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 鱼翅与王八蛋

Ceunaragazza2020-07-02 13:34:24

[编者按] 

其实,我也是花了很长很长时间,才明白人与人之间对同一个事物的认知是千差万别的。很多时候,个人对某些事物的认知对他人并没有太多的参考意义,比如:鱼翅与王八蛋。

  1.  鱼 翅    


小时候,也就是三十多年前的时候,邕江里常有百斤重大鱼,通常捕到的多是黑皖鱼、白皖鱼、鳡鱼、鳐鱼(蒲鱼)。一般用晾干的竹筒为浮子,以新鲜的嫩牧草叶沿着钓钩捆一圈,做成诱饵,再将钓钩放入河水中诱捕大鱼们;有时候,家里的大人也会以鲜熟的芭蕉为饵(如果那芭蕉没有被我给找到并消灭掉的话……),因艇仔不大,能够藏芭蕉的地方不外乎米缸或者是船舱,加上鼻子灵敏,而芭蕉的香气让我准确定位它们的位置。若是大人在场,芭蕉尚是能够留住的,若是大人不在,它们就会被我吃掉。于是,我在是吃了很多芭蕉之后,才从母亲那里得知它们本是大鱼鱼饵,然后就没敢乱吃,可是总不忘给母亲说芭蕉好甜好香好香。(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年真是个馋嘴的熊孩子。)


捕到的大鱼,个头大,放不进船舱;有时候,大人们就拿粗麻绳穿过它的腮帮子,从鱼嘴出,捆在渔船边上,有些大鱼的身子就和渔船一样长。大人们捕到鱼后,时常会聚在一起聊天喝酒;这时的我,则最喜欢蹲在艇边,盯着它们看,看它们腮帮子在水中一扇一扇,很像伸手去摸;可是心里又很害怕,因为母亲说大鱼最喜欢吃小孩子的手。


若是大鱼没有被鱼贩子买走,那就要自行零售。所谓自行零售,就是要将大鱼解剖,用家乡话说是“劏鱼”(劏读tāng,意为宰杀,即开膛破肚并取出内脏)或是叫“开水鱼”在家乡话中,内脏被称为“下水”,“开水”一词后面跟动物时,同样意为宰杀,即开膛破肚并取出内脏),就如同庖丁解牛那样子,将大鱼分成不同的鱼块;大鱼的不同部位有不同价位,与现如今精品牛肉店挂的图类似。

<没有找到合适的大鱼部位图解,借用牛肉的部位图解。 www.zhihu.com/question/20467087>


前来买鱼的顾客,多数客人对鱼鳍是丝毫不敢兴趣的。这时候,大人们就会用刀将鱼鳍(胸鳍、背鳍、臀鳍、尾鳍)都砍下来,等到收摊时再打包回家煮汤喝。


稍稍大一些之后,曾有一段时间,看港剧,时不时会看到鱼翅捞饭出现在剧中。我完全不能理解那有什么好吃的:市场上的鱼翅,来自海中的鲨鱼,就是鲨鱼的鱼鳍经加工后的产品,即细丝状的鲨鱼鱼鳍软骨。海边长大的小伙伴亦会说:“这样被加工的鱼翅没什么营养价值,甚至可能重金属超标,漂白,对身体没啥好处,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迷信鱼翅!”


鱼翅就是鲨鱼的手脚。海上的渔民,为了获得鱼翅,捕捞到鲨鱼之后,就马上将它的鱼鳍割下来,把它的身体丢回海中,让它自生自灭。那么多人迷信鱼翅,在海里自由自在地做条四肢健全的鲨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呀!

