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后 香港的大陆难民村变成了这样…

香港港真2020-11-20 14:09:45


1953年,石硖尾的圣诞节


20世纪40年代末,国共内战时期首批难民涌入香港时,他们很多人都蜷居在石硖尾的山坡上,在贫瘠荒芜的岩地上搭建简易棚屋,向下俯瞰便是深水埗的工厂和店屋。


1953年的圣诞夜,一间棚屋起火。熊熊烈火吞噬了整个棚户区,致使5万3000名居民无家可归。



1953年,石硖尾大火


这场火灾迫使当时的港府开始实施公屋建设计画(延续至今),也为石硖尾揭开了新的历史篇章。



1962年,石硖尾徙置村



1971年,石硖尾庆祝双十节



1979年,石硖尾地铁站开通,乘客们迫不及待



90年代末,俯瞰石硖尾村的旧楼



2006年,一名石硖尾村居民。当年,香港15幢最老的公共屋邨将被拆除。


近些年来,政府资助开展的一系列文化活动已经将这片历史建筑转变为汇集艺术学校、博物馆和艺术家的艺术之村,反过来又吸引了新艺术空间和咖啡馆的入驻。


这片昔日的工人阶级避风港已经开始焕发新生。



2008年,石硖尾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开幕


不过,这绝非是迅速奔向绅士化的轻率之举;石硖尾仍以公屋为主,这也使该区域的变化速度——与其他地区相比——保持在一个更加合理的步调中。


这些保留现有建筑的小规模干预措施对于石硖尾而言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在允许改变的同时又保留了一些自己的特色。”小说家兼文物保护主义者珍妮•兰比(Jeanne Lambin )这样说道。


她自2013年始一直居住在石硖尾。


在石硖尾近期所有的文物专案中,珍妮•兰比最喜欢的是美荷楼——唯一一栋存留至今的20世纪50年代的建筑。



美荷楼


2013年,美荷楼被改作青年旅舍,设有一间咖啡馆和讲述石硖尾历史的免费博物馆。


我喜欢的是,它可以将旅人过客带入到香港这片常被忽视的土地。”她说。


曾凯琪女士(Iris)是负责管理美荷楼的香港青年旅舍协会的总干事,她表示,虽然当时的生活贫困简朴,但之前的居民回想起自己的老邻居时的感情之深令她颇为惊讶。


“当时邻里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她说。


负责美荷楼改建工程的建筑师的目标之一,就是重新唤起昔日的邻里氛围。



美荷楼呼吸咖啡(Full Cup Coffee)


H型大楼的后院中摆设着咖啡桌和椅子;有一间售卖啤酒、软饮料和糖果蜜饯的士多,还有一间旺角呼吸咖啡茶馆的分店,采用了香港20世纪60年代的装饰风格。


旁边,在原来的嘉顿面包坊所在地,你将会看到另外一个唤起人们怀旧思绪的地标建筑,经典的战后工厂加之现代主义的钟楼,现在这里设有一间地下咖啡馆和记载工业化休闲食品的博物馆。


在这条街上,始建于1960年的庄严的北九龙裁判法院已经在萨凡纳艺术设计学院的入驻后重焕生机。



萨凡纳艺术设计学院


在文革期间,实际上裁判法院成为了从大陆边境偷渡而来的移民的居所。如果他们在新界被员警抓住,就会被遣返,不过如果是在石硖尾,他们却可以谎称是这里的居民。


你可以在萨凡纳艺术设计学院网站上报名参加这里的免费游览活动,亮点包括学生作品艺廊、地下监狱和一间存留下来的法庭。



石硖尾街景


虽然出现了一些高耸的新改建公屋建筑,但石硖尾却有属于自己的一份宁静。也许是因为这里三面环树。


在西侧,大汗淋漓地爬上讯号山,整个九龙的风景就会一览无余的呈现在眼前。


向北是石硖尾公园,这里是20世纪60年代复古建筑元素的宝库。


东侧是窝仔山,虽处于城市中心,但野生环境却出人意料地完好。


80年代以前,这里曾经被寮屋所覆盖,现在则是纵横交错的泥土小径,两旁生长着竹林和参天的榕树。


石硖尾的老居民会来这里锻炼身体、打麻将;穿梭于丛林之间,偶然还会看到一些小的圣坛或神龛,供奉着很多瓷神像。



窝仔山


下山时,穿过意中融合风格的建筑方济各堂,在耀东街你会看到香港现存的最后的大排档群之一。


街的一侧坐落着苏记茶档,供应美味的猪排。另一侧是专卖鱼蛋面的长发面家。


附近的唐楼面临着拆迁问题,不过石硖尾会以自己的方式进行,虽然这里在不断发展改变,但大排档将会屹立不倒。


“我们哪里都不去。”长发面家的老板马先生表示。





如要寻找石硖尾复兴的起点,你可以直奔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昔日的一座工厂大厦现如今则囊括了各种工作室、艺廊和一间黑盒剧场。


“我认为在最初的几年里我们做得非常成功。”创会董事吕丰雅(Eddie)说道。


2008年艺术中心开业后,出人意料的是,大批市民参与到周末活动之中。


“现在,这已经成为了一项永久固定的活动。”




每到周末,成千上万观众涌入艺术中心,观看表演、逛工艺品市集,在琉金穗月享用店家自己烘培的咖啡,在文博轩品尝美味的饺子。


在这里你找不到自命不凡、矫揉造作:毫无疑问,这里的理念是草根和民主。


1楼的喜居生活,你可以找到有机食品和红茶菌酿造工坊。


旁边便是Design Port,这里提供皮革制作课程,并售卖香港和台湾设计师的寄售品。




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为石硖尾在香港青年之中树立了某种威信,同样也鼓舞了曾是记者的Kecoj Pun开设了Toolss——一间落户艺术中心外大街上的咖啡店兼文具店,并使这里成为了周末人们出行游玩的最佳场所。


“在香港像石硖尾这样的地方并不多,这里没有购物大厦,没有连锁商店。这是一方小地,每个人都很友善。”Kecoj Pun说道,“来这里的都是对文化感兴趣的人。”




位于福华街的白纸工作室也有着相似的不拘一格、兼收并蓄,店屋的一楼集工作室、艺廊、咖啡馆和寄售商店于一身,严格来说这里属于深水埗,不过距离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很近。


“我们非常庆幸能够找到这样宽敞的地方,所以我们想应该与公众共用这方空间。”制作干花插花的Tabu Tsang说道,她和从事平面设计的男友一起经营着这间工作室,“人们在这里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甚至是睡觉。”




文/Christopher DeWolf



南早中文
微信号:nanhuazaobao




点图并“识别二维码”

即可关注


南早中文网 是专为中文读者服务的

南华早报新闻及信息内容平台

《南华早报》创刊于1903年

是香港首屈一指的英文报章


www.nanzao.com

世界在此 读懂中国




求分享

“哟,不错哦”—— 求分享!

点击左上角即可分享此文到朋友圈!

众乐乐,才是真的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