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孩子走一段难以忘却的路程

愚鱼愚语2020-07-06 12:12:38

陪孩子走一段难以忘却的路程

 家庭亲子关系教育分享系列

 

一个孩子是不是有意志力,决定了他的人生是否能在困难时期顺利度过。所以。孩子意志力的培养是很重要的。

首先,要做一个好的策划,也就是围绕意志力锻炼做的策划。最好这个策划是对孩子这个成长阶段有所超越,有所难度的。但是,又不能违背规律,在不安全的环境中,实施一个不安全的计划。所以,这个策划必须深谋远虑,从小事做起,长期坚持有效的锻炼,才能养成坚强的意志力。

当然,不断的对意志力进行测试,也是成长过程中必要的手段。如果这个测试能够和旅游或者是陪伴等活动一起进行的,那就更加完美了。

我们家的关于意志力的第一次测试,在2013年,女儿十岁刚过的年纪,我们共同骑行海南,把中国第二大岛屿由北至南穿越了。小女孩表现出坚强的意志力和顽强的斗志,锻炼了自立的能力,感动了大家,也感动了自己。

2016年,女儿十四岁,我们就商量着,把中国第一大岛----台湾岛给穿越了吧?再来一段难易忘却的,只属于父女之间的旅程吧!

于是,同样的提前半年,父女一起开始做攻略,购买装备,联系车辆,办理签证等准备工作,同时,还要加强体质锻炼,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我们是七月底到的台湾,热闹的台北并没有想象中的繁华,反而有很多地方仿佛回到了八十年代的大陆城市,破旧不堪。夜市也是闹哄哄的,本来就很热的空气里,弥漫的全部是烧烤、煎炸的食物的香味,冰镇的啤酒都带不来一丝的凉爽的感觉。

反而,台湾的民众给我们很友好的感觉。从接车的姐姐,到酒店的前台哥哥,到单车店里一群热情的小伙子们,从他们友好的言语和真诚的态度中,一减天热带来的懊恼。当他们听说我们是从大陆过来骑行的,尤其听到姐姐才14岁时,无不流露出羡慕、惊讶和鼓励的眼神。我们备受鼓舞。



由于这次骑行,只有我们两个人,更没有后勤车辆和保障,于是我们将大部分行李寄到了高雄还车地点,只带了必要的装备,轻装上阵。整个行程从台北到高雄,全程450公里,我们计划分四-五天骑完,每天的行程大约是110公里左右,也就是说,按照时速15公里计算,再加上中途休息和不可预见的情况,我们将每天的骑行时间定在了9-10小时。考虑到时盛夏,气温太高,从防暑的角度出发,我们设定每天凌晨4点起床,下午两点前结束行程,避免被太阳晒伤或者中暑。

 

第一天     从台北到彰化。

凌晨四点的台北,虽然昏黄的路灯显得无精打采的,但是扑面而来的是热的空气,让人直观的感受到这是大夏天,还没出发,就开始出汗了。沿着街道,跟着导航,顺着河堤慢慢的往城外新竹的方向走着。

其实,昨天下飞机来台北走的也是这条路,只不过是上面的高速公路,一下子就到了。而骑行的速度是非常慢的,路也不熟悉,只能慢慢跟着导航,寻找着环岛一号线。

不巧的是,在上一座桥的时候,女儿摔了一跤。我心里可是咯噔了一下,这才刚出发,就摔跤了,那接下来怎么办?停下来修整时,发现已经磨破皮了,也可以说不太严重,女儿也说没问题,做了简单处理后,这才放下心来。



台北郊区的绿道和大陆这边的不太一样,这里的绿道特别宽敞,六点以后,锻炼的人也越来越多了,骑行的专业人士也有好几拨,呼呼声的超我们而去,超车时,不忘竖起右手的大拇指让我们看到,并喊一声加油。因为他们看到我们是带了行李的,就知道我们是环岛,给我们一些鼓励,让我们心中一片温暖。



我们很幸运,在太阳升起之前,就顺利的找到了环岛一号线,并在早餐店整理着装,佩戴防护太阳的装备,以防晒伤。


虽然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包括着装和心里,但是,还是没有预料到,第一天的线路,由于道路条件有限,环岛一号线基本上都是在公路边上划一道颜色,标明是单车道,但是实际上就是公路上的边线,其实也是蛮危险的。所以,我们骑的小心翼翼。



