在乎她舒不舒服。


    感受着身体内撕裂一般的疼痛,望着自己身上深深浅浅的青紫,苏千影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切,权当还了他救她的那笔债吧。


    等霍景曜终于要够了,从苏千影的身上爬了起来,完全不带一丝留恋的进了浴室。只留下苏千影还在床上呆愣着。


    “忘记从哪天起认识了你,相亲相爱也相互嫌弃,遇到困难总是第一个想起你,也只有你可以惹我生气……”


    忽然一阵铃声响起,一个女人在轻吟浅唱。苏千影整个人都还在懵懂状态,默默的注视着手机却压根想不起来要去接。


    “有种怦然心动叫做命中注定,有种地久天长叫守口如瓶……”


    “喂,接电话!”


    霍景曜忽然拉开浴室大门,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抓起电话用力的丢给苏千影:“别再让我听到这该死的铃声!”


    苏千影接过电话,望着手机屏幕上“爸爸”两个字,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她默默的按下了接听键。


    “蒋晓蝶,你现在在哪儿?赶紧给我滚回来!你一个女孩子家,夜不归宿,传出去我们蒋家的颜面还要不要了?”


    “爸,你别这么说妹妹,她昨天晚上就是去陪张总喝酒去了,不会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的。”


    话筒里还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苏千影知道,那正是害死了这个身体主人的凶手,蒋天娜的。


    苏千影懒得再听,按断了电话,将手机直接扔到了一旁。而旁边的霍景曜目光凉凉的望着她,表情意味深长。


    他漫不经心的穿着衣服,对着苏千影慢慢的说道:“虽然说昨天是我救了你,让你免得被那个什么张总糟蹋,不过昨天晚上你陪我陪的很舒服,所以,那张支票给你了。”


    说完,他抓起床头柜上的支票甩到了苏千影的面前。





  第三章她的初夜并不便宜


    苏千影一时没有缓过神来,任霍景曜将支票扔到她的身上,只是抬起头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她浑浑噩噩的表情将霍景曜逗乐了。他斜眼睨视着苏千影,又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怎么,除了哭连话都不会说一句?昨天晚上你不是叫得很大声吗?算了,初夜嘛,可以多一点,要是不够你给我说。”


    苏千影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她将支票捡了起来,看了一眼上面那熟悉的字体,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呢!看来,她的初夜,并不便宜。


    她将支票随手放在了一旁,缓缓的开口说道:“您出手真是大方,多谢打赏。”


    这声音虽然出自苏千影之口,却全然不是她惯有的那种疲劳过度,略带沙哑的嗓音,而是一种稚嫩而又软儒的女声,娇娇嗲嗲,细听之下,还带着微微的受了委屈一般的鼻音。


    苏千影自己也被这个声音给吓得愣了愣神,好在她快速反应过来,一声不吭的从床上爬起来,转身进了洗手间。


    站在洗手间的大镜子跟前,苏千影终于敢将自己的情绪展现出来了。她惊恐的望着镜子中那完全陌生的面容,整个人惊讶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上辈子她已经二十七岁,已经接近事业的巅峰期,而镜子中的女孩儿,看上去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岁,明媚动人,却又稍显稚气。


    是啊,这个身体才是设计学院二年级的学生,连二十岁的生日都还没有过,却硬是生生的死在了她那个继姐蒋天娜的一杯酒里!


    眼泪哗啦哗啦的流了出来,苏千影的眼中充满了恨意。镜中人的眼睛和她一模一样,此时都迸发着愤怒的火焰。


    苏千影伸手一把抹去了泪水,纷乱的脑子在这一瞬间变得清明无比。疯狂乱跳的心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病房门前,厉仞寒,柳曼莉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神情都清晰无比的浮现在她的眼前,回荡在她的耳边。就好像是那把锋利的手术刀,一下一下戳着她的心脏。


    苏千影低下头,慢慢的握紧了拳头,全身微微战栗。


    既然上天给了她这样的机会,让她可以重头来过。


    那么这一辈子,她会替自己讨回公道,也要为那个因为一杯加料的酒而失去生命的蒋晓蝶讨回公道!


    她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将那些人一个一个地打回原形!


    她要将自己受过的苦,全部还给他们!


    ……


    当苏千影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时候,霍景曜早已经离开。


    所幸他做人还算厚道,在床上显眼的地方放着一套干干净净的衣服,并不是什么高档名牌,而是与蒋晓蝶之前被撕裂的衣服一模一样。


    望着那套牛仔裤,白T恤,苏千影微微一愣。


    之前在她的心里,霍景曜一向与傲慢,冷血,强硬这些字眼挂钩,她从来不知道,他也有如此贴心的时候。


    他刚才听到了那个电话,所以叫人买这些衣服回来,就是为了不让这个他救下来的女孩儿,回家的时候太过于难堪吧?



