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江文学】播州区作协采风作品 (十二):醉在龙坪

天鸟传播2019-10-28 11:02:38

换个角度看艺术

       天刚蒙蒙亮,我就被女儿从睡梦中叫醒。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看,七点不到。难得有一天可以睡懒觉,却就这样被打扰,心中未免不快。只是平时少有时间陪伴孩子,还是强压心里怒火,轻声问:“宝贝,起这么早做什么?”女儿拉着我的手说,“妈妈,带我去您前几天采风的龙坪耍嘛。”

       孩子提起去乡下,我有点不可思议。五年前,我带着孩子去龙坪搞扶贫活动。那天下大雨,泥泞的小路坑坑洼洼,像张大麻子脸,简直难以下脚。女儿一个不小心,摔了个狗啃泥,连滚带爬到了目的地。我帮扶的人家三间木材房子,破旧不堪。天上大雨屋内流,人畜不分,臭气熏天,卫生条件极差。一同去的小伍逗她:“小龙燕,不听话就把你留在这里喽!”吓得孩子从那以后,只要我提起去龙坪,头就摆得跟拨浪鼓似的。

六月烟雨

江南



今天竟然主动说要去,我饶有兴趣的逗她:“去龙坪做什么呢?那里可是乡下哦!你不是不喜欢乡下吗?”宝贝眼睛里一片向往,兴奋地说:“妈妈,龙坪不是乡下,我喜欢那里,有山、有水、有漂亮的花草,还有……” 


驱车一路飞奔,四十华里的路,一个小时不到就到达了。一路上,汽车在果园里穿行,公路两旁,提子已经挂果,虽然还未到成熟时节,却一颗颗晶莹剔透,宛若初生婴儿般娇嫩,诱人得很。它们睁大了绿油油的眼睛天真好奇地看着我们。我们的车子一停靠在龙坪镇中心村民坝玫瑰园旁,孩子们就在一片欢呼声中纷纷扑向那些知名的不知名的花丛中。我停好车,放眼望去,树绿荫浓,楼台倒影,池水凌波,满架蔷薇极富意蕴,一幅色彩鲜丽、情调清和的图画顿时在眼帘展开。我不由得想起唐代诗人高骈的《山亭夏日》:“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精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而此时此刻,无声的语言才是最好的诠释。


不知何时,一阵阵歌声飘了过来“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声音优美动听,吸引着我不由自主靠近。原来,玫瑰园内,花丛之间,正放着轻快的音乐。成千上万朵玫瑰花沐浴着轻快的音乐随风荡漾,姿态各异。没开的花骨朵儿饱胀得像要破裂似的,呈现出勃勃生机;才开两三片花瓣的玫瑰花好似小女孩头上的蝴蝶结;绽放的玫瑰花像青春的少女般骄艳,一阵微风吹过,花和着音乐之声翩翩起舞,像是在炫耀自己的美丽。



    园丁们正在除草和修剪花枝,一位修剪花枝的肤色黝黑的大哥正在随着地里的音乐轻声吟唱。我不禁问道:“大哥,在这么优美的环境里工作,心情好啊!”对于我的出现,他似乎有些腼腆,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幺妹,你是第一次来玫瑰园吧!”

     和这位大哥的交谈中,得知他叫王富全,是农坪镇中心村民坝组的一位村民。他告诉我,他们的土地政府每年以每亩830元补助征用,然后自己和村民在玫瑰园内打工,每天130元的务工费。

“算起收入还不错哈,比自己种地划算得多嘛!”我说。谈到这里,王富全干脆放下手中的活,兴致勃勃地和我聊起了天,“你不晓得,之前我们这里的人很穷,过上今天这样的生活,想都不敢想象。”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身后传来了说话声,我转身一看,原来是龙坪镇党委组织委员熊鸿,正带领一群游客往我们这边走来,他正用那洪亮厚实的嗓音为游客们介绍着这里的情况;“近几年政府倡导农旅发展一体化,你们看,就我们这里,已经移栽了玫瑰三万多株,种植草坪6500多平米,植树七千多棵。为了方便出门,整个龙坪进寨路、连户路硬化了13公里,同时安装了银光闪闪的路灯,现在夜间出门,到处亮堂堂的,再也不怕摔跤了。”他说话的当下,满脸洋溢着幸福和自豪。

走出玫瑰园,孩子们已经不知去向,拨通女儿的电话,那边传来了孩子们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女儿在电话里兴奋地喊:“妈妈快来,我们在这里健身呢!这边的房子好漂亮……”话没说完,电话嘟嘟挂了。

于是我也怀着一颗好奇的心,漫步到健身广场。在凉亭静坐下来,沐浴着和煦的微风,重新审视眼前的景象,小青瓦、白粉墙、坡屋顶、雕花窗、转角楼、穿斗坊,三合院。一户户精美别致,一座座楼房红砖碧瓦,屋前的鲜花绿草,屋后的蓝竹,远处的青山近处的绿水,俨然然一副水墨丹青山水画,望得我竟然有些失神。 



