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辉煌的赤壁蒲纺总厂,那些我们遗忘的岁月

漫游赤壁2020-11-25 16:14:02


从1969年底中苏边界“珍宝岛战役”引发的核战争阴霾,到毛主席和常中央审时度势,作出建设三线军工企业,为赢得未来战争谋篇布局的紧急部署;


从周恩平总理的按照“靠山、近水、扎大营”的指导思想选址,到时任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亲自指挥,全军最大的被装生产基地,工程代号二三四八横空出世;


从亚洲第一流的技术装备和产品质量,多年跻身于全国工业企业500强骄人业绩,到企业生产经营难以为继,全面亏损,作为省属特因企业破产改制;


从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组的实地考察调研,到“走文化产业多元化道路,将过去三线军工企业转型为文化休闲旅游示范区”概念的提出。


——从蒲纺总厂创业、兴盛、低潮、改制、追寻等过程,我们不难看出国营大中型企业在中国经济改革转型过程中所走过的艰辛而痛苦的求索之路。


一部激情四射的创业史

1985年,《鄂南山区里的十里纺城》新闻记录片是这样介绍蒲纺的:这是鄂南山区一颗闪耀的明珠,是幕阜山余脉荆泉山上崛起的一座纺织新城,是湖北省最大的纺织联合企业,其产品走遍全国,走向世界。随着纪录片在银屏上播放,蒲纺这个曾经神秘的三线军工企业,揭开了遮盖在头上的面纱,逐步为国人所熟知。

(蒲纺的铁路)


蒲纺诞生在上世纪那个特殊的年代。1969年底,中苏边界爆发了震惊世界的“珍宝岛战役”,又称“珍宝岛事件”。中苏关系空前紧张,核战争的阴霾刹那音笼罩在中国的上空。面对中苏边界陈兵百万和世界复杂多变的形势,毛主席和党中央审时度势、紧急部署,作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在中原广阔腹地建立三线军工企业,为赢得未来战争谋篇布局。按照“靠山、近水、扎大营”的思想指导思想,经过中国人工解放军总后勤部选址,确定在湖北省荆泉山谷内兴建全军最大的被装生产基地,工程代号为二三四八,经过周恩来总理签署同意,由当时总后勤部长邱会作亲自指挥,二三四八工程正式在湖北省长岭、云溪和湖北蒲圻县荆泉镇同时动工兴建。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按照毛主席“三线建设要抓紧,备战备荒为人民”的要求,总后在全国上海、石家庄、西安、洛阳、武汉等地的军工企业抽调生产技术骨干和管理人员支援三线建设。同时征调大批复转军人、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大中专毕业生、下乡知识青年组成的三线建设大军,浩浩荡荡奔赴蒲圻(今赤壁市)荆泉山下,陆水湖畔。他们搭起简陋的芦苇工棚,或借住在当地农民破旧的房屋观众,在现役军人的领导下,投入了紧张艰苦的建厂工程,从前人迹罕至、野兽出没、荆棘遍地的荒凉山沟,顿时响起开山劈岭的隆隆炮声。那时候官兵一致,同甘共苦,深夜,连长披上棉大衣查铺,为熟睡的战友掖好被角;工棚内,批导员为患病的职工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在工地,领导各职工一起搬石头、卸水泥、挖河沙、扛木头,口号是“苦干巧干拼命干,确保三军早换装”。大家都以自己能成为一名光荣的军工战士感到自豪,能为三线建设贡献一份力量而欢欣鼓舞,几乎是用一种狂热式的热情投入到每天建厂劳动中,“刮风当电扇,下雨当流汗,黑夜当白天,一天当两天‘就是当时的生动写照。蒲圻县组织了近3万名民工和基干民兵进行会战,抢修京广铁路线至厂区的铁路专用线和厂区公路,大批建筑器材、铁路运送到建筑工地,中建公总公司六公司、三公司派出最好的技术人员和施工队伍,按照当时国际最先进的设计理念和技术标准建设现代化的厂房。到1973年底,纺织厂、丝织厂、针织厂、机械厂(后转产为印染厂)、被服厂相继投产。



1975年3月,总后将蒲纺正式移交地方,定名为湖北省蒲圻纺织总厂,为省轻工局直属企业。在这座纺织城内,灯光彻夜通明,人声鼎沸,机器轰鸣,火车飞驰,卡车穿梭,到处都呈现出一片繁忙景象。短短五年间,一座座现代化的工厂在崇山峻岭之中拔地而起,展现出一个现代创业的神话,在蒲圻(赤壁)当代史上谱写出辉煌篇章。



蜚声中外的名品、精品



纺织厂生产的“翠泉牌”精梳棉纱,在香港市场上被誉为免检产品,八十年代与黄石康赛生产的精梳T恤衫(原料为蒲纺棉纱)被评为国家质量金奖;针织厂生产的“环山牌”针织鞋帽布被评为国家“银质奖”,褶裥布、衬衣布被评为国家创新“金龙奖”,蚊账布、涤纶外衣布、针织呢、将军呢、舞玫缎、塔夫绸、呢丝纺、天鹅绒、警服蓝成为市场上的紧俏商品,产品远销港、澳、台、东南亚、美国、欧洲、中东等国家和地区。各地客户纷至沓来,销售部前门庭若市,工行、建行、中行、农行等金融机构纷纷在此设立分支机构,收款人员点钞手上磨起血泡。天安门广场上飘扬的是用蒲纺丝绸制作的红旗,高档酒店里悬挂的是蒲纺生产的精美提花窗纱。畅销的产品带来良好的经济效益,生年向国家贡献的利税都在一亿元以上,蒲纺以矣人的业绩多年跻身于全国工业企业500强,为湖北省的经济发展作出过巨大的贡献。