第四章“父慈女孝”一家人


    刚刚走到家门口,苏千影就隐隐的听到里面有人说话:


    “一个女孩子家,半夜出去和男人喝酒,还夜不归宿,这要是传出去,你们蒋家的面子还要不要了?兴宁,这事儿你可不能不管,晓蝶不要脸我们天娜还要脸呢!”


    “她要真的闹出什么丑闻,我们天娜还不得跟着倒霉?”


    “妈,你别这么说妹妹,她是听说那个张总是设计大赛的评委之一,想去套套近乎而已。我想,她不会随便陪人家睡觉的,毕竟,那个张总,已经快要六十岁了……”


    那娇滴滴的声音,不用说,一定就是那个便宜姐姐,蒋天娜的!


    谢惠媚,蒋晓蝶的继母,蒋天娜,继母带来的拖油瓶女儿,靠着会讨好逢迎她那个爹,现在一个个在蒋家耀武扬威,蒋晓蝶甚至连姓都改了,俨然以蒋家千金自居!


    “是我平时太纵容她了,为了一个什么破烂设计比赛,就能够这么不知下贱,真的是毁了我们蒋家的名誉!”


    听到蒋晓蝶父亲的这番话,苏千影讥讽的挑了挑眉,推门而入。


    客厅里,父亲蒋兴宁坐在沙发上,谢惠媚站在他的身侧,而蒋天娜则拉着他的手臂,正在撒娇。


    呵呵,好一副父慈女孝的幸福一家人!


    “开家庭会议呢!”


    苏千影换了拖鞋走了过去,直接坐到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侧着头看向蒋天娜:


    “姐,你昨天说自己胆子小,非拉着我陪你一起去见评委,可为什么我不过去了一趟洗手间,你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你不是和那个什么张总约好了吗?他还到处找你呢!”


    “姐,不过是那么一个破比赛,你至于这么上心吗?我们蒋家是缺你吃还是缺你穿了,还要去对着那么一个油腻的老头子撒娇卖好?你也做得出来?”


    蒋晓蝶一边说,一边不赞同的摇着头,目光充满了讥讽的望向蒋天娜。


    蒋天娜的眼神慌乱的转了转,她上下打量了蒋晓蝶一眼,看她衣冠整齐,眼神清澈,完全没有一点儿被人强后所应该有的害怕或者恨意。


    她的心咯噔一下,瞬间有点拿不准了。


    昨天晚上蒋晓蝶喝了那杯酒之后,确实跑到洗手间去吐了,不过她明明看到那个张总跟着进去,这才偷偷溜走的。


    难道,那个张总没有得手?这怎么可能!


    只是,这些她此时当然不能问出口。


    “晓蝶,你胡说什么?我昨天晚上一直在家里做设计图,压根就没有出去。明明是你,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蒋天娜细声说着,她抬起的小脸泛着白,看上去可怜巴巴,眼角还挂着泪珠,仿佛蒋晓蝶如何冤枉了她一般。


    “够了,蒋晓蝶,你自己不知道悔改,还敢冤枉你姐姐!”


    蒋兴宁看到这些,顿时心疼无比,连忙维护起了蒋天娜。


    “呵呵,“蒋晓蝶轻笑。


    她站起来睨视了谢惠媚和蒋天娜一眼,淡声说:


    “她没有跟我去,怎么知道我是去找什么评委?她没有见,又怎么能一口咬定我去陪男人喝酒?我们两个什么时候好到出门我还会给她报备的程度了?”


    “天娜怎么可能会去那样的场合!”蒋兴宁拍案而起。


    “蒋先生,你的意思是说,只有我才会去那样的场合,对吗?”


    苏千影的目光与蒋兴宁的对视:“你对她好成这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才是你的亲生女儿,我是捡……”


    啪!


    苏千影一句话没有说完,蒋兴宁已经站起身,一巴掌用力的抽在了她的脸上!




第五章逆女


    疼,火辣辣的疼!


