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陪我吃东西的男人们

深蓝袜子圈2020-11-20 15:34:40




因为前几天看到公众号【悦食中国】上有这个话题的帖子,看了以后感慨良多, 以自己四十几年的人生,自然也有许多铭记在心里的“吃东西”的故事,奇怪,仔细想来,也都是跟男人们有关, 今儿得空也絮叨几句,算是跟大家分享一点暖心的故事。


话说,人的性格,秉性,以及生活习惯,多是来自父母传承的。 自己的身上,打小就继承了父亲身上的对美味食物的“向往”劲儿(直白一点,就是馋劲儿),根深蒂固,无法自拔。 


上世纪七十年代,四岁半以前,自己被母亲寄养在蓬莱乡下表姨家, 表姨家7个女儿,加上年纪最小的我,人称8朵金花, 虽然如此,表姨夫却最溺爱我, 每天背着我去村里的供销社晒太阳玩耍,农村的供销社那时候最吸引男人的是地瓜干白酒,而让孩子们挪不动腿的则是柜台里的黑黄色硬糖。而在自己童年的启蒙记忆里,唯一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喜欢趴在表姨夫宽厚的背膀上,还有就是每天赖唧唧的喊着要吃糖, 而表姨夫为了满足自己的要求,总是偷偷的避开七个小姐姐,带我去供销社,给我买一颗糖,眯着眼睛看着我吃,而我靠在表姨夫的怀里,开心的“咂撒”着黑糖,暖暖的阳光照在自己黢黑的脸上,那一刻,是自己最美妙的童年时光。 工作以后,自己时常去看望表姨夫,说起小时候,大家的印象就停留在那个爱哭,爱吃糖的小黑丫头的画面里,如今,物是人非,富足的物质生活却永远没有了那种甜蜜渴望,留在内心柔软角落的,是表姨夫渐行渐远的背影。


以至于长大以后,自己满口没几颗好牙,爸妈说,都是因为小时候吃糖吃多了的缘故。


上小学以后,回到了甘肃白银, 因为父亲在单位销售科工作,经常需要跑兰州中川机场,来来回回,会带回来一些好看的过期的航空画报给自己看,而寒暑假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放假在家特别无聊的时候,就磨叽父亲带自己去机场看看,父亲多次经不起自己软磨硬泡,终于在一次期末考试取得好成绩后答应带我去机场“玩耍”一次,自己本是因为漂亮的航空画报而向往的, 但去了机场,才发现,和画报上描绘的不太一样,父亲去忙工作,自己被父亲的朋友,机场的地勤人员带着到处走走,看看, 中午在机场吃工作餐, 午饭的时候, 父亲也过来和自己一起吃, 用的是今天的那种快餐的餐盘, 在当时是特别少见的,至今清晰的记得餐盘上有素菜,有红烧肉,有米饭,还有一碗紫菜汤,而且,很奇怪,在家不怎么爱吃米饭的自己,那一次在机场的午饭,吃得底朝天干干净净,还顺手从父亲的盘子里多夹了一块红烧肉给自己,愣是吃完了大人分量的全餐.....


那一次的机场之行让自己念念不忘, 一切都那么新鲜,好奇, 饭前,自己在柜台里的玩具柜台拔不动腿,眼巴巴的看上了人家的一个塑料充气小鹿,父亲虽然知道机场的商品都偏贵,但还是掏腰包买给了我, 那一顿饭,自己是搂着小鹿玩具,心满意足的抹着小油嘴离开的, 多年以后,自己去北京上大学,随行的行李里,还有那一只塑料充气小鹿, 自己的心里,也早就懂得了父亲对自己沉甸甸的溺爱,在自己少年时代的生活里, 虽然性格依然桀骜不驯, 依然爱疯爱闹馋嘴偷舌, 甚至逆反着在学校逃课,父亲会因为自己的“不成器”而恼怒,自己也会跟父亲顶撞,但静下来的时候,每每想到小时候那在机场吃饭的一

幕,心里总是充满了温柔暖意。


如今,父亲已离世多年,那个倔强老头的音容笑貌,定格在了自己少年时代有父亲陪伴的一餐一饭,一点一滴,路边的糖葫芦,地摊的羊肉串,父亲的大手总能变魔法一样给自己带回来许多好吃的,人就是这样,只有失去了,才会懂,什么是得之不易。


