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 水鱼和鱼蛋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喜欢熬夜的鱼蛋2020-11-21 14:05:24


这本来该是一篇游记的......

但鱼蛋写着写着写歪了

写成了一篇回忆文......

不要问我是怎么歪楼的

不过刚好和水鱼去重庆旅游的时候拍的风景照太多了,在这篇文里会穿插着放一点......

水鱼大人对她的拍摄技术无比的自信

而鱼蛋对她手机的滤镜无比的自信

将就看一下吧——

       鱼蛋和水鱼是12.5年的老朋友。

       对,这个数字非常的准确。

       鱼蛋小时候是小霸王,但水鱼从来不怕她;

       在鱼蛋眼里,水鱼是那种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的女汉子,手里总喜欢撑着个什么东西,有时是雨伞,有时是拐杖。

       鱼蛋后来才知道,水鱼小时候是生过一场大病的,很严重,两条腿全是红疹,又痛又痒,还会脱皮。只是因为小水鱼嘴馋吃错了东西,她甚至不知道那东西会让她那个样子......


“如果我知道它会让我痛苦那么久,打死我也不会去碰的!”


       当时鱼蛋和水鱼在吵架,主题是:一顿晚餐是否真的被浪费了......

       鱼蛋无措地看着面前的水鱼,她习惯了嘻嘻哈哈,吵吵闹闹还有无时无刻的互损。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水鱼,这样失控后又面无表情的她,鱼蛋什么话都没说,她凑上前,像头熊一样抱着水鱼,手在水鱼背后轻轻拍着,嘴里念念着——


“没事了没事了,不会再吃了。”

“我当然不会再吃了,你这个傻×。”

“......按剧情你不是该哭吗?”

“哭你个大头鬼。”


       鱼蛋默默地回想起小时候,自己真是个傻子啊,一个一天到晚就只会玩跳皮筋,一二三木头人这些蠢到家的游戏的傻子,一个回头看就只剩下“玩游戏+称霸五班+学习”这些回忆的傻子。

       后来她俩慢慢长大了,鱼蛋考上了重点高中,接着平凡无奇地考上了重点大学,学了一门至今她还没什么实感的专业;

       水鱼走上了艺术生的道路,顺利考进了八大美院之一,她从小就会画水墨画,写字,小时候鱼蛋很崇拜甚至敬畏会写字和画画的人,长大了更是这样......

       鱼蛋越长大越怂,小霸王早已经消失在岁月抹去的时光中;

       水鱼其实也没鱼蛋想的那么坚强,她在出艺考成绩的那段时间里一直在各种微信轰炸鱼蛋,鱼蛋从中诊断出过语言系统紊乱,昼夜节律颠倒,情绪调节失控等多种症状,直到艺考成绩和专业课成绩都达到了水鱼预期的那一刻,鱼蛋才觉得世界清静了下来。

       鱼蛋高考那会儿,考完就开始宅,屏蔽一切高考有关的消息,上网刷到个啥最新高考答案全解析即刻退出,成了个选择性瞎子。

       这是她多年考试练就的绝技,关键的考试绝不对答案,因为越对越绝望,从一开始的假装微笑、强装镇定到最后的哭爹喊娘,谁也救不回来。

       成绩终于还是出来了,即使鱼蛋想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埋头鸵鸟。

       出来的那一刻鱼蛋在旅游,很有骨气地挂了好几次她老爸的电话,气得他老人家当晚一直在强调身为女儿对他这个老爸应有的礼貌和尊重,而鱼蛋在那偷偷吐槽:“皇帝不急太监急。

       水鱼也跑来了,鱼蛋犹豫了一下,接了,没想到她劈头盖脸第一句特直接——

“过600没?”

“......没查。”

“快查!干啥呢?!

“其实是登不进去......”

“......”

       后来鱼蛋确实上了600分。

       她爸特高兴,说:“牛牛,我知足了,你高三都没上过几次600分!”

       鱼蛋当时没吱声,其实她没告诉她爸高考和模拟的难度不同,这次上了600也没啥,因为还是去不了她想去的那个专业,其他的似乎就没什么不同了。

       水鱼也特高兴——

“666,我也有个上**大学的老伙计了。”

“水鱼啊,最近我特忧郁......”

“?”

“我想上的那专业,黄了。”

“黄就黄呗,难不成你想事事都依你?”

“是啊......”

“......鱼蛋,其实我特鄙视你。”

“???

“你丫从来不晓得知足这俩字咋写!!!”

知足,知足。

鱼蛋总觉得人是不会知足的。

没钱的时候人就希望自己特别有钱,最好是一夜暴富,家财万贯;

有钱的时候就开始渴望幸福,渴望充实,渴望有一个自己爱也爱自己的人。

这仿佛已经成了定律。

至少最近鱼蛋看的几部电影都在告诉鱼蛋这一点。

鱼蛋以为自己参破了天机——既然人永远都不会知足,那干脆从一开始就知足好了。

所以她开始慢慢变成她以为的那种知足,但鱼蛋从一开始就弄错了一点——

知足从来不是不作为.

鱼蛋和水鱼的故事 待续ing......

如果按计划来的话 下一篇就该是和水鱼去重庆的故事啦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