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之行——潮州一眼看千年

梦想和你在路上2019-05-16 15:09:01

11号中午坐公交到了汕头客运中心。12号下午的返程机票。决定放弃汕头,在接下来有限的时间里,去历史文化名城潮州看看。

坐城际大巴,约一个小时就到潮州。在车上就订下了当晚的住宿——老城区的一家民宿。订这家,因有一过客点赞。

在韩江大桥上即已看到名闻遐迩的广济桥。我们的住处据说就在广济桥附近。所以车过了韩江大桥,到一个十字路口我俩就果断下车了。问路步行到了牌坊街。老城味浓,尝些潮州小吃,牛肉丸、卤豆腐。沿牌坊街继续逛。虽是早春二月,游人已是络绎不绝。看来潮州,自是有吸引游人的魅力。

与房东联系,在开元寺附近的街口等房东来接。房东骑了辆摩托车来,无法带下两人和行李,只能引路,我们跟着走。牌坊街机动车不得入,跟着房东穿街过巷,右拐,右拐,到一十字路口,发现走了一段U行路,我们的右侧又是牌坊街。我们俩都笑了。感叹房东是个实在人,脑筋不拐弯的。其实他若告诉我们沿牌坊街继续往前走,他到这个十字路口等,我们可以少走许多路。给他一说,他也笑了。不过这一绕,在一个巷口看到了己略黄公祠的游览引导牌,这是我要去的一个地方。

到房东位于老城墙边靠近竹木门的住处,先安顿,给快没电的手机充电。说实在的,好歹咱干过这一行,这个房东自家房子改做的民宿,真不咋的。给我们的一间,除了床铺和一个独立卫生间,啥也没有。房间外算是这个客房的独立客厅靠墙有一张老方桌,桌上一台电视,两把椅子一个小茶几,一套两人用茶具。没想到的是居然有营业执照。就这执照,房东倒是说了,小地方,只要有点关系,事情就好办,没关系,做得再好,你也不一定拿得到这个营业证。

要出去逛的时候,想起现金已用光了。买门票肯定是要用现金的。这一路走来,阻碍我们无现金方便生活的,都是这些公有单位,什么车票呀门票呀,都只能现金支付。只好向房东求助。他赶回来,通过电子支付兑换了他身上仅有的200多元现金。

出门先步行去就近所在的己略黄公祠(门票10元)。

己略黄公祠坐落在湘桥区义安路铁巷2号,建于清光绪十三年,建筑规模不大,却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分前、后两进,中间为天井,左右有从厝,形成一个四厅相向格局的潮汕传统特色的庭院式建筑。它之所以能成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可能是其集潮汕传统建筑艺术于一体,且保存完好。木雕、石雕、金漆画、嵌瓷,无不应有尽有,而且雕刻做工精巧华丽。那些精雕细刻,有白娘子与法海和尚斗法,有百官向郭子仪拜寿……,若感兴趣的,定会流连忘返。

接下来第二个去处,许驸马府。也相隔不远,但坐了人力三轮黄包车前往。

许驸马府也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可能缘于其历史悠久,宋代遗存。该建筑位于葡萄巷东府埕4号。为北宋英宗皇帝之女德安公主和驸马许珏的府第。现在能看到的真正属于宋代的,也许只有房屋的结构布局和后堂那几块被保护起来的方砖吧。在苏东坡提到潮州瓦屋的时候,许驸马府已经有建了,是现存潮州府第式民居的最早形制。

第三个去处,开元寺,也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神州处处圈地为景,坐地收钱的旅游业态下,开元寺免费开放,殊为难得。

潮州开元寺前身为荔峰寺, 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年)敕建开元寺,元代称“开元万寿禅寺”,明代成“开元镇国禅寺”,清代以后“开元镇国禅寺”与“开元寺”并称。据说原占地100亩,现存20余亩。“文革”期间,开元寺曾遭严重破坏,改开之初,海外侨胞、港澳同胞捐资,进行全面维修,才得见今日之开元寺殿阁壮观、圣像庄严、香火鼎盛,于红尘中,为芸芸众生开一处“百万人家福地,三千世界丛林”。

