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香港 查小欣:我们是吃鱼蛋长大的!

B座西窗2019-11-13 11:08:16



2017年1月的月底便是春节,早前港府建议在农历年初一至初三, 在闹市一个游乐场设熟食墟市,但遭到地区议会及附近店铺反对,计划告吹。设置熟食墟市的目的是让市民重拾在农历年期间,在街档吃鱼蛋串的滋味,来个集体怀旧。


小时候,每到春节,尤其大年初一,街上忽然会涌现很多手推车熟食档,随街摆卖,以鱼蛋,猪皮、牛杂、鸡蛋仔、烤鱿鱼等街头小食为主。一时间整个行人专用区变成熟食街,人潮凶涌,十分热闹,是香港春节一大特色。大节当前,政府部门都会放宽限制,让无牌小贩赚点钱度岁,也让市民春节多个节目。小贩志在薄利多销,小食只卖几毛钱,相当吸引人。小孩都心花怒放,把口袋里的红封包奉献,豪气逐档去“拮”(粤语,即用竹签穿过食物送进嘴里,用完即弃,十分方便,街贩必用),犹如吃一顿“街头小食自助餐”,我们笑称为“扫街”。


去年春节,有不少无牌小贩在旺角摆档卖鱼蛋,大受欢迎。生意滔滔,却因而造成阻碍马路交通。有关部门来驱赶,不少市民同情小贩,做出阻止,爆发冲突,幸而最后和气收场。港府有见及此,故今年主动提出,却遭地区组织反对,认为墟市会构成噪音、卫生、秩序等问题,以及影响附近付租金食肆的生意,对他们不公平。港府从善如流,遂取消建议。


前两天出席一个慈善盆菜宴,盆中有鲍鱼片、鲜虾、猪肉、萝卜、冬菇、鱼蛋和猪皮等,我就专吃鱼蛋和猪皮,因很久沒吃了,借此回味一下。念小学年代,每到放学便有小贩在校门外叫卖鱼蛋、猪皮和鸡蛋仔,我会用仅剩的零用钱偷偷买一串鱼蛋来吃。要“偷偷”因为妈妈不准吃,认为不卫生。可跟所有孩子一样,我爱做妈妈不准的事情。一次吃鱼蛋时,不小心把蘸在鱼蛋上的甜酱滴到校服上。妈妈来接放学时,看到那片甜酱污渍,追问我是不是偷偷买鱼蛋吃。我竟答是鱼蛋飞到我身上来弄污了校服,妈妈本来打算责骂我,听到这样的答案,顿时啼笑皆非。我因此避过了一个小劫。


不知是谁,最先把鱼蛋和猪皮配搭起来,令它们犹如天生一对的绝配,形影不离,有鱼蛋就有猪皮,后来又加入咖哩味鱼蛋来迎合爱吃辣一族的口味。从前鱼蛋是最廉价的街头小食,一串卖五毛钱,有五颗,便宜又饱肚。时移势易,鱼蛋档已变成外卖鱼蛋小店。因为租金昂贵,旺角有外卖鱼蛋小店设最低消费30港元,约有10颗鱼蛋。有前香港小姐冠军,退出了娛乐圈,结了婚,前年由丈夫出资给她创业,开外卖鱼蛋小店,成为一时佳话。小店因为她的光环,生意兴隆,店外常排长龙。赚了钱,今年初开分店了,可见卖鱼蛋仍大有市场。


社会进步,城市规划,旧区不断重建,拆旧楼建新楼,杜绝了街档。街头手推车熟食档买少见少外,报档也难存在。昨天路过中环一幢新落成的商厦,重建前的旧大厦的檐顶消失了,本来在檐下多年的报档也不见了。往日每当我路过,档主都会跟我寒暄几句,每次都重复:我是你粉丝。如今路过,行人路宽阔了,沒有了檐顶,路面光亮了,新厦的落地玻璃透视整个大堂,设计先进时尚,却有点冰冷。不断的去旧迎新,新的来了,旧的往哪里去呢?那报档落户何处?还是已无容“档”之地了?




作者:


查小欣,香港著名传媒人、主持人、专栏作家、TVB签约艺人。



版权声明

“B座西窗”微信号每天推送的文章,皆为扬子晚报副刊独家刊发的稿件,欢迎分享到朋友圈。转载请留言,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