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徒步:来到世界最高的湖(Ⅲ)

杰夫2020-06-02 08:11:26

ACT 徒步行程说明(10天ACT,3天T湖,2天布恩山):


day1:本迪布尔一Chamje一TAL

day2:Dharapani-Danaque

day3:Danaque-Timang-CHAME

day4:CHAME-Upper Pisang

day5:Upper Pisang一Manang

day6:Manang(休整一日游)

day7:Manang-Tilicho Base Camp (T湖线)

day8:Tilicho Lake-Changsar(T湖线)

day9:Changsar-Yak Kharka(T湖线)

day10:Yak Kharka-Thorung Phedi

day11:Thorung La Pass-Muktinath

day12:Muktinath-Jomsom

day13:Jomsom-Marpha-Tatopani

day14:Tatopani-Ghorepani(布恩山线)

day15:Poon Hill-Narapul-POKHARA(布恩山线)


(红色为本篇行程部分)






根据维基百科的词条,Tilicho Lake海拔4919米,被称为世界最高的湖,湖很大,也非常的深。蔚蓝的湖面如镜子般点缀着贫瘠的土地。


在2000年,俄罗斯潜水团队Andrei Andryushin, Denis Bakin, Maxim Gresko在此湖进行了水肺潜水。不知道水下是怎样的景象,据记载湖中没有水生生物记录。



ACT:DAY7


Manang-Khangsar-Tilicho Base Camp


今天的行程是Manang(3550米)-Khangsar(4070米)-Tilicho Base Camp(4140米),海拔已经逐渐的上升到4000+。



早上7点左右起来,收拾妥当去吃早餐,行走就跑过来跟我们说:有两个中国女孩子因为高反从上一站往博卡拉回撤了。


吃完,结账。背上背包去马南的街上买了面包,因为今天的路程比较长,不想中餐多等2个小时。中餐吃干粮。



1


一路上沿着路标走出马南县城,路标非常好找。在路上又碰到了那个意大利女人,于是便一起同行。



刚出马南不久,在路口一块大石头上看到一个单反相机。应该是前面的徒步客遗忘了,准备带上。意大利女人说太重了,我说可以放我背包里。


最后花海还是建议放在原地,因为单反真的很重,而且对方估计会发现丢失回来自己取。便放回去了!


果然,往前没走多远。一个欧美男生就向我们跑过来,问他是不是丢了东西,他说是。于是让对方快点,单反还在原来的地方。不一会儿,他就拿着单反追上我们了。


这期间已经经过了很多徒步客,还有很多放牧的牧民。看来徒步客和当地居民的素质还是非常高的。



2


早上的天气并不是很好,天空中聚积着成片的云。经过一段平缓的土路后,便开始沿着一侧山腰缓慢爬升。



在一个拐弯口往后看,景色相当漂亮。河谷很宽,一直蜿蜿蜒蜒没有尽头,两侧乌云密布,乌云之间偶尔有几束阳光撒下来。好像天地之间完全接合了,我们是在镂空的河谷一侧行走。




天气很快就变好了,湛蓝色越来越多。一眼望过去,对面的雪山脚下就是我们的目的地。看似不远其实很远。在河谷的一侧山腰上一直能看到一条细细的线,这条细线就是徒步道。



慢慢的路上越来越多的轻装徒步者,轻装的一般都是尼泊尔本地游客。他们大多是从加德满都山谷过来看T湖的。走路一踹一踹的,比我们更慢。




天空中经常能看到翱翔中的老鹰,三三两两的。在这么高的海拔估计它们的猎食对象很少吧!抬头看着它们,很是羡慕。一瞬间它们就能毫不费力的借助气流越过一座山头,实在是比我们轻松多了。



经过Changsar村,走一段路程会看到有个三岔路口,一个指向Tilicho lake,一个指向Yak Kharka。从T湖回程的时候,直接从这个路口去Yak Kharka。三岔路口前面没多远有两家客栈可以住宿。



3



在三岔路口附近的客栈,我们停下来坐在木凳子上啃面包。其实客栈可以吃饭,但不想去等两个小时。在这里,特别忌讳走夜路。


我和river仍然走在前面,花海和行走在后面。坐着没吃一会就来了一个人,我一看就是家志。之前在办证中心见过一次面,当时加了微信,虽然微信一直聊,但是路途中这是第一次见面。