台湾的七月,地面温度是如此的高,最让人受不了的是,环岛一号线上,基本上没有一棵树。如果在没有骑行的时候,你是一分钟都在地面待不住的,因为气温太高,太阳太大了。而我们只能凭借着骑行移动过程中带来的微风来自我降温,也是这个自己创造的微风,支撑了我们这几天艰难的行程。

第一天由于经验不足,下午将近三点才到彰化。在想象中,台湾应该酒店业是会领先过大陆,而且应该民宿也会很多,能够满足我们这样的骑行一族的,但是,在骑行的沿线,还是让我们大跌眼镜。彰化的酒店很少,尤其是一号线的沿途非常少。终于看到一家,走进去一看,尴尬死了,原来是情侣汽车旅馆,哪能适合我们住?于是于是,通过网络搜索,终于在附近找到一家,类似于大陆招待所一般的酒店,住了下来。

第一次的骑行超过一百公里,两个人都累坏了,匆匆洗了个澡,然后胡乱吃了一点东西,准备好第二天的骑行,抓紧时间就睡了。

 

第二天     彰化到台中。



由于有了第一天的经验,第二天行程就顺了很多。

一号线也开始变得好一点了,与机动车道很长的路是分开的,安全了很多,唯一不变的,还是沿途没有树。



天空是从五点钟左右开始亮起来的,五点之前的半小时,只能接着路灯前行,这时候的车比较少,也不是那么热,如果不是浓浓的睡意还没有驱散,骑行还是比较舒服的。

五点到六点半,这段时间,是我们赶路的大好时机。台湾的西海岸还好,空气也比较清新,朝阳出来的时候,都是伴着朝霞一起,一边骑行,一边欣赏天空由灰蒙到橘色到火红然后看着猛烈地阳光从云层中射下来,照到我们的头上,身子上的时候,我们必须停下来全副武装啦。


台湾的农村比较干净,不像我们的农村,随便那户人家开一个门面便是一家便利店,货品来自什么渠道都不确定。台湾的村落,大部分在村口有一家连锁的便利店,而且绝大部分都是7-11的品牌,像大陆村里的民居士多是见不到的。由于是连锁,所以管理也比较规范,基本上每一家都是一样的。这里的早晨,便利店是村民们的一个聚会场所,看得出来,村民们的早餐很多都是在这里搞定,都是即食的蛋糕面包牛奶鱼蛋这些,还有一些现场灼熟的粉面。村民们对咖啡的热衷也是与大陆很不相同,几乎老少男女,走的时候,手里都有一杯热咖啡,而且脸上带走的还有那种心满意足的神态。

我们抵达便利店的第一时间,必须医渴医肚子。找到饮料,找到填肚子的食物,狼吞虎咽之后,便迎来了片刻美好的闲暇时光。一般我们的休息时间安排在十五分钟,而这短暂时光,却是我们在骑行过程中最美好的时刻了,可以发发微信,刷刷朋友圈,看看微博,放松肌肉,看看当地村民在早餐时候的问候和家常,也是非常的惬意。

 


六点半以后的太阳就开始大了。必须从头到脚全部遮住,才能避免晒伤。虽然沿路一棵树都没有,但是,沿途别样的风光还是能分担一些骑行的艰辛。

沿途的农村的田地很有特色,也许是农业比较发达,也许是方便灌溉,田埂都是用水泥砌好的,农机和器具整齐的堆放在田地旁。这些与我们大陆地区的农田有很大的差别,就算是大规模的机械种植也没有见过将田埂用水泥固定的,更别说是私人的山地稻田。

两旁的农舍相对来说比较整齐,私家汽车干净的停在固定车位上,很是节约位置,不像大陆的路边农民房必须要建一两个门面才行。停在农舍旁的私家车和工具车,就算是八十年代出厂的老爷车,都会收拾的干净整洁,完全看不出它有二三十岁的年纪。

 


