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茉莉

今天祗做一件事2020-02-13 06:30:32


有想过在家里养什么宠物,这是一个很哲学的问题。来香港工作已经是第二个年头了,这并不是很值得荣耀的事情,但也不至于辛酸,毕竟我住的也不是棺材房。

我周末的时候一般都是很无聊,常在想一些别人难以做出来的事情,比如我喜欢穿着衣服在地上打滚,这样我可以一边擦地一边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洗。说实话,我省下很多功夫和时间。我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在周末。我在想,如果我养的是一个植物,我该养什么类型的?哎呀,这真的是一个很头疼的事情,比我的工作真的复杂到难以想象。考虑到我的房间是偏日系风格,所以我在想,如果植被是太大课的话,会很妨碍视线,主体太突出,完全不是我的风格。回归到本质的问题,我为什么会想到要养一颗植被,而且植被会衍生很多问题。会落叶,要浇水而且说不定还要招虫子。

太可怕了,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我曾经想把房间装扮成哥特式的,或者西廷。确实这是一个不太现实的想法,谁会在自己的房间装饰成如此复古。日本的小清新和欧美的小简单风也确实不错,很干净利落。

在香港很多景点我都没有去过,并不是我觉得不漂亮,是因为太大众化了,完全没有了为了给游客而准备。早些年去上海旅游的时候,一个的士司机在我去外滩的路上时候曾说过,真正的外滩已经不存在了,完全没有以前的味道,全被覆盖成景点游历,它存在的意义不过是告诉别人上海有这么一个地方而已。我觉得那个上海的司机貌似说的不对,后来仔细想想也很有道理的样子。香港有些地方跟上海很像,但也有很大不一样的地方。城市的空间不断的扩大,而人文在不断的减少,很浮躁,在青少年一代很明显的体现出来,所以有的时候他们都是很自私的让自己觉得舒服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一方面是生活变得毫无意义。

我没有向任何一个人提起我的工作,大概只有家人简单了解而已。时间久后,开始有别的人知道我在香港,便开始是以旅游的名义来探望我或者是想一起吃饭或者怎么样,这样的目的性行为让双方都是很尴尬。后来开始没有人来找我,我觉得还不错。偶尔居室的室友说要一起吃饭,但我觉得这是一场分享劳动。而且我很讨厌洗碗,这是一个历史性难题,对我来说。很确实,没有什么事比一个人待着舒服,不至于被别人推到一个很难堪的地步。

一旦有朋友说要约我,我一般都是说这个周末我要回广州了。

我觉得我要出去走走,或者是看看有什么好的植被养在我的房间。我的楼下我是一家七仔(seven-eleven便利店),我超喜欢里面的咖喱鱼蛋面,鱼蛋很爽口而且很弹牙,面条劲道正好,关键是咖喱的浓稠恰到好处。华师大以前小后门那边有一家七仔,味道跟这边几乎不差多少。想想,像这样的便利店养活多少人。七仔往前走不远是一个临街的菜市场,烧腊是正当门前,每一次经过我的眼神从来没有飘忽过,一个很难去忘记的点。我爸妈想尽办法让我回去,别停留在香港,甚至他们在很认真的学了如何去制作烧鹅,这真的是用心良苦。

我准备去找一个人少的地方坐一下,最好是有咖啡,其实没有咖啡也可以,人少就可以了。香港这样的地方在周末怎么可能会有人少的地方。后来想想去临海边走走吧!说不定那些地方人比较少,关键是还能耗上我一天的时间,我不必去想要做什么,也不用想去在房间养什么植被的苦恼问题。我的心情开始恢复起来,美好的一天终于要开始了。

我想去华富村看日落。第一次觉得我是一个如此浪漫的人,从未有过。我坐上了过海的船只,海风很舒服。突然想起回南天的快要来,越是想起我这次出行越是正确,心里在想要是今天没有出来的话,明天也要出来走走,不能浪费这么好的天气。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了,虽然我担心会赶不上日落,但太阳还是很猛烈。按照这样我晒足五个小时,相信我跟古天乐肤色没什么区别。

太阳光是很足,像黑夜了的很多探照灯一个直接打在我的头上,眼睛也睁不开,我开始有点受不了,我得回到室内的地方。要不然完全没有动力和能力去到日落的地点。我在船内,很多人,我透不过气。我觉得空间开始变得很狭小,甚至到我脖子上,直直的勒住我得气管。我开始冒汗,这是一个很难受的过程。我不得不开始往外面走,阳光很毒辣,要把我的水分一点的压榨出来。我的额头上,身上全是汗。我在想,啊,多么糟糕的一天。我哪里都不想去了,只想找一个人少的地方坐一坐,然后在回家好好洗个澡,睡一觉,忘记这一天的遭遇。现在是不可能的,我得挺过去,日落所有的美好都没有,只想赶快逃离这里。

