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英泽动物篇(杂文)

嘉应文学网2020-10-13 07:27:25

动物篇



        人呀,高高在上的万物之灵!

 ——题记

                                
《羊》


      一离开母腹,你就进了人间天堂,羊间天堂。

      你的第一个襁褓,不是母亲的怀抱,而是主人的双臂;你的第一次吮吸,不是母亲的乳汁,而是主人特意准备的奶粉。主人似养育儿子般的在饲养着你,你不知饥渴是何种滋味。肥草青青的夏秋,你总是口福不浅;青黄不接的 冬春,你也不曾断饮断食。你的卧室也挺舒适的,软绵绵的干土铺得平展平展,卧在上面就是一种享受,避风遮雨,冬暖夏凉。你的装扮也是挺考究的,脖子上一根艳红艳红的绳子系一个金黄金黄的小铃铛,走起路来铛铛作响。当你看见主人在教训他儿子的时候,怎么也想不起主人何时教训过你。只记得一次在喝水的时候,你调皮地甩了一下头,把撒了麸皮的水滴溅了主人一身,主人也只是象征性的在你的屁股上抹了一把。你也记得主人牵着你遛弯时的景象:主人斜叼着一根烟,双手后背,摇着头,踱着方步向同类们展示他的骄傲,你也向你的同类们夸耀你的幸福和惬意。你暗自庆幸自己投对了胎,咩地一叫,似在歌唱造物主的恩赐。

      你一天天地长大,滚膘溜圆。主人的眼睛一天天地发红发直,让你不可理解,有时竟让你有点恐怖。

      终于有一天,大概是家家飘香的岁尾年关,主人向你公布了难以接受的答案——一把贼亮的刀割断了你的喉咙。

      你更不知道第二天的饭桌上,吃得最香的是谁。

      人呀,高高在上的万物之灵,你就这样诠释付出与回报。

      


《牛》


      比起羊来,你更有灵性,据说你在临终或者临刑的时候,多少还有眼泪。

      但是我真的不知眼泪的含义该是什么。

       是眷恋么?也许你真的眷恋,眷恋那原本不属于赏赐的青草和清水。毕生你抬不起你那并不沉重的头颅;毕生你也没有用四蹄扑嗒扑嗒丈量完纵横的田野,只是没完没了地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弓着腰,让一条苦命的绳子牵着你的鼻子苦命地走——那也是一条苦命的枷锁呀。当役使的皮鞭在你身上刻下一条隆起的印记时,你也只是神经地也只该神经地紧几下沉重的蹄步,你也该回头送一束反抗的目光呀!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当你看看到一个穿着一个红肚兜、手里拿一根竹笛的小牧童,骑在牛背上时,你过多的是在欣赏牧童的天真,畅想的是杏花村的酒香酒韵,谁也不想一个庞大的身躯在娇小的身下的温顺。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先生真真正正道出了牛的忠厚。

       人呀,高高在上的万物之灵,你歌颂的是是忠实和温顺,你役使的也是忠实和温顺。


《狗》


      还在念小学的时候,我读过一本书,里面的主人公因救灾失去生命,他驯养的狗不吃不喝,最后在主人的坟前死了。它趴在坟前的样子很凄惨,瘦骨嶙峋,让很多人哭了。我也哭了,感动的是狗的忠诚,初次理解了“狗不嫌家贫”的真正含义。

       上初中的时候,在我的哀求下,家里也养了一条狗。我的那只狗非常漂亮,全身油黑,除眼睛上面和四肢的周围有非常艳靓的黄毛外,其他地方绝无杂毛。它很招人喜欢,从不找事惹事,非常地温顺。后来,家里横遭变故,村里也在打狗,好心人找来县城石油公司的人,把我的狗买去,二十块钱,一条麻袋就把我的狗装走了,我没哭。几天后石油公司来人到家说,狗跑了,由于是汽车拉走的,它不知回家的路,希望我帮忙去找。我还是没哭,只是心里急。我坐在他们的摩托车上,在县城的周围漫无边际地找。不知什么时候,狗无声无息地跟在我们的后面,我跳下摩托车,一下子搂住了狗,我还是没哭,只是掉了掉眼泪。狗蜷曲在我的怀里,狗龟缩在我的怀里,它也不摇尾乞怜,看着我的泪汪汪的眼睛,它似乎明白了我的无奈和结局不可更改的无奈。回到家好好地哭了一番,也担心狗不吃不喝,凄惨而死。痛哭之余,我在感叹,原来狗的忠诚要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这几年,闲来无事,每每晚上,我和妻子到不远的邻居家串门。他家有一条小狗崽,闲聊的时候,小狗穿梭在我们中间嬉戏,很是可爱。一晃几年,小狗长得非常高大,也很凶恶,周围邻居很怕它,我们依然如故。白天,或者我们玩得夜深了,狗总要把我们送回家,甚似亲密,俨然我们是它的第二个主人,招招手,它便安静地回去。感动之余,也想起了我的狗,想象着曾经的它对新主人的认从,也似乎对狗的忠诚有了别解——原来狗的忠诚也带感恩性质,它不会从一而终,尽管对它的原来的主人情有独钟。

       人呀,高高在上的万物之灵,你在扭曲着狗的忠诚。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

延伸阅读

高英泽 ‖ 柿子树抒怀(散文)

    【作者简介】高英泽,网名迷雾山庄,教师。喜欢文学,热爱生活,所写的《心径》被中华精品博文库收藏。

编辑:李思民;校对:柳庚茂

策划:张沛霖;责编:周逸帆

投稿邮箱:79041784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