台湾的环岛一号线是专门给骑自行车环岛的人准备的,虽然路况比较好,但是也是有很多需要吐槽的地方。路边没有树,是最大的问题,没有树就意味着,这条路是没有遮挡的,骑行的人必须顶住高温和太阳骑行。这个季节的台湾岛,差不多是最热的时候,在没有任何遮挡道路上,地表温度应该在40度以上,尤其是前面的路延绵不断的没有尽头,那骑行中最难受。还好,间中的路牌告诉我们前面的驿站(其实就是村口的便利店)还有多远,也就是可乐和食物的诱惑,让我们一段路一段路的坚持了下来。

 


这一天的行程还顺利,早早的到了台中市外围,预定了一家私人的小旅馆,老板娘也很热情,得知我们是从大陆过来的,更是热情的不得了,帮我们介绍了一大通。

我们的晚餐,在老板娘的指引下,来到了台中渔港。这里原来是军港,是台湾离大陆最近的军港,虽然现在看不到军舰,但是还是有很多的军队的痕迹。站在大海边,很难想象,海的那边是我们的家乡;更难想象,也就是几十年前无数的军人从这里开赴金门,走到最危险的前线,与我们解放军对垒对战。

感慨之余,美食是必须犒劳一下的,于是乎,在众多丰富的便宜的还海鲜中,挑出几样,美美的品尝了一番。

 


到了台湾,自然要逛一下台湾的民土风情。我感兴趣的是,台湾的庙宇文化特别兴旺。据了解,台湾有庙堂馆所近两万多座,几乎每一千人就有一座庙,这在全球来说也是相当的密集。

几乎每一个乡镇都会有城隍庙,而城隍庙基本上都会在集镇的中心地带,因此台湾岛上的城隍庙除了烧香以外,基本上都是小吃荟萃,物资交流的最重要的场所。如果将城隍庙旁边的手机店首饰店服装店换成卖布的卖中药的卖生产工具的,仿佛时光穿梭回到古代逛庙会了。

除了城隍庙,大小集镇还有很多的庙宇祠堂,正规一点的有佛教的丛林,更多的是妈祖庙、关帝庙、老爷庙、玉帝庙以及各路神仙的居所,不一而足。只要大小是个神仙,都有人做一个小庙宇,将他供奉起来,流传下来。大陆这边如果没有破四旧和文化大革命,我想庙宇的状况也会和台湾是一样,只不过作为最重要的中华民俗传统之一的庙宇文化,还好在台湾有传承,也是不错的。

城隍庙是集镇的日常美食交易的生活类重要地方,观音庙这些大一点的庙宇,则是精神类的重要场所。这样的庙宇一般高大,场地开阔,菩萨庄严肃穆,人到了这里,自然多了几分敬畏,也增加了一点虔诚。由于也处于城市集镇,到了晚上,这里又变成了城市文化的集散地,传统的闽南布袋戏、现代的电影放映会等都能在这里找到,绝对没有吵闹的广场舞和喧嚣的交谊舞。

 

第三天     台中到嘉义。

凌晨四点半,老板娘很不情愿但是依旧热情的帮我们开了门,我们便匆匆忙忙的出发了。

 

从台中出来,有一段路是真正从海边的路过的,能够感受得到海洋的气息的绿道,但是海洋也不会给骑行的人带来一点特殊的待遇,高温之下,蓝色的海景也不能留住我们赶路的脚步,只想快速的逃离这高温的地面,赶紧到达下一站。



还好,环岛一号线沿途都比较平坦,这个也和台湾西部地势平坦有很大的关系,因此本次骑行,少了不少翻山的困扰。但是,一旦前面有山,那就是很长的上坡路了。


在我们骑不动停下来休息,或者是推车前行的时候,对面和后面经过的车辆,多会慢下来,啲一声喇叭以示鼓励。更有从后面追上来的摩托车,停下来问我们,是不是爆胎了,需要帮助吗?也有短途骑行的本地骑手,超过我们的时候,竖起大拇指,喊一声加油!

