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冰冻牛杂销售火爆 冷冻牛杂溯源难安全存隐患

柳州魅生活2019-06-05 23:07:47

记者播报

“哪有那么多的新鲜牛杂供应,看看整个柳州一天的宰杀量就清楚了。”针对今报关注的柳州牛杂火锅店大打新鲜招牌,牛杂供需失衡等问题,业内人士谭先生直言不讳,他以前曾在雅儒路开过一家牛杂店,冰冻牛杂直接供应至火锅店已不是行业秘密了。也有个别火锅店老板坦承,确实搭配有冰冻牛杂。此外,私宰、涉嫌走私的牛杂,甚至于马肉、母猪肉经特殊制作后充当牛肉也作为“补缺”进入火锅店。其中,柳州市牛杂火锅店大多都是到前进农贸市场、柳邕农贸市场及肉联厂(冷库)等地进货。而最让市民关注的是,冷冻牛杂溯源成难题,肉品安全存在一定隐患。


如今不少牛杂、牛肉火锅店均喜欢将整头牛挂着卖,以显示其新鲜度。


市场:冰冻牛杂批发火爆


16日早上6时,记者根据报料人提供的线索,来到前进农贸市场,看到冰冻牛杂火爆销售的场面。


记者先是来到前进市场一栋的一处冰冻海鲜肉品店,其招牌上写着供应牛杂、海鲜、水产等。女店主称,“价格实惠,想要多少,都可以提供。”随后,她还带领记者参观了冰冻牛百叶、黄喉的包装,属泡沫装箱,块状四方形,重约20斤,颜色比较深暗,用手摸,感觉冰冷、坚硬,闻起来腥味很重。而在一边的浸泡池,里面有约40个牛百叶,正在解冻,水是黄褐色,腥味浓。见记者有些迟疑,女店主说,放心,很多店都是在此购买,来源正规,主要从北方用火车运输过来。说完,她就忙着接待其他客户了。


据了解,前进市场的牛杂交易远近闻名,柳州市多数牛杂店到此进货。除了冰冻水产门面销售牛杂外,还有约20摊副食品行也销售牛肉、牛杂。部分摊主将解冻的牛杂摆放在摊位上,如有顾客购买,他们往往称是“新宰杀的”,如果消费者细心,用手一摸,发现牛杂冰冷,便能明白几分。


记者多日调查发现,牛杂交易最火爆的景象是在早上6时左右,市区甚至县份的牛杂店来此批发,一直延续至上午10时。记者走访当时,交易接近尾声,不过送货仍很繁忙,一女子就用电动车装了10多个牛百叶,消失在通往荣军路的方向。一店主称,冰冻牛杂销售每天有数百斤,现在天气转冷,销售量攀升,价格也有所提高,比如牛百叶以前每斤23元,如今涨了几元,可卖至25-28元。


记者发现,市场摊主对冰冻牛杂提法有些谨慎,交易也有些遮掩。以为记者来要货,一摊贩还拉着记者的手到一偏僻处,偷偷看其案台下一箱箱冰冻的牛杂,对方说,“这么便宜,还看什么手续,去哪里找这么好的牛杂!”


据了解,遇到熟客,直接提货交易,如遇到陌生顾客,摊主则要观察几分。一摊主称,冰冻牛杂一般摆放在摊位下,放在一泡沫箱内,但数量有限,更多的冰冻牛杂,则是存放在肉联厂、鹧鸪江等冰库,顾客通过电话联系,再送货。

牛杂火锅店都说自己的牛杂是新鲜的。


冷库:批发商坦承“无手续”


“现在进货就晚了,一般是五六月份就开始备货了。”11月18日中午,记者来到位于柳太路的肉联厂,主营牛杂冻品的经销商韦先生向记者说。据了解,柳州市相当部分牛杂来自北方,那里的人不爱吃牛杂,每到五六月份,柳州的经销商就开始往山东等地收货,然后放至冰库保存。据了解,柳州市有柳邕、鹧鸪江、肉联厂等多个冷库,其中肉联厂的冻品肉品种最多,储量最大。