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工作在烟台, 父母不在身边,少了许多约束,当然也没人照顾起居,少年不识愁滋味, 意气风发的自己忙着在单位上班,住宿舍,吃食堂, 也会在单位附近的自由市场买各种食物充饥, 却没想到,半年时间,急性肝炎入院, 住院一个月,回甘肃父母家休养一个月,康复后回烟台上班,恍如隔世, 大病初愈,身边没有亲人和朋友,倍感凄凉。 盛夏的一天黄昏,宿舍来了一个单位的男同事, 同龄人,同住单身宿舍, 手里拿了一个塑料饭盒,里面装了一块大大的水果奶油蛋糕(水果奶油蛋糕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是极为奢侈的甜点),虽然 有过几面之缘,却没有很深的交往,  这一次登门,说是家里妹妹过生日的蛋糕,带回来一块,人都说,生日蛋糕,吃的人越多,对过生日的人越好(长寿)....


这一次那个盛夏的黄昏, 凉风袭袭, 自己落寞的心被一块水果奶油蛋糕软化,那一刻,忽然,就觉得应该有个伴,有个家了, 那个送蛋糕的人,后来成了自己的生活伴侣。


斗转星移, 一晃到了二十一世纪,自己依然是喜欢折腾,工作之余,玩BBS论坛, 参加户外活动, 七八年前,自己与烟台一个户外的朋友相约雨崩徒步,却鬼使神差的被同伴游说去了附近的哈巴雪山攀登,无知者无畏,自己在向导的陪伴下一路哭着上了“绝望坡”,最后登顶,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走上了业余爱好的登山之路。再后来,想提高个人攀登技能,参加了川登协的培训班,从而认识了90后的登山小搭档呈越, 因为投缘,有了三四次的攀登合作,而最难忘的一次,则是四年前元旦骆驼峰攀登。


四年前元旦,我们5个(4男1女)山友办了登山许可后,来到四姑娘山长坪沟,一起攀登骆驼峰,C1营地建在4600米处,同行人中,自己年纪最大,体能最弱,又正好在姨妈期, 从C1营地冲顶那一天,风很大,咧在脸上刀割一样,气温特别低,雪厚到膝盖以上, 自己和呈越搭伴攀登,到了5200处换鞋处,自己手几乎冻僵, 是呈越替自己拿出冰抓,换上了高山靴,换上了并指手套,真的不夸张,那时候感觉手指头要冻伤发黑的滋味,(后面的3个人因为天气寒冷,雪厚举步艰难,选择了下撤)只剩我和呈越俩人拼力前行,总算是10点半多到达顶峰(骆驼假顶), 自己最后30米几乎是耗尽了全部的力气,关键点,还是小同伴用冰镐拉了自己一把,所以下撤的时候自己速度很慢,返回C1营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大家修整一晚,第二天几近走到天黑直接返回了日隆(四姑娘山)镇.....


本来顺利登顶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因为自己体力透支,早就没了到客栈的客厅烤火吹牛逼的劲头,晚饭也没吃,一头扎在房间的床上...那天的晚饭是呈越打包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条给自己送到了房间,但自己只吃了几口就吐了,随后昏昏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自己却是早早醒来了, 感觉到了肚子咕咕叫, 呈越问自己想吃什么, 自己脑海里立马浮现了镇上路边的肥肠粉,牛杂汤招牌.....于是在那个冬日的清晨, 小搭档陪着我走到静悄悄的镇上,找到一家并不出名的一家肥肠粉店铺居然开门, 两个人,每人人一碗肥肠粉,一碗牛杂汤,一个热乎面饼,热辣辣的自己吃了一头汗,几乎两天没怎么吃东西,那一刻,应该是最近几年中吃得最香的一顿饭了,自己看着身边那个稚嫩的脸庞,心里感慨良多, 没有这个小搭档的鼓励和陪伴,自己说不定早就放弃登顶了, 虽说是没有结组,但自己沾了他开路的便宜,同样,也是这个贴心的小搭档, 在雀儿山为了自己,滑倒落入水中,是他在这次攀登中,因为天气异常寒冷,将自己的厚高山靴让给了自己,而他自己穿着我的薄高山靴,磨破了脚后跟....