他一个人,背着一个大包,腰上还挂着一个单反相机包。于是一起坐着吃起了干粮,他说他在路上认识的欧美朋友走在前面了,会帮他预定住的。


在T湖大本营就两家客栈,但每天接待的客人好几百。很容易客满。这时候我们有点担心没房间了,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家志应该接近50多岁了吧!这么高的年龄,一个人出来徒步,真的很令人敬佩。可能年龄比较大了,他似乎稍微有点高反,走路也特别慢,但他能坚持一直走。而且他背负的重量应该比我们的重好多。


简单吃完就一起上路了。不久我们和家志就走开了。大本营见。




4




接下来的路,比较惊险。随着海拔的上升,植被越来越稀少。路越来越松垮,特别陡峭的地方有修建水泥栏杆,但路上全部是碎石,很容易滑倒。



会经过很多横截面,山的一整面是一个碎石坡,要防止踩滑坠下去,也要时刻小心头顶上会有滚石掉下。这种路,竟然有很多骑行爱好者推着车经过。骑行肯定是不敢的。




陡峭加上碎石,很多地方大家都是踩的稳稳的才敢去迈另一只脚。有些地方是从垂直的崖壁上凿出的一条道来。土地很松软,河谷两侧都是隔的较近的高山,没多少风。因此灰尘比较少,也不必太担心滚石。




很奇怪的是,这面是光秃秃的碎石坡,但对面是一撮撮小树林。河谷两岸对比十分分明,如下图。




5


经过一段段碎石坡和峭壁的路段后,碰到一群往回走的中国人。兴奋的告诉我们,T湖大本营就在前面啦。


没多久就到了T湖大本营,两家客栈都问过了,都没有房间了。可以住帐篷,但只有一个。


这里的房间都被背夫和向导提前给预定完了,开始担心要露宿荒野了吗?后来才知道,可以睡地板。


其实就是在吃饭的客厅打地铺,晚上大家吃完饭后。把桌椅挪到边边上,直接用被子铺在地上,一床垫,一床盖。



只能这样了,于是就在第二个客栈找位置坐着,点餐吃。不久天就有点暗下去了,外面风开始呼呼响,出去一趟非常冷。家志到达了,是在一家客栈,不过他朋友已经给他定了房间了。


餐厅有暖炉,尼泊尔人,中国人,欧美人全部聚集在餐厅里避寒。聊天,看手机,看书,喝茶,打牌。很热闹。



家志认识好几个欧美人,都是路途中经常碰到,慢慢聊熟悉的。他英语很不错,但我和river英语都不好,所以一路上也没怎么跟别人交流。非常后悔读书的时候没有好好学习英语。


我想在读书的时候,如果知道未来有这样的场景,估计对英语这门课程会很有兴趣,当时完全不知道英语的实用之处。


另一群角落里的欧美客一直在聊一个中国人的事情。我不知道具体在聊什么,只知道他们说了很多次china。后来果然来了一个中国人跟他们一起,开始还以为是小树林遇到的东北大汉,但看着确实没啥印象,也没打招呼。


天完全黑了的时候,有点担心花海和行走走夜路。去第一个客栈看看,因为有一段距离,走了段夜路。夜晚的T湖大本营,真的很冷。


其实进进出出的人开门的时候就有冷风透进来,待在门边的人总是得提醒进出的人关门。


到了那边客厅,同样是非常热闹。她们两在餐厅吃着牛排了,于是终于放心了。约着明天5点半集合出发。



6



大概9点钟左右,预定到房间的客人纷纷去睡觉了。我们开始打地铺了。


睡大通铺,大家都很兴奋,工作人员把桌椅收拾好后,直接从外面搬来很多被子。脏一点的铺在地上,不脏一点的自己盖着。


这边一大批尼泊尔人以及我和river。另一边全部是欧美客(两个女生,一个老头,一个高个子瘦瘦的男生)。高个子男生太高了,伸直,腿就露出被子了,因此上身都半躺着睡。


本来river是靠近我睡最边上的,没想到有一个尼泊尔向导进来,睡在了river旁边。晚上挤着river,但提醒对方后,就保持了距离。


全部睡妥后,工作人员就把灯关了。这时有个尼泊尔向导傻笑起来,他的笑声真的很搞笑,逗的大家都笑了。关键是这家伙一直傻笑个不停。然后,晚上没有多少人聊天,只有一阵阵的傻笑。


