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姜传奇3】第十六章 怪人怪事

布衣廷尉2021-09-10 06:49:57

HB省CZ市东部某边陲小镇。

再往南走,就是SD境内,所以这个小镇便理所当然成为交通要道,镇里既有HB人也有SD人,也多少有些五湖四海的人,但大多是过客。镇子虽不大,但市场繁荣、经济发展也不错,特别是夜市,那都营业到凌晨两三点,人流量还不见减少,这在北方城市并不多见,特别是在这么冷的天气里。

白天的一场雨夹雪到傍晚才稍稍停歇,直到天色暗淡下来,雨点才没有那么大。让人称奇的是,不到十分钟,边陲小镇的夜市似乎在瞬间开张了,各家支起篷盖,升起火,客人们也从四面八方冒出来,纷纷走进各个小窝点,吵吵嚷嚷的声音顿时此起彼伏,阵阵香浓的烟气开始升腾到半空。

阿七的排挡在夜市的最边角,挂的牌子也已经脏破不堪:阿七牛杂。几个字在雨夜里当真有些看不清楚,不过今晚生意当真不错,于是他便在小店门外撑起几张小篷盖,到九点多的时候,居然开出二十多张桌子来。

七婆子在小屋子里煮牛杂、剪萝卜、烧丸子,忙得不亦乐乎,阿七在外边搬椅挪凳,更是满头大汗,平时生意可没这么好,从来就请不起什么服务员,今天下场大雨居然引来这么一大群过往行商,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有生意做,累点不是事。

 

“老板娘,来三斤牛杂,三斤萝卜,再加三斤豆筋。”一个中年人大喊,七婆子手里正忙活,没空搭理他。

中年人又大喊几声没效果。

另一个中年人笑起来:“书呆子,你这声音未免太小,都被雨声盖住了,我们今晚上到底还吃不吃啊?”

第一个中年人留了头长发,闻言一甩头:“要不你来喊?”他缓缓地张开把扇子,然后轻轻摇起来,众人不由多看他几眼,这么寒冷的雨夜,这位莫非是精神上有些毛病。

扇子哥说完话转身离开柜台,阿七赶紧又支起一张桌子,这敢情也不是个小主顾,七婆子没听清他可没聋。

他陪笑道:“这位哥,今天生意太好,量备得不够,麻烦你等一等,我这就进里屋端去。哥,你们几位?”

扇子哥一指柜台:“就我跟那个死瘸子!”

阿七疑惑地望向另一个中年人,没看出这位爷有啥毛病,但他却发现这个名叫瘸子的人脑袋出了毛病。

七婆子正在剪萝卜,一扭头,怎么整盆牛杂不见了,她还在愣神,是不是忙昏了头?一个中年人已经笑嘻嘻地端个盆往外走,径直朝扇子哥过来。

扇子哥摇头叹气:“哎呀——你这是土匪行径吗?”

瘸子讥笑道:“你光是用嘴喊,既然喊不听,我只好用手拿……快掏钱!不然老板娘要报警了。”

扇子哥苦笑:“怎么又是我掏钱,难道你不吃吗?”

瘸子把盆搁桌上,拿筷子挑出几块牛腩牛鞭牛肝放碗里,边吃边道:“我吃得少,当然得由你买单才合理。”

扇子哥脸色痛苦地掏出三张红色人民币递给阿七,阿七才回过神来,美滋滋地往里屋去了。

就这么一会工夫,等扇子哥回过头,只能表情怪异地望着盆里仅剩的几根牛肠子,半天才叹道:“我帮你做事,不发工资就算了,倒贴些银子也说得过去,可好歹留点能吃的给我吧,吃不饱哪有体力开工啊?”

瘸子指着远处走过来的阿七:“那里还有三斤萝卜、三斤板筋,够不够你吃?”

扇子哥无奈地摇摇头:“算你狠!”

拿起筷子把两截牛肠子塞进嘴里,味道真还不错——

“到底洗干净没有?”他有些揶揄地想。

 

时间将近凌晨,雨又开始大了起来。

一辆红色跑车无声无息地开到阿七牛杂店不远处的阴暗角落里,后面紧跟着驶来一辆劳斯莱斯房车,在这种边陲小镇若非雨夜肯定得引来注意,还好夜色很深,雾气也不小。

红色跑车的车门被打开,下来一位年轻姑娘,这位姑娘身高显然在1.70开外,身材圆润挺拔,似乎还颇显矫健,紫色的羽绒服、深色的长裤居然也能显出优美的曲线;长发披肩,再加上夜色暗淡,有些看不清容貌,但仅凭轮廓也能感觉出,她拥有一副精致而魅惑的颜容,此时她优雅地撑开一把蓝色的小伞,慢悠悠地往阿七排挡走过来。

一群食客看到这位出现在昏暗灯光下的美丽少女,都有些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但很快,他们又不约而同地埋头吃自己的。

姑娘身后跟着三个魁梧的黑衣男子,戴着宽边牛仔帽,夜里居然还戴着墨镜,宽大的围巾几乎遮住了整个脸,雨点滴滴答答地砸在帽檐上,他们却丝毫不在意。

这样的打扮不是保镖就是黑社会,大家都是出门在外,谁敢招惹?

美丽少女正是小雅,她坐在阿七刚支起来的圆桌一角,对一名瘦高的中年人道:“李探长,大家都又困又累,你看一会是先找地方落脚还是继续赶路。”

李探长手里提着一只密码箱,看不见表情,也看不到嘴动:“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然后继续赶路,免得夜长梦多,中途生变。”

小雅点点头,对眼神闪烁不定的阿七轻笑道:“随便来点吃的。”

阿七没动,半天才道:“几位哥,这里只有牛杂。”

李探长有些不耐烦:“能吃饱就行。”

阿七问:“牛杂、萝卜、豆筋各来几斤?”