    “不准诋毁天娜,她是一个好孩子!”蒋兴宁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威压。


    苏千影缓缓抬头,脸上烙着红红的五个指印,白皙的脸颊红肿得可怕。蒋兴宁不由自主的握了握手,他的手掌这会儿也涨疼涨疼的,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刚才居然会使了那么大的劲儿。


    “爸,你别打她。是我不对,我不该把妹妹出去喝酒还陪人上床的事儿说出来。”


    蒋天娜委屈的拉住蒋兴宁的手,看似在替蒋晓蝶求情,实际上是又一次将她推入深渊。


    苏千影听到“陪人上床”四个字时,脑海中反复出现着昨天晚上那些残破的景象,她从心里对那个已经死去的女孩儿感到了深深的悲哀。


    她的嘴角忽然勾起了笑意,朝着哭哭啼啼的蒋天娜走了过去。


    蒋天娜满脸是泪,神情中充满了惊惶,她一边小心翼翼的后退,一边小声的念叨着:“晓蝶,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是我错了。”


    苏千影的笑意更深了,她大步上前,冲着蒋天娜的脸兜手就是两耳光!


    啪!啪!


    那声音清脆响亮,瞬间将在场的人都吓呆了!


    “你居然敢打我?!”蒋天娜捂着肿胀的脸颊,惊讶到甚至忘记了伪装,眼中射出了要吃人一般的目光。


    而一直在旁边静观没有出声的谢惠媚却忽然站在了蒋天娜的面前,挡住了她的目光,噗通一下跪在了苏千影的面前,朝着她重重的磕起了响头:


    “晓碟,你别怪你姐姐,姐姐也是好心,按说我不应该管你,可是女孩子还是要自尊自爱一点比较好。你别生姐姐的气,她身体不好,你要打就打我好了。”


    她痛哭失声,可还没忘记“劝导”这位继女,那神情,看上去真的是忍辱负重。


    苏千影微微的点了点头,看着谢惠媚说:


    “你说的一点没错,你不应该管我,你没有那个资格!说起来你最多就是蒋先生娶的二房,就真当自己是我长辈了?呸!谁给你的这个脸呢!”


    “要翻天了,你个逆女!我有没有资格管你?”蒋兴宁气得浑身发抖,冲上来就要再去打苏千影。


    苏千影伸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目光凌厉:“刚才你打我,我敬你是我的父亲,没有还手。可就我们俩之间那淡薄到一捅就破的父女感情,你以为你还能再打我一次?”


    说完,她重重的将蒋兴宁推了出去,蒋兴宁踉跄了两下,噗通一声跌坐在了沙发上。


    望着这个仿佛一夜间长大,从胆小怕事变得嚣张跋扈的小女儿,蒋兴宁的脑子里一阵发懵。


    他不敢置信的望着苏千影朝着楼上走去的,挺得直直的背影,一时间,被她的气势压制的没敢出声。


    苏千影一分钟也不想在这个家里再待下去了,她随便收拾了一点随身用品,摔门而出。





 第六章积德行善


    从蒋家走出来,苏千影直接走进了最近的一家药店。


    “小姐,请问你需要什么?”


    “事后药。”


    苏千影今天一天脑子都浑浑噩噩的,还是刚才蒋兴宁那一巴掌终于将她拍醒。她才忽然意识到,昨天晚上,霍景曜根本没有做任何措施!


    柜台里面的几个中年妇女望着苏千影红肿的脸,又听到苏千影蹦出这三个字,不由得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与轻蔑。


    这么年轻的一个女孩儿,大早上带着巴掌印儿跑到药店来买这种东西,还不知道一点遮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现在的小姐也会赶时髦了,穿的跟个高中生似得,怎么着,这样能卖个好价?”一个女人啪的一下将药甩在柜台上,撇嘴说道。


    另外一个人连忙接上话茬:“谁知道呢,现在的女孩儿啊,年纪轻轻不学好,这么小就出来卖,还被人捉女干,爹妈也不抽死她!”


    苏千影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从背包里取出钱包,默默的付了钱。此时的她完全没有兴趣听这些人废话。


    可是就在她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目光却被药店里开着以吸引顾客的电视机所吸引了过去。


    “距离城东私家诊所纵火案已经过去一年了,到现在凶手还未找到。这次案件不仅医院损失惨重,著名建筑设计师苏千影女士更是因此而遇难。”


    “苏女士所在厉氏集团老总厉仞寒先生事后曾在媒体宣称,要全力以赴寻找凶手,为苏女士报仇。”


    “今天是苏千影女士去世一周年纪念日,我们在墓园里看到了厉先生的身影……”


    与此同时,电视中出现了一个偷拍的厉仞寒的特写镜头。


    苏千影目光死死的盯住电视中那张让她永生难忘的脸。


    挺鼻薄唇,轮廓俊美而威严,气势逼人。


    电视中的厉仞寒身穿黑色西服,铁灰色的领带打得一丝不苟。即使只是远远的一个侧影,也能够看出他正站在苏千影的坟墓前,一脸的肃穆……


    苏千影愣愣的看着,这一瞬间,她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那墓碑上的名字,还有那那个熟悉的照片,无一不在说明,那个天真痴傻的苏千影已经被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给逼死了!