不远处的另一个凉亭里,几位老人正聊得火热,“老支书,今天怎么有空来走走?”其中一名老者哈哈大笑,“唉,始终离不开啊!现在环境弄个好,走走都开心哟!”我忍不住加入了他们的聊天队伍,“现在的农村发展真的不错,我们耍起都不想走,山美水美环境好。”几位老人家都不约而同的转头看着我,刚才那位大家喊罗支书的老人家笑着说,“是啊!新农村建设,我们龙坪的中心村、民坝、堰角、三堰、五堰、麻窝都进行了升级改造,受益的还不是我们自己?现在街道已返璞归真成了古镇一条街。政府还建好了污水处理站和垃圾中转站,集中处理生活污水,清运生活垃圾。以前臭气熏天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政府可是处处为咱们老百姓作想哟!”


我好奇地问,“老人家,你怎么这么清楚?”另一位老人家接过话茬,“他是我们村德高望重的前任支书罗泽远,已经76岁了,一直关心我们村的发展,当然很清楚喽!”罗支书接着说道:“虽然我已经退休,但始终是龙坪的一员。我一直关注着我的家乡,政府实施的三改六化五配套让农村整体内部环境得到改观,集镇村寨美观大方,环境卫生也大大改善,这都要感谢共产党的政策好。”

夏日的骄阳丝毫没有影响我们玩耍的心。女儿不知从何处摘了一张大荷叶顶在头上,哈,好一个荷花仙子!一路打打闹闹,不知不觉走进一片荷的世界。荷叶墨绿,巨如擎盖,在一片高高挺立的荷叶下面,露出了几朵洁白粉红的花朵。白的如小孩子白嫩的皮肤,又似无暇的白雪;粉的像一位纯情少女见到心仪的白马王子,羞得脸蛋白里透红。那含苞欲放的,倒像一位腼腆的小姑娘,只向过往的行人露出半边脸,完全盛开的更是美丽动人,开心地露出灿烂的笑容。



一条小河从我的眼前延伸出去,河道边上柳树成荫。微风漾过,柳枝轻动,花果飘香。小河边,几位垂钓的老人聚精会神的盯着浮飘,一动不动,生怕鱼儿从不经意中溜走。说到钓鱼,我也曾偷得浮生,通宵达旦,去享受那份孤独,期待、失落和收获的喜悦,到后来因为工作原因和生活的压力,现在竟成一种奢望。孩子们打打闹闹的已经到跑远处的文化广场,我移步到长发飘飘的柳树下,躲一时荫凉顺便看看垂钓者的收获。万条垂下绿丝绦,一颗颗柳树,更是绿得有些浪漫,我仿佛也是回到了豆蔻年华了。


不多时,一尾鲫鱼果然上钩,我的心也跟着兴奋起来。老人家一边慢慢地取鱼杆上的鱼,上钓饵,丢杆,一边问我,你也喜欢钓鱼啊?我点了点头,问道:“老人家,经常来钓鱼吗?”老人家回答我:“嗯,自从前年整治了河道,我们中心村红村组的五十来户村民自发组织捐款购买了五千尾鱼苗,投进这条河,村里的人白天在忙了一天便吃过晌午来这里钓鱼了。我们几个老头,不来早一点,恐怕就没有位置了。”听到这里,我的心被什么感动着。不焚林而猎,不涸泽而渔,看来,这一方百姓也深深懂得自然生态如何呵护了。农闲之余的村民有了自己的娱乐生活,而且,多么恬淡闲适。这不是我正要找寻的生活么? 


是呀,今日的龙坪镇,早已和五年前大相径庭。这几年,经过政府的精心谋划和三万多干部群众的努力,它已经成了播州区的生态农业示范镇。便利的交通已经让它成为遵义市未来的二环交通枢纽。


回家的路上,路边一块石碑上八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吸引了我:“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我突然间明白,我内心的感动来自这一段时间以来看到的点点滴滴!为了新农村建设,政府管理人员日以夜继,任劳任怨,村民鼎力相助,团结一心,只为追逐大家心中共同的梦!我仿佛看到,龙坪像茁壮成长的孩子!不久的将来,在镇府各级领导和全体村民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的新农村建设会越来越好……

夕阳西照,我依然沉浸在花的海洋树的怀抱,早已醉得乐不思蜀了。



作者简介


莫付琼,又名莫兰,女,80后,仁怀市作家协会会员,茅台酒厂员工。有多篇诗文在纸刊和网络发表。


图片源于网络(lwm88fs.photo.pconline.com.cn)。

编 辑:白   奕
本公众号设置《原创金曲》《遵义美食》《乌江文学》等栏目,不定期推送。
欢迎投稿,要求原创,文责自负,请另附200字以内简介及本人照片。
投稿邮箱:2582198435@qq.com。
文化顾问:莫江涛    
法律顾问:袁安伟律师      

电话:13885236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