丰富多彩的企业文化生活

蒲纺的员工来自祖国四面八方,在这个方圆3平方公里的厂区范围内,有15000余名职工,连同家属小孩共3万多人。在这里你可以听见上海话,也可以听见纯正的京腔,有抑扬顿挫的四川话和吴侬软语的浙江话,还有共同流行的带有蒲纺味道的武汉普通话。蒲纺是一座年青的城镇,遍地都是大姑娘小伙子,青春的朝气扑面而来;她又是一个移民的城镇,天南地北的风土人性,多元的文化因素在这里汇集、碰撞、整合,形成了蒲纺独特的企业文化。


上世纪80年代初期,蒲纺就串联起千家万户的闭路电视网络,电视台编辑放映丰富多彩的电视节目;蒲纺有自己的报社和全国统一的刊号,每周四个版面的《蒲纺报》全国发行,有新闻有有评论有文艺副刊。各种笔会、诗会也应运而生,成就了像饶庆年(代表作《山雀子衔来的江南》)这样的著名诗人。蒲纺还有自己的文工团,其专业水准可以与湖北省内武钢、二汽企业文艺团体一比高下,1986年蒲纺首支时装模特表演队在武汉民众乐园惊艳亮相,一时轰动武汉三镇。80年代初,著名歌喝家李谷一为团长的中央歌舞剧团来蒲纺慰问演出,韦唯等一批新秀齐刷亮相,剧场外万人攒动,蒲圻城内一票难求;在蒲纺中心体育场,全国青少年足球邀请赛曾在这里兴行。蒲纺各分厂都有自己的俱乐部、灯光球场、歌舞厅,每天晚上,各俱乐部都与全国大城市同步放映最新的电影大片;在明高的灯光球场上,有各支球队比赛龙争虎斗的热闹场面;在彩灯闪烁的歌舞厅内,动人的乐曲和妙曼的舞姿衬托出纺城夜空别有的韵味。


文化优越的生活条件

蒲纺依山傍水,自然风光秀丽,生态良好。蒲纺经过老一代军工战士的艰苦卓越奋斗,已经建立起完备的生活设施。在70年代中晚期,这里就有四通八达宽阔的柏油马路,一排排整齐的职工宿舍,琳琅满目的百货商场。普通的职工住着有独立卫生间的单元楼房,做饭用的罐装液化石油气,饮用的是洁净的自来水,而且价格便宜的惊人。要知道当时蒲圻城内很多居民都还居住在无厕所无自来水的平房内,蒲纺的生活条件令蒲圻城内人羡慕不已。




总厂和每个企业都有设施完备的幼儿园和育婴室,配有专职幼师和保育员,蒲纺的孩子在这里度过他们幸福快乐的童年。蒲纺全盛时有四所小学、二所中学、一所省属中专和一所电大,中小学校教学质量在市内名列前茅,很多蒲纺学子考入清华、北大、复旦、人大等名校;蒲纺职工医院是国家二甲医院,有床位300余张,有一支高素质的医护队伍,其泌尿科、皮肤科和妇产科的医疗水平在咸宁地区久负盛名。每个分厂都设有卫生科,职工享受终身医疗保健服务,每一个企业都是一座风格迥异的园林式工厂,每一个生活小区内都清洁整齐一尘不染。在总厂办公楼前,小公园曲径通幽,观赏鱼在沟渠中闲适地游去,各具情态的雕塑点缀其间,各种花草散发出沁人的芳香,是人们下班和节假日休闲的好地方。总厂和各分厂总务部门都有自己巨大的冷库和生活车队,在物资紧缺的年代,烟台的苹果、舟山的带鱼、河北的大枣、河南的猪肉都源源不断运送到这里,鸡鸭鱼蛋和各类蔬菜应有尽有,在节假日分配给职工。每当春节来临,蒲纺就组织庞大的车队,送周边县市职工回到通城、崇阳、嘉鱼、通山、阳新、咸宁等地过年,每当此时,纺城道路上车声辚辚轰鸣而过,背包回乡的人群川流不息,节日的烟花绽放在夜空,成为一大景观。在当时蒲纺就是时髦的代名词,是时尚的引领者。


(本文转自赤壁文化读本,李亚克整理,柯谦校对,小编手打,如有错字,还请大家谅解)

我的童年时代几乎是在蒲纺度过的,看到这些珍贵的资料,让我陷入到历史的轨迹当中,难以忘却尘封的味道。我们追寻美好未来的同时,一些历史的记忆值得珍藏,值得回味.....
免责声明
微信内容来自网络,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微信立场,版权属于原作者。
漫游赤壁

微信号:cbsly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