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妈妈的手擀面 豫记

豫记2019-06-11 09:07:46

导读

我喜欢吃面食,离家求学常年在外,很难吃到地道的面食。定居上海后,一年到头更是难得回几趟家。每一次回家,最想吃的还是妈妈的手擀面。

豫记出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

蒋秀梅 | 文


舀面,倒水,和面,这是做手擀面的三个步骤。


别小看舀面、倒水,可都是技术活儿。妈妈讲过一个新媳妇儿做面条的故事。舀面不知深浅,舀多了,她觉得无所谓,多倒点水。结果手一猛,水又多了。不妨事,再放点面。结果在舀面、倒水中来回折腾,落了个不会做饭的坏名声。妈妈的本意是想让我好好学做饭,别到时候让婆家数落。年少不知愁,过旁耳边风,我嘿嘿一笑。




一家五口人,妈妈总是舀半瓢面,然后在面粉中间掏一个坑,盛半碗水,沿着面粉缓缓地倒进去。然后再把面粉围拢,埋住水。一把抓起来,面粉和水就混合在一起。絮絮状的面粉沾满了妈妈的双手,像春天杨树上的毛毛虫一样提溜着。


接下来开始团面,妈妈将絮絮状的面粉揉搓至团状,这时的面团是软的,如果直接做面条,面条脆脆的,吃到嘴里几乎没有任何嚼劲。


面条要好吃,功夫在盘面上。这时,妈妈会一手扶着瓷盆,一手用力盘。用力均匀,还要时不时把粘在面盆上的面刮下来,团到面团上,使劲挤压面团,压扁,卷起来,再压扁,再卷起来。随着面团越来越紧致,妈妈的动作也越来越慢。




往往我和老弟是负责面条的配料。我们会把院子里的荆芥、大葱、黄瓜等摘下来,按照妈妈的嘱咐一一洗干净,放好备用。


面团揉好了之后,要醒十分钟左右。趁着这个功夫,妈妈会先检查我们的准备工作,把该切的切好。热油滚锅,把鸡蛋和西红柿炒好备用,再把葱花用盐、酱油腌上,搁在一旁。


开始擀面了。案板上撒上面粉,妈妈将面团放上去,拿出两尺长的擀面杖,把面团呈桶状放好,两脚站稳,然后弓着腰,随着擀面杖在案板上的节奏,一前一后,一起一伏,前面推一下,后面拉一下。动作不断地重复,不疾不徐,将面团左右前后压均匀,不时停下来撒上一些面粉,防止粘在一起,然后又继续开始随着擀面杖腾挪。不一会儿,妈妈的额头上就有汗了,擀面可真是需要把子力气的活儿。




等面团厚薄均匀之后,整张面几乎铺满了半个案板。这时候的面尤其像一张报纸,妈妈会再撒上面粉,边撒面粉边折叠起来。


然后才是切面,妈妈的刀法很快,上下翻飞,切出来的面条宽度几乎一样。切好后用手轻轻拿起面条,抖一抖面粉,就等着下锅。


水沸腾了,冒着腾腾热气。妈妈将面条沿着锅沿倒进去。瘫软的面条一下子有了筋骨,在滚水里翻滚。妈妈会把炒好的西红柿和鸡蛋倒进去煮,腌好的葱花倒进去,等将要端锅的时候把荆芥撒进去。




这时我和弟弟开始欢天喜地的剥蒜瓣。在我眼里,大蒜真是吃面的绝配。拿一头,掰开,剥开,如月牙般的蒜瓣,泛着莹白的光泽,似乎里面隐藏着一个怪物,随时可以叫醒我的舌头。


一碗面,红红的西红柿、金黄的鸡蛋花、绿莹莹的荆芥叶,勾起无限食欲,“哧溜哧溜”三下五除二就下了肚。再加上辣椒和醋的酸辣,冲鼻的蒜香,那叫一个爽。


上海的面馆进了不少,却始终吃不出那种味道。年岁渐长,常年在外,才知道那时吃的手擀面不止是手擀面,里边除了家乡记忆,更有一种叫母爱的特殊调料。


作者简介
蒋秀梅,河南商丘人,西安求学,上海定居。曾先后从事新闻媒体记者、文案策划、编辑等。文章散见于杂志、报纸等。


编辑:云济 图片来源:网络



豫记 |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豫记QQ社群:365802781

来稿及合作:

电话:13137715575

邮箱:yujimedia@163.com

长按图片会出现"识别图中二维码",点击关注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