自己至今仍怀念日隆镇清晨的那一碗热乎牛杂汤, 无兄弟不登山, 最好的诠释。


自己的少年时代,在甘肃长大,因为上学时走读,中午不能回家,所以午饭都是父母给自己钱在外面吃,那时候的牛肉面是2毛8加2两粮票一碗,虽然出生在蓬莱,但应该说,自己是吃着兰州拉面长大的西北孩子,以至于离开白银市三十年,自己最念念不忘的仍然是那一口醇厚的牛肉面。


去年初冬,一个北京的朋友因为欣赏自己的文字功底,约自己周末去北京,商量一下,对接一些资料,帮忙他临时撰写公众号,自己平时忙叨叨的本无暇顾及, 但是偶尔闲谈中,对方偶尔提到,家门口开了一家马子禄牛肉面!对方一句“来吧,我带你去吃牛肉面!”,让电话这边的自己就流了口水,据说,当年在兰州非常火爆的“马子禄”是不开分店的,只有兰州才能吃到,现在居然也在京城落户了,自己终于是按耐不住,找了个周末飞去了北京,两天的时间,自己都是在酒店房间里昏天黑地的面对笔记本,从零开始,玩转秀米,修图,排版,编辑忙活到后半夜,早上睡到九点,直接冲去马子禄牛肉面馆,看见朋友已经临窗而坐,自己跑去前台点了平时的“常规”,大碗宽面加二两牛肉!(这饭量,明明就是个汉子......)


于是,朋友和自己,各自埋头狠吃,毫无拘泥,微辣的面汤吃出来薄薄的一头汗,初冬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消融了许多熬夜的疲惫,自己恍然隔世,同为西北出来的孩子,骨子里有许多类似的地方,自己肯为了一碗牛肉面跑去京城,就如同之前有一年自己在青海游荡的时候,临时起意要去登山,自己的登山小搭档想都没想就从重庆坐了火车跑去了西宁,顺带给自己买了冲锋裤,带了鞋和冰爪,陪我去了岗什卡,而他,其实是登顶过的,只为了陪我再去一次!没什么理由,就是骨子里那股劲儿,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是非与恩怨,有钱难买乐意也罢,青春无悔也好,在你的生命中,总会出现一些人和故事,因为味蕾,因为秉性,因为共同的观念而一起嬉笑怒骂,因为片刻的美好而感动唏嘘,与年纪差异无关,与容颜转变无异。


走过了这么多年, 袜子懂得知足和感恩,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直筒子脾气,但内心深处,终归还是柔软, 这些年,陪自己吃东西的男人们,许许多多,不尽相同,有肯吃自己剩饭的亲人,有十年如一日,一直给自己买好吃的福山波螺的小伙伴,也有时常煲了汤送去自己办公室的小兄弟,有登山归来陪自己撸串接风的喜笑颜开,也有在自己因伤住院,带了好吃的河风寿司陪自己的在病房一起晚餐的暖意.....但就是这些男人们,在袜子成长的路上,一路走来,用美味,用亲情,用单纯的爱来呵护那个没心没肺,瞬息啼笑的女子,因为他们,才成就了一直顺风顺水“自在逍遥”的自己....


啰嗦了这一长篇,没有睡意,有朋友说,袜子,帖子不易写得太长,现在的人,没人静下心来看文字了, 可是,袜子想说, 有时候,细致的文字可以贴切的表达情感,顺着思路刹不住车的时候,那就写吧,日子有张有驰,帖子也会不尽长短,一直以来,也是写给自己留念的, 写给喜欢看的人看,说给懂得的人听!


夜深了,万家灯火尽灭,人都无法预知未来,想来好笑,当初真心不想留下这苹果笔记本的人情债, 却不成想现在却成了得心应手的工具。就写到这里吧,还好,无论是写博客,还是自己的公众号,都可以任性的只码字,不排版,不用花哨的边框,更不必醒目的标题,喜欢这无拘束的痛快淋漓,就如吃到嘴里的美味,如沐春风,直接感知,多么希望,容颜不老,时光不散,就这样走下去,关于吃东西,关于那些温暖的亲情,友情,就这样一直延续!


袜子蓝的,农历戊戌年正月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