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二)|旅途中的思考

北城与远帆2020-07-16 14:59:59


逗留在广州的我们,可能对广州这个城市并不是那么的陌生,所以去玩的欲望并没有那么强。早上大概吃了午饭后出门坐地铁去闲逛,现在的我都忘了我们当时去了什么地方玩了。


广东就像一个母亲,而其他在粤的地方城市就是子女,有一种叫基因的东西作为纽带,彼此之间相互联系,各有异同,但总能找到在彼此之间找到相通之处。


想再回想起我们那两天去了哪呢?记忆中我们去了越秀区的天主教堂,在去的路上,经过一条海鲜批发街,好多好多海鲜,还有很大的对虾干,虽然已经经过风干,但颜色过于鲜红,学食品的我,一路上说:这些海味究竟放了多少添加剂和色素。


走在海味路上,穿过一家家以家庭为单位的海鲜批发店,偶尔还能听着家里的长辈骂后辈呢。我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这样--家族经营的店面,几乎全家人都会以此作为生存手段。


我再举一个例子吧,在赤坎的老街有一家名为“四姐牛杂”的店铺,这个店铺是主要经营者和服务者都是来自以四姐为核心所联系的家族成员。这种可以说成是家族性经营手段吗?


于我而言,走进这些店面,就是走进了生活。


他们的言语投足之间都能让你看出她们生活的常态,温馨而熟悉!店里面有刚出生不久的宝宝,家人们纷纷逗玩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孩,他们既是在生活也是在工作,工作对于他们来说是日常。


印象中广东的已婚妇女都是重心偏向于家庭,很多人结婚生子后都会甘心当家庭主妇。记得我在高中重点班的时候,我问同桌:你的梦想是什么?我的梦想是当家庭主妇呀!那时候的我还在笑她呢,可随着时间改变,我慢慢深知当一个家庭主妇不简单。


高中阶段,我由高一到高三见证了一个老师由刚毕业步入工作岗位的热情负责到她结婚生子后把重心放在家庭的转变,也许责任更多了,当年的热情已不再有了。我有问过一个女老师:为什么教学热情这么快就没有了呢?“若我有了家庭,我也会把家庭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工作”,老师回道。


这个也是为什么一直我很抗拒学师范专业的原因,老师是一个很神圣的词,也许她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就能改变一个学生的生命轨迹,我不愿肯定我能否一直保持着最初的热情对每一个学生都负责,我害怕!


高中阶段,有很多小老师的活动,结束后老师们都会说我很适合当老师,有当老师的天赋。对于我的家人也一直挺希望我能当一个老师,安安稳稳地生活。可我注定是不羁放荡的一个人,不甘不愿走这条安稳的路子。

走过这条颇有荔湾人家的街道,我们来到一个欧式建筑的教堂。我们去那天恰好赶上一个教会举办活动,好神奇为什么周围的人都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原来这次参加教会的人大部分都是韩国人,突然发现好多韩国人在粤呀!


坐在教堂里面,听着不懂的祈祷语,抬头看着不一样的建筑风格,突然有一种我在听教的感觉。


高中的时候,学校附近就有佛教和基督教的教堂,也接触到佛教教徒和基督教教徒的相关仪式,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人怎么会深信不疑地有着一种宗教信仰呢?去过几次基督教会看别人做礼拜的我,潜移默化地被渲染着,我也忘了在听教的具体感觉,但现在想起来挺愉悦的。



记得有一个视频讲述:一个香港的基督教信徒,她很年轻的时候就患上骨癌,可她的梦想是成为一位空姐,不忘初心的她截肢后,成为一位穿假肢的美丽空姐,里面有说到她化疗后去学打太极,这个对于她的康复有很好的作用。


打太极能强身健体这个观念根植在我的心中,到大学我一直想学太极来着,这个学年的体育选修就是打太极,可当我真正进入学习太极这个阶段,我倒是有点后悔选太极了。


我身体协调太差了,我是这个太极班里面的唯一一个师姐,所以混在17的小鲜肉里面,我逼着自己去学得更好,无奈我身体真的太僵硬了。第一次期末考试考完后,老师就说我要重新考一次,最后经过我很多个晚上的努力以及体科院的小哥哥们的指导,我太极最后高分过哈哈哈哈!


说到宗教,它可以成为一个信仰。我一直一直想找一个信仰,很感谢一个人让我找回了之前或者以后我一直追寻的东西--我的信仰。有信仰的陪伴,不再那么的迷茫了。


2018年的114日,结束了期末考试,好像闲下来了,好像又忙了。想做的事情总是那么多,有时候挺疲惫的,可是还是要做呀!