开元寺走马观花出来,下一个去处本是要去广济桥上漫步。想到黄昏时分去更佳,便在牌坊街踱步。牌坊街也是一条老街,但那数不清的牌坊却不是老的。

旧时王朝为彰伦理道德,把城乡间于节义、功德、科第突出成就者,将其“嘉德懿行”,书贴坊上旌表,称为“表闾”,也就是民间俗称的牌坊。

潮州城历史上是粤东的政治中心,州、路、府治所在。明清两朝,潮州城建有众多牌坊。木结构,砖结构,石结构等等,清末民初,具有南洋建筑风格的骑楼建筑引入广东,在此期间,太平路、东门街也渐次改造成骑楼式商业街,与明、清石牌坊共存,形成了国内独特的,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牌坊城。

至解放时潮州城仍存牌坊39座。但1950年某月的某一天,某座牌坊因年久失修坍塌,压死了路人甲。于是,潮州所有的牌坊一年之内几乎全部被拆除。据说仅存“岳伯”、“省郎”、“忠节”3坊。“文革”又干掉了“岳伯”、“省郎”两坊,只存下位于北马路二柱一门的“忠节坊”。

现在牌坊街看到的牌坊,是2006年以后的复古。

近黄昏去广济桥时,却已不得入!封闭了。想上桥得等次日上午十点。又听闻晚八点和九点各有一次十五分钟的桥上灯光秀。

复又返老街寻小吃。必须说大牌的牛肉丸和牛杂汤味道就是好。

然后去看桥上灯光秀。人是相当的多,大多数该是本城的市民。于我觉得,控制灯光的音乐太激越了,与古韵风格的广济桥,与这古城江边的夜生活太不协调!只能是呵呵!

回到住处已是晚上九点多。房东还是热情邀请我们上三楼茶室喝茶。所谓三楼,就是楼顶(平顶)搭出来的空间。室内地面铺的未加工的旧木,隔断用的也是未加工的旧木,有两小间,一间茶室,一间书室,简单质朴,尚可。另有一个摆了些绿植盆栽的算是露天阳台的空间。这一天实在是走累了,礼节性地聊了一会,便告辞下楼休息。

原计划12号上午要去韩文公祠的,就在住处对岸的笔架山上。从广济桥上步行过去是最近最方便的。但广济桥要到十点才开放。12号早上我俩只好沿江岸步行到韩江大桥,过桥再沿江步行到目的地去。谁知韩文公祠今日闭馆。又只好就近进隔壁的韩山师范学院转,等广济桥开桥。学校的大门正对着广济桥。

潮州广济桥,古称康济桥、丁侯桥、济川桥,俗称湘子桥,其独特之处在于集梁桥、浮桥、拱桥于一体,是古桥的孤例,以其“十八梭船二十四洲”的独特风格与赵州桥、洛阳桥、卢沟桥并称中国四大古桥。

待到十点,买了门票,广济桥可以上了,但桥体和桥上亭台太新了,似乎没了什么兴致。如果是一座古桥,那真可算得上国之瑰宝。但眼前的广济桥2007年竣工。据说桥墩还是南宋的,形制是依明朝的。

桥上有一牌坊“民不能忘”。起因是道光二十七年,为方便子民往来过江,代理潮州知府吴均,捐廉(清制,官吏于常俸之外,按职务等级每年另给银钱,称“养廉银”,官员捐出全部或部分养廉银,称“捐廉”)五千金修缮广济桥,因是建“民不能忘”坊于桥上以志其德。

而现今的广济桥,即使是当地市民,不花钱买门票,也不得通过。名符其实的观光桥。有意思的是,复修这广济桥的时候,华侨及当地人士、企业捐资共计3000多万!我倒觉得,这种门票方式增加的GDP,于民何益!于理何在!于心何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