另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走过来:“怎么这么罗嗦,一种来五斤。”

小雅笑起来,声音如铜铃般清脆悦耳:“那么粗鲁干什么?你想吃人还是吃牛杂,老板,一种来三斤就好啦。”

阿七不敢怠慢。

不一会,一大盆热气腾腾的萝卜牛杂就摆上桌,香气四溢。

几个人看来确实是饿了,纷纷摘下围巾和墨镜,眼睛都有些放光。

连小雅都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但她很快放下筷子:“小翔,你盛一碗给老爷子送过去。”

原来那个高大的青年叫小翔,他显然有些不甘愿,但又不敢抗命,拿个快餐盒打半盒便匆匆出门而去。

那名一直沉默不语、身材略显瘦弱的年轻人突然道:“小雅,我看小翔也就听你一个人的话。”

小雅撇撇嘴:“他就是一条喜欢狂吠的狗。”

李探长打断他们的对话,冷冷地道:“家麒,你整日沉默不语,这样可不行,你得振作一点,才能树立威信。”

家麒反而又沉默了下去。

三个人围着个大盆子,吃得还算津津有味。

 

“妈,你小心点脚下,别踩到水沟里。”谈昀左手扶着乔雪,右手打着伞,自己脚步也有些踉跄。

江启亮把车停在一个角落里,紧跟了过来。

他皱眉道:“怎么会约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啊。”

谈昀摇摇头:“错不了,明月这么安排肯定有她的用意,她说的就是这家阿七牛杂。”

几个人说着话已经走到棚子底下,谈昀收起伞,轻轻甩动头发上的水珠,众人的目光顿时又聚集过来。

半夜三更,连续来两个美女,真让人“不虚此行”。

江启亮警惕地环顾一下四周,很快便发现角落里那三个戴着帽子吃饭的家伙和一个年轻女子,他给谈昀使了个眼色。

谈昀轻轻点头,却对乔雪道:“妈,我们先吃点东西吧,然后在这里等一等,江大哥,麻烦你先去点些吃的,我和老妈都有点饿了。”

江启亮自然明白她的心思,社会上鱼龙混杂,没有十足的把握谁也不能确定是敌是友,不知道沈明月安排接应的人是不是已经来到这里?

“好。”他走到柜台前,却用眼睛的余光打量着几个棚子里的人,除了那几个“牛仔帽”,就只有一个手拿扇子的中年人比较特别,其余一看都是普通食客。

江启亮点了三碗牛杂,让阿七端过去,他把钱付了,心里盘算着下一步的行动。

乔雪有些担心地道:“笑笑,明月她们的人什么时候才会到啊?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老头子那边的事办得怎样了。”

谈昀想了想,冷静地道:“妈,你不要着急,明月她们的同事个个都是有本事的人,一定会考虑周全的。”

江启亮回到两人身边,低声道:“笑笑,你看到角落里那三男一女没有?”

谈昀点点头,警惕地道:“他们刚才有留意到我们这边,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耐心等就好了,如果是明月的人,他们一定会跟我们碰头的”。

三人便低头吃起东西来。

 

“谈小姐,我可以在这里坐一下吗?”是一个姑娘娇滴滴的声音。

谈昀抬头,眼前这个女子她显然不认识。

“你是?”

“我叫小雅,我姓沈。”女子悠悠地道。

谈昀和江启亮对视一眼,她点点头:“请坐。”

小雅坐在剩下的那张空椅子上,也不客气,端起一杯茶喝着:“沈明月是我姐姐,她让我们来这里接应你们一家。”

江启亮道:“不知道姑娘有什么信物没有?”

小雅微微一笑,伸出纤细的小手放开,一条带链子的小玉佩滑落。

谈昀显然已经看到SDC的标记。

她稍稍放下心来,不过并没有显露在脸上,她试探地道:“明月呢,她怎么没有来?”

“明月姐和紫辰姐还在洛城处理另外的事情,她嘱咐我带着李探长和高律师到这里来接应你们,确保万无一失。”小雅低声道。

谈昀心底一震,抬头扫了一眼角落里的三个黑衣人:“李探长也来了吗?”

小雅微笑着点点头。

江启亮插话道:“李探长是谁?”

谈昀欲言又止,随即她坚定地道:“江大哥,他们是自己人。”转头急切地对小雅道:“小雅,那你们下一步如何打算?我父亲那边情况如何呢?”

乔雪听说是自己人,脸上也露出些释然的神色。

小雅道:“谈小姐,你和阿姨不用担心,老爷子那边我们已经找到非常安全的地方安顿,现在的任务是护送你们去与老爷子会合。”

乔雪道:“真是难为你们这些孩子了,笑笑,那我们赶紧启程吧?”

江启亮却道:“阿姨,你先等一等。”

乔雪没明白他的意思。

江启亮略带疑惑地问小雅:“那个地方离这里很远吗?”

小雅轻笑道:“其实并不远,就在这个镇子的另一边,我们有车,很快就能到达。”

谈昀道:“我们也是开车过来的,你们在前面引路,我们跟着就可以了。”

小雅摇头道:“现在情况有些复杂,你们不能再坐自己那辆车四处活动,明月姐专门交待要在这里换乘我们的车。”

江启亮向谈昀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谈昀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那好吧,听你们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