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早了冇丨武汉早餐文化溯源

武汉地产控股时间2019-03-03 12:30:02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古来文人墨客多于江城送别故友

登上黄鹤楼极目远眺

看着一叶孤舟在江中漂泊而去



自东晋起,武汉就是连接中国西北与东南的枢纽,也是历朝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明清之后,汉口迅速崛起,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商业口岸之一,并一跃成为商业巨镇。近代开始,随着外国列强的入侵,洋码头在长江上开埠通商。自此,迎来送往的渡口便成了风云际会的码头。


因水而兴

码头中诞生武汉过早文化


百年前,码头工人们把船上卸下来的货物扛在肩膀上,运送到早已等待在岸上的马车上。一件一件,一趟一趟,寒暑无差。 

如此高强度的体力劳动需要大量的热量支撑,早餐作为一日之始,就变得格外重要。热干面、炸面窝、豆皮、油饼包烧梅、牛肉面、鸡冠饺、糯米包油条应运而生,重油和高碳水化合物带来饱腹感。

这种过早习惯并没有因为时间流逝而被抛弃,而是随着物质的不断丰富,在一代又一代武汉人的手里不断推陈出新,衍生出新的早餐样式。

其中,也不乏北方面食的影子,这也是码头带来的南北文化的大融合。南来北往、西行东去的商贾在武汉落脚谈生意,也把各自家乡的美食带到了这里,武汉以其包罗万象之心将不同地域的饮食囊括进来,形成今日武汉过早的欣欣向荣、百花齐放之势。


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武汉人也不能不过早


武汉作家池莉在其作品中多次描写武汉人过早的方式与过早的吃食,光是看书,就已然让人大呼过瘾。

《热也好冷也好活着就好》中就有这样一段描写:“王老大搬起指头就数开了:老通城的豆皮,一品香的一品大包,蔡林记的热干面,谈炎记的水饺,田恒启的糊汤米粉,厚生里的什锦豆腐脑,老谦记的牛肉枯炒豆丝……”

老字号的味道固然经典,街头巷尾的早餐店却更接地气。支起一口锅,就可以开门做生意,但是,武汉人个个都是老饕,又好像是天生就带着早点雷达,好不好吃,一看佐料台子就心里有数。

武汉人嘴巴刁还体现在:只要味道好,就算是隐藏在大街小巷里,冇得几大的早点摊,也通常会排起长龙。

除了对口味的挑剔,武汉人还对过早有种别人无法理解的痴迷与虔诚,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先吃碗热干面再来一杯滑嫩的蛋酒。


一座城市的苏醒

自鲜香温热的早餐开始 


随着清晨第一缕阳光打破黑暗对城市的桎梏,一缕缕炊烟在城市中升腾起来,大街小巷人头攒动,用一顿丰厚的早餐唤醒沉睡了一夜的味蕾。


1

热干面




碱水和面,面条筋道弹牙,淋上香浓的芝麻酱,加卤水,与小葱、酸萝卜、酸豆角一起搅拌开来,量大份足,顶饿管饱,是武汉人过早的首选。



2

豆皮





绿豆和大米打成糊在大铁锅内摊成薄饼,匀匀地刷上一层蛋液,铺上糯米饭,撒上煮熟的干香菇丁、炒熟的猪肉或者牛肉丁、香干丁、姜末等。一口咬下去,嚼劲十足,入口鲜香。



3

面窝





虽名为“面窝”,却并非面食,而是由大米、黄豆混合打成浆在油锅里炸制而成的。与豆皮一样,都是重油的早点,可它中间酥脆,四周软糯,是武汉人过早的百搭单品。



4

烧梅





用面皮包裹着糯米馅儿,再加上香菇、肉、白胡椒做馅儿的烧梅,上屉猛火蒸熟,外皮晶莹剔透,如一朵朵初绽的梅花。


如此丰富又有创意的早点,怪不得武汉被中国顶级美食家蔡澜先生冠以“早餐之都”。从“土码头”到“国际化大都市”,武汉的过早还在不断发展壮大,这是这座城市经久不衰,历久弥新的信念。


从汉江流域的小码头到如今巨大吞吐量的新时代码头,沧海桑田,变与不变之间,武汉人自有其独到的人生哲学:五湖四海,兼收并蓄;在传统中寻求创新与突破的灵感;不被历史的桎梏,站立在时代的潮头上向前迈进。



   这些精神   

在武汉人过早的谈笑风生间代代相传

影响着一代一代的武汉人

影响着这座正在崛起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