记者看到,有大约50个摊,主要经营猪肉、牛杂、海鲜等各类冻品肉,目前卖得最火的还数牛杂。一曹姓经销商称,天气转冷后,柳州人消费牛杂量很大,仅他一个摊点,一天就销售牛杂300斤。由于该处是牛杂经销源头,价格有明显的优势,批发价格为:牛百叶23元/斤,牛筋10元/斤,黄喉30元/斤、牛肉18元/斤、肥牛26元/斤、牛蛋14元/斤、牛骨髓24元/斤、牛肚11元/斤。记者采访时,就看到一男子购买了20斤牛筋。


商贩韦先生称,他做牛杂批发多年,该行业竞争也很激烈,目前柳州市上规模的经营户有10余家。据韦称,今年来已销售牛杂近10吨。对于牛杂是否有检疫手续的问题,韦老板说,“现在都是市场经济了,哪还需要什么流通手续?”


行业人士透露,冰冻牛杂大部分出自3大冰库,但也有自建冰库的,他们藏身于城郊结合部,这部分肉品来源更令人担忧。另外,冷库中究竟存放有多少牛杂,是否有检疫手续等,这也不得而知。


另辟“蹊径”:境外“冻品”补缺


如果说北方运输来的冰冻牛杂,相对还有一些安全感,通过境外等途径而来的牛杂,就更令人生疑了。日前,有群众向本报举报称,在鹧鸪江冷库、肉联厂,有人存放有很多牛杂、牛肉、猪肉等,涉嫌从境外运输过来,并低价向一些冷鲜店销售。此前,南宁、柳州两地也曾查获境外冻品肉。


今年5月份,柳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根据举报,在位于柳南区城站路的某冷库查获了一批525件、共计10500公斤的牛肉冻品,外包装上有英文标识但无中文标识,经与货主联系并核查后,未能获取检验检疫通关证明文件和合法购入票据。在该局将这批冻肉查封后,货主竟然弃货失联。


8月18日,该局再次在该冻库内发现同一批次的冻品肉1400件,共计28000公斤,无法确定其所有人或持有人。经查验,该批总计有38吨重的牛肉冻品来自印度,而该国已被我国列入《禁止从动物疫病流行国家/地区输入的动物及其产品一览表》。11月4日,包括该局在内的8个部门,专门召开会议,研究对该批牛肉的处理办法,并形成了将其深埋的会议纪要。

图为在位于柳太路肉联厂的冰冻肉批发市场,牛百叶火锅原料等应有尽有。图为商家打出的招牌。王小丁 摄


私宰:私宰牛肉流入火锅店


11月17日傍晚,在柳州市磨滩路的一家牛杂火锅店门前,一头已被除皮的小黄牛挂在一根铁杆上,一名师傅正在切割牛肉。


“在柳州,我们是最先把整头牛挂出来打广告的,后来不少牛杂火锅店纷纷效仿。”该店的一名股东韦先生说,近年来,很多牛杂火锅店虽然用的牛杂是冷冻产品,但却常常宣称自己用的是新鲜牛杂,令消费者无法分辨。为了招揽顾客,他们于是把宰好的牛挂在门口,供客人挑选现切。


不过韦强调,他们虽然把整头牛挂在门口,但并不是他们自己私宰,而是去屠宰厂宰杀并检疫过才拉来。他说,因为他们的顾客都是附近的居民,都是老顾客,何况几个股东自己也经常在店里吃饭,没有必要为了节约那47元检疫费,置食品安全于不顾。毕竟一旦出现问题,经营者肯定难辞其咎。


记者走访柳州多家牛杂火锅店,发现确实有一些商家,在店门前挂着整头牛或其中的一些部位,以招揽生意。


11月17日下午5时许,在磨滩路的另一家牛杂火锅店,挂着半边肉牛,一名男青年正在挥刀切割。“这牛是在屠宰场宰杀的吗?”记者假称想吃火锅上前询问。男青年告诉记者,这牛是他们自己宰杀的,是一头水牛,他们还有几家分店,所以他们这里只分到了四分之一。