大通铺估计很多人打鼾吧,但我不知道,太累了,一觉睡的很舒服。




ACT:DAY8


Tilicho Base Camp-Tilicho Lake-Changsar


今天是要出发去世界上最高的湖,然后折回到去Yak Kharka的三岔路口,上T湖轻装上阵。回来的时候吃完午饭再重装出发。


行程是:Tilicho Base Camp(4140)-Tilicho Lake(5010)-Changsar(4075)。 终于要去见到美丽的T湖了。



1


早上很早就人出发了,因为迷迷糊糊听到外面有人走动的声音。我们坚持睡到5点才起来。起来后,客栈的工作人员很快就复原了现场,餐厅的桌子都摆好了,估计天天都有人打地铺吧。



吃完早餐,简单带些水和零食就上路出发了。早上的太阳还未完全出来,走在外面还是有点凉凉的。



走出客栈没多久,就迎面而来一个大爬坡。这个时候海拔已经4000多米,大家都走的很慢,爬几十米要歇一会才能继续。爬完坡就有一个大平台可以长歇一下,平台有一个石头堆砌的房子,没有屋顶,已经被当做厕所使用了。



走在T湖的路上,麻烦的是尿急。上下都是悬崖峭壁,还光秃秃的,前前后后还都是人。因此遇到这种房子,赶紧去解决一下吧。其实一路上都能看到些湿印子,估计都是男士抓准时机迅速解决的。



2



在路上有本地人牵着几匹马,专门做一些体力不支或者高反需要紧急下撤的徒步客的生意。其实慢慢走,体力不是问题,在这种地方最怕的是高反。马匹走起来也是呼呼的喘气。



沿着平行的草甸子走还是非常轻松的,对面就是雪山。上T湖的人非常的多,连成了一条线。中途碰到一个背重装的女人,她估计是不知道还要原路返回,以为是从另一边到下一个站。一路她都问了几个人确认此事。




过了草甸子要走一段相当长的碎石坡,路边也有防止坠石的提示了。这里的石头比昨天走的乱石坡石头要更大一些,更加干燥,更松垮。这段路基本需要不歇一直往前走。



过了那段乱石坡,就有一个很陡峭的上升坡。很费劲,爬了一段就感觉心跳砰砰砰的跳个不停。需要深呼吸慢慢平复心跳。这是高原所有人正常的反应,所以不要跳,不要太兴奋,一切都要慢慢来。没有高反就好。



3


那么辛苦的攀爬,一旦到了顶上的平台,你就会内心兴奋不已。看到矗立在眼前巨大的雪山和冰川,你觉得一切都值得。你的视线里尽是蓝白,白色中夹杂着些黑黑的暴露的岩石。




T湖还有一段距离才到,但看到眼前的景象,我和river都开心到不行。感觉对面的雪山触手可及,细看你又发现那些峭壁又是多么的危险。


光线很刺眼,如果不带墨镜,眼睛会受不了这么强烈的光线。



在这里待了很久,我跟river互相拍了很多照片。无论我们拍照技术多么的差,但只要你按下快门,都觉得是一张张美美的照片。在这海拔有5000米左右的平台,我们两都没有任何头疼,高反等反应。






4



玩尽兴了,便继续往前走。经过几个枯竭了的水潭,终于来到了被称为世界上最高的湖。T湖的水都是旁边一座雪山的冰川融化而来的。不见底,感觉深不可测。




水面毫无波澜,如一面蓝色的镜子,就那么平放在了山间。与拉萨的羊湖比是差一些,羊湖更加蓝一些,狭长的如一条蓝丝带。但羊湖近看不是纯蓝的,这里无论那个角度看,它都是蓝色的。



通过维基百科得知,竟然有人在这里潜水。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还真不知道水底下是怎么样的。



旁边的冰川与湖水相接。接连处的水是呈现乳白色。可能若干年前整座湖都是属于冰川的一部分吧!后面的雪山是很多河流的源头,养育着河谷周边绵绵不断的居民。




5


玩了差不多1个小时,在湖边的房子里上个厕所,心满意足的往回走。



没走多久就碰到花海和行走。相互约定在去往Yak Kharka的山岔路口客栈集合住宿,如果岔路口的两个客栈都没有房间,就去Changsar村住宿。


因为去Changsar要多走很多路,因此准备走快点,早点把住宿预订了。


高海拔地区往上爬难,但下坡却非常轻松。不会那么踹气了。只是要多多注意到膝盖,下坡很伤膝盖。


一路上遇到很多运物资上T湖的背夫,因为T湖有一个餐厅,估计有人在哪里吃中饭或晚上住宿吧。这种海拔背夫头顶着超大的包,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看着都觉得应该特别累。