对从遥远大陆过来的父女,在最艰难的时候,一声加油的呼喊,一声喇叭的鼓励,一个竖起大拇指的背影,给予我们的,满满的都是感激和感动。快到身体极限的时候,不知是汗水流到眼睛里,还是眼眶吸引了汗水,我的眼眶是湿润的。

 

最难爬的是长长的公路桥。

公路桥有几个特点,第一,上坡要比下坡长(心里感觉);第二,上坡是连续性的,不像山路的上坡有拐弯有转角可以休息或者给你一个转角是坡顶的想象空间,公路桥是没有的,他会连续性的一直是上坡,没有喘息的任何余地给你;第三,公路桥的地面是滚烫的,由于桥面要不是水泥就是沥青,延绵数公里甚至十几公里不给任何喘息机会的上坡路,加上火热的太阳,感觉到地面扔个鸡蛋下去,完全可以短时间煎熟;第四,因为是公路桥,同样的更不可能有树木,所以,长长的上坡是不可能有一丝遮挡的,而且由于速度慢,优势走路,变得连风都没有了一丝,这些公路桥可以说是整个行程中最难走的路了。

骑行第三天,这样的公路桥非常的多,一座接一座,好像怎样骑也骑不完,而且驿站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漫长,好像到达驿站这样一个简单的目标都像快死掉一次一样。还好,也正是这些驿站,让我们能从快晕的酷热中一步抵达清凉甜美的空调中,从地狱一步抵达天堂,这样才能支持我们骑行下来。

 


在来台之前,看过很多的影视资料,介绍的是台湾主干道旁的槟榔女郎。这些女郎穿着妖艳,秀色可餐的样子,总是出现在我印象中。但是,虽然本次我们行走的环岛一号线其实就是沿着原来台湾自北至南的主干线而做的,但是沿途见到的槟榔店是很少了,就算是有,也见不到袒胸露乳的美女啦。

原来,随着高速公路的增加,原来的主干道货车经过的数量越来越少,货车司机也就随之而少了。买方没有了,自然而然的,最为风光的80年代的槟榔女郎,也变成了槟榔大妈,自然也没有了当年的万种风情,只有在一点点的痕迹中,还能感受到一点点的台湾槟榔文化。

 


为了犒劳一下辛苦的自己,再加上一号线经过的是嘉义的市中心,我们决定住一家好一点的酒店,并在这里停留一下。

台湾被日本占领了50年,和我门去台湾之前了解的不太一样,日本当年拿下台湾以后,是把台湾当成本土来规划的,所以,从我初浅的历史知识中了解到,当时日据时代的台湾本地人对日本人的抗拒还没有国民党到台湾以后的抗拒厉害。也正是源于此,至今为止,很多台湾本土人的父母甚至爷爷,还有日本名字,对日本的感觉。就没有大陆或者大陆过来的人所有的憎恨,有的还是很强的羡慕和喜欢。

正因为日本人把台湾当本土,所以他们所投入的基础设施和文化设施,都是相当的花心思,也是真投入。嘉义作为台湾西部地区地势平坦之处的中低地段,自然就成了一个交通和资源的枢纽。大山里面的树木矿产等资源,也就是通过嘉义源源不断的输送到日本和全世界各地,为日本提供充足的后勤保障。

近百年过去了,我们走到这些当年建设的基础设施和文化设施旁,静静的观看,不能不感慨,做工确实精良。但是,感慨规划和做工的同时,更加感慨的是,甲午战争后,清政府的近3亿两白银的赔款,日本除了一大半用于建设军队尤其是海军以外,投资教育和建设台湾,就是日本的两大重心。所以,台湾当年建设的这些基础设施,资金来源其实大部分还是清政府的赔款。

从阿里山下来的小火车的终点,就在嘉义,刚好我们祝的酒店也在附近,所以我们就走到火车站去逛了逛。

火车站基本上是保持了当年的风貌,只是没有了通行的火车和匆忙的旅客,留下的都是闲暇观光的各色人等。车站旁的房子都恢复成了当年日据时期的模样,全是日本式的一层的木屋,园林也还算精致,漂亮也算是漂亮,但是逛着逛着,我就提不起来精神了,毕竟这都是人家留下的,还是世俗一点的城隍庙小吃街对我这种俗人的吸引力大一点。于是,我们找到了海边最大的夜市,大快朵颐去了。

 

第四天     嘉义到高雄。

原来的计划我们是打算第四天骑行到台南,第五天再到高雄的。可是一研究,嘉义到高雄也才130多公里,而且我们在嘉义休整了一天,还抽空去了阿里山,应该体力各方面都没有问题,所以,父女两一致决定,一天时间到高雄吧!