    这一刻,深入骨髓的恨意排山倒海的袭来,让她几乎站立不住。


    她匆匆的离开药店,走出了很远,身后还有那些女人的议论声。


    ——


    “小姐姐,请为孤寡老人献一份爱心。”


    刚刚走出没多远,苏千影就被几个带着红领巾的小朋友拦了下来。他们手里抱着一个画满了爱心的纸盒,小脸在太阳的照耀下,看上去红扑扑的。


    “你们说什么?”


    巨大的愤怒充斥着苏千影的内心,以至于她根本就没有听到面前的这群孩子到底在说些什么。


    或许是她的声音过于凌厉,刚才拦住她的那个女孩儿吓得倒退了两步,嗫嚅着不敢吭声。倒是手捧捐款箱的那个胖男孩儿奓着胆子上前了一步:


    “小姐姐,请为养老院的爷爷奶奶们献一份爱心。”


    养老院啊。


    苏千影的目光有些恍惚,她又想起了她的前生。那时候她所在的孤儿院和养老院是在一起的,那些孩子,那些老人生活的有多不容易她比谁都清楚。


    她忽然想起早上霍景曜给的那张支票,早上急,她还没来及撕。


    正好,这也算是为霍少爷积德行善了。


    苏千影轻轻一笑,将支票投进了小男孩的捐款箱。






再是死敌


    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原本就已经很狼狈的苏千影实在不想让自己变得更加狼狈,她伸手招来了一辆出租车。


    “去城东路。”


    说完这句话,苏千影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城东路是苏千影生前所在大学后门的一条小路,也是京城很出名的小吃一条街。


    这是重生后苏千影要吃的第一顿饭,她决定对自己好一点。


    走进熟悉的牛肉面馆儿,苏千影深深的吸了一口那浓郁的香味,冲着老板大声的喊了一句:“一大碗面,加肉加蛋,再来一份卤牛杂!”


    这是她上大学的时候最喜欢的一家店,熬夜画图之后,能够吃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拉面,对于那时的苏千影来说,是一件幸福无比的事情。


    只是那个时候的她没有钱,连上学都靠得是助学金贷款的她,吃一碗面都是很奢侈的事情。


    上一次这么痛快的大吃大喝,还是她终于拿到厉氏集团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拿到了通往成功的钥匙,却不知那根本就是一张夺命函!


    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很快端了上来,那喷香的味道让苏千影顿时觉得自己已经快饿过了头。她拿起勺子在旁边的辣椒盒里使劲的挖了一大勺辣椒放进去,搅了搅,觉得不够辣,又放了一勺。


    一口吃下去,顿时呛得她大声的咳嗽起来,泪水止不住哗哗的往下流,红红的辣椒油滴落在她白色的T恤上。


    “姑娘,你没事吧?”正在端面的老板娘关心的递过来一片纸巾。


    “没事。“苏千影笑着接过,将纸巾攥在手里,眼泪还是蒙了双眼。


    不是辣,她也没有哭,刚才只是被呛住了而已。苏千影一边擦去眼泪,一边在心里默默的解释,手中的勺子再一次的伸向了辣椒盒。


    “吃个牛肉面也能把自己辣哭,你也真有本事,好好的面都让你给糟蹋了。”说话间,一只男人的大手,从苏千影的面前将辣椒盒拿到了一边。


    霍景曜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苏千影惊讶的抬起头,望着那个西装革履,一副时代精英模样的男人站在这用石棉瓦搭建的违章建筑里,面无表情的盯住她,那感觉说不出的惊悚。


    刚刚喝的那口牛肉汤还没来及咽下,因为惊讶再次呛进了苏千影的气管,顿时又爆发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苏千影连忙用纸巾捂住了嘴,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而这位霍家大少却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一般,反而自来熟的坐在了苏千影的旁边。


    “霍先生您来了,还是老样子?”老板娘看到霍景曜,顿时露出了一个热情的笑容。


    什么情况?


    这位堂堂霍家大少爷出现在这里已经可以称之为奇观了,可现在这样子,难不成他还是这家面馆的熟客?


    苏千影渐渐止住了咳嗽,她想也没想,问话已经脱口而出:“你怎么会来这里?”


    话一出口,霍景曜凉凉的目光就朝她扫了过来:“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这是你家开的?”