下山不拍照,不踹气。很快就到了大本营,点了中餐吃,吃完就出发了。



6


虽然一直是原路返回,但还是有上坡,又重新背上了重包。还是挺累的。因为熟路,走起来效率要高很多。


在接近三岔路口客栈的前面有家客栈,问了有房间。背着包进去看看,发现插头都没有,没法充电,而且房间还是比较凄凉的。商议了一下,继续往下走,去三岔路附近的客栈碰碰运气。


到了三岔路附近客栈,问第一家,只有两个人的,没有四个人位置。跑第二家,有四人的住宿。其实就是去T湖的时候我,river,家志在外面吃干粮的哪家。看了一下条件也是极为的不好,不能充电,不过可以洗个热水澡。


洗漱完毕,就去客厅烤火,吃饭。并在窗边等行走和花海了。


天很快就黑了,一直等都没有等到。外面陆陆续续的有打着头灯走夜路的人经过,大部分是轻装的尼泊尔本地人,他们都要继续往下一个村子走。


大概8点半左右她两还没到。出去第一个客栈的餐厅看看,没看到TA们。


第二天才碰面,原来他们就住在第一个客栈,可能我去的时候他们在房间里。


花海和行走又走了两个小时的夜路。而且花海在T湖没有高反,但回到大本营却高反了。我也曾经历过高反,虽然每个人高反的状况不太一样,但都是非常不好受的。


引用行走的叙述:


到了T湖,我们Hi了近一小时,爬上爬下拍照,而大部分人是停歇十五分钟拍完照就下撤’,毕竟海拔5100米。回来也是慢慢走,我跟着花海节奏走,以为她疲劳,而回到大本营餐厅时,她说她高反了,我一下懵了。


出发前,我说她高反,就背她下山,我从不抛弃队友,但现在,只剩下我们俩人,两个重装大包,出去必经横切线,又没信号联系其他队友,我脑海里飞快想着各种方案,一面安抚花海,而她状态迷糊,头晕,点了两份咖喱牛肉饭和一份汤,她也吃不下饭,还反常和老板争论起来,怎么牛肉变牛杂,最后老板没敢收饭钱,那牛杂我是吃得津津有味,想吃她盘中她不吃的那几块,又不好意思,这时餐厅里的老外都静静看着我们。


减轻高反最有效方法是下撤,而还有二小时就天黑,花海机智地把餐厅的胡椒粉撤到汤里饮,胃里热气沸腾,一股元气冲开任督二脉,慢慢恢复了功力,赶紧把她包里重的东西全部塞入我包,坚定岀发下一站。


在众多老外的注视下,我一甩就上了包,跟着摇摇晃晃的花海走出大本营,走向横切线


幸好,花海是花海,钢铁意志,天黑前一步一步穿过横切线,我紧张跟在后面,随时准备英雄救美,最后,我们打着头灯赶路,随着海拔下降,她高反渐渐减轻,我该给她一吨赞!


打着头灯在山野中走了二个多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但在客栈问了很多人,都说不见杰夫他们,全程就我们四个是中国人,以为杰夫去下一条村住了,问客栈老板,下条村还要走四十五分钟,明天去下一站走的路没从这村走好走,于是住下,八人混合间。其实杰夫在客栈下方一个坡二十米左右一间客栈等我们,天黑没发现下面还有客栈。





ACT:DAY9


Changsar-Yak Kharka



大概7点钟起来,洗漱完,吃完饭去第一家客栈看了看。还是不见花海和行走。心想估计是在大本营或者前一个客栈住下了吧,因为客栈也没有WIFI,手机也没信号,无法相互联系到。


但在大本营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个三岔路口,都知道应该怎么走。因此便开始出发,并一路留意手机的信号。


今天的行程很简单,就是从客栈到Yak Kharka。距离应该不是很远。



01



下一个小坡,就到了路标处。沿着Yak Kharka的方向,左边一条小道行走。偶尔会缓坡上升,但很轻松。一路是低矮的灌木丛。



这里的草丛一簇一簇的,叶子很细小,精神抖擞,坚韧挺拔。有的红艳艳的,有的绿的发油。




这里上厕所到是方便一些,river在上图这个地方往上爬了老远,去上厕所。



经过一个牧场,终于有信号了。赶紧给行走发了信息。告知我们出发在路上了,在Yak Kharka一起集合。TA们也是在这个地方收到信息的。在户外没有手机信号确实很麻烦,感觉有必要去购买一对质量好点的对讲机。