海面像很多碎了的银子一样,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完全睁不开眼,船慢慢靠近了码头,我夹杂在人群里,希望人流能把我推出船只。我真的是没有任何的体力去支撑这个人流的马拉松,太辛苦了。

下了船后,我直接走到的士车里跟司机说去华富村。我没有任何的想法,我把车窗摇下来,很舒服,我的宽松衬衣被所有的风都涌进去,很清爽;挂在鼻梁的眼镜被我推上去,因为我的眼睛不能迎着风,会流泪。我在后座上,看着过往的车辆在我视线里消失,城市的空间被无线的放大,纸盒子的汽车像一个蠕动的小虫子。

我太累了,在车上睡着了。到了华富村,司机才叫醒我。

时间已经是三点了,我找好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叫了一杯咖啡。外面的阳光开始有点收敛了,没有锋芒毕露的张牙舞爪。只要我在这里还坐上三个小时,一切都很好。

海风吹得我很舒服,大抵是我头顶上的伞蓬把阳光遮住了,还有一个原因是可能是我身处在一个高处,所有的海风被送过来的时候都是有点咸湿的凉凉感觉,大概是没有地面的热量反射影响。好想睡觉,我开始有点迷糊了。当务之急特别想睡觉,什么都不想。我不得不重新回到店内问老板可不可以在沙发上睡一会。为了得到他的谅解我解释这是我第一次过大海这么跑来这里看日落的,我还解释这是我不得已才这么做。老板是一个很体贴的人,便提醒我要不要再日落的时候叫醒我。我觉得很棒,谢过老板后我便安心的睡下了。

等我醒来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我发现我在我自己的房间里,原来这是一个梦。

从中午睡到第二天凌晨,几乎没吃过一口东西。为了打不扰室友,我下楼去七仔吃了咖喱鱼蛋面。

三碗咖喱鱼蛋面后我开始回复了意志和体力,才注意到我吃了这么多。今晚七仔的店员是一个女生,我顿时感到有点窘迫。我坐在旁边的小桌椅上,四处无人,我开始在浏览新闻和翻新的社交软件。

“你肯定很饿了,都吃了三碗。”店员一口台湾腔突然出现坐在我的旁边,并把我吃完的垃圾收走。

“我才刚睡醒,一天都没吃过东西。”我礼貌的抬起头回复她!

“我刚刚好像把面煮软了很多,没有你之前吃的那么劲道。”

我突然意识到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一直在回忆刚刚吃的面。很快我就转移了话题。

“没事呀!蛮好吃。你今天看起来跟以前有点不太一样。漂亮很多了诶!”事实上我完全对这个面前的台湾女生没印象。

“是吗?谢谢哦!”台湾女生很害羞的回缩低了一下头。

“你很喜欢吃咖喱鱼蛋面哦,每次你来都是买这个,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人这么固定的喜欢吃一样东西。”

“还好啦!只是吃其他东西都没有胃口,这个容易消化而且很开胃。台湾会有咖喱鱼蛋吗?”

“台湾会有啊!不过没这边的好吃。但台湾本地的小吃很好吃,而且配台湾啤酒超级爽。”

台湾女生形彩飞扬的描绘了一番台湾的小吃,我特别想在她吃的时候听她描绘,于是我开始在店里买了咖喱鱼蛋,烤肠,还有一些关东煮,又买了啤酒。我们在小桌椅在一边聊,一边吃。不得不说台湾的女生真的是很温柔体贴,凌晨五点时候已经很光亮了,街上的人开始走动了。台湾女生想让我打开音乐搜索蔡琴的《六月茉莉》,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很听她的话,像一个认识很久的朋友一样。我们一边坐着看街上准备开档的行人,一边听着蔡琴的歌声,有一种感动油然而生。我转过头想跟她说我要回去了,不经意看到她的侧脸,似乎她的神清里满满都是在回忆。

听完这首歌之后,她很规避的回到了前台收银处,很有礼貌的对着我笑。我在想应该是她快要交班了,不想被其他人发现她不称职。

“我要回去睡觉啦!”我走到她面前,对她笑一笑,就走了。

我并不知道她的过往故事,但这首歌确实是蛮好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