<Photo by Jakob Owens on unsplash >


小时候 ,母亲常说:岸上的人总说我们渔民捕鱼杀生,不修功德。可是,我们渔家的营生就靠捕鱼,只要好好吃饭,就对得起那些死去的鱼儿们。那时候,我觉得母亲说的都对;可长大后,却发现母亲当年那么说是担心我不吃饭…… 而当我自己也住到了岸上之后却发觉:岸上的人,有时候真比渔民残忍多了,源源不断地往自己生活地所在水域里丢生活垃圾与排放污水,污染了水体与水中的生物而不自知;然后,当中部分人对自己也很残忍,心甘情愿(zi nue)地花高价钱食用那从体内积累高浓度重金属(如水银)的鲨鱼身上割下来再加工处理过的鱼翅。可我们身处这样的食物链,真是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2. 王 八 蛋   


小时候,父亲时常将邕江里捕到的甲鱼(又名:王八,中华鳖)放在船舱里。船舱里有活水,小鱼小虾米有时候也会不知死活地钻进来,想来甲鱼是喜欢呆在那里面的;而我,则喜欢掀开舱板,看甲鱼,还不忘拿根小棍子撩它玩。


甲鱼,家里人吃的时候,有时候是很有心思的。大甲鱼的背壳骨时不时会尽量保留,偶尔父亲与母亲会将晾干的甲鱼骨做成小鸟的样子给我玩,甲鱼的头骨加上肩胛骨,拿细绳子绑起来,很像飞鸟的样子。通常玩上几天就被我弄得面目全非。“飞鸟”剩下的甲鱼骨,若是在夏天,就会丢到尚有星火的灶膛里,熏蚊子,很有效;若是在冬天,大多就都被遗忘在船舱的小角落里。


有一回,在玩甲鱼的时候,发现船舱里还有一个像蚕茧一样的白色物体,猜它是鹅卵石。等把它从水中捞起来后,我才发现手感不对;很是困惑,赶忙拿着它去问父亲。结果,父亲伸手接过去一看就告诉我说那是甲鱼蛋,可是只有这么一个他也觉得奇怪。父亲告诉我说:“通常甲鱼下蛋是下一窝的。我小时候,爷爷有时候就给我煮过甲鱼蛋吃,一大海碗。头一回见到只下一个蛋的甲鱼。也有可能是它之前在别的地方下过了,特意留一个给你这个没有吃过的人尝尝味道。”听父亲这么说,我便拿着这枚小小的甲鱼蛋给母亲,央求她把它放在米饭里一起煮来吃。(回想起来,自己小时候真是吃货~~)等到饭点,母亲把煮好的小甲鱼蛋从米饭里勺出的时候,我问母亲:“甲鱼蛋,是不是和鹌鹑蛋一样的味道?”母亲说:“你自己吃这个甲鱼蛋,然后就知道了。” 我听了就拿手中瓷勺敲甲鱼蛋壳,敲开一个小洞之后,发现里面依然是液态;并不像鹌鹑蛋那样子在煮过之后是固态的,蛋白与蛋黄分明。“爸爸,这个是不是没有煮熟啊?”我问。父亲说:“它就是这样子的,能吃的。不怕。”


于是,我一仰脖子,就把这枚王八蛋吸进了肚子里。自那之后,每次听到别人说王八蛋,于别人,那是骂人的话,可我却会在心里加注:“王八蛋是能吃的,就是味道有点奇怪,少吃为好。”



嗯,以上所写,或许让人看了会觉着有些好笑。


可是,那于我,是童年回忆的真实片段,回想起来就是:大鱼鱼鳍不好吃,王八蛋也不好吃


现在的我,只知道自己小时候在邕江见到的大鱼已经没有什么可能再次见到了。邕江里的沙石原本就是可以过滤河水,保持水质的;现在却已经被捞起来,与石灰、水泥一起,成了家乡甚至是远方高楼大厦的一部分。


固态垃圾、污水、石油、重金属等工业垃圾很多都被安置处理在水域之中,即便是大海也同样面临海水被污染的状况


淡水与海水里的生物们,日子也不太好过,亦如住在岸上为食品安全忧心的我们。

<Photo by Matt Alaniz on Unsplash>

Everyday we strive for our survival on this planet.


——The end——


—碎碎念—

若是可以,请恰当处理个人的生活垃圾.

不要往任何水域里随手扔垃圾。

尤其是用过的电池,请不要往水里扔。

因为日常使用的电池里含有重金属,如

汞Mercury、

镉Cadmium、

铅Lead、

镍Nickel、

锌Zinc、

铜Copper

等等。

若是废弃的电池在水体中浸泡时间达到极限,

这些重金属就会渗漏并污染水体。

而与此水体一脉相连的生物们,

包含我们自己,都会成为受害者。

谢谢关注。

原创不易,谢绝抄袭。