依旧是凌晨四点半出发,可能是骑行最后一天的缘故,或者是休整了一天,体力也恢复了一点,早晨凉快时的骑行非常快,到六点半第一次休息吃早餐的时候,我们离目的地不到100公里了,内心也是非常的开心。

 

这一天遇到了好多各有特色的同伴。

沿途被几支环岛的自行车队超越了。每年的各个时间,都会有各种团队组织环岛骑行。自行车(台湾称呼为脚踏车)运动也是非常的流行,骑行装备也是非常发达,我家的几台战车也都是台湾产的吉安特,所以从道路建设,到社团组织,在台湾都是很发达。

超越我们的团队,都是非常的专业,前有引导车手,后有断后护卫,还配有专门的后勤车辆,装着行李和车架,以便骑行过程中紧急情况的处理。

还有几波短途骑行训练的专业车手,年纪不大,稚嫩的脸上,被太阳晒得一片漆黑,大腿更是黑的像非洲人,向我们这样从头至脚包裹起来的,还真不多;像我们这样带着行李骑行的人,更不多。

当车队从我们身后呼啸而来,扬长而去的时候,会留下一声声的加油在空中飘着,更留下了一个个大拇指的背影,让我们暂时忘记了炎热,忘记了痛苦,只记得前面驿站里美味冰冻的可乐在等着我们。

 

台湾的摩托旅行,也是很流行的。

摩旅的都是大排量的摩托车,几乎每隔半小时,就有一辆或者一个车队的摩托车,从身边呼啸而过。先是听到摩托巨大的轰鸣声由远而近从背后汹涌而来,从声音上来感觉车已经快到身边了,但是从视觉上来看,车已经从前面的视线中已经消失了。

摩旅在台湾叫机车旅行。机车党在全球到处都有,台湾的机车党也不例外,只要是外出,都会很强调驾驶机车的仪式感。在驿站,看到这些机车手,在40度高温天气中,带着全封闭的头盔,穿着全皮的夹克,厚实的带护垫的骑行裤,再加上高高的靴子,看着我们都会热晕。但是,他们脸上流落出的满足感已经告诉我们,这种着装的骑行,和我们这么大热天骑自行车自己找罪受,没有什么差别啊!

这也是一种人生,痛苦而快乐的人生。

 

这一天的路很烂。

有一段路,不知道是在修还是我们走错了,很难骑行,也没有找到环岛一号线的标志,但是从导航中显示的又是这里,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在漫长的坎坷的砂石路中前行。几次都快摔倒了,咬咬牙,在修路工人的鼓励下,也将这段路走完了。

 

台湾的红绿灯很多。

其实,台湾环岛一号线是沿着旧时的主要公路沿途下来的,这条主路蜿蜒近500公里,全程还有一个名字,就叫中山大道,只不过分新竹市、台中市、嘉义市的中山大道而已。看到这个名字,我们一直都很亲切,因为我们是来自中山先生的故乡。但是,一连几天,看到的都是这条走不完的路的时候,也是有点无奈了。

而且这条路上,靠近城镇的地方,红绿灯是特别的多。

台湾岛城镇其实和我们广东江浙一带的城镇很像,一半是农田,一半是工厂,剩下一点是居民区。也正是二战之后几十年,我们沿途经过的这些乡镇,承接了经济恢复时期大量的制造加工产业,才带来了亚洲四小龙之一的台湾的经济腾飞。于是乎,每一座大一点工厂和居民区的路边,都有红绿灯。

红绿灯设置的合理又不合理。合理的是,方便了各个工厂和居民区,不合理的是,一眼望过去,一条路上隔五十米一个,连续十几个红绿灯。看到这些灯,我们也是醉了。

我们是有素质大陆来的游客,必须要比当地的村民要有更高的素质,所以红灯是必须等的。于是,无数个红绿灯前,我们眼前第一时间要找的是,停下来是否有地方可以遮阴,因为没有风太阳直射下来的时间,一分钟相当于骑行的十几分钟,汗是不会听你的指挥,肆意欺负你的;还有就是,几天的骑行下来,到了最后一天,每一个红绿灯准备走的那一刻,屁股和坐垫亲密结合的每一次,都是一次非常痛彻心扉的经历,所以最后一天的感觉是红绿灯也是无穷无尽的多。

