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第十三期 | 牛杂-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偏执

对话2018-11-14 15:26:39

关注对话,藏着一天一天的生活

人可矫情无数,笑着看完也不错。

最近对话计划的跟进频率蛮高,不同的人给了我一次温暖又特别的对谈回忆,加上秋风起,令人特别不会感受到孤单。

 

我正在调试

生命历程是一种隐私

我们怎么进入了别人的生活?

我们如何造就了自己的生命~

我们没有答案,所以只能陪在一起

探寻

“八卦”已经不可避免

只要你愿意说,我就会听

我问,源自我对生命个体的迷恋

 

人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同样匮乏的状态下,会有非常巨大的力量理解事物的细节。


我也希望,陪伴对话文字的你,喜悦,安康,踏实。

 我认识Neil5年了,大他那么一岁,却挺好聊。我一直把他当做在顺德这个城市里重要的【家人】之一。能称得上“家人”的人,都被互相赋予了信任和包容。互相体谅,喜怒哀乐,也都可以在对方面前说,同样,像Liz,Nicole也一样,还有很多的你们,同样明白我是以一种怎样的状态自居于我的生活里。 还有我常说的“后宫佳丽三千”,我总是这样说着,就像被你们的爱环绕着,我也就心花怒放了。


 在公交车上,我说“你从新疆回来之后准备怎么生活”。


“先做着刚找到的这份工作,是个不错的公司。有前景。家里毕竟还是一种牵绊,但不知道会是在什么时候,我想跑到哪个地方开一家客栈,我是很想做这个事情的。”

 

Neil从云南骑车到新疆的50天,大家当做一个故事听着,这么一个经历,可以用一句轻描淡写的话描述,还可以一笑带过。对于他来说,像是把灵魂从出发点使劲拽到了终点,又带着完好无损的灵魂回到原点。一场无比治愈的旅程。

 

“你在旅行的时候,最想回来见到的人是谁?”


“好像没有,只想活着回来,死对于我来说,我也是不惧怕的。”


“你觉得那里的人和这里生活的人,是怎样的不同”


“我永远记得在骑行时遇见的那些明亮的眼睛,放松舒畅的笑脸。在我回来顺德的那时候,我还是骑着单车的,身边有一两个人会奇怪呆滞地看着我,脸上是僵硬的表情,大概这就是城市里,大家走进了生活的怪圈,让自己都变成了带面具生活的人,不自然。”


“你觉得我们的生活,怎样可以让我们更加开心起来?”


“事情发生了,只能用正面的积极形态去面对,接下来的每一步才会继续解答下去。”


------------------------------


“你回到家里 ,你爸妈怎么说?”


“他们问我,去了这么久,有什么收获。我说还行,没有什么,不一定要收获什么。”


然后Neil又和家人吵架了,在路上也是这样,Neil打电话回家,没两句,大家就会吵起来。我在想,这趟旅程,他父母的心也是悬着50天。


“父母在,不远行”这样的现实绑架与Neil的独立个体里的自我追寻是有矛盾的。有时妥协一点,有时偏执一点。

 

今年的3月,我们一群人去了深圳百公里徒步,我在那一次,体验了户外运动的极度挑战,那次我哭着走完最后的两公里路,告诉自己,以后打死也不做这样的事情了。但每次我看到那次徒步的照片,总感觉自我超越的感觉无比幸福,它不关乎带来了什么成就,也不在意遇上了什么,而是当我背着包,看着海的那一个侧脸,才明显自觉和大自然的嵌合,生命的脆弱和身而为人对梦想的诺大迷思。

 

Neil在他自己的微信推文中写过这次云南-新疆旅行的文字,里面有一段话,我记得很清楚:每天,我都会发一点信息在朋友圈上,有时是一段话,有时只有一张图片,有时,只有一首歌。

 

“为什么会希望分享?”


“给自己的交代,给别人的交代,就是跟大家说,我还活着。”

 

“你觉得报社对你的报道怎样?”

 

“还好吧,写给大众看的,不一定足够深邃。”

 -------------------

有一次“nice to meet you ”的活动里,曾经有一个问题,“大家觉得自己会是因为什么而死去。”


Neil那次的回答是:希望能在追寻自己喜欢事物的路上死去,想死在自己的路上。


阳光,坚韧,偏执,这就是Neil


除了Neil,还有俊嘉,朝霖......我们一起聊很多事情,一起吃饭喝酒,一起奋斗。每当我发脾气和他们讨论事情的时候,Neil就会说:你这个狮子座。


 这个时候,我就会收敛一点。

太熟的人,不知道怎么写,只想指向一种思想状态。而写着写着,就不再是一个人,而是我们一群人,很多人的回忆:俊嘉和我去卖文创杯子,百公里的时候和朝霖一起抽烟的情景,粟米和我一起教小朋友做手工,家宁给我说温暖的话,金露bb很帅气地走过来,还有和东哥、星星一起聚餐的情景。。。。。。只是生活有时很奇怪,有不解,有误解,有包容,有忍耐,后来有客套,有问候,有各种各样生活的麻烦和喜悦。然后我们只能各自奋不顾身地奔向各自的目的地,实践自己的日子。

大家都要好好的,一起老去~

Neil说我是狼人杀里的“女巫”,掌握着一瓶“毒药”,也掌握着一瓶“解药”。那是因为我总是“煲鸡汤”,补不补完全看“体质”。


Neil像是一颗星星,纯粹而闪亮。在无限的挑战中,摸清楚生命的谜底。他身上有一种偏执,可以让人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