据知情人透露,在柳州,把整头牛挂在门前作为活体广告的火锅店,不少是经营者自己宰杀的,并没有送到屠宰场宰杀,并未经过任何检疫。


采访过程中,记者还发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通常情况下,一头本地肉牛,一般只有三十斤左右牛下水,但在一些在现场挂牛现切的火锅店,其摆放的牛杂看上去却远远不止一头牛所能产生的牛杂量,他们甚至还将牛杂卖给顾客拿回家自己加工。因此不排除有部分冻品的可能;即便该头牛是在屠宰场宰杀经过检验,但“多出来”的牛杂从哪儿来,是否经过检疫,这些都是谜。


柳州市动物卫生监督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肉牛场外屠宰现象确实存在。这些私宰且未经检疫的牛肉,有些是从周边一些市、县流入柳州,动物卫生监督部门也曾查处过;还有一部分则是柳州本地场外屠宰。


今年1月份,柳州就有三人因私宰且未经检疫便销售牛肉,被鱼峰区人民法院认定犯非法经营罪,分别被判刑并处罚金。


原来,从2012年6月起,女子韦秀兵租用柳南区南环路边帽合村地段一自建房饲养牛马,并雇请男子何洪耿在该处私宰牛马,未经动物卫生监督部门检疫即拿到柳邕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进行销售。


同时,韦还将部分未经检疫的牛肉,销售给柳江县双星园养殖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双星公司”),并向对方提供伪造的《动物检疫合格证明》,然后再销售给大润发超市柳北店和文惠桥店,截至去年5月2日被动物卫生监督部门查获,共销售了2879.5公斤。


冒牌:用其他肉品冒充牛杂


“有些火锅店还会用猪下水等其他肉制品来冒充牛杂。”柳南区一牛杂火锅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切好后的猪大肠、小肠、顶喉等下水,与牛的这些部位让人很难辨别,一些火锅店就利用消费者的认识不足,把相对便宜的猪肠等下水切好,装好盘子后,和一盘盘牛杂摆在柜子里供客人挑选。


这名老板掰着手指称,牛杂至少有5样猪杂可以冒充,尤其是牛的顶喉,比较硬,很难嚼得动,不少火锅店便用猪顶喉来冒充。若消费者看不出来,他们就把其当牛杂来卖;若有消费者看得出来,他们才会告诉你那是猪杂。不过,也有些火锅店会在客人点菜时,明确告知这些其实是猪杂。


消费者钟先生就有过这样的遭遇。前几天,他和朋友到鱼峰区一牛杂火锅店吃饭,厨师出身的他,一眼看出切好的牛肠其实是猪肠,他当即提出质疑,对方只好承认。


除了拿猪下水来冒充牛杂,记者了解到,还有一些肉贩会拿马肉甚至母猪肉充当牛肉卖,有些火锅店在知情或不知情的情况下,难免也存在把其当牛肉制作菜品的可能。


记者从动物卫生监督所了解到,上述已被法院判刑的韦秀兵等三人,在私宰牛马且未经检疫就销售时,就存在把马肉当牛肉卖的现象。去年3月份,记者也曾在屠宰场跟踪宰杀马的肉贩,结果对方就把价格相对便宜不少的马肉充当牛肉来卖。


10月15日,雀儿山工商所就查获了一批被当成牛肉卖的母猪肉。原来,当事人吴某以低价从青云菜市批发母猪肉,拿到柳北美食城内路边当牛肉高价销售,结果被消费者发现并举报。工商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将剩余的22斤未经检疫的母猪肉移交动物卫生监督部门进行无害化处理。


此外,记者调查获悉,柳州市也有一些特殊调味品,能将其他肉品调出牛肉味,这也给制假者提供了造假空间。


除了牛杂来源难溯源外,牛杂的清洗、制作等也有诸多问题。市民普遍认为,牛杂火锅不只求新鲜,安全卫生更是底线,其监管值得社会各界探讨。本报明日将持续关注该话题。


南国今报记者石红星 王小丁


让您更加真实地看清这个世界
告诉您新闻的另一面
以记者的独特视角
柳州微新闻

微信号:liuzhounews
欢迎关注由南国今报新媒体中心为您打造的“柳州微新闻”微信公众号。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在左下角点个赞,并转发分享给您的朋友。

更多精彩信息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