牧场旁边的房子均不是住人的,好像应该是用来关家畜。但近看又像是一个荒废了的村子。




从有信号的牧场往前走一点点,天空中有好几只老鹰。好像是一家子,一直在天空盘旋嬉戏。作为顶级的空中猎手,它们谁也不用怕。



2



继续往前,在山腰的拐角处往外有一处垂直陡峭的悬崖。站在岩石往前看,能看到整座马南城全景,以及蜿蜿蜒蜒的河道。两边是耸立的雪山。非常的漂亮。一大片江河大山尽收眼底。



最远处的山谷有点雾蒙蒙的,有点仙境的感觉。随着海拔越高,天空清晰度越好,但低谷之中蒙蒙一层水雾。


经过这个拐弯口,就进入了持续的下坡道了。没有台阶,而且非常陡峭,很容易滑倒。很小心的一步一步往下走。



不久就可以看到一座吊桥了,吊桥对面有一户人家。今天水喝的特别快,在餐厅买了瓶水,洗把脸。歇息一会便继续出发了。



花海和行走是在这里吃的午饭,后来她们跟我们说这里的cheese非常好吃。甚至有一个欧美人还打包了一份。没在这里吃饭,倒是有点可惜了。



3


从餐厅出来,岔道有很多。但路标也有很多,经过一系列的路边大石头,会来到一块平整的灌木丛。走过灌木丛就进入主道了。



自此蓝白的T湖线路标志,变成了ACT的红白标志。也算是正式完成了T湖线。继续ACT的行程。


到了主道就遇见了一对中国情侣,他们没有去T湖,从马南过来。跟我们说,离Yak Kharka已经不远了。



经过一个很小的水利发电站,我们在第一家客栈入住。刚好差不多中午,于是入住后,就开始吃饭。



5


吃完饭,收拾好衣服排队洗澡。结果客栈楼顶的蓄水不足,等了1-2个小时才重新蓄足。然后去,洗澡就得排队啦。一大堆的欧美人也排在了后面。


前面欧美女洗的还挺快的,可能也知道排队的人多,大家都洗漱的很快。轮到我时也很快洗完。然后去露天水龙头下洗衣服,雪山的雪水,超级冷。


一切弄妥后,就在二楼餐厅等花海和行走。不多久我们就会面了,在客栈门口还碰到了家志,同样是一个人,带着一个保暖帽,帽子顶部的收紧线掉在一边,脸容有点颓废和疲惫,看着好像尼泊尔本地人(后面的行程中我也经常被认为是尼泊尔向导)。简单聊过,分享一下彼此下一步的行程,基本一致,他就去找他的欧美朋友了。


Yak Kharka客栈遇到的中国人还挺多的。一群讲粤语的香港人,还有一对中年男女和一个女生,简单聊了一下,她们来自广东,中年女的已经有高反了。女生在跟她们请的三个背夫打中国规则的牌。赢了可以吃零食。


她们打牌,挺热闹的。天快要黑的时候房间就开始冷了,客栈工作人员开始烧起了暖炉。我们聊着花海行走昨天晚上的状况。


到了饭点便点餐吃了。


花海和行走点了牛排。端上来的时候滋滋响,引得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盯着。哈哈。我和river尝了一下,这家的牛排比之前吃的都好吃,比较嫩。她两也很满意,夸赞沿途这顿吃的最好。




T湖这条线,走的有点虐。但景色真的很美,是一个非常值得去的地方。如果上了T湖没有高反,那么后面的Thorung垭口也基本不会有高反的问题。


在T湖回程的路上,花海和行走竟然走了2个小时的夜路,还是有点震惊。我以为他们不会落后我们这么远的。当然庆幸的是他们天黑前过了碎石坡。


每次行走户外,都感觉特别的真实,内心平静。看到令人震惊的景色,总会让自己感觉特别的渺小,更加喜欢和热爱大自然。它们如此伟大,如此奇妙。



尼泊尔之旅其他文章:


  1. 坐着火车去拉萨

  2. 加德满都,不像城市的尼泊尔首都

  3. 尼泊尔世外桃源般的小镇:本迪布尔

  4. ACT徒步:行走远方,出发啦(Ⅰ)

  5.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长按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