还好,红绿灯虽然密集,但是,一次亮了绿灯,可以连续几个都是绿灯,而不是看见前面是绿灯,等你骑到面前的时候变成红灯的惨剧。也许是设计的合理吧,总之遇见过一排连续十几个红绿灯,但是我们骑行的时候,是一路绿灯。

红绿灯前的斑马线和大陆的有点区别。台湾的斑马线和汽车停车区之间,有一个方块的区域,这个地方是专门给机车暂时停的,也是照顾弱势群体的一个人性化的表现。另外在很多的路口,右手边还有一个方块的区域,那是专门给左转弯的机车预备的,我们左转弯的时候,都享受过这个待遇,感觉特别的安全和可靠,比较暖心。

 

高雄这个城市处于台湾的西南部,和屏东一起,是台湾在经济腾飞期最重要的工业基地,因此,农村已经基本上没有了农村的样子,基本上以工厂为主,而城里也和周边的农村差不多,按照我们这边的说法,这里的农村很像城市,这里的城市却很像农村。

快到目的地的最后20多公里,是最艰难的20多公里。

已经进入了高雄市的范围之内,看起来也是像热烈残旧的台湾城市,导航显示也好像没多远了。但是,正午两点多的太阳却是直射下来,照的人两眼昏花,再者,无穷无尽的红绿灯折磨着我们,好像我和我们开玩笑一样,每一个绿灯都好像在等我们快到的时候变成红灯,然后让每一次上车变成一次血汗的交流,这最后的二十公里,反而变成了几乎无法完成的行程。

没办法,只能调整骑行姿势,每见到一个驿站都停下来休息,只要红绿灯旁有一点点阴凉的地方,也停下来休息。一步一步的艰难的接近目的地。

还车点,在高雄市的最中心的一个角落,是典型的台湾骑楼下面的铺位,店主是一位中年女性,不热情也不客气,好像对什么都不关心。终于到了,我心里的石头落地,这是有了完美的结果,虽然千辛万苦,但是还是有点小兴奋的。赶紧着做好还车换衣服等准备工作,招呼着女儿来一个合影吧!

本来今天的心情大家都是很好,可是最后的这个二十公里,将女儿的意志力磨灭的差不多了,抵达目的地的女儿,一点都兴奋不起来,坐在台阶上发呆。喊她照相的时候,怎么也不肯。两父女和战车在终点合影的计划,在女儿迷茫的眼神和满眶的眼泪中,取消了!

原来,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在抵达终点时欢呼雀跃;不是每一种目的达到以后都会有满足感;更不是所有所谓的成功都会喜悦。达到目的之后,还会有一种空白,一种极度疲惫带来的空白,一种差一点被摧毁的空白,一种毫无想法的空白。

不管怎么样,我们按照计划,把这个艰难的行程,一步一步的骑行下来了,就算是空白的结束,也只是短暂的,注定这段行程会成为我和女儿一辈子无法忘却的美好回忆。

 

回过头看这几天的经历,这经历不只是一次父女之间的简单的旅行,这是一场精神和身体的旅行。在台湾的十来天时间,除了最艰难的这几天骑行,我们一起吃一起住,一起看喜欢的博物馆,一起参观实现策划好的名人故居,一起到诚品书店看书买书,一起感受了台湾的风土人情,一起寻找舌尖上的台湾,一起经历了常人所没有的经历,这一切,我们都非常的感激,感激妈妈的信任,让我们这么去疯去冒险,感激女儿以青春少女经历这样的艰难行程,感激自己能在女儿的鼓励下坚持下来。

这种时候,我们无需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更不用如何去告知我们的孩子如何锻炼意志力,因为,行动的本身已经告诉了我们。

 

2017年12月4日,完稿于高铁

 


(本图文均为原创,欢迎转发,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