    一句话说得苏千影哑口无言。


    她忽然意识到面前的这位,不再是她曾经的竞争对手,也不再是她的死敌。


    她之前厌恶他是因为每次行业竞标,他都是厉家最大的竞争对手。而他对于她的设计风格更是无所不知,甚至对她的软肋,也清清楚楚。


    而现在,曾经的苏千影已经死了,那些个竞争项目也已经成为了过眼云烟,她完全没有理由对这个男人还如此的充满敌意。


    想到死了,苏千影的眼神再次变得恍惚,她自嘲的笑了一下,低头去吃她自己的牛肉面。


    “您慢用。”老板娘亲自为霍景曜端来了他的牛肉面。


    望着苏千影和自己面前这碗一模一样的二宽的牛肉面,看着上面同样堆得满满当当的牛肉和鸡蛋,看着她吃得香甜无比……霍景曜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牛肉面真的这么好吃?”





第八章乌云都镶了金边


    霍景曜出身富贵,从小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他是不会来吃这么粗糙的东西的。


    他永远也没有办法忘记六年前,他在校园里第一次见到苏千影时的那副情景。


    那天他是被设计学院请来做演讲的。演讲结束后,校董们在张罗晚饭。他厌恶了那群曲意逢迎的人,自己走到长廊里想去抽根烟。


    夕阳下,那个扎着马尾,一脸笑意,神采飞扬的女孩儿,忽然间进入他的视野,那一瞬间,霍景曜觉得就连乌云都镶上了金边。


    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干净的眼睛,没有见过那么不染一点尘埃的笑容。


    简直是无意识的,他竟然扔下了众人,尾随着苏千影走到了这个牛肉面馆。


    那天她点的东西和今天这个女孩儿一模一样,也是大份的面加卤牛杂。


    这么粗糙的食物她居然吃得津津有味,以至于让他觉得这一定是天下至臻的美味。


    ……


    之后他特意查了女孩的资料,知道她刚刚拿到了厉氏的合约。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一步慢,步步慢,在他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接触她,就传出了她和厉仞寒相恋的消息。


    毁人姻缘的事霍景曜从来不干,即使心中有太多的遗憾和不甘心,他也只能放在心里。


    可是,他心里却非常清楚,厉仞寒不会娶苏千影,即便他们感情再好,厉家那种老式的豪门,也不会让她这种身份不明的人进门。


    果然,很快传出了厉仞寒订婚的消息,紧接着又传出了苏千影因为身体原因,休长假了的消息。


    霍景曜自然不信,可是无论他用尽所有的方法,苏千影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再也找不到。


    当他再次得到她消息的时候,就是医院着火,她不幸遇难的噩耗。


    霍景曜不信这一切都是偶然,即使厉仞寒做的再滴水不漏,他也知道他逃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霍景曜的眼神变得晦暗不明。


    正在埋头吃面的苏千影被霍景曜问的一愣。好不好吃他自己不知道?不好吃他为什么还坐在这里?


    苏千影忍不住抬头四下望了一眼。


    这里是设计学院的后门,学设计的女孩子们自然有一般人所没有的气质。看看周遭坐着的众多美女,苏千影忍不住不屑地撇了撇嘴。


    “每个人口味不同,环肥燕瘦,总有适合您的一款。”


    说着,她端起碗喝下最后一口牛肉汤,然后站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一百块钱放在桌上,挑了挑嘴角:


    “多谢霍少昨晚搭救之恩,今天的面算我孝敬您的,请慢用。”


    苏仟影的身材窈窕高瘦,站在那里完全是俯视霍景曜的角度。她口中的话恭敬无比,可眼神却带出了讥讽。


    说完,没等霍景曜回答,就径自朝着门口走去。


    望着面前的女孩儿,霍景曜有一瞬的恍惚。她的眼神儿,还有说话的口气,与记忆中的那个女人无比的相似,有那么一刻,他还以为她就是她。


    他用力的摇了摇脑袋。


    怎么会?苏千影如果活着,今年差不多要二十八岁了吧?而这个女孩儿,看上去能有十八?


    是自己魔障了。他自嘲的笑了一下,并没有因为蒋晓蝶的嘲讽和替他买单而觉得丢面子,站起身,对于周遭人们的议论仿若未闻,抬脚朝门口走去。


    他的神色如常,步履坚定,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平时的样子。只有真正熟悉他的人,才能够从他的眼眸深处,看到一丝失魂落魄的表情。


    今天是苏千影去世一周年的日子。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关注下方的二维码!

本文来源于网络,有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