2017的最后一天收到楷楷的明信片:一直觉得你的名字念起来就像“battle”,或许冥冥中你就是女战士在人生的战场上搏斗吧。血气方刚,恃才放旷,你是我心中的winner......


我想这段时间好像真的在忙碌中找不到灵魂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不能找到一种忙碌后的充实感,反而会有一种莫名的忧伤,可能我是被迫去忙碌吧,忙着那些必须得去做的事情。从十二周开始,我们几乎每一周都会有期末考试,忙着复习,忙着一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事情,现在我回想起那段时间居然一片空白。


说到考试,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考试焦虑症越来越严重呢?查询期末成绩,我永远会拖到最后一天去看,总是给自己找理由不去查成绩。


前一段时间食品导论的期末考试可是折磨了我很久很久。事情是这样的,食品导论的张老师可是在我们系里面“德高望重”,可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老师。我一直怀疑他上课用的课件已经用了十几年了,课件的知识点没有变课件可以不变,这个可以谅解,可是为什么上课的讲的例子和内容都是差不多二十多年前的例子呢?明明每天发生的食品问题这么多,为何不联系实际呢?我一直觉得这个课程可以讲得很生动有趣,可是每次上课全班人心在曹营。


虽然他的科研很厉害,可是为什么就不能在备课上花点心思呢?再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他监考的食品导论考试非常多人作弊,我不明白为什么带手机带小抄的人这么多,他怎么就没发现呢?


他考试的内容全给出了,唯一的要求是让我们背知识点,可真的有多少人是认真背了?记得我回到宿舍的时候舍友说:你真棒,居然没有作弊。好讽刺呀,这次考试认真踏实去背的同学在担心挂科,其中就有我了。


我一直打从心里排斥背东西,本来可能我记忆力还可以,但长期的生活实践告诉我---我的记忆力挺差的。上大学后,身边有很多很多同学问我:你是怎么考上岭师的?潜台词是你记忆力这么差!“因为考差了”,我迷之微笑的答曰。


最后本专业有11个人挂科,估计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在这个专业上挂科了,数量如此之多,以至于他是十分生气打电话质问学委:有人举报你们班有人作弊,但怎么抄都有这么多人不及格呢?


又因为挂科名单没有出来,我整个人处于焦虑状态,那种畏惧就像一个人在黑夜里游走在深山老林中。虽然做好了挂科的准备,但还是有点不甘心,有点失落,明明我已经认真背了,可为什么睡醒第二天就忘了,为什么那些作弊的人就心安理得地去谈笑风生呢?


werwer

如果可以选择再一次考试的话,我还是不会作弊的。我知道作弊以后的连锁反应十分催人“误入歧途”,那种想走直径,不劳而获的心理要不得。


最后成绩出来了好几天,我都不敢去查看,因为有点怕接受不了。可笑了,现在的我比高中阶段更在乎成绩,我不想看到我的努力成了徒劳,更重要的是不想影响到下两门的专业课。最后是楷楷帮我查的,万幸过了。


其实,我一直不喜欢老师出原题,也很不喜欢很多老师以上课之名义让课堂变成一个玩手机的地方。排除一部分真心不想听课的人,但还是有很多很多同学愿意认真听课的,前提是老师讲得好,负责任。如毛概课,能看到老师真的用心在教书育人,而马哲课总让我们看视频,自己却不想说。


昨晚去看了《无问西东》这部电影,里面出现一个场景因为雨声太大影响了正常的上课,老师的衣服被雨水打湿了还坚持上课,最后雨声实在太大了,老师就在黑板上写上:静听雨声。再且身处动荡的年代,老师们还能声情并茂地上课,实在佩服!


在大学的课堂里实在很难遇见有激情的老师,我现在越来越赞同同学说:大学老师讲课比不上中学老师。做到传道授业解惑的有几人?导师性侵犯学生;研究生把导师奉为老板,为其做各种各样琐碎且与学习无关的东西?教育的病态何时能根治?


也许这个是当今的社会规则吧?当局者得适应。


其二,我最近在想一个问题:旅游的目的是?每天总能看到朋友圈各种晒飞机票晒游玩的人。再且,“环游全世界”应该是很多人心中最想做的一件事儿之一。这也是我曾经的梦想,可那是曾经,现在已经不是了。


一路在路上虽好,可灵魂需要一个栖息之地,人可以流浪天涯,可心要找一个归属地。要认清真实的自己,你想好的究竟是什么?不要为了让别人羡慕的游玩而去游玩。



END




有你想看的精彩


你的三观,我很喜欢

北京(一)|出发前的准备

当我妈知道我有男朋友之后......







戳原文,更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